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11章 故意坑他

書名:終是被他迷了眼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藏密阿彌陀 更新時間:2019-04-05 23:48:05

  “陸安,你長的這么帥,以前應該也談過女朋友吧?”我試探性的問道,心里疼的要死。

  陸安不知我的心有多疼,還笑著跟我道:“你猜!”

  “我猜不到。”我猜不到,也不敢去猜。

  陸安看我那么緊張,卻笑的更厲害了:“一個沒有。”

  “真的?”雖然我希望自己是陸安的第一個女朋友,但是我又怕陸安是騙我的,不敢高興。

  陸安點頭:“真的。她們都看我太好看了,覺得我不會喜歡她們,不敢來追我,只有你最勇敢。”

  “那你也沒有喜歡的人嗎?”

  “她們哪有你可愛,我就喜歡你這種勇敢的,我喜歡被人壓迫著。”

  這話聽著哪里怪怪的,感覺哪里聽過,但我現在想不起來了,因為我在忙著開心。

  “男生最喜歡花言巧語了,你別騙我。”我瞪著眼睛看陸安。

  “沒騙你,你是我第一個喜歡的女生,也是我今生最后喜歡的女生。”陸安抬手,修長的食指在我眼瞼下一滑,我條件反射的閉了一下眼睛。

  睜開,我迅速抓住陸安的手,“你也是我今生最后喜歡的男生。”

  “我相信,因為像我這么優秀的男生不好找了。”

  陸安好自戀,不過他有自戀的資本,我也喜歡他的自戀。

  我們兩個把話說開了之后,感情更好了,說說笑笑著往外走。

  正走著,我看到梅雪抱著一大桶爆米花在那兒吃。

  “梅雪?”我驚訝的叫了她一聲。

  梅雪立刻朝我看來,驚喜的問道:“雪姐,你們在這兒看的啊?”

  “對啊。你在這兒干嘛呢?也來看電影?”我心想梅雪不會跟上次一樣吧,我跟姥姥撒謊說我送了梅雪一個大布熊,梅雪就自己買了一個大布熊。

  這次,我撒謊和梅雪來看電影,她就真的來看電影了?

  梅雪把爆米花遞過來,讓我吃,并手指了指一個背對我們、面朝收銀的清瘦男生。

  在梅雪指那男生時,那男生正好轉過頭來,邊轉頭邊問:“你還要吃什么?哎,你人呢?”

  梅雪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了,那男生還看梅雪之前的位置沒看到,就加大幅度往后看了一圈,才看到梅雪。

  當那男生轉過頭來,我看到了他的樣子,是黃元清。

  黃元清看到梅雪,自然也看到了我和陸安,扭頭跟收銀說了一句稍等,然后朝我們跑來:“雪姐,安哥,你們兩個也在這兒看電影啊。一起吧,我請客。”

  自我認識黃元清以來,黃元清就叫我雪姐,所以我聽他叫我雪姐,不覺得什么。

  可他叫陸安安哥,我就有點……我不由朝陸安看去。

  陸安也朝我看來,對我挑眉一笑,然后對黃元清道:“不用了,你們看吧,我和莫雪剛剛看過。”

  “唉,其實我不想看電影,胖雪她……”黃元清話沒有說完,就被梅雪打斷:“我怎么了?我在群里問有沒有人出來看電影吃個飯啥的,是你說你想來的。現在怎么把責任推我身上了?”

  梅雪表現出不滿。

  黃元清嘿嘿笑道:“我那不是看群里沒有人回你嘛,想著咱們是小學同學,還合作過,不能讓你失了面子,對不對?”

  “切!”梅雪切了一聲,“既然你不想看,那我也不看了。正好雪姐他們看完了,我就陪雪姐回去好了。對了,雪姐,你們還要吃晚飯嗎?”

  “不吃了吧?”關于吃晚飯的事情,我還沒和陸安商量過,我內心很想和陸安一起吃晚飯,但是我又不忍心丟下姥姥一個人,就跟陸安說不吃了。

  陸安沒有問我為什么不吃,只點頭同意道:“好,不吃了。”

  “胖雪,我票都買好了,你……”黃元清拿出兩張電影票。

  梅雪看都沒看那電影票,吐槽道:“誰讓你來的那么慢啊?你要是來快點,說不定我們這會也把電影看完了。哦,不對,我忘了你不愛看電影。”

  說罷,梅雪哼了一聲道:“你要是心疼錢,回頭我把錢給你。”

  “老同學別生氣啊,我就是隨口說說。唉,不說這個了,你還要什么?”

