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94章 欧阳飞事件真相

书名:终是被他迷了眼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藏密阿弥陀 更新时间:2019-03-20 09:47:53

  李思涵说话真伤人。

  要是陆安不知道我家的情况,我听到她这些话,肯定会生气,会?#21592;埃?#20250;害怕。

  但是陆安已经知道了,所以我一点都不生气,不?#21592;埃?#20063;不害怕,心情还很好,对她道:“如果你来找我,就是跟我说这些的,那我回去了。”

  说完,我就走了。

  “莫雪!”李思涵喊住我,“你要怎样才肯退出?你要多少钱?”

  “李思涵,你别说大话!”我转身?#37259;?#26446;思涵,“我要你家所有的钱,你给的起吗?”

  李思涵皱了下眉,?#21482;?#22797;刚才的自信:“莫雪,你争不过我的。”

  ?#21834;?#25105;对她礼貌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晚上回去时,我把李思涵来找我的事,跟?#36153;?#35828;了。

  ?#36153;?#21548;后,爆粗口道:“卧槽!她怎么那么要脸呢?雪姐,这?#25991;?#35265;识到了吧,她?#34892;?#26426;的很。竟?#35805;?#22905;?#19981;?#38470;安的责任,怪在我们身上来。最讨厌她这样的人了。”

  “很?#34892;?#26426;。”我点头说道。

  ?#36153;?#25735;撇嘴,又?#34892;?#25285;忧道:?#23433;还?#38634;姐,陆安知道你家的情况吗?”

  “知道,交往第一天,我就跟他说了。”

  “那就好,我果?#24187;?#26377;看错陆安。”?#36153;?#28608;动的捶了一下手,又道:“雪姐,你把李思涵找你的事告诉陆安没?没告诉的话,赶快告诉,让陆安知?#28010;?#26159;什么样的人。”

  我摇了摇头,不赞同?#36153;?#36825;个建议,问她:“你猜,李思涵有没有把你们去找她的事情告诉陆安?”

  “肯定告诉啦。”?#36153;?#24456;肯定的说道,“她那么?#34892;?#26426;,肯定不会放过这?#26149;?#30340;一个机会。”

  “我也觉得她会跟陆安说。既然她说了,我就不说了。不然,岂不是显得我跟她是同一类人了吗?”我问道。

  ?#36153;?#19968;下明白过来,赞成道:“对,雪姐你说的对。她说了,你就不要说了,反正陆安的心是在你这儿的。哎呀,雪姐,你真聪明,不愧是我佩服的偶像。”

  “必须的!”我笑着说道。

  说话间,我们来到了以前胡筱蝶等我们的地方。

  ?#37259;?#37027;个地方,我就想到了胡筱蝶,想到中午发生的事情,道:“我感觉筱蝶姐会和蔡家东打起来,我有点担心筱蝶姐。蔡家东太阴险了,还没人性。”

  “雪姐,我们要不要加入?#31354;?#26159;一个好机会。”?#36153;?#35828;道。

  我摇摇头道:“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现在还没考虑清楚。等我再考虑考虑再说。”

  我还想着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加入蔡家东,没想到第二天从?#20064;?#37027;里听到一个又吓人,?#32456;?#22859;人心的消息。

  早自习,?#20064;?#25226;我叫出去,问我组织的那个帮派有没有参与昨晚的事情。

  我一脸懵逼,?#39318;?#26202;怎么了。

  ?#20064;?#35828;昨晚小混混打架,有几个人被打的重伤住院了,现在学校正在查这件事。

  我担心胡筱蝶和她的人会受伤,问是哪几个人受伤了,但?#20064;?#35828;我没有参与就好,不肯告诉我,让我回去了。

  我人是回去了,可我心里却跟长了草一样,根本读不进去书,总是想知道受?#35828;?#20154;都有谁。

  忽然,我想到了薛敏浩。

  自我混开了后,我也了解到了许多混混界的事情,比如说薛敏浩。

  以前没有混的时候,还以为薛敏浩这个混混多么多么的厉害,后来混了之后,才知道薛敏浩就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22810;丁?/p>

  他只是认识东哥而已,并不能请得动东哥。

  不过,知道这些,我也没有戳破薛敏浩的狐假虎威。

  他呢,在我正式混之后,就也渐渐淡出我的视线了。

  我们两个虽然在一个班,但几乎不说话。

  想到薛敏浩,我转头往他那里看了一眼,见他将书竖起来,将头埋在书后,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在干什么。

  我快速写了张纸条,让人传给薛敏浩。

  等了一会儿,薛敏浩的纸条就传了过来,上面的?#21482;?#26159;那个样子,跟鸡趴的一样:我不知道,别问我。

  我当然知道薛敏浩是骗我的,他是个混混,又住校,怎么可能不知道?

