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晉江獨家發表

書名:愛上戲精美人魚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喵崽要吃草 更新時間:2019-08-16 00:03:36

  偶遇一個網紅直播,對于麻花妹以及閻鶴花藻, 也不過是轉眼就可以拋之腦后的小事, 可抵不住袁爸爸提高了水稻畝產, 讓許多吃飽了沒事干的網友出現了。
等到麻花妹結束直播回了酒店才發現, 網上居然有人截了今晚一開始偶遇的那對情侶的圖。

  如果單單只是舔顏的話麻花妹還不會太放在心上, 可有人卻愣是從這樣一張街頭模糊不清的圖上查到了男人的身份――海城鴻鵠董事長閻鶴。
這個身份一經爆出,網上吃瓜黨紛紛震驚了。

  麻花妹看見的時候影響力還是小范圍內, 可麻花妹知道, 單單靠閻鶴的身份, 各方營銷號也將聞訊而來瓜分熱度。
麻花妹登時坐不住了,又后悔自己今晚的唐突。

  可那時候她哪知道對方身份特殊啊, 畢竟現在這時代, 街頭上偶然遇到做直播的網紅,路人還很可能好奇地主動過來湊熱鬧。
猶豫片刻,麻花妹給自己經紀人打了電話, 詢問現在這情況自己最好給出什么樣的回應。

  經紀人上網看過之后,還是選擇保守處理:“你就當自己沒看見, 回來已經這么晚了, 洗漱睡覺不去看網上消息很正常。”
不管是給予什么樣的回應, 對麻花妹來說都是有一定風險的。

  無論是鴻鵠董事還是網友粉絲, 兩邊都不好得罪。
天色已晚,便是鴻鵠公關部門也沒想到自家萬年不出鏡的董事長會意外出現在一個網紅直播鏡頭里, 姚繆等秘書更是早就休息了。
因為種種原因,一直到第二天已經有營銷號瓜分熱度將此時炒上熱搜榜, 公關部才發現并通知秘書部。
這種事并不算大事,可姚繆思及boss收購娛樂公司的事,還是決定跟boss報告一下。

  閻鶴沒想到這么一件小事都能在網上砸出水花,雖然不解,還是迅速考慮其中得失。
花藻想要入娛樂圈演戲,可年輕時候就混過娛樂圈的梁雅蘭卻建議,可以讓花藻以歌手身份出道――或許她也是被花藻的表演天賦震撼到了吧。

  “把熱度壓下就好,監控輿論方向,其他的不用管。”
簽字的鋼筆筆尖停頓,閻鶴抬頭看向姚繆,詢問姚繆投資娛樂公司的進展如何。

  “登榮娛樂跟橘子沙娛都有接受融資的意向,不過規模都太小了,柴氏的春風影音要打包處理,可目前處于釣魚狀態。”
所謂釣魚,就是開價遠遠高于實際價值,賣方誠意約等于零。

  聽聞是影音公司,閻鶴倒是有所意動,讓姚繆安排跟柴氏柴總經理的飯局。
花藻并不知道網上的事,正在家里面對新的表演課老師張老師,跟張老師同來的,還有梁雅蘭的前經紀人賈何。

  梁雅蘭年輕時混娛樂圈玩,可那時候娛樂圈跟現在的自然不一樣,公司則是梁家的。

  賈何比梁雅蘭還要大幾歲,五十多歲,梁雅蘭退圈的時候他就也跟著離開了娛樂圈,如今找來一個表演老師,也是靠的舊日交情。
因為閻鶴提前打過預防針,賈何找來的表演老師很是耐心,且性格溫和。然而再是溫和耐心,房間里的張老師也已經沉默了好半晌了。

  賈何是個戴著金絲邊眼鏡氣質儒雅的高瘦男人,許久沒有跟梁雅蘭見面了。
老友再會,兩人就坐在教習房旁邊的陽臺上,一邊看著不遠處對著大鏡子艱苦練習的花藻,一邊喝茶閑聊。

