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晉江獨家發表

書名:愛上戲精美人魚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喵崽要吃草 更新時間:2019-08-21 14:51:46

  彩帶,飄紗, 鮮花, 香檳塔, 水晶杯, 還有衣著華麗妝容精致的來賓, 沉寂多年的閻家別院迎來了新的女主人。
一步一步,終于走到紅毯盡頭, 在田管家按捺激動滿是祝福的眼神中, 閻鶴帶著一絲淺笑接過了花藻的手。

  “鶴鶴, 你穿白西服的樣子像故事里的王子,真好看!”
花藻藏不住話, 在被閻鶴牽著手引到身畔的時候忍不住湊過去說到。

  雖然聲音不大, 可現在兩人可謂是全場焦點,靠得近一點觀禮的親朋好友還是聽見了。
有促狹的人就把新娘子說的話跟身邊人大方分享,于是那一片的嘉賓都不由笑了開來, 鼓掌給這對新人送上祝福。

  閻鶴耳朵有點紅,不過他面上端住了, 板著臉朝花藻點點頭, 頓了頓, 認真回道:“你也很漂亮, 像公主。”
“噢噢噢――”
閻鷺這小子帶頭起哄,站起身一邊吆喝一邊鼓掌, 跟他玩得來的那群少爺們也跟著起哄,矜持的起他賓客則含著微笑跟著鼓掌。

  閻鶴憋不住, 嘴邊漏出笑來,不由回頭看了最鬧騰的閻鷺一眼。
雖然沒使什么眼色,可親兄弟的默契卻瞬息之間傳達了信息。

  鬧是吧?回頭收拾你!
嘁!誰怕誰,略略略。

  原本應該是肅穆之中新郎新娘并肩走上宣誓臺,結果現在成了一對新人在賓客們熱情的掌聲中一步步行至神父面前。
梁雅蘭是信仰耶穌的,神父也是她特意從法國請來的一位有名的神職人員,她希望神父能給自己的兒子兒媳帶來神的祝福。
對此閻鶴跟花藻都沒有反對,不管信仰與否,在婚禮上總是希望能得到更多祝福的。

  花藻繼承的人魚傳承中,是有法語這一脈語言的,當神父用法語腔調婉轉地詠嘆完神的慈悲與祝福后,終于用發音有些古怪別扭的華語問道:“新娘花藻小姐,你是否愿意與面前的這個男子立下盟誓結為夫妻,無論是富有還是窮困,無論是健康還是疾病,你都愿意與他一起度過,珍惜他,直到生命結束的那一天。”

  站在右邊的花藻從頭到尾臉上的笑就燦爛得收不住,聽神父終于磕磕巴巴說完,一秒鐘都等不了地看著閻鶴大喊:“我愿意!yes i do!Oui, je le veux!”
這迫不及待的樣子,并沒有讓人覺得失禮,反而覺得新娘子實在可愛至極。

  并且她一定愛慘了新郎,要不然怎么會一點矜持都不保留,現場就激動得用好幾種語言來回答呢。
現場響起一片善意的笑聲,就連剛才還被神父的語言感動得眼眶濕潤的梁雅蘭此時都忍不住掩嘴失笑。

  閻鷺帶頭鼓掌,拍得手心都發痛了,看著花藻眼睛亮晶晶就盯著自家木頭大哥看的樣子,別說,心里還真有一點點羨慕。
再一想這位嫂子還是他辛辛苦苦從椰島帶回來的,閻鷺更是眼眶一熱鼻子一酸,被自己感動得想要抱頭痛哭。

  正直面花藻這份濃烈愛意的閻鶴心頭軟成一灘海水,只恨不得讓這條可愛的魚小姐永遠在他心頭這灘海水中快樂自在地游來游去。
莊嚴肅穆的神父也被新娘的熱情逗笑了,接下來說誓詞的時候都帶著些許笑意:“新郎閻鶴先生,你是否愿意和面前這位女士結下婚誓與她結為夫妻,無論是富有還是窮困,無論是健康還是疾病,你都愿意與她一起度過,珍惜她,知道生命結束的那一天。”

  閻鶴看著花藻的雙眸認真說:“我愿意,無論未來會發生什么,我都會像你故事中的王子那樣,盡我最大的力量守護你,給你自由,給你幸福。”
雖然沒有迫不及待也沒有回應多種語言,可認真地許下這樣的承諾,也足以表明新郎對新娘的愛。

  一段愛情里,如果只有一個人愛如烈火,那會是一段隱藏悲劇的笑話。可如果另一個人愛如大地深沉厚實,能包容烈火,也能滋養烈火,那這就是讓人感動的愛情故事。

  能見證一對深愛之人結為夫妻,神父很高興,抬起雙手,詢問來觀禮的賓客們是否同意這兩位新人的結合。
閻鷺扯著嗓子吆喝:“我同意這門親事!”
在西方禮儀上說華國的用語,還作出一副自己是新人長輩的樣子,不少人都笑得東倒西歪,卻也跟著喊同意。

