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55章 雪姐,你要干什么

書名:終是被他迷了眼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藏密阿彌陀 更新時間:2019-02-08 23:48:19

  “老師,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梅雪扭頭對王愛才說道,“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她不惹我們,我們會打她嗎?”

  “就是,她之前把我的臉都打腫了,嘴也打破了。”鄭春陽附和道。

  王愛才有些頭疼,“你們先回答我的問題,你們是哪個班的?”

  “讓她先說。”梅雪指著王麗道。

  王麗哭著爬起來,隨手抓了兩手飯菜,丟在梅雪身上:“我和你拼了!”

  就要和梅雪打架,被王愛才給喝止了:“你也住手!”

  王麗哭唧唧的住了手,指著梅雪對王愛才委屈的說道:“老師,是她們先動的手。”

  “你們都是哪個班的?”王愛才很憂傷,一個問題問了兩遍沒有人回答,只好問第三遍。

  但王麗也不告訴他,低著頭不說話。

  王愛才點著頭道:“好,不說是吧。走,都跟我到辦公室去,我不信查不出你們是哪個班的。”

  說完,王愛才要先走,可是他看梅雪、王麗、鄭春陽三個都不動,就又停下來,看著她們三個道:“還要我請你們是不是?”

  梅雪這才挪了步子。

  鄭春陽跟著挪。

  王麗抖了抖衣服上的飯菜道:“老師,你看我的衣服,我想先回宿舍換個衣服。”

  “先去辦公室,什么時候把這事解決了,什么時候再去換。”王愛才哪里看不出王麗的心思,直接拒絕了。

  王麗沒辦法,只好挪著步子走了。

  王愛才在后面看著、跟著。

  等王愛才他們走了,周圍的同學都散去了,魯婭才松開我的手。

  “雪姐,我、我……我剛才應該跟你們一起站起來,跟你們一起打架的,可是我、我……”鄭潔來到我身邊,愧疚的說道。

  我擺擺手,道:“沒事。你剛加入我們,就看到我們打架,害怕不害怕?后不后悔?”

  “說實話,有點害怕,但我不后悔。”鄭潔說不后悔時,雙眼光亮,不像是說謊話。

  但話才說完,鄭家的兩眼又黯淡下來,自責道:“你們都是因為我才和王麗打架的,而我卻不敢上去幫忙。剛才老師帶梅雪和鄭春陽走,我也不敢上去說話。”

  “你不上去說話是對的。你沒看到嗎?老師一來,梅雪她們都各跑各的。只是梅雪和鄭春陽離老師比較近,被老師抓住了,不然她們兩個也跑了。這也是我們幫的規矩,打架一起上,有老師來了,就跑。”我說道。

  鄭潔道:“那梅雪和鄭春陽被老師帶走了,怎么辦?”

  “她們應該有辦法應對。再說,老師又不會對她們嚴刑逼供,頂多是訓一頓,不要擔心。走,我們下去等消息。”我剛要走,高彩鳳帶著幾個人把我們圍住了。

  高彩鳳氣勢洶洶的說道:“打了我的人就想走?”

  “不然呢?在這兒再打一架?”我問道。

  高彩鳳面帶慍色,指著我道:“莫雪,你要是有種,就跟我到前面的小操場打一架。”

  “你有種,跟我到女生宿舍打一架。沒種,就別說廢話!”我又不是傻子,答應她在男生能到的地方打架。

  萬一,被她設套就完了。

  而高彩鳳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我跟她到小操場去,肯定有套。

  “你!”高彩鳳指著我的手抖了抖,“莫雪,你現在徹底得罪我了,你給我等……”

  “老師來了!”不知誰喊了一句老師來了,嚇的高彩鳳手又一抖,話都沒說完,抬腿就走了。

  那些圍著我們的人也都各自散了。

  高彩鳳她們剛走,呂盈幾人跑過來,關心的問:“雪姐,你們沒事吧?”

  “沒事,剛剛是你們喊的?”我問道。

  柳慧舉了一下手,表示是她喊的。

  我往高彩鳳她們那里看了看,見她們也正在看著我們,怕是猜到剛才是我的人喊老師來了的,就對呂盈等人道:“走,我們下去等梅雪和春陽出來。”

  我們剛走兩步,聽到打掃阿姨問:“這是誰的飯?放在這兒,不吃了嗎?”

