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游神会

书名:请听游戏的话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19-08-15 12:19:43

  跟随在人群?#26032;?#24736;悠走路, 但黑猫落在高晏身后因此对于二?#25628;?#35848;一清二楚的菊里花铃闻言, 眼中微微露出诧异:因果怎么会错?

  “因果怎么会错?”俞小杰疑惑询问。

  高晏:“神明体系乱了,因果失去公正, 所以错了。”

  但是公正的规则依旧没有错, 错的是引发公正规则判决的因果。

  昨天中午, 高晏跟陈青山密谈了很长一段时间, 因为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了解的他,?#20174;?#19968;点?#24187;鱈D―青山镇的神明因何而悔?

  若无愧于心, 为什么要悔?

  高晏可以理解神明因公正而不插手青山镇和阴公庙的因果, 也能明白神明主动陨落就为了庇佑已没有因果纠缠的青山镇。

  但是,为什么心中有悔?

  不插手因果是神明应有的公正, 陈青山心中的悔不?#37259;?#20110;此。

  高晏问出自己的疑惑,陈青山告诉他, 因果错了, 而听从错误的因果而秉执公平不予以庇佑的他们其实也做错了。

  这才是神明心中真正的悔。

  青山镇全体三万多镇民,其中绝大多部分沾染到的因本不需要以惨烈的结果收尾。

  高晏双手插兜,双脚轻盈而稳定的走过墙头, 随着人流朝青山镇各个神庙走去。黑猫甩着尾巴跟在他身后, 不过半时又跳了下去,落在菊里花铃的肩膀上。

  菊里花铃追上去询问:“因果为什么会错?它应该公正严明,如同规则一样不可更改,不可逆转。”

  高晏:“那是以前的因果算法, 现在不是了。”

  点到即止就好,多余的话, 他就不说了。

  感觉透露太多,狗比神明会暗搓搓降个天?#30528;?#27515;他。

  俞小杰没入人流,追上了菊里花铃,说下一句:“末法时代,神明陨落,因果秩序自然也会随之颠倒混乱。”

  其他玩?#19968;?#32773;学着高晏那样在墙头上慢悠悠走着,或者融入人流中参与游神会,有的则?#32769;?#19968;?#33050;?#21040;?#28216;?#26368;前面,想看看事情的发展。

  但游神会用一种安静与热闹并存的方式,有秩序的走下去。这一场游神会,青山镇不知重复了多少次,可能过程已经不重要,所以每个人的脚程都很快。

  天光微亮的时候,他们来到女姑庙,将庙里的女姑神像抬了出来,走到门槛的时候绳索忽?#27426;?#35010;,但女姑塔骨走了出来,将神像背起?#37259;?#20986;庙门。

  女姑庙的道姑面无表情的?#37259;?#37027;具女姑塔骨背着神像,一步又一步,没有一丝颠簸的走出来,走到人群里。

  人们?#37259;?#20182;,直勾勾地盯着,同样面无表情。

  人群寂静无声,万千双眼睛盯?#25490;?#22993;塔骨,主动分开,让女姑塔骨回到队列里。

  玩家们见到这一幕,还远在另一条街的高晏?#28909;?#21548;到抱回来的消息,王行和赵回音唏嘘不已。

  赵回音:“这是第一个步骤,抬神像,过庙门。以前扮演女姑的塔骨被神像?#39029;?#32905;泥,神明在拒绝庇佑镇民。”

  那是重演镇民生前最后一次游神会的场景,而这次,由女姑背负起自己的神像,走入人群中,担起庇佑万民的责任。

  俞小杰动容:“以佑万民为责,不枉民众的信仰和供奉。”

  人群向下一个庙宇走去,每一只塔骨都背负着自己的神像沉默前行,那些曾经被神像砸死、摔断脖子而死亡的情况也都重演了一遍,但意外来临的一刻,却都巧合的化险为夷。

  ?#36335;?#20901;冥之中,神明在注视,神明在庇佑。

  当进行到第四只塔骨的时候,高晏停下追随的脚步,转而同其他人说他要去青山宫。

  青山宫是最终的目的地,他提前到那里?#21364;?#29616;在已经没有多大耐心继续这个游戏场,高晏想离开了。

  俞小杰和菊里花铃也都跟着高晏去青山宫,王行和赵回音继续跟随人群。

  高晏在青山宫大殿的蒲团上盘腿坐下,侧?#36153;?#26395;着青山王神像。俞小杰在庙门口眺望,菊里花铃则靠在绯红色的大?#25490;愿?#25720;着黑猫,而她眼里还能看到放出去的蝴蝶带来的信息。

