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99章 無賴家長

書名:終是被他迷了眼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藏密阿彌陀 更新時間:2019-03-24 23:47:59

  感覺盧月的爸爸跟個無賴似的,一點都不聽我講話,竟然還讓我叫家長。

  我又氣又怕,怕學校真的讓我叫家長,就求助的看向老班。

  老班是知道我的家庭情況的,希望他看在我姥姥年紀大的份兒上,不要叫家長。

  老班接收到我的求助,對我點了下頭,道:“盧月家長,我們先把事情弄清楚,不能隨便冤枉人。如果你們不相信我們,那我們就找警察,讓警察來調查。”

  “你什么意思啊?你們要是這樣的話,我就坐著不走了。”盧月的爸爸說著,一屁股坐了下去。

  “對,不走了。”盧月的媽媽見了,也跟著坐在了地上。

  看到這一幕,我們都傻眼了,沒想到他們這么的無賴。

  “噯,盧月家長你們先起來。這里是學校,被學生們看到也不好。”老班上前去扶盧月的爸爸。

  盧月的爸爸一胳膊將老班的手打開,“學生看到最好,讓他們都看看他們的學校是怎么辦事的。”

  “盧月家長,你想怎樣?你說。”老班問道。

  盧月的爸爸看著我,掰著手指頭道:“第一,她把我女兒推下樓,這是大事,得找家長來。第二,我女兒腿斷了,需要手術,她家得給醫療費,休養費和精神損失費。”

  “好商量,你先起來。”老班再次上前扶盧月的爸爸。

  盧月的爸爸又一胳膊將老班的手給碰開了,望著老班道:“你說話管用嗎?”

  “管。我是她班主任,這件事我負責。”老班第三次伸手去扶盧月的爸爸,盧月的爸爸才起來。

  見盧月的爸爸起來了,教導主任伸手扶了下盧月的媽媽。

  盧月的媽媽沒有矯情,就借著教導主任的力道起來了。

  盧月的爸爸起來后,對老班道:“好,既然你說你說的話管用。那我就只有這兩個要求,讓她家長來。她家長來了,我們才好商量。”

  “盧月家長,你們放心,盧月的醫藥費這塊,學校方面會承擔……”

  “等一下!”盧月的爸爸伸手打斷老班的話,“學校方面承擔?我要的是她承擔,是她推的,她家長得承擔,怎么是學校承擔呢?老師你放心,我們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

  盧月的爸爸指著我說道。

  我聽了他這話,都想笑,心想他怎么好意思說自己不是不講理的人。

  “呵呵……”我呵呵笑了兩聲道,“你不同意學校承擔,我也不同意。因為盧月根本不是我推的,是她自己跳的。要承擔也得她自己承擔。”

  “你這孩子怎么說話的?你今天必須把家長叫過來,不然我找也找到你家去。”

  在我說話期間,盧月的爸爸叫囂著,老班則對我搖頭,示意我不要這樣說。

  盧月的媽媽看到老班對我搖頭了,叫道:“哎哎哎,你們干什么呢?老師,你搖頭干什么?”

  老班正要說話,我搶著道:“老班,盧月跳樓不是沒有人證,可以把人證叫過來,問問她們。”

  “張老師,你怎么看?”老班看向盧月的班主任。

  盧月的班主任點頭道:“行,找人證。”

  “你們找人證,我也不相信,那都是你們串通好的。”盧月的爸爸耍無賴的說道。

  盧月的班主任道:“盧月家長,你這樣鬧沒意思啊。鬧很了……”

  “誰鬧了?誰鬧了?啊,你說誰鬧了?”盧月的爸爸忽然蹦起來和盧月的班主任說話。

  把盧月的班主任嚇了一大跳,后退驚恐的看著盧月的爸爸。

  教導主任道:“我看這樣吧,大家都還有課,都挺忙的,報警處理好了,讓警察來解決。警察怎么說,我們就怎么做。”

  “你是誰啊?你年紀輕輕的,說的話有人聽嗎?”盧月的爸爸看不起人的說道。

  教導主任笑了笑道:“我是這個學校的教導主任,不是什么大官,但說話還有點分量。”

  “你是教導主任?”盧月的爸爸不是很相信。

  教導主任笑了笑道:“盧月家長,我的身份沒什么好討論的,還是來說盧月的事吧。我覺得讓警察來處理,很公平,不會……”

  “公平?公平還不是你們有錢有勢的人說的算的?你們學校肯定和警方打好招呼了,我一個小老百姓,沒權沒勢,怎么斗得過你們?”盧月的爸爸酸酸的說道。

  盧月的爸爸這話,任誰聽了都生氣。

  教導主任臉色微微變了,努力壓著心頭的怒氣,咬著字,一字一字的問道:“那盧月的家長,你說你想怎么解決?”

