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20章 離開(上)

書名:終是被他迷了眼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藏密阿彌陀 更新時間:2019-04-14 23:36:09

  回到教室,我想起老班最后跟我說的話,心里還是暖暖的,很感動,不像某個老班。

  不過老班說的有道理,像李思涵那樣的家世,任何老師都會顧慮三分吧。

  我也不能太責怪陸安的老班,只能說他有他的難處。

  雖然陸安的老班找我,說了讓我不高興的話,但通過這件事,我又一次深刻的感受到陸安對我的喜歡和維護了。

  當著老師和全班同學的面啊,這是需要多大的魄力和勇氣。

  我一定會好好把握陸安,不會把他弄丟的。

  ……

  陸安為我做了這件事,我都等不及第二節下課的小約會,想第一節下課就去找他。

  但是我又想陸安剛剛在班里公開說不喜歡李思涵,不想和她坐同桌,我現在去找他,豈不是讓人覺得我是在落井下石,耀武揚威,看人笑話的意思嗎?

  我還是忍忍吧,等下節課去約會地點見他。

  “莫雪,外面有人找。”我剛打定主意不去找陸安,就聽到同學說外面有人找我,抬頭看,陸安站在門口。

  我迅速起身,跑了出去,惹的同學哈哈大笑。

  我才不管同學怎么看我,課間時間就這么點,可不能把時間都浪費在路上了。

  “陸安,你怎么來了?”我拉著陸安走出同學們的視線。

  陸安道:“我們老班沒有為難你吧?”

  “為難是為難了,但是被我懟回去了。他自己心不正,還敢來責怪我。我就實話實說,就是不喜歡你和別的女生坐一起。我們老班說我沒大沒小呢。”

  “是有點沒大沒小。”陸安笑了笑,“不過,我喜歡。”

  “嘿嘿,那你和李思涵調開了沒有?”我還是比較關心這個結果。

  陸安回道:“當然調開了。我當眾給她羞辱,她自己也不想跟我坐同桌了。”

  “調開了就好。”我抱著胳膊問陸安,“聽說她哭了,你會不會覺得心疼、心軟?”

  陸安抬手在我臉上點了一下,道:“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對!”我太贊同陸安這句話了,但又有些擔憂陸安,問:“陸安,你這樣做,你們老班啊,老師會不會故意為難你啊?”

  “他們能為難我什么?別擔心,我學習好,他們還指望我考個好大學,給他們臉上爭光呢。”

  “嗯,我也會好好學習,不拖你后腿的。”我做了個加油的手勢,“對了,我們這節課見面了,下節課還約嗎?”

  “當然約了。”陸安笑著說道。

  我也開心的笑,見到陸安就開心。

  ……

  陸安上課的時候,當眾說不喜歡李思涵的事情,如風一般在學校傳開了。

  梅雪她們知道這件事之后,紛紛來找我,向我打探最準確的消息。

  我告訴她們:“事情就和她們聽到的一樣,陸安是上課的時候說不喜歡李思涵,不想和她坐同桌的。”

  梅雪她們聽后,都贊道:“陸安做的太對了,早該這樣了。”

  “那李思涵太自以為是了,以為自己家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哼,現在叫她吃到苦頭了吧。”梅雪得意洋洋,跟是她給了李思涵難堪一樣。

  魯婭擔憂道:“李思涵家那么有錢,陸安這樣做,李家會不會找陸安麻煩?或者通過老師,刁難陸安?”

  “怕什么?”梅雪攬著魯婭的肩膀,對我道:“雪姐,你跟陸安說別怕。要是有老師刁難他,告訴我,我找我姑父。大不了就是轉學,雪姐和陸安學習這么好,到哪兒都是吃香的。她李家雖然有錢,我不信她能把手伸的到處都是。”

  “謝謝了。”我先對梅雪說一聲謝謝,然后道:“放心吧,陸安學習好,應該不會有這樣的事發生。”

  “那就好。”魯婭她們放心了。

  梅雪道:“雪姐,我跟你說一件事,蔡家東轉學了。”

  “轉學了?”聽到梅雪說東哥轉學,我第一反應是我還沒揍他,他就轉學了,太便宜他了。

  雖然后來知道找人綁架我的是李思涵,不是東哥,但是我和東哥還有其他恩怨,還是可以揍他。

  不行,我要去找陸安。

  我找陸安,跟陸安說了這件事,抱怨道:“我還沒揍他,他怎么就轉學了呢?他不會是知道我們要揍他吧?但這怎么可能。”

