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79章 接吻是謠言

書名:終是被他迷了眼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藏密阿彌陀 更新時間:2019-03-05 00:28:44

  要不是那天放學,梅雪的奶奶說我送了梅雪一個大布熊,我還不知道這件事。

  當我知道時,我心想我做事還是不夠滴水不漏,既然和姥姥撒謊說給梅雪買了一個大布熊,就應該讓這個謊言成真。

  這樣以后說起這件事才不會露餡。

  梅雪就想到了這一層,所以她給自己買了個大布熊,讓這個謊言成真的了。

  我對梅雪表示了感謝,并問她喜歡什么,想送她一個禮物。

  可是梅雪知道我家的情況,堅決不讓我送她禮物,說我要是送了,她就跟我生氣。

  我想我和梅雪關系好,不用這些禮物來維系,就沒有送了。

  當然,這都是后來的事情,先說現在,說我到了教室。

  一走進教室,我就感覺到班里有好多人在看我,好像還都是男生。

  我知道我們除惡幫和蝴蝶幫、太子妃幫的人打了兩次架,早已在學校傳開,班里的同學早都知道我現在在混了。

  但是他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看我,我猜測一定是發生了什么。

  等下課的時候,我去問問梅雪就知道了。

  梅雪他們班是混混班,消息一向靈通。

  熬到下課,我站在樓梯口的陽臺處等梅雪她們,看到梅雪她們急急的下樓,像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告訴我,我就知道不用我問了。

  “雪姐……”梅雪壓低聲音,湊近我道:“我們班的男生問我,你是不是和陸安在談戀愛。說有人看到你們接吻了,還拍了照片。”

  怪不得早上我到教室,班里的男生都看我,原來東哥把我和陸安接吻的事情散播了出去。

  聽到這個消息,我很吃驚,很生氣,也很害怕。

  要是東哥只是說我和陸安接吻的事還沒什么,就怕他拍了我和陸安接吻的照片了。

  要是他把那照片拿給別人看,不就是毀了我和陸安的名聲了嗎?

  毀了我的無所謂,反正我是個混混,但是陸安……陸安是那么的美好,我不想他被這件事毀了。

  可是,東哥他們親眼看到我和陸安接吻,還拍了照片,我該怎么阻止這件事對陸安的傷害呢?

  “雪姐,你和陸安真的接吻了?”梅雪看我臉色不對,小心的問道。

  我瞬間定神,看著她道:“這明顯是東哥想敗壞我和陸安的名聲。”

  “我也覺得是,一定是東哥被陸安打了,心里氣不過,所以才散播這個謠言的。不過聽說……”

  “莫雪!”陸安的聲音忽然響起。

  我伸著脖子,看到陸安朝我走來。

  梅雪她們看到陸安來了,自動給陸安讓路。

  陸安對梅雪她們點點頭,道:“你們先去吃飯吧,我和莫雪說幾句話。”

  “好。雪姐,我們走了。”梅雪她們就走了。

  等梅雪她們走了,陸安對我道:“蔡家東在男生宿舍散播消息,說我們兩個接吻,誰問你,你都不要承認。”

  “梅雪說他們拍到了照片。”我知道這件事不能承認,但是東哥他們有證據啊。

  陸安聽后,笑了,道:“別擔心,他們沒有拍到照片。”

  “真的?你確定嗎?”

  “當然,我和你都是緋聞主角,我可不敢說假話。”陸安看著我笑著說道。

  雖然不知道陸安是如何確定的,我也沒問,但是我選擇相信他。

  “陸安,這件事會不會對你有影響?”我擔心的問道。

  陸安道:“你別擔心我,我是男生,臉皮厚,不怕。”

  陸安剛說完,樓上走下來一個陸安的男同學,看到我和陸安了,笑著問陸安:“陸安,你和莫雪真有一腿啊?”

  聽到那個男生說我和陸安真有一腿,我覺得好粗俗,好反感。

  陸安回道:“怎么了?你有意見?”

  “沒,我哪兒敢有意見啊。我去吃飯了,拜拜。”那個男生倒是識趣,沒說什么就走了。

  “陸安,你這樣回答,豈不是告訴他,我們兩個在談戀愛嗎?”我看著那個男生離去的背影小聲問道。

  陸安道:“我們兩個本來就在談戀愛,這又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我讓你別承認接吻的事,是怕對你影響不好。我們兩個談戀愛是可以承認的,因為想瞞也瞞不住。”

  確實瞞不住,因為現在我和陸安站在這兒說話,也被我們班里的人看到了。

  等吃了飯,他們都問我是不是真的和陸安在談戀愛。

  我就大方的說是的。

  但他們問我接吻的事,我就說那是謠言。

  “嗯。東哥真可惡,竟然……”

  我正說著話,被陸安打斷道:“以后別叫他東哥了,我聽了心里不舒服。”

  聽到陸安這話,我心想他這是吃醋了嗎?

