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六百七十章:九世輪回陣

書名:孤軍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唐小豪 更新時間:2020-01-27 19:09:38

  年成凱看著挖出來的那堆兵器:“血兇壓棺,太狠了吧。”

  尉遲然問:“這算是一種詛咒嗎?”

  “對,詛咒,而且是很兇猛的那種。”年成凱蹲下來看著那些兵器,“我沒猜錯的話,這些兵器都是當年殺馬家莊的那些兵甲所用的,有人想辦法弄來了兵器,壓在地方官的祖墳棺材之上,直接斷了他家的風水,但實際上這樣做,只能毀三代而已,三代之后就沒用了,所以,我斷定棺材下面肯定還有什么貓膩,我們繼續挖。”

  兩人繼續下挖,挖到棺材下面后,發現下面竟然有一條通道,通道之中布滿了瘴氣,而產生瘴氣的就是通道內那些沼澤的水。年成凱見狀立即和尉遲然分頭尋找,在周圍看看有沒有沼澤地,最終發現,在距離墳地大概三百米外的確有一塊沼澤,而且是一片兇地。

  站在那片沼澤前,年成凱感嘆道:“很明顯,這是馬家后人做的,多大的仇恨呀,從地底引沼澤之水到棺木之下,以瘴氣為托,血兇之器再壓之,別說三代了,三輩子都沒辦法翻身,這一招太狠了。”

  尉遲然道:“馬家人不是都死了嗎?”

  “不,肯定沒死,肯定有人活下來了,”年成凱確定這一點,“否則,地方官的祖墳不會被人動手腳,動手腳的也只能是馬家人,我有點頭緒了,看樣子還得從源頭查起。”

  尉遲然立即問:“你有什么頭緒了?”

  年成凱道:“我還得去請教幾個高人,你先回謝家莊等我,我大概十天內就會回來。”說罷,年成凱轉身就走,臨走還叮囑尉遲然把兵器都取走,將下方的通道給堵塞了。

  尉遲然一個人哪兒能做這些事?他不得已只能找到那個男子,地方官的后人向他說明了一切,男子趕到墳前一看,也懵了,這才明白是有人詛咒陷害了他家。他立即與尉遲然一起把兵器全部拿走,又將下方的通道用土填滿,恢復了原本的風水,又重新立墳,隨后還對尉遲然千恩萬謝。

  尉遲然將那些兵器重新挖了個坑埋下,也立了一座墳,算是用另外一種方式祭奠了下馬家莊的那些亡靈。同時,也告訴男子,當年那件事,地方官也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但他作為后人,勢必應該做點贖罪的事情,所以,以后年年他來祖墳拜祭的時候,也得給那座兵器墳上香供奉。

  男子趕緊答應,恨不得當場和尉遲然結為兄弟,不,是拜尉遲然為干爹。

  尉遲然沒和他再多說,而是騎馬返回謝家莊。

  回到謝家莊,因為還沒有太確定的結論,所以,尉遲然也沒有對老頭兒及莊內的其他人說什么,只是住下后,安靜的等待年成凱歸來,他也不知道年成凱去做什么去了。好在是,年成凱在第六天就返回了謝家莊,回來之后臉色無比難看,也不多說什么,吃了一頓飯后直接呼呼大睡,也讓尉遲然好好休息,因為接下來他們可能會很累。

  可能會很累是什么意思?尉遲然自然是睡不著的,如往日一樣坐在那等待著年成凱。

  年成凱也許是真的太累了,睡了足足一天一夜才醒來,醒來后收拾妥當之后才道:“帶上工具。”

  尉遲然問:“又去挖墳呀。”

  年成凱道:“你說對了,這次是真的去挖墳,而且是暗墳。”

  “暗墳?”尉遲然不解,但還是拿了工具與年成凱在半夜時分去了生財之地。

  年成凱用工具在河灘之上畫了一個奇怪的圖案,圖案類似太極,但其中又多了很多怪異的符號,尉遲然認得那些符號是異道的密文,忙問:“你認識密文?”

  年成凱也詫異:“你也知道那是密文?”

  尉遲然雖然知道,但不認識,只得道:“我知道是密文,但我不認識,我師父認識,我還沒學到,他老人家就走了。”

  年成凱順口道:“節哀順變。”

  尉遲然想解釋師父沒死的時候,年成凱已經在那圖案中心位置往下挖,尉遲然也趕緊加入。那地方上面全是沙子,挖開很困難,但往下挖了大概兩米之后,沙子不見了,全是泥土,而且都是黃土,其中還混著很多木炭。

  年成凱拿起一塊木炭,喃喃道:“果然,繼續。”

  繼續下挖之后,兩人挖到了一具尸體,而且是一具沒有腐爛,而且明顯做過防腐措施的尸體。但尉遲然不理解,做了防腐措施,也得放在相對封閉的環境內,直接埋在土里,不一樣會腐爛嗎?