  “我剛剛說了啊,讓她叫家長,我和她家長談。”盧月的爸爸指著我。

  “老師!”教導主任不了解我家的情況,怕她會同意盧月爸爸的要求,我趕在她開口前,急忙叫了她一聲老師,對她道:“老師,盧月真不是我推的。我不能找家長,否則就是承認盧月是我推的了。我想報警,讓警察還我一個清白。”

  教導主任張嘴欲言,最后又什么都沒說,只是看著老班,在詢問老班怎么辦。

  老班斬釘截鐵的說了兩個字:“報警!”

  “你們報警吧。你們報警,我就把這件事發出去,讓外面的人都知道你們學校的老師縱容學生打架,搞臭你們學校的名聲。哼哼!”盧月的爸爸說完,還哼哼兩聲,顯得很得意。

  估計他以為這樣說,能夠震懾住老班他們。

  但是老班他們聽后,都沒有反應,沒有被嚇到的反應。

  盧月的爸爸十分不解,看著老班他們問:“你們不信啊?你們別以為我是在說假話,我說到做到。”

  “盧月家長,你千方百計阻止我們報警,是不是有什么隱情啊?”老班笑著問道。

  盧月的爸爸把脖子一抬道:“我什么時候阻止你們報警了,你別胡說八道。”

  “那好,沒阻止就好。”老班說著掏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出去,“喂,110嗎?”

  老班剛問完110嗎,盧月的爸爸伸手就把老班的手機給奪下來了,并將電話掛了,道:“報警干嘛?你們不就是不想讓她找家長嗎?那行,不讓她找家長了。”

  說完,盧月的爸爸看著老班道:“剛剛這個老師說,我女兒醫療費這塊,學校方面會負責。那就學校負責吧,快點,我女兒還等著錢做手術呢。”

  “什么?!”教導主任驚呼一聲,“你女兒還沒做手術?”

  “沒錢怎么做手術?“盧月的爸爸還很理直氣壯的懟回去。

  教導主任吸了一口氣,“不是我說,你們這家長……”

  “我們這家長怎么了?”盧月的爸爸反問。

  教導主任抽了抽嘴角,沒有說話。

  盧月的媽媽在一旁著急的說道:“你們說學校負責,那你們倒是給錢啊。醫生說了,我女兒腿斷了,得做手術,手術還有風險。要是手術有個什么問題,還得你們負責。”

  “還有,我女兒做完手術,還得休養一段時間。這期間的營養費啊,什么的,都需要錢。至少得五萬。”

  五萬!

  聽到五萬,我的心很疼,感覺有人在割我的心,我忍不住開口道:“老班……”

  老班擺手打斷我:“先讓孩子做手術。”

  “你們先給錢。”盧月的媽媽張口就是錢。

  老班朝盧月的班主任看了看,道:“錢的事,你放心,我們是學校,能跑得了嗎?走,我先過去付醫藥費,先讓孩子把手術做了。腿斷了不是小事,得盡快手術,免得留下什么后遺癥。”

  盧月的班主任附和道:“對,走,我們去醫院。”

  “不給錢……”盧月的媽媽還想說什么。

  盧月的班主任沉臉道:“都這時候了,還錢。盧月的腿要是因為耽誤治療,留下什么后遺癥,你要負責她一輩子嗎?”

  不知是盧月班主任的話嚇到盧月的媽媽了,還是盧月的媽媽怕盧月的班主任,反正盧月的班主任說完這話,盧月的媽媽屁都不敢放了,跟著老班和盧月的班主任走了。

  老班臨走前對我道:“莫雪,你回去上課吧。”

  我沒說話,也沒動,目送老班他們離開。

  見我沒動,教導主任過來拉了拉我的袖子,笑著問:“怎么?不高興啊?”