  大概是过了两个小时左右,日?#29616;?#22825;,游神的?#28216;?#30001;?#37117;?#36817;,热?#20013;?#22179;。

  俞小杰跑回来大喊:“到?#35828;?#20102;!游神会的?#28216;?#21040;了,正在点火。”
高晏收回目光,转过头来,回应了声但没起身,单手撑着脸颊,继续盘腿坐在蒲团上。

  青山宫的广场很宽大,平时作为道场、祭天台,现在下面?#20223;?#20102;人,正同时点燃六盘炮仗,鞭炮齐鸣造成震耳欲聋的响动。

  但那声响经过人群,穿过广场和庙门,到了大殿内的时候已经被削弱成十分之一。

  菊里花铃:“他们开始点火堆了。”

  高晏?#27426;骸?#21734;。”

  随?#25490;?#20183;点燃,火堆也燃烧起来,众人在?#21364;?#31561;着火光冲天过后再熄灭,将一切易燃之物全都燃烧干净,代表着焚烧天地间所有的污秽。

  整整焚烧了两个小时,但没人感到不?#22836;常?#29609;家已经习惯了最后的步骤,他们紧张?#21046;?#24453;的盯着火堆,直到火?#20005;?#28781;。

  火?#20005;?#28781;了。

  靠得很近的玩家感到一股热浪铺面而来,透过熄灭的火堆看向大殿,发现空气竟是扭曲了。再定睛一看,原来不是空气扭曲,而是火堆的高温扭曲了空气。

  火堆里的高温,大概也会焚烧掉很多东西吧。

  更何况是由普通竹骨和?#36335;?#25152;制造的塔骨,在那样的高温之下,根本就过不去。

  高晏喃喃自语:“以前的火堆是做样子,火势不大,温度不高,普通的竹骨和?#36335;?#31359;过去也不会有事,而且有神明保佑,没出过意外。”

  后来火势冲天,温度高得连空气都扭曲,再能防火的塔骨走进去也会瞬间融化。

  女姑走在最前面,后面六只塔骨排在她身后,它们齐齐踏进火堆,高温触?#20843;?#39592;的衣角立刻便有火舌蹿上来,较为?#20197;?#30340;是火势还不大。
镇民和玩家都紧紧盯着眼前这一幕,镇民的心情如何,玩家不知道,但他们肯定是提吊到嗓?#21451;邸?/p>

  塔骨走到火堆中央,火势陡然增大,如泼了油猛地一下蹿到两层楼的高度。火势包围住塔骨,而他们走不出来,火堆太大了。

  七只塔骨也没有走出来,他们就站在火堆中央,任凭火势汹汹,他们只默默注视镇民。

  玩家们低咒几声,颇为失落。

  他们觉得又失败了。

  镇民们原本静伫原地,冷眼?#37259;?#22612;骨被火势包围,?#20174;?#31361;然间行动,他们向前走,每个人跨出的脚步大小不一,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坚定。

  心中执念,促使他们坚定前行,无所畏惧的跨入火堆中,火舌撕咬着他们,火势如恶龙变得更加凶?#23567;?#21487;是越来越多的镇民淌进火堆,而火势却越来越大,大得?#36335;?#25972;个青山宫、整个青山镇将要淹没在火海里。

  俞小杰愕然不已:“他们在干嘛?”

  菊里花铃走到他身后,眺望底下的火海:“庇佑彼此。神明庇佑民众,民众也奋不顾身救他们。”

  俞小杰:“不?#21069;傘?#19981;是说镇民信仰的是菩萨吗?原来还是青山镇的神明啊。”

  菊里花铃:“信仰菩萨也只是因为那个虚假的菩萨欺骗了他们,菩萨欺骗他们可以得到神明的原谅。所以,执念越深,信仰越多,但也越脆弱,一击?#27492;欏!?/p>

  俞小杰喃喃说道:“真奇怪啊……”

  为什么会那么相信神明呢?为什么彼此愿意相互庇佑?

  神明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几万年以前,被完全隔绝封闭的世界板块不约而同出现神明的足迹。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完善,神明的身影愈发完善、清晰,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神明曾发展到顶峰,甚至有过神权至上的时代。

  不约而同诞生的神明文化和相似的神明体系,同样在人类社会?#37034;?#28436;着庇佑者的身份。

  后来,在同一个时间段,神明面临着末日黄昏。

  神明存在的意义――高晏也在思?#36857;?#25110;者说?#36127;?#27599;个玩家都曾思考并试图挖掘出答案。

  但至少目前来说,它没有答案。

  除非到了新旧神明交替的时候,或许答案自己就会出来。

  俞小杰:“我们要去扑灭火堆吗?”