  “就要杯橙汁不要了。對了,你給雪姐和陸安他們也買份飲料。雪姐,你們倆要喝什么?”梅雪問我和陸安。

  我說不用了,我不渴。

  但是梅雪卻一把把黃元清給推走了,“也給他們買橙汁。”

  黃元清和梅雪差不多高,但比梅雪瘦多了,被梅雪一推,跟小孩被大人推了似的,差點沒被推倒。

  不過,黃元清沒有說梅雪什么,去買橙汁去了。

  看梅雪和黃元清關系這么好,我想到了一個疑點,就是梅雪有這樣一個可以隨手欺負的混混同學,為什么之前她被喬夢丹她們欺負的時候,沒有想過去找黃元清呢。

  后來我問了梅雪,梅雪說她那時候沒有混,覺得混混好厲害,覺得她和混混之間,也可以說是和黃元清之間有一重無法逾越的高山。

  黃元清在她心里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是不會理會她這種被人壓在底下的人的。

  直到她自己混起來了,她和黃元清聯系,她才發現黃元清也很普通,普通到她可以隨手欺負,任意使喚。

  “黃元清,你……”我想讓黃元清別買了。

  我和陸安看電影的時候也買過爆米花和飲料,剛把飲料喝完,我們真的不渴。

  可我還沒把話說出來,梅雪就拉了我一下,打斷道:“讓他買。雪姐,你不用不好意思。你不知道,他是個多么小氣的一個人,每次都說我家有錢,不出錢。今天難得他請,就讓他請,讓他多花點錢。”

  “你們以前還一起出來玩過啊?”我問。

  梅雪搖頭:“不是,是在學校小賣部。好幾次他看到我,隨便拿東西,然后讓我給他付錢了。我礙于同學面子,又要和他合作就給他付了。這次一定要他還回來。”

  “雪姐,你還有啥想吃的不?趕緊說,讓他一并買了。”

  “沒有了。”聽梅雪說這次一定要他還回來,感覺跟報仇一樣,我忍不住笑了。

  雖然我沒說讓黃元清買什么,但他還是給我買了一大桶爆米花。

  我一方面是不好意思,一方面是已經吃過一桶了,就不想接,正要推卻,梅雪一把接過來,遞給了我,“雪姐,別客氣,都是自己人。”

  “不是,其實我們看電影的時候也買了。”我看著陸安說道。

  沒想到陸安伸手抓了一把,塞到嘴里,邊吃邊道:“拿著吧,別人的心意。”

  “是啊,雪姐你別跟我客氣。”黃元清一邊說著,一邊把橙汁遞給我們。

  每個人手里都拿到一杯橙汁,我們就出去了。

  我和陸安走在前面,梅雪和黃元清走在后面。

  黃元清忽然喊住我和陸安道:“雪姐,安哥,現在回去還太早,樓上有KTV,我們去那兒唱歌吧,唱兩個小時再下來吃個飯。”

  “我覺得可以。”梅雪沖我眨眼睛。

  我感覺梅雪不是想去唱歌,而是想去坑黃元清的錢的。

  陸安拒絕道:“算了。我和莫雪不想去,你們想去唱歌就去吧,我們在下面等你們。”

  “只有我們兩個多沒意思。”梅雪搖頭:“雪姐不去,我也不去了。”

  黃元清有些垂頭喪氣:“那好吧。安哥……”

  就在黃元清叫陸安的時候,陸安的手機響了,他拿出來一看,竟是我打來的。

  “我姥姥打的。”我趕緊把手機拿過來,接通了電話。

  姥姥問我電影看完了沒有,說大姨來看她了,要過來找我。

  雖然梅雪就在我旁邊,可聽到姥姥說要過來找我,我的心還是驚了一下,捂著手機道:“好,你們來吧,我和梅雪剛看完。”

  “我姥姥要來找我。”我轉身對陸安他們苦兮兮的說道,把手機還給陸安,朝梅雪伸著手,梅雪也伸出手拉我。

  我看著梅雪道:“梅雪,幸好你來了,不然就麻煩了。”

  梅雪咧嘴笑:“雪姐,我是不是你的小福星?”

  “是。”我笑著點頭,對陸安和黃元清道:“我現在要和梅雪在一起,你們兩個怎么辦?”

