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94章 歐陽飛事件真相

書名:終是被他迷了眼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藏密阿彌陀 更新時間:2019-03-20 09:47:53

  李思涵說話真傷人。

  要是陸安不知道我家的情況,我聽到她這些話,肯定會生氣,會自卑,會害怕。

  但是陸安已經知道了,所以我一點都不生氣,不自卑,也不害怕,心情還很好,對她道:“如果你來找我,就是跟我說這些的,那我回去了。”

  說完,我就走了。

  “莫雪!”李思涵喊住我,“你要怎樣才肯退出?你要多少錢?”

  “李思涵,你別說大話!”我轉身看著李思涵,“我要你家所有的錢,你給的起嗎?”

  李思涵皺了下眉,又恢復剛才的自信:“莫雪,你爭不過我的。”

  “……”我對她禮貌笑了一下,轉身走了。

  晚上回去時,我把李思涵來找我的事,跟梅雪說了。

  梅雪聽后,爆粗口道:“臥槽!她怎么那么要臉呢?雪姐,這次你見識到了吧,她有心機的很。竟然把她喜歡陸安的責任,怪在我們身上來。最討厭她這樣的人了。”

  “很有心機。”我點頭說道。

  梅雪撇撇嘴,又有些擔憂道:“不過,雪姐,陸安知道你家的情況嗎?”

  “知道,交往第一天,我就跟他說了。”

  “那就好,我果然沒有看錯陸安。”梅雪激動的捶了一下手,又道:“雪姐,你把李思涵找你的事告訴陸安沒?沒告訴的話,趕快告訴,讓陸安知道她是什么樣的人。”

  我搖了搖頭,不贊同梅雪這個建議,問她:“你猜,李思涵有沒有把你們去找她的事情告訴陸安?”

  “肯定告訴啦。”梅雪很肯定的說道,“她那么有心機,肯定不會放過這么好的一個機會。”

  “我也覺得她會跟陸安說。既然她說了,我就不說了。不然,豈不是顯得我跟她是同一類人了嗎?”我問道。

  梅雪一下明白過來,贊成道:“對,雪姐你說的對。她說了,你就不要說了,反正陸安的心是在你這兒的。哎呀,雪姐,你真聰明,不愧是我佩服的偶像。”

  “必須的!”我笑著說道。

  說話間,我們來到了以前胡筱蝶等我們的地方。

  看著那個地方,我就想到了胡筱蝶,想到中午發生的事情,道:“我感覺筱蝶姐會和蔡家東打起來,我有點擔心筱蝶姐。蔡家東太陰險了,還沒人性。”

  “雪姐,我們要不要加入?這是一個好機會。”梅雪說道。

  我搖搖頭道:“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現在還沒考慮清楚。等我再考慮考慮再說。”

  我還想著好好考慮一下,要不要加入蔡家東,沒想到第二天從老班那里聽到一個又嚇人,又振奮人心的消息。

  早自習,老班把我叫出去,問我組織的那個幫派有沒有參與昨晚的事情。

  我一臉懵逼,問昨晚怎么了。

  老班說昨晚小混混打架,有幾個人被打的重傷住院了,現在學校正在查這件事。

  我擔心胡筱蝶和她的人會受傷,問是哪幾個人受傷了,但老班說我沒有參與就好,不肯告訴我,讓我回去了。

  我人是回去了,可我心里卻跟長了草一樣,根本讀不進去書,總是想知道受傷的人都有誰。

  忽然,我想到了薛敏浩。

  自我混開了后,我也了解到了許多混混界的事情,比如說薛敏浩。

  以前沒有混的時候,還以為薛敏浩這個混混多么多么的厲害,后來混了之后,才知道薛敏浩就是一個很小很小的小嘍嘍。

  他只是認識東哥而已,并不能請得動東哥。

  不過,知道這些,我也沒有戳破薛敏浩的狐假虎威。

  他呢,在我正式混之后,就也漸漸淡出我的視線了。

  我們兩個雖然在一個班,但幾乎不說話。

  想到薛敏浩,我轉頭往他那里看了一眼,見他將書豎起來,將頭埋在書后,不知道是在睡覺,還是在干什么。

  我快速寫了張紙條,讓人傳給薛敏浩。

  等了一會兒,薛敏浩的紙條就傳了過來,上面的字還是那個樣子,跟雞趴的一樣:我不知道,別問我。

  我當然知道薛敏浩是騙我的,他是個混混,又住校,怎么可能不知道?