  我胡亂猜測,卻不知道我猜對了,東哥轉學和陸安有關。

  前天晚上,陸安趁我睡著了,跑到東哥家,告訴東哥他就是高三混混,然后把東哥狠狠揍了一頓,并威脅一番,東哥就嚇的轉學了。

  陸安還開導我:“他轉走了也好,省得你天天想著怎么找他算賬,耽誤學習。”

  “陸安,我找你,是想讓你幫忙找到蔡家東轉到哪里去了。我們去他學校找他,揍他一頓。”我看著陸安說道。

  陸安笑著問我:“是他重要,還是我重要?”

  “當然是你重要了,這還用問嗎?”我毫不猶豫道,心里很奇怪陸安為什么會問這么白癡的問題。

  陸安低頭湊近我,溫柔兮兮的說道:“既然如此,那就別花心思在他身上了,好嗎?”

  第一次聽陸安用這么溫柔的聲音,我的心都酥了,立刻點頭:“好,不花心思了,不揍他了。”

  我就看在陸安的面子上放過他。

  陸安高興的笑了,拉著我的手,深情款款的說道:“以后,我們就好好學習,好好談戀愛。”

  “好。”我甩著和陸安牽在一起的手,心情飛揚,想著東哥這個麻煩沒有了,李思涵那個情敵也沒有了,我和陸安以后可以幸福美美的了。

  我和陸安的確過了一段幸福美美的時光,但好景不長。

  暑假補課結束,會在開學前放幾天假。

  放假那天下午只上兩節課,方便住的遠的學生回家。

  那天放學,我和陸安在外面玩了一圈,在外面吃的飯。

  吃完飯,陸安送我回家,走到小區門口時,忽然一輛車停在我們面前,一個女孩從里面走了下來。

  那女孩二十左右的樣子,披肩長發,長得很水靈,眼睛清澈透亮,有點像陸安的眼睛,皮膚白皙很有光澤。

  我的皮膚也白,但是和她一比,立刻顯出差距。

  看她第一眼,我就感覺這人一定出生極好,所以才會如此水靈。

  她雙手抓著耳邊的一綹頭發,一雙清澈的大眼撲閃撲閃的看著陸安:“陸安,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聽到她這話,我莫名的心一緊,有種不好的預感,連忙轉頭看陸安。

  陸安神色平靜,清澈的眼眸沒有一絲波瀾,口氣也是平平:“還是被你找到了。”

  但是,我卻感受到了陸安的緊張。

  感受到陸安的緊張,我心中不好的預感更甚,想要去抓陸安的手,卻被陸安給躲開了。

  我這個小動作,被那女孩看到了,那女孩勾唇一笑,笑的很嘲諷,頭往我這邊偏了一下,問:“陸安,你喜歡她?”

  “不喜歡,只是利用她。”陸安回答的很自然,好像真的不喜歡我一樣。

  我震驚的看著陸安,心里很生氣,但更多的還是疑惑不解。

  因為陸安之前對我做的那些,不是假的,我能真實的感受到他喜歡我。

  “我也覺得你不會喜歡她,畢竟我們才是同類人。陸安,你別再抗拒了,你們家已經敗了,現在只剩下你一個人。我喜歡你,你跟我成婚,是最好的選擇。”

  什么他們才是同類人,什么已經敗了,什么只剩下陸安一個人,我聽的一愣一愣的,想要問陸安。

  但還不等我開口,就聽陸安對那女孩道:“我可以與你成婚,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陸安竟然答應和她結婚。

  還有他們說話為什么這么怪,為什么把結婚說成成婚,感覺跟古人一樣。

  我又震驚又疑惑,皺眉看著陸安:“陸安?”

  陸安抬手,示意我別說話。

  那女孩先非常蔑視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對陸安巧笑倩兮:“什么條件,你說。”

  “我要帶她一起走。”陸安指著我說道。

  我和那女孩同時愣住了,都看著陸安。

  不知道那女孩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這樣想的,覺得此刻的陸安腦子不對,都要和別的女孩結婚了,還要帶著我,把我當成什么了?

  那女孩看了看我,笑了一聲,問:“為什么?”

