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32章 洞虛后期

書名:終是被他迷了眼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藏密阿彌陀 更新時間:2019-04-25 23:15:20

  秦書蕊在做思想掙扎,還沒有說話。

  小藍就接受不了這個建議,擺手道:“不用,我睡在旁邊的榻子上就好。”

  “來吧。”秦書蕊咬著牙說道。

  小藍一下停住腳步,像沒聽清楚一樣,問:“小姐,你說什么?”

  “你家小姐讓你過來陪她一起睡,你家小姐的命令,你還敢違抗不成?快過來。”我替秦書蕊說道。

  小藍不敢過來,擺手道:“小姐,我還是睡榻子吧。”說著,還要往木榻旁走。

  秦書蕊道:“過來。”

  “小姐?”

  “過來!”

  “是……”小藍低頭過來,站在床邊,卻不敢上來。

  我起身一把將她拉坐在床上,對她道:“你睡外面,你家小姐睡中間,我睡里面。”

  “這、這不合適吧?”小藍還扭扭捏捏的。

  “聽莫雪小姐的。”秦書蕊吸著氣。

  小藍這才慢吞吞的脫衣服鞋子,磨磨蹭蹭的上來了。

  她們主仆倆,一個比一個僵硬,我暗自好笑。

  昨晚我沒睡好,我就不管她們主仆是什么心理,自己先睡了。

  第二天早上醒來,我發現秦書蕊抱著我,小藍抱著秦書蕊,她們兩個把我擠到床最里邊去了。

  我被擠的身上有點痛,出聲叫道:“天亮了,該起床了。”

  “天亮了!”小藍一下驚醒,醒來看到自己抱著秦書蕊,嚇的不得了,連忙往外退,一邊退,一邊道歉:“小姐,對不起,我……”

  小藍把秦書蕊吵醒了,秦書蕊睜開朦朧的眼睛,看到自己抱著我,很震驚,隨即又恢復平靜。

  “怎么樣?現在還排斥嗎?”我故意扭了扭身體。

  秦書蕊面色一紅,又傲嬌道:“其實也沒什么難的。”

  “本來就不難,都是你自己的心理作用。”

  “謝謝你,莫雪小姐。”秦書蕊坐起來,對我伸出手。

  我也起來,握住她的手,“不用客氣,以后叫我莫雪就行了。”

  “嗯,你叫書蕊。”秦書蕊溫婉一笑,“沒想到我還沒進修仙學院,你就幫我改掉了潔癖的毛病,感覺我不用參加修仙學院的考試就可以回去了。”

  “小姐不行啊。”秦書蕊剛說完,小藍就著急的說道,怕她家小姐真的不參加考試了。

  秦書蕊一下笑出聲來,扭頭對小藍笑道:“瞧把你嚇的,我會好好考試的。你快去打水來,我和莫雪要洗臉。”

  “是。”小藍放心的下去了。

  秦書蕊問我:“莫雪,你沒帶丫鬟嗎?”

  “我不喜歡丫鬟服侍。”我說道,沒告訴秦書蕊我不是修仙界的人。

  秦書蕊道:“以后有什么事,你就直接吩咐小藍。”

  “會的。”我笑著說道,下床去穿衣服了。

  小藍打來洗臉水,我和秦書蕊各自洗漱。

  洗漱的時候,聽到陸安在外面叫我:“莫雪,你醒了嗎?”

  “醒了。”我胡亂擦了兩下臉,對秦書蕊道:“書蕊,我男朋友在外面叫我,我先走一步。”

  說罷,丟下毛巾,就跑出去了。

  出去,看到陸安手里拿著吃的,跑過去問:“你去膳廳了?怎么沒叫我?”

  “想讓你多睡一會兒。”陸安拉著我來到院子里的桌子旁坐下,打開飯盒,給我拿吃的。

  一邊拿,一邊問我:“昨晚睡的好嗎?”

  “好。”我邊吃邊回答道,“昨晚,我把一個有潔癖的人給治好了。”

  “怎么治的?”陸安笑問。

  我就把昨晚怎么治好秦書蕊的潔癖說了一遍。

  陸安伸手在我臉上點了一下:“真皮!”