  估計我們班住校的人都知道一些,只不過他們可能知道的不如薛敏浩詳細。

  我看著薛敏浩那如雞趴的七個字,心想薛敏浩為什么不告訴我呢,難道是因為我們之前的恩怨?

  不對,薛敏浩要是還記著之前的恩怨,他就不給我回消息了。

  我想到老班說現在學校正在查這件事,想八成是薛敏浩昨晚也有參與,他怕學校查到他,所以說不知道。

  想到這兒,我就想算了,即使我現在知道受傷的人有哪些,我也做不了什么,等下自習后問梅雪吧。

  自習結束,我在老地方等梅雪,看到梅雪面帶喜色、急匆匆的下樓,就知道她有消息告訴我。

  且是好消息。

  “雪姐,我告訴你一個天大的好消息。”梅雪用手捂著嘴,在我耳邊道:“昨晚,胡筱蝶帶著人和蔡家東他們打起來了,打的特別兇,驚動了學校。”

  “聽說雙方都有受傷,但是只有蔡家東的人被送到醫院了。也就是說,學校只抓住了蔡家東的人,你說,蔡家東他們倒霉不?”

  “倒霉是肯定的,但筱蝶姐他們未必是幸運。”我說道,“被抓的那些人,肯定會供出筱蝶姐他們的。我想去看看筱蝶姐,梅雪你跟我一起去,其他人去吃飯。”

  “我也去。”

  “我也去。”呂盈和鄭春陽也想去。

  我說去太多人不好,沒有同意,她們就去吃飯了,我和梅雪去找胡筱蝶。

  走到半路,我們遇到胡筱蝶了。

  胡筱蝶看到我們,就猜到我們的意圖,問:“你們是來找我的?正好,我請你們吃早飯。”

  我們三個就從側門出去了。

  側門門口,有人擺攤賣稀飯、包子之類的。

  我們找了一家提供桌子的,點了稀飯、包子,坐下。

  坐下后,胡筱蝶小聲道:“我知道你們想問什么,我告訴你們不用擔心,就算他們供出我們,也沒有證據。”

  “怎么沒有證據啊?”梅雪小聲問。

  胡筱蝶神秘的說道:“就是沒有證據,你們別問了。我不能說太多,說多了,被人聽到,容易泄露出去。”

  現在我不知道沒有證據是什么意思,后來我才知道。

  原來是陸安半夜把給我的藥膏偷出去,給胡筱蝶他們那些受傷的人抹了,第二天就看不出任何傷勢,所以說是沒有證據。

  學校之所以只抓住了蔡家東的人,沒有抓住胡筱蝶的人,也是陸安幫忙。

  趕巧了,陸安知道我中午被東哥的人欺負了,當晚去教訓東哥,碰上胡筱蝶帶人和東哥他們打架,就順手幫了胡筱蝶他們。

  我和梅雪聽胡筱蝶這么說,我們就沒有問了,聊其他話題了。

  梅雪比較大膽,問:“筱蝶姐,我想八卦你個問題,你和江寧……”

  “啪!”梅雪話還沒說完,就挨了胡筱蝶一筷子,胡筱蝶嬌怒道:“要是別人,我就不是用筷子打了,用板凳打。”

  “對不起,筱蝶姐,我錯了,我錯了。”梅雪連忙道歉。

  胡筱蝶扔了筷子,又拿了一雙新的一次性筷子,“我和江寧是哥們關系吧,他是飛哥的鐵哥們,專門保護我的。”

  “哦。筱蝶姐,聽你的意思,你要等飛哥嗎?”梅雪真是大膽,什么問題都敢問。

  不過,對這個問題我也挺好奇的,不由停下筷子看著胡筱蝶。

  胡筱蝶反問道:“怎么了?不能等嗎?”

  “不是,我聽說飛哥被判了十年。”

  胡筱蝶對我們招招手,示意我和梅雪把頭伸過去。

  我和梅雪就把頭伸過去,胡筱蝶小聲道:“我覺得你們兩個不會說出去,這事我也不怕你們說出去。飛哥沒有坐牢,飛哥是正當防衛。”

  “呃?”我和梅雪都很詫異。

  胡筱蝶解釋道:“當時的事情是這樣的,飛哥和蔡家東出去吃燒烤,蔡家東走路,不小心碰了一個人,那人就罵蔡家東。蔡家東仗著自己是混混,不把那人看在眼里,和那人吵了起來。”

  “飛哥勸了蔡家東,蔡家東不聽,還和那人動了手。真動手,蔡家東又慫了。飛哥起身相勸,老板也勸,但那人喝了酒,也不聽勸,拿酒瓶砸飛哥。飛哥用手擋了一下,他還火了,拿板凳砸飛哥,把飛哥砸倒了,騎在飛哥身上,打飛哥。”