  那是我們的飯,但是我們此刻沒心情吃,也不敢去吃了。

  聽到打掃阿姨的話,我們都很有默契的加快速度走了。

  王愛才在一樓有一個辦公室,梅雪她們就是被他帶到那里去了。

  我們人太多,不好站在一起,就分開站著。

  我和鄭潔、呂盈、魯婭站在一起,其他六人分兩隊站一起,都離的不遠。

  站了沒一會兒,高彩鳳也帶人下來了,就站在我旁邊。

  “莫雪,你給我等著。這件事,咱們沒完!”高彩鳳狠狠的說道。

  我只朝她看了一眼,并沒有說話。

  高彩鳳旁邊一個剪著超短碎發,長得跟男生一樣的女生看到了,手指著我就兇道:“你那是什么眼神?”

  “你指什么指?”呂盈立刻指回去。

  那男人婆歪了一下嘴,猛地伸手來抓呂盈的手。

  呂盈反應也快,連忙將手收回來。

  那男人婆還要來抓,這時魯婭叫道:“她們出來了。”

  聽到魯婭的話,那男人婆沒有再動手,我們都朝王愛才的辦公室看去,看到梅雪、鄭春陽和王麗三人出來了。

  梅雪和鄭春陽出來看到我們了,但是她們沒有朝我們走來,而是朝食堂北門走去。

  王麗直直的朝高彩鳳走來。

  高彩鳳氣的罵道:“真是個蠢貨!”

  說罷,都不等王麗走到跟前,轉身就走了。

  我也覺得王麗挺蠢的,笑了笑,對呂盈、魯婭和鄭潔道:“我們從這邊的門走。”

  我們走的是東門,然后饒了一圈,去追梅雪她們,在去宿舍的半路上追到的。

  “梅雪,老師怎么說的?”追上梅雪后我問道。

  梅雪笑道:“嘿,老師不就是那幾句話,問我們是哪個班的,教訓我們別打架。他估計會將這件事告訴老班吧,告訴老班我也不怕,就說之前春陽的臉是王麗她們打的。老班要管的話,誰都跑不掉。”

  “老班會管就好了,學校也不至于這么多混混。”鄭春陽涼涼的說道。

  這話勾起了呂盈的傷心事,呂盈難過的說道:“就是,老班要是會管就好了。”

  我拍了拍呂盈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想這些,道:“那個老師沒有為難你們就好。”

  “呵,他只是一個管食堂的,又不是教我們的老師。就是教我們的老師,我也不怕。”梅雪有些看不起王愛才的說道。

  其實王愛才也挺可憐的,本來是教書的老師,因為老師太多,就讓他來當食堂管理員,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重回教室教書。

  我看著梅雪她們道:“我都沒有跟你們打招呼,說動手就動手了,你們會不會覺得我太沖動了?”

  “雪姐,我想說你太酷了,酷斃了,我太崇拜你了!”梅雪立刻一臉崇拜的看著我。

  呂盈她們都道:“我也是,我也是……”

  對梅雪她們這個反應,我又意外,又感動:“你們真的崇拜我嗎?都不覺得我直接在食堂就動手了,很沖動、魯莽嗎?”

  “雪姐,你肯定有你的理由。當初跟你的時候我就說了,你說什么,我都聽你的。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跟著你。”

  梅雪這番話又讓我感動一番,“謝謝你們對我的信任,我在食堂打王麗,的確有我的理由。”

  最大的理由就是我沒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緒,我當時是被王麗激到了曾經的痛處,才沒有穩住,對王麗動了手。

  但我不想把自己這陰暗的一面告訴梅雪她們,我告訴她們的都是好的。

  我說:“一,高彩鳳她們說我們膽小,我就用事實證明給她們看看,我們到底膽小不膽小。”

  “二,王麗當著我的面欺負鄭潔,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不把我們除惡幫放在眼里,我就想給她一個教訓,不然她不知道我們的厲害。”

  就是可惜了那些飯菜,我在心里說道。

  在我說完,鄭潔往前走了走,道歉道:“對不起,你們因為我才和王麗打架,而我卻沒有幫你們。”

  “鄭潔,你才剛來,不敢打架很正常。放心,多見幾次就會了。”梅雪手搭在鄭潔的肩膀上說道。

  “嗯。”鄭潔點點頭。

  我忽然想起一個問題,問鄭潔:“你和王麗一個宿舍嗎?”