  這大概是神父主持過的現場氣氛最熱烈的一場婚禮,畢竟能請到他主婚的基本上都是矜持優雅的上流人士。
不過法國人么,在浪漫的愛情面前,一切都不是問題。

  接下來交換結婚戒指,送上最后的祝福后,神父允許新郎親吻新娘。從彩排開始,花藻終于等到了這個流程,混身洋溢著激動期待。

  閻鶴被她那雙炯炯的眸子看得臉上發熱,抿唇抬手掀開她覆面的頭紗,微微低頭,手虛扶著她的臉蛋,用手跟頭紗作為遮擋,屏息給了花藻一個溫柔的吻。

  現場所有的喧鬧都好似遠去,留在他感觸中的只有微甜的溫軟。
一觸,閻鶴就準備離開,花藻卻一把圈住閻鶴的脖子,張開紅唇加深了這個吻。

  閻鶴的臉是真的變紅了,能聽到閻鷺那小子居然在興奮地吹口哨,可閻鶴卻沒有心神去想那些。只覺得香甜、滑軟,嗯,以及刺激。
整個口腔味蕾都爆炸開來的那種,好像身體有了自己的意識,啟動最高級別的味覺,去品嘗這個突如其來的吻。

  花藻也不敢做得太過分,怕惹鶴鶴生氣,舌尖調皮地在里面溜了一圈就果斷撤退。
婚禮宣誓部分已經結束,接下來就是換到旁邊已經擺開桌椅的用餐地點。閻鶴跟花藻攜手回到休息室,準備稍作休息換衣補妝后再出去跟賓客寒暄。

  兩人休息室是分開的,花藻還有點怕怕的,閻鶴送她回休息室,轉身要離開的時候,花藻一把抓住閻鶴胳膊,弱弱地問:“鶴鶴,你是不是生氣了。”

  做的時候那么大膽,做完了才來害怕?
閻鶴無奈,讓跟著的化妝師等人先進去,自己扯了花藻到旁邊,摸了摸花藻的臉:“除非你讓自己陷入危險,否則我一輩子都不會對你真的生氣。”

  閻鶴知道,自己說過的每一句話,都會被花藻全心全意相信著。
所以閻鶴從一開始就警告自己,決定說出每一句承諾時,要先自問是否可以用一輩子去踐行。

  果然,花藻蔫蔫的精神面貌瞬間煥然一新,要是魚小姐有耳朵,那現在肯定是精神奕奕地豎了起來。
“鶴鶴,你真好,我好喜歡你!”
花藻嚶嚶嚶地往閻鶴懷里撲,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要不好了。

  就渾身發熱,腦袋里也發熱,整個人都要爆了。

  閻鶴任由她在自己懷里矯揉造作一番,看時間不早了,這才手掌推著她額頭,讓她進休息室:“進去換衣服吧,這套穿著有點難受,別著急慢慢來,我就在你休息室門口等你出來。”

  都說了要在門口等她了,花藻哪里能“慢慢來”呢,一蹦就往休息室門里跳,朝閻鶴擺手:“不會慢,我超――快的!”
花藻也確實很快,閻鶴換好衣服后只在門口等了幾分鐘,換了衣服跟妝容的花藻就急匆匆拉開門沖了出來。

  即便之前就試過,可再次看見,閻鶴還是忍不住露出驚艷的神色。
回過神來,閻鶴側身,弓起手臂示意花藻挽住自己,而后側頭對花藻輕聲說道:“魚小姐,你真美。”

  花藻傻乎乎地看著他,想了一會兒才明白“魚小姐”這個稱呼是什么意思,開心地咯咯笑起來,燦爛得比天上的驕陽還耀眼。
閻鶴想,自己心中的海洋,有了魚小姐,又有了太陽,真好。

  今天花藻的第一套魚尾裙是為了美,鑲嵌數千顆碎鉆的曳地魚尾裙擺在走動間好似真的魚尾,美輪美奐。

  而現在穿的這套婚紗就是比較舒服的那種,裙擺只到膝蓋處,呈不規則狀從前往后逐步加長,身后那一片裙擺就剛好觸及地面。
整個下身裙子部位主要為堆紗設計,紗是淺藍色,上面手工縫合了數千枚粉色珍珠,跟花藻的眼眸以及成套的珍珠飾品交相輝映。

  妝容上也有所改變,之前是優雅,現在則是俏皮甜美,跟花藻本身的氣質更融洽。
全部盤起的頭發放下一部分,作出了簡潔的編織造型,鉆石皇冠也變成了粉色珍珠搭配黑色珍珠做了花朵造型做成的發箍,腳下搭配的則是童話故事里的水晶鞋。

  并不是透著廉價塑膠的那種全透明造型,而是有不同截面切割,真的閃爍著水晶華麗感的水晶鞋。
之前長擺婚紗還沒露出來,現在露出來了,自然引得現場女賓客們矚目。

  便是男賓客們,也不由多看了兩眼,而后在心里迅速換算成金錢額度。
算完以后,自然是把閻家這位來歷不明的新娘在閻家的重要程度往上拔高了幾個層次。

  有妻子的,則盤算著如何讓妻子找機會跟新娘子“交朋友”。
沒妻子的,則是把目光投向如同花蝴蝶一般全場飛舞的閻鷺。

  之前外界都在猜測鴻鵠這兩位如何交鋒爭斗,結果今天看來,這二位感情還挺深厚的?沒看見閻二少在婚禮上又是帶頭鼓掌又是偷偷擦眼角的么。

  一個大老爺們兒,能在婚禮上感動到偷偷抹眼淚,還不是因為跟他大哥感情太深。
正努力克制自己花心之魂努力為大哥大嫂營業的閻二少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一批精于謀算的男同胞們盯上了。

9910 3598603 MjAxOS8wMS8wOC8jIyM5OTEw http://m.clewx.com/book/201901/08/9910_3598603.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快速时时彩开奖 辽宁11选5中奖 山东手机彩票投注 四人麻将游戏下载 快乐10分口诀 河南十一选五加奖 浙江体彩6+1规则 彩9彩票备用网址 安徽快3群是真的吗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