  “蔡家東也不去幫忙,飛哥被壓著打的很慘,手里摸到什么就用什么,他摸到一個碎酒瓶,往那人身上捅了一下,誰知就捅中了要害。別人報警,警察來了,問蔡家東當時的情況,蔡家東竟然說他不知道。”

  “那個人是個社會混混,混的不錯,有關系,老板也被他的人收買了,監控都拿不到。吃飯的人看到有人被捅死了,都嚇跑了,也沒有人證。后來是飛哥的家人找了好多關系,又求那老板,那老板才肯說實話,把自己偷偷拷下來的監控給了警方,才還飛哥清白。幸好那老板偷偷拷了一份監控,不然……”

  說到這兒,胡筱蝶哼笑一聲,“要是飛哥真的坐牢十年,蔡家東他別想好過。”

  “那飛哥人呢?”我和梅雪齊聲問道。

  胡筱蝶道:“他轉學了,在二高。”

  “呃?那你怎么沒有轉過去?”我和梅雪又一次齊聲問道。

  “錢不夠了胡筱蝶笑了笑,道:“不瞞你們說,我和飛哥是青梅竹馬,我們兩個早就定了婚約了。他出事,我們兩家都花了很多錢。他家房子、車子都賣了,生意都不做了。”

  “我家給他家在二高那邊新買了房子,錢不夠了,所以我就沒過去。當然,也是為了我們兩個好好學習。我們兩個要是在一起的話,難以用心學習。”

  梅雪感嘆道:“哇,筱蝶姐你和飛哥已經定了婚約了啊,太浪漫了。感覺這是小說、電視里才有的情節。”

  胡筱蝶抿唇笑道:“我自己也覺得挺浪漫的。我們兩家,從我太爺爺那一輩起,就是好朋友,好鄰居。說了兩代聯姻,都沒有聯上,到我們這第三代才聯上。”

  “哇塞,感覺更浪漫了。”梅雪捂著臉道。

  胡筱蝶笑笑,沒說話。

  我聽胡筱蝶說她不和歐陽飛一個學校,也是為了學習,想八卦一下,就問道:“筱蝶姐,你現在學習怎么樣啊?”

  胡筱蝶自信的說道:“考個一本還是沒問題的,超常發揮的話,能考個985,211。”

  “那我們就提前恭喜筱蝶姐了,考個重點大學。”我笑著說道。

  “謝謝。”胡筱蝶大方的接受了我的恭喜,又跟我和梅雪說了一些好好學習之類的話。

  吃完飯,回去時,胡筱蝶道:“我不怕你們把飛哥的事情說出去,不過最好還是別說,畢竟是一條人命。我和飛哥,我們都很愧疚,這是一輩子的傷。”

  “筱蝶姐,你放心,我們不會說出去的。”我向胡筱蝶保證道。

  胡筱蝶沒有說話,對我們笑著揮揮手,就去高三部了。

  我和梅雪相視一眼,往高一高二部走去。

  路上,梅雪跟我感慨:“沒想到胡筱蝶身上還有這么多故事。”

  “是啊,我也沒想到。”

  ……

  呂盈她們想知道胡筱蝶那邊的情況,都在食堂門口等我們,看到我們了,就跑過來問情況。

  我跟她們說胡筱蝶他們不會有事,她們問原因,我就說胡筱蝶沒有說,并告訴她們現在學校正在查這件事,大家都少說為妙,免得招惹麻煩。

  她們就沒有問了,大家說了會話,就回教室了。

  雖然我讓大家少說這次打架的事,但關于這次打架的后續消息,還是接連不斷的傳來。

  各種傳言,有真的,也有假的。

  真真假假放在一起,都不知道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

  總之,一時間,學校到處都在討論這次打架之事,弄的那些混混人心惶惶,不敢再隨便惹事。

  可就在這個混混不敢隨便惹事的非常時期,我卻被盧月給陰了。

  事情是這樣的,就在知道胡筱蝶和東哥打架的第二天中午午休,我正坐在座位上寫作業,同學說外面有人找我。

9920 3541066 MjAxOS8wMS8xMS8jIyM5OTIw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1/9920_3541066.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香港六合彩网 pk10 现在小本赚钱的商机 广东11选5和值投注技巧 2018公式平特肖 今日竞彩比分推荐 华东15选5走势图300期 浙江11选5购买 友博真人龙虎斗 北京赛车登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