  “其實一開始我是故意的,我不想和有潔癖的人住在一起,想惹她發怒,自己搬出去。誰知道她教養太好了,從始至終都沒有對我發怒。”

  “然后我就變本加厲,再然后她跟我說她來修仙學院,就是為了治好她的潔癖。那像我這么善良的人,肯定樂于助人啊,于是就把她的潔癖給治好了。”我拍著胸脯自夸,把陸安給逗笑了。

  我喝了兩口粥,道:“我估計啊,她以前應該嘗試過改變自己,只是沒有成功而已。所以,我改變她才會這么輕而易舉。不管怎么說,她現在不潔癖了,修養又好,我蠻喜歡和她一起住的。”

  “嗯。你能在修仙學院交到朋友,我很高興。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秦書蕊,年齡和我們差不多,你聽過嗎?”我問道。

  陸安搖頭:“沒聽過,十大家族里也沒有秦家。”

  “哦,估計是個小家族吧。”

  我正和陸安說著話,秦書蕊和小藍出來了。

  看到我和陸安在一起,秦書蕊遠遠的對我微微一笑,就走了。

  我也對她們笑了笑,問陸安:“入學考試什么時候開始?”

  “九點開始。你吃完飯,過去就差不多了。”

  “那我吃快點。”我加快速度。

  吃完飯,我和陸安去了考試地點,也就是修仙學院的演練場。

  演練場,翁清雅他們已經到了,好像在等我們。

  他們幾個交流一下眼神,由甕清揚過來和我們說話:“陸安公子,莫雪小姐,考試的內容已經出來了,就在前邊。”

  “謝謝。”陸安對甕清揚道了謝,拉著我往前走。

  前面有一個牌子,牌子上寫著考試的內容。

  考試分為兩步,第一步測試修為,然后修仙學院會根據測試出來的修為,挑出一位比參加考試者修為高一階段的學生。

  第二步挑戰,只要能在比自己修為高一階段的學生手下堅持三十回合,就算考試通過。

  “這很簡單啊。”我對修仙界的修為還不大了解,覺得不是打敗比自己修為高一階段的學生,只是堅持三十回合,就認為很簡單。

  陸安搖頭道:“不簡單。修為高一階段,能壓死人。想要在修為高一階段的人手下堅持三十回合,不容易。”

  聽到陸安這樣說,我很為他擔憂:“陸安,那你有沒有問題?”

  我有師父,我不怕,就擔心陸安。

  陸安笑道:“放心,我沒問題。”

  “陸安,你別騙我啊。要是撐不住就算了,千萬別勉強。”反正我現在也不太想進這修仙學院學習了。

  因為進這修仙學院學習,我就得和陸安分開住,不爽。

  “不勉強,我有把握。”陸安在我手上拍了拍。

  我和陸安看完考試內容就走開了,讓給別人看。

  陸安拉著我來到人少到地方,將師父喊出來道:“師父,我現在的修為是洞虛中期,你打算讓莫雪以多少修為參試?”

  “也洞虛中期吧,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師父說道。

  我插話道:“陸安,你跟我說說修仙界修為,總共分多少階段?”

  陸安道:“修仙界的修為總共分為十個階段,每個階段有三層,分別是前、中、后三期。這十個階段分別是練氣、超凡、洞天、洞虛、融合、辟谷、結丹、出竅、入仙、定仙。”

  “哇,這么多!那師父現在是什么修為?”我問道。

  師父沒回答我,而是問陸安:“陸安小子,你看我像什么修為?”

  陸安想了想,道:“我感覺師父的修為已經超過定仙。”

  “沒錯。定仙其實不是成仙,定仙之上還有三大階段,分別是出仙、入圣和化圣。為師生前已經到了化圣的階段,不過被封印了三千多年,修為減了許多,現在應該是入圣中期。”

  “我聽人說過定仙之上還有階段,但是修仙界已經許多年沒有人達到定仙,更沒有人超過定仙。最高的只到入仙,就是我們家那位稱霸世界的先人。”陸安說道。

  師父大笑道:“哈哈,那是因為修仙界的靈氣越來越稀薄,所以人們才熱衷找寶藏。寶藏里有東西可以提升修為,說不定還能找到古人留下的功法。”

  “其實我創造的陸家功法,就是根據在一個寶藏里找到的古人功法創造的。可惜我找到的那份古人功法是個殘卷,只有一小部分。被我改造一下,就這么厲害,想想如果是整份古人功法得有多厲害。”

  “那師父也很厲害,能夠自己改造功法。”我說道。

  師父得意道:“當然了。為師喜歡鉆研,認為功法都是人創造的,沒有一定,所以就自己創造。你們也可以自己創造功法。”

  “嗯。”陸安點頭。

  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問師父道:“師父,秦書蕊的修為是多少?你知道嗎?”