  菊里花铃回头高声?#39318;?#27583;内的高晏:“你要插手吗?”

  高晏扬声回答:“不!”

  那?#28108;?#31070;明和民众的火海是他们因执念而起的因果,解开因果需要他们自己去努力,玩家插手起不了多大的?#20040;Α?/p>

  此时,陈青山?#37096;?#20837;火海,意?#23478;?#31070;明之尊挽救治下子民。

  可他忘了,他已经是陨落的神明。

  玩家们望着青山镇镇民前仆后继涌入火海意图抱起那些塔骨逃出去,可是一踏入火海立刻被焚烧起来,后来陈青山加入,跟七只塔骨合力将?#19968;?#24341;到自己身上。

  熊熊火海中,原本被燃烧的镇民们却没有灰飞烟灭,反倒是塔骨和陈青山的身影逐渐虚化。

  那些扭曲可怕的塔骨?#20174;?#30528;高大的身影,坚不可摧庇佑着治下百姓。

  陈青山于?#19968;?#20013;,深深凝望扑上来的镇民:“神明未曾抛弃过他们的子民。”

  “因果已了,何不放下执念?”

  “该走了!”

  “青山镇已经消亡了,青山镇的人已经死了,神明也都陨落了,一切应该归于?#23601;痢!?/p>

  “但是,我们与你们同在。”

  “神明永远与你们同在。”

  ……

  镇民们涌入火海,但已经停止抢救神明的动作,他们行为很迟?#28023;?#20284;乎要考虑很久才能想到下一步该做什么。但是毫无疑问,他们信仰神明。

  虽曾迷惘过,但至始至终,信仰之心不变。

  玩家们思绪复杂,心情也很复杂的?#37259;?#30524;前这一幕,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有玩家提议要不?#28982;穡?#20294;王行阻止了他们:“不该玩家插手,旁观就行。”

  今天之后,青山镇就将要长眠于?#23601;?#20043;下了。

  大殿之内,高晏端详着青山灵安尊王的神像,用在‘观落阴’游戏场里获得的佛香,点燃三根,供奉青山灵安尊王。

  俞小杰说青山王漠视玩家性命,实际上以其神明和boss的身份来来说,没有落井下石坑害玩家已经算得上仁?#32676;?#36947;了。

  作为青山王、城隍爷,他跟其他地方神明其实尽到了本分。

  应该持有公正时,未曾私心破坏浩浩正气,没有打破因果相抵的公平规则。

  应当保有慈悲时,毅然舍下神明的位份,主动陨落,成为这场厮杀游戏里的棋子,?#20174;置?#26377;因此迷失本性,滥杀无辜。

  为维持公正而不悔,也为不能庇佑子民而心中有悔。

  青山王明善恶、察是非,除恶鬼凶神,护一方百姓,确实当得城隍二字。

  高晏举佛香过头顶,三跪九?#25285;骸?#25105;敬青山,当得城隍,公正仁慈。”

  十二字,字字千钧。千钧一落,山河浩荡。

  整座青山镇在一刹那似天摇地动了一瞬,环抱着的高山、盘旋着的江河在刹那之间活了过来,似有一股浩瀚的力量荡涤开来,震得天地一动。

  俞小杰握住栏杆,稳住身形:“怎么回事?”

  菊里花铃在即将摔倒的瞬间被身后突然出现的式神抱住,稳住身形后,冷静说道:“青山镇的神明,活了。”

  已?#37034;?#24180;多不曾接受过供奉的青山镇神明,青山灵安尊王获得?#37259;?#20110;观音的认可。

  高晏是拥有观音印记的玩家,他认可了青山王,等同于观音认可青山王。

  所以在刹那间,陨落的青山王归位了。

  火海在眨眼之间被收回到陈青山――不,应该称呼他为青山王。火海被收到青山王的掌心,随后,诸神明化为一道光射-.进神像。

  那些黯淡的神像入驻神明后,脱下斑斑黯淡痕迹,变得流光溢彩,威严不凡。

  青山镇镇民经历一遭火海,得偿所愿,执念已消,便都恢复了往昔的样子,不过放下执念后就变得没那么阴郁了。他们欢欢喜喜吆喝着抬起神像跨过火堆,将神像抬进神殿?#37034;?#25918;好,接着就如同生前每一次游神会最后的步骤那样――