  鄭潔搖頭:“不一個宿舍,不過宿舍里有和她玩的人,也經常欺負我。估計到晚上……”

  “搬到我們宿舍來。”不等鄭潔說完,梅雪就打斷道,“我們宿舍還有三個空位。”

  “能行嗎?老班要是知道了怎么辦?”鄭潔不太敢的問道。

  梅雪道:“怎么不行?你們老班要是問你,你就說王麗老是欺負你,你在宿舍待不下去,才搬到朋友的宿舍。”

  “好,我就搬到你們的宿舍去。”鄭潔抿了抿嘴,像是下了多大的狠心似的。

  “走,我們去幫鄭潔搬宿舍。”梅雪手一揮說道。

  于是,我們就去幫鄭潔搬宿舍,路過樓下小外部,大家隨便買了點東西當午飯。

  不過,買了之后并沒有急著吃,而是先幫鄭潔搬完宿舍才吃。

  幫鄭潔搬完宿舍,整理好床鋪后,我們都分散坐在下鋪吃東西。

  鄭潔拿著東西卻不吃,也不說話,就是看著我們。

  梅雪問:“鄭潔,你不吃東西,老是看我們做什么?”

  鄭潔吃不下,索性將手里的東西放下,看著我們道:“我從來沒想過我在一天之內,能認識你們這么多人,更沒想過有人會為我打架。我很高興,很感動,很榮幸。謝謝你們,謝謝!”

  “不用客氣啦,以后你還會還回來的。因為我們的幫規就是,有一個人被欺負,其他所有人都得上。”梅雪擺擺小手說道。

  聽到梅雪這話,我想起今天中午之事是我先動手的,我卻沒有上,被魯婭給拉走了,就想問梅雪她交代魯婭她們,打人交給她們,不用我動手是什么意思。

  但我想著梅雪好歹也是除惡幫的老二,我要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問她,豈不是不給她面子,就沒有問。

  “嗯嗯。”鄭潔嗯了兩聲,又道:“現在我們坐在一起吃飯,我感覺我們就像是一家人,內心很激動。”

  “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梅雪嘴里嚼著東西,含糊不清的說道。

  “嗯!”鄭潔用力嗯了一聲,“以后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余生請多多指教。”

  “哈哈哈……余生……”梅雪她們都笑起來。

  我也笑了,但沒有她們笑的厲害。

  呂盈唱道:“往后余生,風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貧也是你,榮華是你……”

  梅雪她們都跟著唱起來。

  我沒有跟著唱,看她們唱。

  梅雪問我為什么不唱,我說我不會。

  其實我唱歌跑調,自己都聽不下去。

  我們在宿舍說說笑笑,好不開心。

  魯婭出去收衣服,進來時還是笑著的,可當她把衣服放在床上時卻是臉色一變,抓起衣服道:“我的衣服被人剪了一個洞。”

  “什么?”我們都圍過去,看到魯婭的衣服背上有一個鴿子蛋大小的洞。

  “一定是喬夢丹她們做的。”梅雪很肯定的說道,“走,我們去找她們!”

  說著,梅雪就抓著魯婭的衣服往外走。

  我喊住梅雪道:“梅雪,你先等一下。魯婭,你們看看還有沒有衣服被剪了?”

  “好。”魯婭她們都出去看衣服,有三件外套都在背上剪了一個鴿子蛋大小的洞,有兩條褲子在臀部位置被剪刀剪了一個叉叉。

  在地上找到了被剪下的衣服圓圈。

  加上魯婭的那一件外套,一共有四件外套和兩條褲子被剪壞了,分別是魯婭的一件外套,呂盈的一套校服,柳惠的一套校服和一條褲子。

  “太過分了!”梅雪抓著那些被剪壞的衣服,看著我問:“雪姐,我們現在可以去找她們了嗎?”

  “你們覺得我們去找她們,她們承認的幾率有多大?”我問道。

  梅雪道:“她們不承認,我們也得去找她們。”

  “是啊,她們把衣服剪成了這樣,不找她們找誰?”魯婭她們紛紛附和道。

  我沒接她們的話,問:“你們有剪刀沒?”

  “雪姐,你要干什么?你該不會……”

9920 3527852 MjAxOS8wMS8xMS8jIyM5OTIw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1/9920_352785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 上海快3最新开奖爱彩乐 辽宁七乐彩走势图 北单比分最高多少封顶 iphone捕鱼达人 陕西快乐10分网站 3d第176期号码预测 ti体球网 大话西游2免费版5开新区赚钱攻略 天津时时彩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