  “她的修為比陸安小子還高一些,已達到融合后期了。”

  “當!”師父剛說完,演練場上忽然傳來當的一聲,把我們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了。

  我轉頭去看,看到一個穿著紅色古裝的男子拿著一個銅鑼在敲。

  他見眾人都朝他看去,又敲了一下,才朗聲道:“諸位,考試馬上開始,請參試著到在每個指示牌前排好隊。”

  聽到他的話,我轉頭看,才看到演練場邊上放的不止一個牌子,總共有三個。

  人們聽到敲鑼男子的話,都自動去排隊,我和陸安也去排隊。

  翁清雅他們主動來找我們,跟在我們后面排隊。

  我站在陸安前面,甕清揚站在陸安后面,再后面依次是翁清雅、翁清霜、翁清風和翁清俊。

  “沒想到秦書蕊的修為那么高。”我扭頭和陸安小聲交談,以為秦家是個小家族,修為不怎么高呢。

  陸安像是看到我內心所想,低頭道:“有些小家族潛心修煉,也有修為高深的人。”

  “哦。”我和陸安說著話,看到場上來了三個紅色古裝男子,他們手里都捧著一個黑色石頭。

  “那是什么?”我好奇的問道。

  陸安解釋道:“那叫檢測石,是檢測修為的。入仙以下,都能檢測出來。只有達到入仙之后,才能隱藏修為,躲避檢測石的檢測。”

  “哦哦。”

  那三個紅色古裝男子將檢測石虛空放到牌子前,讓人們上去將手放到檢測石上。

  “洞天后期。”第一個人走上前,將手放在檢測石上,檢測石發出一道奪目的紅光。

  站在檢測石前的紅衣人就報出了那個人的修為,然后遞上一個竹筒,里面有幾個竹簽,竹簽上寫著修仙學院學生的名字,讓那人在里面抽一個對手。

  那人就抽了一個。

  排隊的人聽到那人的修為是洞天后期,都發出一道驚呼聲,好像洞天后期很厲害似的。

  “很厲害嗎?他們都驚呼。”我扭頭和陸安小聲嘀咕。

  陸安笑了笑,道:“如果在修仙界,洞天后期不算厲害,但是在這個世界,洞天后期已經很厲害了。”

  “好吧,但還是沒你厲害,你都洞虛中期了。”我笑著說道。

  陸安點點頭,沒說話。

  我前后左右看了看,看了一會兒,才在右邊的隊伍里找到秦書蕊的身影,她靜靜的站著,沒有和前后的人交談,也沒有人左右亂看。

  我本想喊她的,但想想算了,等我們都測試完之后再去找她。

  很快,我們這個隊伍輪到我了,我將手放上去,檢測石發出了藍色光芒。

  旁邊的人又發出驚呼聲,連那紅衣男子都多看我一眼,然后才報我的修為:“洞虛中期。”

  “洞虛中期?這女子年紀輕輕,竟已到達洞虛中期?”

  “是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旁邊的人議論紛紛,目光都投在我身上。

  我面上波瀾不驚,心里想這還是我隱藏的修為,要是我展示真實的修為,能嚇死你們。

  不過,我也是狐假虎威,我真實的修為是沒有。

  檢測過后,我也在紅衣人遞上來的竹筒里抽了一個對手,然后走在一旁等陸安。

  陸安將手放上去,也是藍色光芒。

  那紅衣男子也多看了陸安一眼,“洞虛中期。”

  “他也是洞虛中期,看來來這里的人不容小覷啊。”有人說道。

  我和陸安沒有聽他們議論,也沒有等翁清雅他們檢測完就走了。

  “洞天前期。”后面傳來紅衣人的聲音。

  雖然我們沒有留在原地等翁清雅他們,但是他們修為檢測的結果還是傳入了我的耳朵里。

  翁清雅他們幾個的修為不相上下,都是洞天階段,最高的是翁清俊,洞天后期。

9920 3557514 MjAxOS8wMS8xMS8jIyM5OTIw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1/9920_355751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上传赚钱 河南十一选五 九乐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牌九 6加1开奖号码是多少 足球彩票4场进球彩 送外卖赚钱还是跑滴滴 网上最正规的棋牌游戏 安徽时时彩预测 球探比分app苹果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