  “安哥,我們倆去看電影吧。電影票都買了,不能浪費。”黃元清再次將他買的電影票拿了出來。

  梅雪小聲嘀咕一句:“小氣。”

  陸安看了看黃元清手里的電影票,點頭道:“好。”

  又將手機遞給我道:“你拿著我的手機,免得一會兒你姥姥找不到你,給你打電話,打到我這里來,你沒接到,就露餡了。”

  “我跟姥姥說了在門口等她,她應該不會打電話。再說了,你手機給我,你家人聯系你怎么辦?還有,這手機怎么給你呢?”我擔憂的問道。

  陸安把手機放到我手里,“拿著吧,以防萬一。手機,我會去拿的,你別擔心。”

  “鈴鈴鈴……”我們說話間,陸安的手機又響了,還是姥姥打來的。

  我接了,姥姥說他們已經到了,問我在哪兒。

  我忘了大姨是開車的,速度自然是快的,連忙道:“我和梅雪還在樓上,馬上下去,你們等我們一會兒。”

  姥姥讓我別急。

  和姥姥掛了電話,我就接受了陸安的手機,和陸安擺手道:“陸安,我姥姥他們已經到了,我們先下去了。”

  “嗯,慢點。”陸安也對我擺擺手。

  我拉著梅雪匆匆去找電梯,匆匆下樓。

  “姑姑,姑姑……”嘟嘟寶兒眼睛尖,比姥姥和大姨先看到我,張著雙臂朝我飛奔而來。

  我蹲下來,彎腰把他抱住。

  他仰頭,吧唧在我臉上親了一口,然后扭頭看著我手里的爆米花:“姑姑,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和嘟嘟寶兒也認識這么久了,我對嘟嘟寶兒也有了一些了解,聽他問我手里拿的是什么,就知道他想吃了。

  我把爆米花遞給他:“爆米花,很好吃,你抱著”

  嘟嘟寶兒伸手抱了,一手抱著爆米花,一手抓著爆米花網嘴里塞。

  姥姥和大姨走過來,大姨看著嘟嘟寶兒笑著批評:“怎么把姑姑的全都拿過來了呀?”

  “我給他的。”

  “姑姑給我的。”我和嘟嘟寶兒幾乎同時開口。

  我給姥姥和大姨介紹我同學,“這是我同學,梅雪。”

  “梅雪,這是我大姨。”梅雪知道我姥姥,我就沒介紹。

  梅雪對姥姥和大姨乖巧的叫了一聲:“姥姥,大姨。”

  大姨第一次見梅雪,難免會對梅雪有些打量,看她看梅雪那有些驚訝的眼神,估計心里在想這小姑娘怎么長這么胖吧。

  不過,大姨怕梅雪不高興,沒敢多看,道:“旁邊有個商場,我們去那逛逛。”

  我們一行人去了旁邊的商場。

  商場有六層,一樓是賣金銀首飾,以及化妝品的,二樓到六樓都是賣服裝、鞋子,以及床上用品的。

  一樓,大姨停在一處金店前。

  我以為大姨是想買什么首飾,就跟著看,還勤快的給意見,大姨問哪個好看,我就說哪個好看。

  最后,大姨卻拿著在我的意見下挑出來的耳環、戒指、手鐲和項鏈給姥姥。

  姥姥一聽是給她買的,臉色都變了,生氣道:“你放下!什么都不許給我買!”

  說完,姥姥轉身走了。

  見姥姥氣走了,大姨慌忙去拉:“媽,我都沒怎么孝敬過你,想給你買點東西。”

  “不用!”姥姥執意要走。

  這里是商場,拉拉扯扯也不好,大姨就朝我看來,讓我勸姥姥。

  姥姥看到大姨對我使眼色了,道:“雪來勸我也沒用。雪,你過來,我們回家。”

  姥姥把我拉扯這么大不容易,我怎能讓姥姥失望呢,就朝姥姥走去。

  大姨見了,忙改口道:“好好,我不給你買,我給雪買總可以吧。”

  “雪才不要那些東西!”姥姥肯定的說道。

  我也確實不想要那些東西,附和道:“是啊大姨,我還在上學,戴不了那些東西。”

  “那、那好吧。”大姨把挑好的金首飾放下,過來拉姥姥,“媽,我們逛逛其他的,行嗎?”

  姥姥沒說話,但也沒有要走了。

  大姨松口氣,對我使個眼色。

  我就拉著姥姥往前走。

9920 3548688 MjAxOS8wMS8xMS8jIyM5OTIw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1/9920_3548688.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中国福彩中奖图片 章鱼彩票网址 上海天天彩选3时时乐 捉鸡麻将单机版下载 山西省新11选5走势图 辽宁快乐12选5基本走势图 hi彩分分彩走势图 体育彩票6十1中奖规则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pc蛋蛋预测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