  “因為她曾救過我,是我的救命恩人。我還沒報答她的救命之情,帶著她就當是報答她的救命之情了。她能不能學到點什么,就看她的造化了。”

  聽到陸安這話,我很納悶,在心里想我什么時候救過他,難道是那次他被兩個混混堵在巷子里?

  如果不是知道陸安很厲害,我會把那次當做是救了他。

  但是我知道他很厲害,知道即使那天沒有我,他也能應付那兩個混混。

  所以,陸安這是在做什么?為什么非要報答我?

  那女孩直接不信陸安的話,指著我道:“她救你?怎么可能?”

  “人都有難的時候,你愛信不信,反正我就只有這一個條件。”陸安的口氣不容商量。

  那女孩立刻妥協道:“行行行,不就是多一張嘴的事嗎?正好山上缺丫鬟,就讓她當丫鬟好了。這個,你沒意見吧?”

  什么?讓我當丫鬟!

  前面說成婚,現在又說丫鬟,他們是怎么回事,是在給我演戲嗎?

  “可以。”

  可以?

  陸安竟然說可以,竟然讓我去當丫鬟?

  我極度震驚的看著陸安,胸口憋著好大一團火,“陸安,你什么意思?你說報答我,就是讓我去當丫鬟?”

  雖然我不懂陸安他們為什么要像古人一樣講話,但是我知道讓人當丫鬟,算什么報答啊。

  “我和她說幾句話。”陸安說完,直接拉著我走到一邊。

  來到墻邊,陸安松開了我,和我保持距離。

  我注意到陸安這個動作,心涼了涼,問他:“陸安,你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誰啊?為什么你……”

  不等我問完,陸安打斷我道:“對不起,我說喜歡你,其實只是利用你。和李思涵一樣,我和她坐同桌,也是在利用她。”

  聽到陸安這話,我的心瞬間涼透了,腦海里想起陸安說和李思涵坐同桌,是利用李思涵一事來。

  記得當時,我問陸安這話是什么意思,陸安沒告訴我。

  我還想著以后有機會再問,沒想到我沒問,陸安主動告訴我了,還告訴我他喜歡我,也是在利用我。

  原來我和李思涵都是他利用的對象,我和李思涵還為了他,爭來爭去的。

  現在想想真傻啊。

  不過,我又想到陸安之前對我的種種,以及剛剛吃飯時,陸安還對我各種照顧,我不相信他說的。

  我沒那么好騙,仰頭看著他道:“陸安,你騙我的,對吧?你之前對我那么好,怎么可能是利用我的?你說利用我們,那你利用我們什么呢?我沒有損失什么啊?”

  “我是修仙界的人,和你們不一樣。修仙界發生一點意外,我才到這個世界。我不想讓別人找到我,所以我得找一個異性,掩蓋我身上的氣息。你和李思涵長得漂亮,所以我才選你們。如果你們長得丑,我就選別人了。”

  陸安這話真叫人生氣,但是也漏洞百出。

  “陸安,你別騙我了!”我昂頭看著陸安,“你說你遇到了困難,我還相信,你說你是修仙界的人,我……”

  我話還沒說完,陸安忽然抬手,朝前一揮,一道白光從他指尖飛出。

  白光碰到的樹枝樹葉,全都像被拿刀砍了一樣,齊刷刷的掉了,掉了一地。

  我呆住了,后面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陸安神色冷淡的看著我問:“相信了嗎?”

  “你……”我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感覺是自己眼花了,使勁揉了揉眼睛。

  地上殘落的枝葉沒有消失。

  可我還是不信,我搖頭,盯著陸安的手道:“你的手里肯定有什么東西。”

  我要去抓陸安的手,看看他手里有沒有東西。

  但我動手才剛碰到陸安的手,陸安一個冰冷的眼神掃下來,嚇的我立刻不敢動了,慢慢放下手,卻又有些不甘的弱弱道:“你不敢讓我看,你手里肯定有東西。”

9920 3552021 MjAxOS8wMS8xMS8jIyM5OTIw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1/9920_3552021.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网上真钱有哪些棋牌 甘肃快3预测号码推荐 宁夏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 广州福彩36选7中奖查询 蚂蚁彩票首页 河北11选5软件 足球指数捷报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百度彩票 刷金币赚钱的游戏吗 足球竞彩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