  “那天突然接到小鶴的電話,說是要給女朋友找表演老師,還嚇了我一跳。”
賈何說著話,笑著放下金邊描花骨瓷杯。

  梁雅蘭弓背托腮,笑一下臉頰肉都擠成一團了,很沒形象,“我這個當媽的還不是一樣,不過小鶴居然會找到喜歡的人,這件事就足夠叫人驚訝了。”
兩人安靜的空檔,就聽見那邊沉吟片刻的張老師又開口說話了,“這樣,笑一笑,想一想開心的事,表演一個撒嬌。”

  張老師是表現派的,教人也喜歡從最基礎的喜怒哀樂入手,讓人在練習的過程中對自己面部表情掌控熟練。
不可否認,在影視作品中,觀眾第一眼看的是演員面部的表演傳達,之后就是大框架下的肢體語言。
基礎的掌握好以后,進一步就是微表情、眼神以及適當添加的肢體小動作。
花藻眼里滿是茫然,在張老師多翻引導下,倒也漸漸收斂了過于浮夸僵硬的表演。
張老師趁機笑著鼓掌,毫不吝嗇地夸了花藻一番,讓漂亮的小姑娘高興得小臉紅撲撲的,一雙眼睛也閃閃發光,看得人心情舒暢。

  梁雅蘭就忍不住雙手捧臉,看得笑彎了眼。
手癢,想捏。

  今天花藻穿的是一套梁雅蘭準備的改良版水手服,藍白相間,清純得自帶仙氣。

  賈何抿笑,末了感慨一嘆:“這么多年了,你的偏好還是沒變。”
梁雅蘭歪頭瞥他:“不變有什么不好的?”

  賈何神色一頓,沒再說什么,轉而說起花藻的發展,“花小姐就算磨練好演技,進了娛樂圈,戲路還是不寬,除非去好萊塢發展。”
花藻的面貌精致漂亮,可外國血統的特征太明顯,如果在華國發展,要做女主角都很難。

  更別說花藻演技,談不上有天賦就算了,還自帶一股搞笑的浮夸感。
想了想,賈何想到了卓別林老師。
嗯,就是那種,讓人看見他就想笑的感覺。

  梁雅蘭擺動保養極佳的手指,毫不在意:“就玩玩嘛,我們家小鶴肯定能想出辦法。”

  接下來的一個月里,閻鷺想要當初老哥承諾的那輛跑車,積極主動地跑來圍著老媽幫忙一起湊備老哥婚禮,閻鶴省了許多心思,每日按時上下班,花藻則上午音樂課下午表演課。

  上午的董老師有多興奮激動,下午的張老師就有多挫敗迷茫,甚至開始懷疑起自己了。
很快,定制的婚紗從法國運過來,閻鶴特意抽空與花藻一起試裝,閻鶴的衣服很合適,花藻的婚紗卻需要稍微修改一點小細節,因為她的腰肢居然又瘦了一圈。

  婚紗尺寸是二十多天前發出去的,短短一個月不到,居然就能讓腰肢上瘦一圈。

  回去以后聞姨得知此事,心情很是沉重,挽著菜籃子就開車去了海市最大的菜市場。
回房,閻鶴拉著花藻左看右看,最后雙手合攏,掐著花藻的腰親手測量了一下,眉頭皺得緊巴巴的。

  “最近怎么回事,飯吃得不夠多嗎?還是因為沒有回海里散心?有沒有心情不好?或者是上課太累了?”
一連數個問題出口,閻鶴自己都覺得肯定是因為這些問題。

  雖然婚禮的事有母親跟閻鷺忙著,花藻只需要上午跟下午上兩堂課,可花藻才從海里上岸不過一個多月,這段時間因為家里有人,花藻只能晚上睡覺前的洗澡時間能在浴缸里放出尾巴玩鬧一陣。

  花藻也搞不明白,雙手搭在閻鶴肩膀上,自己低頭看自己被掐著的腰,扭了扭腰,苦惱地說:“沒有呀,每天都好高興的,吃得也是家里最多的嘛。”
比鶴鶴都吃得多,這事兒可沒少讓家里人嘖嘖稱奇。

  閻鶴沉吟片刻,決定道:“等我們婚禮結束,我帶你去海島上度蜜月,就我們兩個。”
上次說了周末要抽空帶她去海島上玩,可又抽不出空來,臨時還飛了一趟外地去接待審核團,一起吃了飯交流一番,確定了今年審核標準細節。

  另外做餐飲行業的,最忌諱飲食安全問題,閻鶴每個月都要抽查幾處餐廳,確保旗下餐廳管理采購方面沒有出現紕漏。
花藻聽了一喜,掰著手指頭算了算,他們的婚禮是三天之后,也就是說還有三天她就可以跟鶴鶴出去玩了,高興!