  点燃线香,磕头叩拜,说着朴实的心愿,将线香插-进香炉中,然后双手合十,身影化为?#26223;#?#27704;远的、真正的沉眠了。

  三万多镇民,在玩家的面前,在青山宫多位神明的见证下,消失了。

  镇民一消失,神像?#37096;?#22987;碎裂、?#28010;?#33853;在神桌上堆成流?#22330;?#38738;山王的神像也在?#28010;?#27969;沙落在桌面聚拢成一个锥字形。

  神明因青山镇而生,如今青山镇长眠地底,神明也会随之而长眠。

  高晏赠予的承?#29616;?#36275;?#24674;?#25745;青山王最后一刻的回光返?#30504;?#24403;镇民消失、青山镇沉眠,他也会?#20185;?#21452;眼,金身散落成粉。

  青山王的脸开始掉落粉末,他看向高晏:“谢谢。”

  高晏:“不用。”

  青山王:“传闻观音有大慈悲,我以为是欺世盗名,现在见到你,总算?#27492;?#25481;之前的误解。”

  因为地藏的?#20498;剩?#38738;山王对同为菩萨的观音也没有好?#23567;?/p>

  高晏:“你也是我?#20004;?#20026;止遇到过的,符合我所有期待的神明。”

  他见过真身不知是什么的房东,遇到过阿?#31456;蕖?#25289;胡天神,还有主导一切的狗比神明,这些神明打破从小到大给予的固定化的为善为正的神明形象。

  当?#36824;?#22806;体系里的神话人物形象并不是很正面,但至少不会那么漠视人命。

  青山王和其他七个神明,高晏认为他们才具有慈悲,但不是可以原谅众生的没有底线的慈悲。

  高晏:“我不太赞同菩萨渡化世人的道,我认同她的慈悲心肠。”

  青山王:“我有城隍的神明印记,你可以选择?#28108;傘!?/p>

  高晏:“谢谢,我不用。”

  青山王似乎早有预料,所以也就是随意提了下,然后又很随便的指着冲进来的俞小杰:“那就给你吧。”

  俞小杰:“哈?”

  高晏无言以对,俞小杰真一如既往的?#20197;恕?/p>

  青山王:“?#20197;说?#22909;啊,城隍本来就要管东管西,好麻?#22330;P以?#30340;话就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了。”

  俞小杰:?#22467;浚浚俊?/p>

  “高晏,?#20197;?#20320;一样礼物。如果你出得去,就能收到。”

  “?#39029;?#19981;去就收不到的意?#36857;俊?/p>

  青山王虚伪的称赞:“你真是好聪明!”

  ?#26001;酢!?#39640;晏:“当初地藏在青山镇留下了什么东西?”

  青山王很爽快的回答:“菩萨。”

  高晏眯起眼睛:“我知道了,你可以安心的滚了。”

  “我果然还是很讨厌菩萨。”青山王烦闷的吐槽,接着整个神像便都化为一堆齑粉。

  王行等八十多位玩家一起进来,发现神明都化为齑粉顿时懵了。
“神明和镇民都消失了,青山镇这回真变成空城。”

  ?#24052;婕一?#26159;走不了!”

  王行:“高晏,你现在可以试一下你说的办法了。”

  俞小杰和菊里花铃此时都好奇的看向他,想要知道他会用什么方法、或者什么样的道具来破解地藏困住玩家的难题。

  高晏伸出拳头,在众人面前摊开手掌,掌心中躺着?#24187;?#23567;巧的铜色徽章。

  众人不解,就听到高晏慢吞吞解?#20572;骸?#35854;言徽章,功用是任何真理都很有可能会变成谎言。”

  菊里花铃:“有可能的意思就是会失败?”

  高晏点头:“这就是连我也不能确定是否会通关的原因。”

  当然也是因为未曾使用过,不清楚徽章的作用到底能有多?#30475;?#30340;?#20498;省?/p>

  “谎言成真吗?”菊里花铃问:“你要说什么谎言。”

  高晏勾起唇角,将掌心的徽章抛到半空并同时说道:“青山镇没有菩萨。”

  小巧的铜徽章抛在半空中,还未落下,一抹金色光芒闪过徽章表面复杂的纹路,?#38138;?#20805;了能量被启动,绽出微弱的光芒。

  似有剑吟刀鸣之声从铜徽章传出来,旁人听不到,但高晏听到了。

  没人看到有一股无形的能?#30475;油?#24509;章发出,如?#24199;?#28044;向四面八方,带起一阵微风,包裹住整个青山宫,还在继续扩张,向着青山镇扩张。

  如天-网?#35848;?#20303;青山镇的每个角落,寻找到任何一个不符合‘真理’的东西绞碎成?#39029;尽?/p>

  空气中,有玻璃破碎的声音传来,高晏耳朵动了动,抬头看向某个方向,自然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但是玩家可?#24895;?#35273;到,被束缚的感觉骤然一轻,?#36335;?#26159;束缚着玩家们的锁?#27492;?#35010;成片。

  一片嗡嗡耳语中,突然有人大喊:“可以离开游戏场了!!”

