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35章 算是報了仇

書名:終是被他迷了眼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藏密阿彌陀 更新時間:2019-04-28 20:55:22

  如果換做是我,我也不會相信的。

  秦書蕊禮貌微笑,沒說話。

  “你不相信啊?”我問道。

  秦書蕊搖頭:“沒關系,你不想說也沒關系,不影響我們之間的友誼。”

  “嗯。”我嗯了一聲,“估計陸安該來找我了,我出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出去,正好我也要回去。”秦書蕊和我一起起身出去,并鎖了門。

  走到院子中間時,翁清雅和翁清霜也出來了。

  她們姐妹看到我,喊了我一聲:“莫雪小姐,你們是今天回去,還是明天再回去?”

  “你們不用管我們,我們自有安排。”我回道。

  翁清霜哦了一聲,翁清雅沒說話,臉色不怎么好。

  我沒管她們,拉著秦書蕊出去了。

  女生宿舍門口,陸安果然已經在等我了。

  秦書蕊看到陸安在,就和我分開了。

  我朝陸安跑去,“陸安,我們今天回去,還是明天回去?”

  “今天吧,帶你去吃好吃的。”

  “好。”

  我和陸安沒有東西放在外院的宿舍,出了內院,就直接離開了。

  離開學院后,陸安問我院長和我說了什么。

  “等一下,我先把師父放出來。”聽到陸安這個問題,我才想起師父來,連忙將手鏈解下來,讓陸安拿著,把師父叫出來,“師父,你被封印了還好吧?”

  “這個不算封印,只是壓制我,不能使用法力,也不能出木簪而已。”師父從木簪里飄出來。

  聽我和師父說話,陸安猜到了什么,“這是院長要求的?”

  “嗯,可能院長怕我對學院有威脅吧。”師父笑道,“這樣也好,雪丫頭可以一心學習了。”

  我們邊聊邊飛,飛了一會兒就看到屬于我們這個世界的特色了——高樓大廈,燈紅酒綠。

  回到雙樓市,是晚上八點多。

  四年不見,雙樓市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更漂亮、更大氣了。

  “先去吃飯,明天再去看你大姨。”陸安拉著我上了一輛出租車,跟司機道:“師傅,去樓上飯店。”

  樓上飯店是雙樓市最大的飯店,口碑也很好,聽說飯菜很好吃,就是貴。

  到了樓上飯店,我只是看著樓上飯店的外觀裝飾,就有點不敢進去,拉著陸安道:“陸安,你有錢嗎?”

  我當然知道陸安有錢,但我還是想問一問。

  陸安笑著拍了拍腰:“放心,有錢,錢多的很。想吃什么就點什么,不用考慮錢。”

  “好!哈哈……”我也笑了,和陸安一起走進了樓上飯店。

  進入樓上飯店,就有服務員過來招待我們,問我們幾個人,是到大廳還是包間。

  我很久沒回來了,沒接觸我們這個世界的人了,我想坐大廳,就跟陸安說了。

  陸安對服務員道:“大廳,給我們找一個視野開闊的位置。”

  “好。”服務員帶著我們去了大廳。

  坐下后,服務員遞上菜單,我和陸安一起看。

  看菜單時,我想起第一次和陸安吃飯,我看到那上面的價格,心都是抖的,“陸安,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吃飯嗎?那是我第一次去那么好的飯店,第一次看到那么貴的菜,我都嚇到了。”

  “我應該早點告訴你我的身份,這樣你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吃了。”陸安抓了抓我的手,“以后不必再為吃飯、錢這些擔心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買什么就買什么。”

  “嗯嗯。”我點了點頭,將菜單推到陸安面前:“現在是不擔心錢了,但是我還是不太會點菜,你來點吧。”

  “好。”陸安將菜單接過去,快速掃了一遍,就嘩啦啦點了十個菜,把旁邊的服務員都驚到了。

  服務員道:“先生,你是我見過點菜最快、最好的,這些菜都是我們飯店的招牌菜。兩位請稍等,菜馬上就上來。”

  服務員拿著菜單走了。

  等菜期間,我扭頭四看,感覺很親切:“陸安,你說奇怪不?我們這個世界的人和你們那個世界的人,長得一樣,都是一個鼻子,兩個眼睛,但是我看我們這個世界的人就是親切。”