  洪湖集團的唯一掌權人閻董的婚禮,自然是極盡盛大。
不過這是對上流社會的人來說,因為閻鶴拒絕媒體入內,所以外界并不知道多少信息。
閻家老宅位于海城東城區金山之上,金山并不是郊外僻靜之地,反而是東城區的中心區域,單這一點,就可以知道金山上是如何的寸土寸金。

  別墅前,是雙開的高大雕花鐵藝大門,平時都是關著的,今日卻是早早就打開,迎接各方來賓。

  入目的是活水噴泉池,兩邊遠處有花圃,穿過前樓寬敞的大廳,就是供主人居住的主樓,主樓前今日布置了長長的鮮花拱門,鋪了紅毯,盡頭是白色玫瑰編織、紅色玫瑰點綴的鮮花墻,墻前則是宣誓的高臺。

  草地上各處都有飄起來的氣球,氣球下系著花籃,花籃里自然放著花束跟糖果。
整個氣球花籃是能夠移動的,花籃有長長的粉色彩帶點綴,看起來別具一股俏皮的浪漫。

  新娘那邊沒有娘家,梁雅蘭安排了閻家交好的各家年輕女孩子作板娘,自己在忙碌之余也時不時回休息室看花藻。
“唇角的口紅有點粘了,化妝師補一補。”
“婚紗這里有點皺,小劉,抻一下。”

  “外面音樂響起了,花藻,一會兒就跟著你田爺爺走,別怕,小鶴在另一邊接你!”
最后安撫了一下花藻,梁雅蘭再不放心,也只能匆匆離開。

  花藻沒有任何親屬,牽著她走紅毯的人選來選去,梁雅蘭跟閻鶴還是選了老宅的管家,也就是田管家。
田管家其實已經該退休了,畢竟都六十好幾了,如今老宅的一應事務主要還是二管家在打理。
可田管家已經把這里當作了自己的家,且他當初也陪著閻家兩代當家人共同渡過了數個難關,便是閻鶴對他也很是尊敬。

  于是田管家就留了下來,如今要當花藻的娘家長輩送她上紅毯,分量還是足夠的。

  時間一到,指揮棒抬起,鋼琴師率先起奏,陪樂聲起,婚禮進行曲在花團錦簇的現場響起。
閻鶴站在鮮花拱門的盡頭站立,因為平時就腰身挺拔,一時倒是沒人能看出他緊繃的背脊。

  片刻之后,穿潔白魚尾婚紗,頭戴點綴著粉色珍珠頭紗的花藻捧著一束玫瑰花出現了,挽著老邁田管家一步一步踏上紅毯,穿過鮮花拱門的時候還好奇地抬頭看了看。
等落下視線看見拱門盡頭的閻鶴時,花藻眼睛一亮,不由露出一個燦若驕陽的笑。

  有賓客善意哄笑,低聲說著新娘子對新郎一定感情深厚,要不然怎么會沒有忐忑沒有不安也沒有緊張,全然都是期待高興的走上紅毯么?
那樣全心全意的信任滿足,說來簡單,真正能做到的成年人又能有幾個?

9910 3597142 MjAxOS8wMS8wOC8jIyM5OTEw http://m.clewx.com/book/201901/08/9910_359714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微乐吉林麻将官方版 pk10计划软件手 安徽快3在线开奖直 内蒙古快3开将结果 广东任选11选5走 澳洲幸运5算法加减5公式 双色彩球开奖 哈灵上海敲麻麻将下载 东北麻将飘胡是什么意思 广东麻将初学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