  不知為什么,想到滋滋的。

  我笑著說道:“好,不叫他東哥了,叫他的名字。蔡家東真可惡,竟然跟個女人似的,愛嚼舌根。”

  “別為這件事生氣了,我們去吃飯。你敢不敢和我一起吃飯?”陸安問我,清澈漂亮的眼眸里閃著狡黠的光。

  我昂著頭道:“有什么不敢的?走。”

  但到了食堂,看到那么多人,還有人朝我們這邊看,我就有些慫了,對陸安道:“陸安,我們還是分開吃吧。畢竟我們是高中,不是大學。”

  “好。”陸安眼里含笑,偏頭對我道:“我們各找各的同學。”

  “嗯。”說著嗯,我看到梅雪她們了,對她們招招手,去打了飯,到她們那里坐著。

  我剛走到她們身邊,還未坐下,就聽到梅雪道:“雪姐,我還以為你會和陸安一起吃飯呢。”

  “本來是要一起的,但是我看人太多了,怕別人說閑話就分開了。”我一邊解釋,一邊坐下。

  梅雪又道:“雪姐,陸安和你說什么了?”

  “陸安也聽到蔡家東散播的謠言了,讓我別做理會,免得影響學習。”

  “他就跟你說這個啊?”梅雪她們都不太相信,都看著我問道。

  我點頭道:“不然呢?你們覺得他會給我說什么?”

  梅雪她們都搖頭,說:“我們哪兒知道。”

  “雪姐,你怎么不叫蔡家東為東哥了?”魯婭注意到我直呼東哥的名字,就問我道。

  我回答道:“陸安不讓我叫,陸安也是叫他的名字。”

  “哦!”梅雪她們一起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聲音很大,吸引了周圍許多人的注目。

  我讓她們小聲點。

  梅雪道:“怕什么?我們又沒有搶他們的飯,他們想看就讓他們看。”

  “雪姐,東哥散播你們的謠言,你打算怎么處理?”陶晶晶問道。

  “我還沒想好,等中午開會的時候說。”我如實說道。

  ……

  中午,我們除惡幫八個人都聚在梅雪的宿舍開會。

  梅雪先說一個好消息,就是她和黃元清聯系上了,黃元清愿意幫忙,一起對抗東哥。

  聽到這個好消息,陶晶晶和呂盈都激動的跳起來。

  呂盈在梅雪的肩膀輕輕捶了一拳,“雪姐,你隱藏的可以啊。我們一個班,你都先不告訴我們。”

  “在班里說多沒意思,在這里說才有氣氛。”梅雪咬了一口辣條,看著我道:“雪姐,我問了下我們班的男生,他們沒有愿意跟我們混的,估計是嫌我們是女生吧。”

  “不過,他們不愿意跟我們混也沒關系,我現在和黃元清聯系上了,就不用再另外組織男生了。黃元清是四大天王之一,手底下也有不少人呢。”

  “沒有男生愿意跟我們混也好,省得管理了。”我說道,“你是怎么跟黃元清說的?黃元清就說愿意幫忙一起對抗蔡家東,有沒有別的條件?”

  “沒有啊。我就問他愿不愿意幫忙對付東哥,他很爽快的就答應了,說他早就看東哥不順眼了。”梅雪說道。

  我搖了搖頭,道:“但我總覺得他答應的這么爽快,有問題。”

  “雪姐,你別想太多。黃元清跟我是小學同學,而且他自己也想對付東哥,所以我一問他,他就答應了。”

  我看著梅雪:“別忘了黃元清以前是和歐陽飛混的。不知道他現在和胡筱蝶還有沒有聯系?”

  “我去問問他?”梅雪問。

  “先別問,等他自己說。”我覺得讓黃元清自己說和胡筱蝶有沒有聯系會好一些。

  梅雪擔憂的問道:“他會說嗎?”