  年成凱解釋道:“這些土是特制的,不是一般的泥土,其中混有木炭,就是為了干燥,所以尸體不會腐爛,繼續往下挖,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具尸體。”

  兩人持續挖著,挖出一具又一具未腐尸,挖到第三天早上,將全部尸體挖了出來,數了數,一共二十四具尸體,大人孩子的都有。

  實際上,謝家莊的人也在遠遠地看著,但沒人敢靠近,當他們看到一具具尸體被挖出來的時候,一方面驚恐不已,一方面不知道兩人到底在做什么。

  年成凱已經徹底累垮了,他畢竟和尉遲然不一樣,竟然在叮囑了尉遲然一句要看好尸體后,直接倒在河灘上呼呼大睡。

  尉遲然看著擺在那里的二十四具尸體,又眺望著遠處那些面帶恐懼和疑惑的謝家莊村民,他疑惑了,為什么這里會埋著尸體,為什么年成凱會知道這里埋著尸體?這些尸體又是什么人?

  尸體單從面容上已經認不清了,就算能認清,尉遲然也不知道這些是什么人,只能從穿著打扮和腦袋上的辮子分析出,他們應該是清朝時候的人,難道是當年馬家莊死的人嗎?可馬家莊死的人埋在此處,馬家后人應該興旺才對,為什么興旺的卻是……

  想到這,尉遲然意識到,也許這里埋的不是什么馬家莊的人,而是謝家后人,換言之,謝家后人果然還有人活著,太賊了,這群人利用了生財之地的風水,讓自己后世富貴。

  睡到下午,年成凱才醒來,醒來之后,卻是從自己的包裹中拿出了一道工具,那是一道以前仵作所用的工具,可以做解剖之用。年成凱開始逐個檢查尸體,隨后道:“所有的尸體都被縫合過,都是拼湊起來的。”

  尉遲然上前一看,果然如此,這手法這么精細,明顯是專業人士:“難道是縫千尸?”

  年成凱道:“必定是他們所為,否則沒有人會做得這么精細。”

  二十四人之中,有四個女人,兩個孩子,其余的皆為男性。年成凱接下來做了一件最詭異的事情,那就是將原本縫合在一起的尸體全部拆開,拆開后將零散的四肢排列在旁邊進行重新組合,同時對尉遲然說:“縫千尸將二十四個人的四肢和頭顱都砍了下來,重新縫合。”

  尉遲然明白了,實際上二十四個人分為兩組,一組12個,縫千尸將第一組12個的頭顱和四肢與第二組12個的全部調換了,可這樣做的意義是什么呢?

  年成凱重新將尸體的頭顱和四肢裝好后,看著地上的尸首:“之前我所畫的陣法叫九世輪回陣,這是一種續命的陣法,同時也可以逆轉命運,算是一種邪門的異術,很早就沒人用了,使用這種異術必須配合上極好的風水,我現在已經徹底明白整件事是怎么回事了,只是還有一個關鍵的地方沒搞懂。”

  尉遲然問:“什么意思?”

  年成凱道:“謝家人只有十二口,尸體都在此處了,很明顯他們都死了,但是如今的謝家人又算什么?”

  尉遲然道:“如今不是津門謝家而是馬家,是馬家冒名頂替了。”

  “不,”年成凱否定這一點,“你是覺得地方官被詛咒了,所以你才那么認為的對嗎?”

  尉遲然道:“當然,謝家怎么會詛咒地方官呢,明顯是馬家的后人。”

  年成凱道:“當年肯定有問題,謝家肯定是活下來了某個人,一定是這樣的。”

  尉遲然還是不懂:“什么意思,你說清楚點。”

  年成凱道:“我的推測是,當年謝家有人活下來了,他將家里人的尸體弄到這里來,又找了馬家十二具尸體,在縫千尸的幫助下,將他們的頭顱和四肢替換,這叫續命,這個命指的是命運的命,因為原本馬家在這里建了祠堂,吸了風水的精華和命脈,等于是馬家搶先了一步,他們要逆轉這一點,所以,讓謝家人與馬家的尸體混合在了一起,等于是借了馬家的運,但活下來的人卻不能借馬家的命,要知道馬家可是逆賊呀,如果直接借馬家的名義,活下來的這個人還是得死。”

  尉遲然這才明白,年成凱所說的九世輪回陣該如何使用,分為兩組,一組12個,互相替換四肢和頭顱,而且還得將其中內臟也全部調換,因為馬家已無后人,雖然先一步,但因為陣法的原因,最終極佳的運勢全部轉移到了活下來的這個謝家人身上,因此最終才有了現在的津門謝家。

  他們之所以要去詛咒地方官的墳墓,就是為了萬一有人查起來,會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首先會排除是謝家所為,會將注意力集中到馬家后人的身上,但馬家人已經死絕了,他們也查不出任何端倪來。這也是為什么謝家到了津門后,要混淆他們每一代詳細情況的主要原因所在。

9987 3639000 MjAxOS8wMi8xNC8jIyM5OTg3 http://m.clewx.com/book/201902/14/9987_363900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麻将来了好友房旧版本下载 北京单场即时比分 99预测加拿大28最准 怎样看股票涨跌图 麻将机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延吉麻将手机版下载 加拿大3.5分彩号码统计 温州茶苑麻将 pk10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