  “當然不高興了。”我轉身,抬眼看著教導主任,“我沒有推盧月,他們都不在意我的清白。”

  因眼前這個教導主任是梅雪的堂姐,我才跟她說這些話的。

  教導主任笑了:“真是個孩子。沒有人不在意你的清白,只是你也看到了,盧月的家長有點無賴。跟他們講,是講不通的。而且這件事發生在學校,學校肯定要負責任的。”

  老班也是這樣說的,但是我總感覺不太舒服。

  “最關鍵的是盧月還沒做手術,要是因為耽誤治療,導致她的腿怎樣怎樣了。依照她爸媽那個性子,他們肯定大鬧學校,到時還不知道有多少麻煩呢。”

  說到這兒,教導主任又笑了一下,道:“看你現在也沒心情上課,,正好也快下課了,下課前,你就在這兒待著吧,等下節課再去。”

  “謝謝老師!”

  “跟我客氣什么?我知道你是我妹的好朋友,你就把我也當成你的朋友。我比你們大十歲,也能做朋友。我這里有咖啡,要不要來一杯?我給你泡一杯嘗嘗吧,提提神。”

  教導主任給我泡了一杯咖啡,放在桌子上道:“杯子是干凈的,過來喝吧。”

  我走過去,端起杯子,聞了聞道:“很香。”

  那咖啡是真的香,比我買的速溶咖啡香多了,喝起來味道也很棒,后來才知道教導主任喝的咖啡都是自己磨的。

  梅雪說教導主任是處-女座的,賊講究。

  教導主任見我端了杯子,笑道:“你的清白你別擔心,學校會還給你的。我們先穩住盧月的家長,不然他們鬧起來沒完沒了的。唉,我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家長。”

  “我也是!”我說完,和教導主任不約而同的笑了。

  教導主任笑著問我:“莫雪,聽說你和陸安在談戀愛,是嗎?”

  “啊?哈哈哈,是……”我傻笑。

  教導主任也跟著笑,對我豎了個大拇指:“有眼光!陸安能被你追到,說明你身上有獨特的魅力!”

  聽到教導主任說我身上有獨特的魅力,我才想起我好像從未問過陸安為什么喜歡我,喜歡我什么。

  我知道我喜歡他什么,我喜歡他長得帥,喜歡他學習好。

  等回頭,我就問他喜歡我什么。

  教導主任說完,又問:“我還聽說你和我妹成立了一個幫派,你們……”

  聽到教導主任提到梅雪,我心里一激靈,知道她這是在套我話,就道:“老師你別問了。”

  “好吧,我不問了。”教導主任性格很好,我說不讓她問,她就不問了。

  “你喝咖啡吧。”

  “好。”

  接下來時間,教導主任就沒和我說什么了,我默默喝咖啡,她默默處理工作上的事。

  “叮鈴鈴……”下課了,我快速將杯子里的咖啡喝完,跟教導主任道:“老師,下課了,我先上去了。”

  “去吧。盧月的事你別擔心,有我們呢。”教導主任對我點點頭。

  “嗯。”我和教導主任揮揮手,離開了辦公室。

  從辦公室離開,我沒有回教室,而是直奔四樓找梅雪。

  但我到了梅雪的教室,梅雪他們老師在拖堂,我就轉而去找陸安,將盧月冤枉我是我把她推下樓的事情,以及盧月的爸媽來學校的事情說了。

  陸安聽后,皺眉道:“他爸媽干嘛非要你找家長?”

  “誰知道,估計是想找我家要錢。”我猜測道。

  陸安搖頭:“我看不像。你都說不是你推的了,這事報警,很快能查出來。等事情真相查出來,他們還能找你家要到錢?找學校要錢是最靠譜的,因為學生在學校發生事故,學校多多少少都是要負一些責任的。”

  聽陸安這樣一說,我也覺得盧月的爸媽好奇怪,干嘛非要我找家長呢。

  后來,我才知道這其中有人作梗。

  就是盧月冤枉我把她推下樓的,也是別人唆使的。

9920 3543193 MjAxOS8wMS8xMS8jIyM5OTIw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1/9920_3543193.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浙江11选5走势图爱彩乐 图赚是不是看图片赚钱 腾讯欢乐斗地主最新版 天津十一选五 极速快乐十分网站 2011年1七乐彩走势图 菲特彩票软件 王者荣耀刷金币 吉林快3微信群 高频彩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