  “人雖然長得都差不多,但是穿著打扮,說話習慣還是有很大的差別,所以你覺得這里的人會更親切一些。”陸安說道。

  不一會兒,飯菜上來了,我和陸安就開始吃了。

  吃完飯,我和陸安小坐一會兒,起身正準備走時,看到了李思涵,她和人一塊來吃飯。

  四年了,李思涵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燙著大波浪,穿著黑色露肩禮服,腳踩十公分的高跟鞋,很是成熟性感。

  沒想到,我回雙樓市,第一個見到的人竟然是昔日的情敵——李思涵。

  看到李思涵,許多回憶上心頭,我有些愣了。

  李思涵看到我和陸安,也愣了,愣愣的在我和陸安之間來回看了兩遍,最后目光定在陸安身上。

  憑借女人的直覺,我能看出李思涵現在還喜歡陸安,更何況現在的陸安比四年前更帥,更高,更有魅力。

  看李思涵不走了,她身邊的人問:“思涵,你們認識啊?”

  “嗯,你們先過去,我和他們說幾句話。”李思涵扭頭對她身邊的人說道。

  她身邊的人先走了。

  李思涵的目光再次回到陸安身上,“陸安、莫雪,你們、你們兩個還在一起?”

  我去,李思涵這說的是什么話啊。

  “呵!”我呵了一聲,抱著胳膊看著李思涵道:“怎么?李大小姐,還想讓我離開陸安嗎?”

  李思涵臉色變了變,隨即撩了一下耳邊的頭發,對我挑釁道:“那我讓你離開,你會離開嗎?”

  “當然不會。”我朝李思涵走近一步。

  李思涵穿著十公分的高跟鞋,有一米七多,我沒有她高,微微仰頭看著她,“李思涵,是你找人到處散播盧月是我推下樓的吧?”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李思涵朝后退了一步。

  “呵呵,聽不懂沒關系。”我拿起旁邊的杯子,舉在李思涵面前,看著她笑:“你看好了,我能把這杯子捏成碎末。”

  最后一句話,是提醒師父幫我。

  李思涵看了一眼那杯子。

  我在她看那杯子的瞬間,輕輕一捏,那杯子在我手里化成了碎末,掉在了地上。

  李思涵本想只看一眼就移開視線的,可她看到我竟然將一個好好的玻璃杯捏成了碎末,瞬間瞪大了眼睛,也移不開視線了。

  她看了好一會兒,才眨了下眼睛,看著我:“你、你……”

  我沒說話,再伸手一招,地上的碎末重新聚在一起,變成了一個新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李思涵看到這一幕,跟我當初看到陸安揮手斬斷樹木枝葉一樣的反應,眨了眨眼睛道:“你在變什么戲法?”

  我抬手對著李思涵的手臂一劃,李思涵的手臂上就出現了一個傷口,流出血來。

  “你對我做了什么?”李思涵大驚大叫,手捂著傷口。

  我將她失態的樣子看在眼里,淡淡笑道:“你現在還覺得我是在變戲法嗎?”

  “你、你對我做了什么?我告訴你……”李思涵轉頭,想要找人,但她卻什么人都沒看到,這下真的慌了,“他們呢?人呢?服務員呢?”

  “哈哈……”看到李思涵這樣,我感到很爽,“就算我是在變戲法,你也逃不掉我的戲法。李思涵,我告訴你,我現在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輕松,你……”

  “陸安!”李思涵竟然還敢求救陸安。

  她伸著手,朝陸安抓去,想要尋求陸安的幫助。

  但還不等她靠近陸安,陸安抬手一揮,把她揮的倒退幾步,差點摔倒。

  “你、你們……”李思涵緊緊抓著旁邊的桌子,震驚的看著我和陸安。

  陸安攬著我的肩膀,低頭在我耳邊輕聲道:“嚇嚇她就行了,別把她嚇壞了。”

  看到李思涵嚇的不成樣子,我那種爽快的感覺沒有了,感覺她很可憐,就沒再嚇她了,拍拍手道:“李思涵,今天你看到的,你最好都忘了。也不要跟人說你看過我們,否則你就跟這個杯子一樣。”

  我再次拿起桌子上的杯子,狠狠一捏,杯子變成了碎末。

  “啊,啊……”李思涵害怕的輕叫兩聲,扶著桌子跌倒在了地上。

  我沒有看她,和陸安走了。

  “思涵,你怎么了?”我們一走,師父就把禁制撤了,李思涵能看到外面,外面的人也能看到李思涵的情況了。

  李思涵的朋友看到她摔倒在地上,胳膊上還有血,全都過來問她怎么了。

  李思涵害怕的說不出話來。

  “思涵,先起來。”李思涵的朋友扶她起來,她卻不起來。

  她朋友問她:“思涵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起來?”