  估计我?#21069;?#20303;校的人都知道一些,只不过他们可能知道的不如薛敏浩详细。

  我?#37259;?#34203;敏浩那如鸡趴的七个字,心想薛敏浩为什么不告诉我呢,难道是因为我们之前的恩怨?

  不对,薛敏浩要是还记着之前的恩怨,他就不给我回消息了。

  我想到?#20064;?#35828;现在学校正在查这件事,想八成是薛敏浩昨晚也有参与,他怕学校查到他,所以说不知道。

  想到这儿,我就想算了,即使我现在知道受?#35828;?#20154;?#24515;?#20123;,我也做不了什么,?#35748;?#33258;习后问?#36153;?#21543;。

  自习结束,我在老地方?#35753;费?#30475;到?#36153;?#38754;带喜色、急匆匆的下楼,就知?#28010;?#26377;消息告诉我。

  且是好消息。

  “雪姐,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36153;?#29992;手捂着嘴,在我耳边道:?#30333;?#26202;,胡筱蝶带着人和蔡家东他们打起来了,打的特别凶,惊动了学校。”

  “听说双方都有受伤,但是只有蔡家东的人被送到医院了。也就是说,学校只抓住了蔡家东的人,你说,蔡家东他们倒霉不?”

  “倒霉是肯定的,但筱蝶姐他们未必是?#20197;恕!?#25105;说道,“被抓的那些人,肯定会供出筱蝶姐他们的。我想去看看筱蝶姐,?#36153;?#20320;跟我一起去,其他人去吃饭。”

  “我也去。”

  “我也去。”吕盈和郑春阳也想去。

  我说去太多人不好,没有同意,她们就去吃饭了,我和?#36153;?#21435;找胡筱蝶。

  走到半路,我们遇到胡筱蝶了。

  胡筱蝶看到我们,就猜到我们的意图,问:“你们是来找我的?#31354;?#22909;,我请你们吃早饭。”

  我们三个就从侧门出去了。

  侧门门口,有人摆摊卖稀饭、包子之类的。

  我们找了一家提供桌子的,点了稀饭、包子,坐下。

  坐下后,胡筱蝶小声道:“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告诉你们不用担心,就算他们供出我们,也没有证据。”

  “怎么没有证据啊?”?#36153;?#23567;声问。

  胡筱蝶神秘的说道:“就是没有证据,你们别问了。我不能说太多,说多了,被人听到,容易泄露出去。”

  现在我不知道没有证据是什么意思,后?#27425;也?#30693;道。

  原来是陆安半夜把给我的药膏偷出去,给胡筱蝶他们那些受?#35828;?#20154;抹了,第二天就看不出任何伤势,所以说是没有证据。

  学校之所以只抓住了蔡家东的人,没有抓住胡筱蝶的人,也是陆安帮忙。

  赶巧了,陆安知道我中午被东哥的人欺负了,当晚去教训东哥,碰上胡筱蝶带人和东哥他们打架,就顺手帮了胡筱蝶他们。

  我和?#36153;?#21548;胡筱蝶这么说,我们就没有问了,聊其他话题了。

  ?#36153;?#27604;较大胆,问:“筱蝶姐,我想八?#38405;?#20010;问题,你和江宁……”

  “啪!”?#36153;?#35805;还没说完,就挨了胡筱蝶一筷子,胡筱蝶娇怒道:“要是别人,我就不是?#27599;?#23376;打了,用板凳打。”

  “对不起,筱蝶姐,我错了,我错了。”?#36153;?#36830;忙道歉。

  胡筱蝶扔了筷子,又拿了一双新的一次性筷子,“我和江宁是哥们关系吧,他是飞哥的铁哥们,专门保护我的。”

  “哦。筱蝶姐,听你的意思,你要等飞哥吗?”?#36153;?#30495;是大胆,什?#27425;?#39064;都敢问。

  不过,对这个问题我也挺好奇的,不由停下筷子?#37259;?#32993;筱蝶。

  胡筱蝶?#27425;?#36947;:“怎么了?不能等吗?”

  ?#23433;?#26159;,我听说飞哥被判了十年。”

  胡筱蝶对我们招招手,示意我和?#36153;?#25226;?#39134;?#36807;去。

  我和?#36153;?#23601;把?#39134;?#36807;去,胡筱蝶小声道:“我觉得你们两个不会说出去,这事我也不怕你们说出去。飞哥没有坐牢,飞哥是正当?#29282;饋!?/p>

  “呃?”我和?#36153;?#37117;很诧异。

  胡筱蝶解释道:“当时的事情是这样的,飞哥和蔡家东出去吃烧烤,蔡家东走路,不小心碰了一个人,那人就骂蔡家东。蔡家东仗着自己是混混,?#35805;?#37027;人看在眼里,和那人吵了起来。”