  “真的吗?我试试看――”

  “他不见了!真的可以走了!”

  玩家喜极而泣,?#36861;?#31163;开,?#34892;?#20063;过来道谢之后才离开。

  菊里花铃、俞小杰和王行三人最晚离开,靠高晏也最近,于是听到了他说的那句话,一时间各种猜测都从脑海中飘过。

  赵回音过来询问,王行把这话告诉他。

  赵回音仔细想了想:“谎言成真?因为不确定地藏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困住玩家,可是关键字是菩萨,应该跟菩萨有关。最重要的是,在地藏到来之前,青山镇神明里没有菩萨!”

  ?#26263;?#19968;,顺应了原本青山镇的轨迹。第二,与菩萨有关,所以直接消灭掉菩萨。失去了最关键的菩萨,地藏困住玩家的手段就被破解了。”

  高晏接住掉落下来的铜徽章,颔首道:“分析的对。附和条件很多,所以铜徽章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赵回音:?#21834;?#20063;是逆天的道具啊。”

  高晏一愣:“这种道具级别很高吗?”

  赵回音:“不能完全用级别来评价道具,还要知道道具的属性。?#34892;?#36947;具是高?#20828;?#20855;,在低级游戏场作用很大,到了高级游戏场就会受阻碍,最后不得不抛弃。还有一种道具,拿到手是低?#20828;?#20855;,但会随着玩家的成长而成长,这种道具比第一种高?#20828;?#20855;要好。最后一种特殊道具,就是类似于这种,在某些方面、某些时候可以解决困?#22330;!?/p>

  “拥有特殊作用的道具,就属于特殊道具。你的铜徽章是‘谎言成真’,我听过玩家提及还有起死回生的道具。”

  “起死回生?有哪些道具可以起死回生?”高晏问。

  菊里花铃看?#25628;?#39640;晏,随即紧盯着赵回音。

  赵回音耸肩:“传闻有鲛珠、奥西里斯的亡灵书,尤克特拉希尔的青果……我就知道这三个道具。”

  没有观世音的杨枝甘露?

  看来除了菊里花铃和她长姐,少有人知道杨枝甘露的存在。

  高晏暗自思忖,有一下没一下的抛着铜徽章,另一只手撑着脸颊:“鲛珠,古鲛人的眼泪,需要万人坑战场才能凝结,传闻中是有起死回生的作用,基本不可能再得到,因为古鲛人性情温?#36857;?#19981;会轻易爆发战争。奥西里斯,埃及冥?#21448;?#31070;,掌控人的生死,他的亡灵书记载着灵魂的善恶,决定人的生死。但是要得到亡灵书就得去往冥河,再从冥?#21448;?#31070;手里抢夺亡灵书,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最后,尤克塔拉希尔,北欧神话中的世界之树本名。世界之树居住九个国家,从不结果,更别提青果。”高晏叹气:?#20843;阅?#35828;的道具,要么难?#38405;?#21040;,要么根本拿不到。”

  相比较起来,杨枝甘露就比?#20808;?#26131;得到了。

  算一算,好似他得到了偏爱。

  闻言,菊里花铃的目光黯淡下来。

  游戏场已结束,赵回音和王行便都离开。最后青山宫只剩下高晏、俞小杰、菊里花铃三人,菊里花铃向两人鞠躬,又对高晏说了句‘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高晏叫住她:“你应该知道可以起死回生的道具有多珍贵。”

  菊里花铃:“我知道自己在强人所难,但复活长姐是我唯一存在的意义。我真的会寻找到可以交换的同等价值的道具,请你至少考虑一下交换的可能吧。”

  高晏不语,冷静地回望她。

  菊里花铃很失望,张开嘴?#25237;?#20102;动,终究没再说话,转身离开了。

  

9933 3596985 MjAxOS8wMS8xNS8jIyM5OTMz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5/9933_359698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