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491章 受傷的總是認真的

書名:佔有姜西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魚不語 更新時間:2019-08-21 18:06:53

  閔姜西每次跟秦佔通電話,都會問他那邊進展的順不順利,秦佔無一例外的叫她少操心,說馬上就回去。

  秦佔越急著回深城,張威越是拖大,跟中間人說最近沒時間,要等一個禮拜之后,這話中間人壓根兒不敢傳,在他這兒就攔下了,好說歹說,張威答應隔天見秦佔。

  話傳到秦佔這里,秦佔不高興,中間人又充當和事老,替張威說了好些話,明眼人都知道是幌子,但好歹要讓秦佔面子過得去。

  秦佔近來心情好,忍了,就再多等一天。

  周日晚上,榮一京跟倪歡坐在半島酒店的露天餐廳,整個餐廳只有他們兩個人,倪歡明知故問:“這里怎么沒人?”

  榮一京低頭切牛排,“我包了。”

  倪歡眼底閃過喜色,小聲道:“干嘛亂花錢?”

  榮一京說:“怕打擾。”

  倪歡道:“我們又不做什么……”

  榮一京抬起頭,“你想做什么?”

  倪歡嗔怒,“你真討厭。”

  榮一京沒說話,要笑不笑。

  倪歡手機響,丁恪的電話,她面不改色的掛斷。

  榮一京起身,“我去下洗手間。”

  倪歡馬上應聲:“好。”

  榮一京前腳剛走,丁恪的電話再次打來,她眼帶不耐,慢半拍接通,壓低聲音說:“喂?”

  丁恪問:“你在哪兒?”

  倪歡說:“我在看電影,剛要微信回你。”

  丁恪問:“哪家電影院,我去找你。”

  倪歡說:“你不在岄州嗎?”

  “回來了。”

  倪歡道:“電影馬上演完,等我散場給你打電話,嘛,愛你。”

  丁恪沒有出聲,倪歡巴不得他少啰嗦,兀自掛斷,手機塞進包里,順勢摸出化妝鏡,她對著鏡子補口紅,無意間瞥見身后走來一抹身影,合上化妝鏡,她笑著轉頭,“你回來……”

  話說一半,倪歡臉上的笑容僵住,她在鏡子中沒有看見臉,想當然的以為是榮一京,結果,是丁恪。

  丁恪在榮一京的位置落座,跟面如紙色的倪歡面對面,四目相對,不知過了多久,面無表情的丁恪率先開口:“演完了嗎?”

  這話一語雙關,倪歡臉色瞬間又難看了幾分,丁恪一眨不眨,“這種表情是什么意思,因為看見我,還是因為沒看見榮一京?”

  倪歡是懵的,一時間不確定丁恪是誤打誤撞看見她在這里,還是……

  “無話可說?”丁恪看著倪歡那張化著精致妝容的臉,跟在他面前的清純可愛大相徑庭,他突然覺得陌生,這幅面孔才是真實的她?還是這只是她眾多面孔中的其中一張?

  倪歡呆呆的看著他,緩緩開口,“你現在是什么意思?”

  丁恪不可思議,“你問我?”

  倪歡道:“我說我跟榮一京之間什么事都沒有,你信嗎?”

  丁恪怒極反笑,竟有些不知從何說起。

  倪歡道:“我是瞞著你跟他在一起,但我只想讓他做我客戶,除了陪他來香港吃飯,我們什么都沒做過。”

  丁恪沉下臉,“你還拿我當傻子?”

  倪歡紅著眼睛說:“我沒有,我承認我是虛榮,我也想像閔姜西一樣手上有幾個大客戶,以后發展不用愁,但我從來沒想過背叛你……”

  丁恪滿眼厭惡,“你拿什么跟閔姜西比?她靠的是本事。”頓了兩秒,他嗤聲道:“對,你靠的也是本事。”

  倪歡眼淚說掉就掉,直勾勾的盯著丁恪問:“你喜歡閔姜西是嗎?”

  丁恪怒火中燒,他怎么就瞎了眼看上這樣的人?

  倪歡說:“她來深城投奔你,你什么都給她最好的,既然你喜歡她,為什么又來招惹我,我是幌子嗎?”

  丁恪定睛看了她五秒不止,而后一言不發的站起身,說走就走,倪歡騰一下子站起來,拽住他的胳膊,“丁恪,丁恪你別走,我做錯了……”

  丁恪氣急,一把揮開,她馬上又纏上來,哭喊著道:“丁恪,你聽我說,你打我罵我都行,別不要我。”

  她淚如雨下,丁恪冷眼瞪著她,“早干嘛去了?”

  倪歡雙手拽著他的手臂,邊哭邊說:“我真的沒做過一絲一毫對不起你的事,我發誓!”

  她舉起三根手指,信誓旦旦,再配上那張哭花妝的臉,當真會讓人心軟,丁恪一眨不眨的看著她,眼底是紅的,她吃定他會心軟,畢竟她跟榮一京還沒到上床的地步。

  她努力做出我見猶憐的樣子,丁恪看了一會兒,緩緩開口,“童曉磊是誰?”

  此話一出,倪歡瞳孔驟然縮小,沒出聲。

  丁恪又問:“張軍,羅文康,還有宋明,你跟他們是什么關系?”

  倪歡松開手,“你查我?”

  丁恪道:“不查我還真難想象你的人生閱歷這么豐富,成天在我面前扮演天真可愛,你在他們面前演什么?演一個盡職盡責的小三兒還是被原配喊打像過街老鼠一樣的的情婦?”

  他咬牙切齒,本想揮手就走,終歸是被她逼到惡言相向。

  倪歡聞言,笑了,一邊笑眼淚一邊掉,別開視線,她伸手抹掉,哽咽道:“我以為逃到深城就能忘掉過去,我以為總會有個人不嫌棄我的過去,哈,哈哈……”

  丁恪皺眉,“你能別演了嗎?我看著惡心。”

  倪歡側頭看他,一字一句道:“是,我是小三兒,我是情婦,我人盡可夫,所以活該我認真的時候也被人指著頭罵惡心,這是我的報應!”

  丁恪心如刀絞,明知道她滿嘴謊言,可還是會心痛,痛自己瞎了眼,痛她為什么要這么作踐自己。

  眼底的憤怒和恨意被眼淚模糊,丁恪忽然不想再計較,還計較些什么,從謊言里挑真話,就跟雞蛋里挑骨頭一樣可笑。

  他轉身往外走,身后是倪歡突然崩潰的哭聲。

  餐廳外面,陸遇遲一直守著,他怕丁恪一時沖動把倪歡推下樓,透過玻璃看到兩人鬧掰的全經過,他完全沒有一點快感,只希望一切快點過去,丁恪垂著視線從他身旁疾步走過,陸遇遲緊緊跟著。

  沒有坐電梯,丁恪一把推開安全門,一口氣下了十幾層,聽到身后如影隨形的腳步聲,他突然轉身,失控大喊:“看夠了沒有,你能不能讓我一個人待會兒!”

  陸遇遲站在樓梯半截腰,上不去也下不來,尤其是望著丁恪那雙發紅又無助的雙眼,他眼底,滿是心疼。

9932 3598635 MjAxOS8wMS8xNC8jIyM5OTMy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4/9932_359863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上证指数(000001)新浪财经 百度理财平台入门 股票行情素材 23日上证指数 房地产股票指数 金元配资 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 云南股指期货配资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股票涨跌怎么看新手必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