  “飞哥劝了蔡家东,蔡家东不听,还和那人动了手。真动手,蔡家东又怂了。飞哥起身相劝,?#20064;?#20063;劝,但那人喝了酒,也不听劝,拿?#30772;?#30776;飞哥。飞哥用手挡了一下,他还火了,拿板凳砸飞哥,把飞哥砸倒了,骑在飞哥身上,打飞哥。”

  ?#23433;?#23478;东也不去帮忙,飞哥被压着打的很惨,手里摸到什么?#38464;?#20160;么,他摸到一个碎?#30772;浚?#24448;那人身上捅了一下,谁知就捅中了要害。别人报警,警察来了,?#20160;?#23478;东当时的情况,蔡家东竟然说他不知道。”

  “那个人是个社会混混,混的不错,有关?#25285;习?#20063;被他的人?#31456;?#20102;,监控都拿不到。吃饭的人看到有人被捅死了,都?#25490;?#20102;,也没有人证。后来是飞哥的家人找了好多关?#25285;?#21448;求那?#20064;澹?#37027;?#20064;?#25165;肯说实话,把自?#21644;?#20599;拷下来的监控给了警方,才还飞哥清?#20303;?#24184;好那?#20064;?#20599;偷拷了一份监控,不然……”

  说到这儿,胡筱蝶哼笑一声,“要是飞哥真的坐?#38382;?#24180;,蔡家东他别想好过。”

  “那飞哥人呢?”我和?#36153;?#40784;声问道。

  胡筱蝶道:“他转学了,在二高。”

  “呃?那你怎么没有转过去?”我和?#36153;?#21448;一次齐声问道。

  “钱不够了胡筱蝶笑了笑,道:?#23433;?#30610;你们说,我和飞哥是青?#20998;?#39532;,我们两个早就定了婚约了。他出事,我们两家都花了很多钱。他家房子、车子都卖了,生意都不做了。”

  “我家给他家在二高那边新买了房子,钱不够了,所以我就?#36824;?#21435;。当然,也是为了我们两个好好学习。我们两个要是在一起的话,难以用心学习。”

  ?#36153;?#24863;叹道:“哇,筱蝶姐你和飞哥已经定了婚约了啊,太浪漫了。感觉这是小说、电视里才有的情节。”

  胡筱蝶抿?#21483;?#36947;:“我自己也觉得挺浪漫的。我们两家,?#28216;?#22826;爷爷那一辈起,就是好朋友,好邻居。说了两代联姻,都没有联上,到我们这第三代才联上。”

  “哇塞,感觉更浪漫了。”?#36153;?#25410;着脸道。

  胡筱蝶笑笑,没说话。

  我听胡筱蝶说她不和欧阳飞一个学校,也是为了学习,想八卦一下,就问道:“筱蝶姐,你现在学习怎么样啊?”

  胡筱蝶自信的说道:“考个一本还是没问题的,超常发挥的话,能考个985,211。”

  “那我们就提前恭喜筱蝶姐了,考个重点大学。”我笑着说道。

  “谢谢。”胡筱蝶大方的接受了我的恭喜,又跟我和?#36153;?#35828;了一些好好学习之类的话。

  吃完饭,回去时,胡筱蝶道:“我不怕你?#21069;?#39134;哥的事情说出去,不过最好还是别说,毕竟是一条人命。我和飞哥,我们都很愧疚,这是一辈子的伤。”

  “筱蝶姐,你放心,我们不会说出去的。”我向胡筱蝶保证道。

  胡筱蝶没有说话,对我们笑着挥挥手,就去高三部了。

  我和?#36153;?#30456;视一眼,往高一高二部走去。

  ?#39134;希费?#36319;我感慨:“没想到胡筱蝶身上还有这么多故事。”

  “是啊,我也没想到。”

  ……

  吕盈她们想知道胡筱蝶那边的情况,都在食堂门口等我们,看到我们了,就跑过?#27425;是?#20917;。

  我跟她们说胡筱蝶他们不会有事,她们问原因,我就说胡筱蝶没有说,并告诉她们现在学校正在查这件事,大家都少说为妙,免得招惹麻烦。

  她们就没有问了,大家说了会话,就回教室了。

  虽然我让大?#30097;?#35828;这次打架的事,但关于这次打架的后续消息,还是接连不断的传来。

  各种传言,有真的,也有假的。

  真真假假放在一起,都不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总之,一时间,学校到处都在讨论这次打架之事,弄的那些混混人心惶惶,不?#20197;?#38543;便惹事。

  可就在这个混混不敢随便惹事的非常时期,我却被卢月给阴了。

  事情是这样的,就在知道胡筱蝶和东哥打架的第二天中午午休,我正坐在座位上?#37259;饕担?#21516;学说外面有人找我。

9920 3541066 MjAxOS8wMS8xMS8jIyM5OTIw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1/9920_3541066.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