  “嗚嗚嗚……”李思涵嗚嗚哭了。

  我回頭看,看到李思涵癱坐在地上,臉色慘白,滿臉是淚,看著十分可憐,感覺自己挺殘忍的,心里有些內疚。

  “是不是你朋友做的?我去找他。”有一個人氣憤的說道。

  李思涵一把抓住了那個人,搖頭道:“不要,和他們沒關系。”

  和陸安走出樓上飯店,想到李思涵被嚇慘的樣子,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問陸安:“陸安,我這樣做,是不是太殘忍了?”

  “你想想她找人綁架你。”陸安慢悠悠的說道。

  聽到陸安這話,我想起被綁架的經歷,心頭頓時升起一股怒火,感覺自己剛才只是嚇唬李思涵,太便宜她了,當即轉身要再去教訓她。

  陸安連忙抱住我:“算了,算了,適可而止,適可而止!她都嚇尿了,別再嚇了。”

  “嚇尿了?你怎么知道?”我問道。

  陸安道:“她朋友扶她起來,她不肯起來,我看到她旁邊有水,應該是嚇尿了。”

  “哼,那就看在她嚇尿的份兒上放過她。要是她敢將今天的事說出去,我定叫她好看。”我扭頭對著樓上飯店說道。

  “她要是說出去,我也不放過她。”陸安摟著我走。

  師父在旁邊打趣我:“雪丫頭,你這醋壇子挺多啊。”

  “那說明我眼光好。陸安優秀,才有這么多人喜歡他。”我回道。

  師父又道:“行,你們年輕人的事,我不管,我只想你們快點開枝散葉。”

  師父又提開枝散葉,我臉又紅了,不好意思接話。

  陸安問我:“今晚,我們是回家,還是住酒店?”

  “回家看看,住的話,還是住酒店。”我回來是看大姨,不想她知道我回來過,怕住家里,她會發現我回來過。

  我和陸安打車回了姥姥給我買的房子。

  當時離開的時候,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還回來,沒有帶鑰匙。

  不過陸安有辦法,他用個手段,就把門打開了。

  房子許久沒有住人,里面有一股味道,但是里面很干凈,像是住過人一樣。

  我知道肯定是大姨過來打掃的,是想著有一天我回來,好方便住。

  沙發、電視等家具、家電上還蓋著防塵套,房子里的擺設沒有什么變化,只除了姥姥的遺照。

  離開的時候,我怕姥姥的遺照會落灰,用魚缸將姥姥的遺照照著。

  現在姥姥的遺照從魚缸里拿出來了,但上面一點灰塵都沒有。

  我走過去,拿起姥姥的遺照,用手撫摸姥姥慈祥的面容,對她道:“姥姥,我回來了,和陸安一起回來的。”

  “姥姥,對不起,我跟你說過不讓莫雪受委屈,但還是讓她受了委屈。不過你放心,今后我絕對不會再她受到一點委屈。”陸安跟姥姥保證道。

  我和陸安在房子里待了一會兒就出來了。

  出來,我問陸安:“陸安,你怎么跟姥姥說那些話啊?你不說,姥姥也不會知道。”

  “不說我心里難安。”陸安握著我的手,“莫雪,以后我不會再讓你受委屈了。”

  陸安這么煽情,我有些難以招架,揚著拳頭道:“你要是敢讓我受委屈,我就揍你。現在,我可是比你厲害。”

  “是是是,我還要抱你大腿呢。”陸安抱著我下樓了。

  下樓后,陸安忽然低頭在我耳邊道:“開枝散葉。”

  “啊,你……”我臉紅的把陸安推開,陸安又抱著我,直接御劍飛走了。

9920 3558911 MjAxOS8wMS8xMS8jIyM5OTIw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1/9920_3558911.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股牛网 微信网配资 鼎顺配资 维海配资 娃哈哈股票在哪里可交易 潍柴重机研发出氢能源整机 多赢策略 股票期权 股票涨跌直接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