  “如果他真和胡筱蝶還有聯系,他肯定會說的。”我肯定的說道。

  梅雪點了點頭,道:“雪姐,我想了兩節課,想到怎么對付東哥他們了。”

  聽到梅雪說想到怎么對付東哥了,我們全都看著她。

  “我們可以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方法對付東哥。他讓蘇小如騙我們,我們也可以找個人騙他。”

  梅雪這話一說完,立刻得到了我們的一直夸贊。

  “胖雪,你真是太聰明了!”陶晶晶放下吃的,捧著梅雪的臉說道。

  “是啊,胖雪,你怎么這么聰明?我們怎么沒想到這個方法?”呂盈她們都贊道。

  我對梅雪豎了豎大拇指。

  梅雪嘿嘿笑著謙虛道:“我也是想了兩節課的時間才想出來的。正好我和黃元清聯系上了,讓黃元清去找人。”

  ……

  我們在宿舍討論了整整一個午休的時間,討論什么時候把東哥騙到什么地方,然后再出面怎么打東哥。

  討論的熱火朝天,興高采烈,就等那一天的到來了,但是下午第一節下課,梅雪帶來一個消息說東哥中午出去吃飯被高三混混打了。

  聽到這個消息,我又高興,又失落。

  高興的是東哥這個惡人,終于得到報應了,失落的是,這個報應不是我們給的。

  “高三混混怎么會在這個時候出手?”我十分納悶的說道。

  梅雪也很納悶,道:“不知道啊。感覺這個高三混混好像在幫我們一樣。不對,是在幫你,幫雪姐你。雪姐你說,他會不會是……”

  “你別胡說。”我知道梅雪要說什么,趕緊打斷她的話,心里也有些擔憂,擔憂那個高三混混真是幫我的。

  如果他真是幫我的,我很感謝他的出手幫忙,但是我又怕他幫我是另有目的,怕我還不起他的恩情,所以心里擔憂。

  “雪姐,我只是猜測。你也別擔心,要是他要你還什么人情,你就跟我說,我跟你一起還。”

  “嗯,謝謝。”我拍了拍梅雪的肩膀。

  梅雪問:“雪姐,東哥被人打了,我們還實施那個計劃嗎?”

  “感覺他被人打了,肯定會小心,不會輕易被騙的,我們那個計劃可能實施了也沒效果。”我分析道。

  說完這話,我忽然想到了一個主意,道:“不過,我們可以把計劃的對象變一下,變成古磊,你覺得怎么樣?”

  “行。古磊和東哥關系最好,把古磊揍一頓也解氣。”梅雪揮了一下拳頭,做了個解氣的表情。

  我道:“你去和呂盈她們都說一聲。”

  “嗯。”

  下午放學,我們按照原計劃去見黃元清。

  黃元清也不怎么高,只比梅雪高一點,但很瘦,跟竹竿似的。

  長得還行,就是嘴巴上邊有一層胡子,有點顯老。

  和黃元清見面,再次確認周六如何對付古磊這些就不一一細說了。

  一切就等周六了。

  可到了周六那天,陸安卻說我們上了一個星期的課,平時都沒有好好約會,想跟我約會。

  我不想拒絕陸安,就把這事跟梅雪她們說了。

  梅雪她們知道后,都勸我約會要緊,說她們有黃元清那些男生,能對付古磊。

  我讓她們小心,就和陸安去約會了。

  和陸安約會,我也不敢約會太久,因為姥姥還在家里等我呢。

  我連晚飯都沒敢跟陸安吃,就和陸安在校園里逛了逛,說了一些話,就回去了。

  回去時,是陸安送我回去的,只送到路的對面。

  我也只敢讓陸安送我到路的對面。

  “拜拜……”和陸安揮手告別,我邁著輕快的步伐往家趕,心里甜的像灌了蜜一樣。

  走到門口,看到我家門口竟停了一輛黑色小汽車。

  看到那輛黑色小汽車,我想到姥姥前段時間帶我去買衣服,還在外面吃飯。

  還有,我說班里組織活動,姥姥就給我兩百塊錢讓我花,還沒有要回去。

  以及我說梅雪給我送了一個手鏈,姥姥也給我兩百塊錢,讓我給梅雪買件禮物。

  想到這些,我好像知道一向比較節儉的姥姥,為什么變得“大手大腳”起來了。

  可能因為我爸媽回來了。

9920 3535770 MjAxOS8wMS8xMS8jIyM5OTIw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1/9920_353577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极速十一选五助手苹果 雪缘园斯诺克即时比分 时时彩二分彩走势图 北单比分新浪直播 555彩票首页 福建36选7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竞彩胜平负统计软件 东方6+1 广告挂机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