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466章 这件事听我的

书名:盛世书香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阿琐 更新时间:2019-08-15 16:48:36

  祝镕想了想,试探着问长姐:“也就是说,这事儿在您这边,有商量的余地?”

  涵之笑道:“你且看看家里,给不给你商量的余地,兄弟几个都非贪慕权贵之人,他们若真答应,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成全你们,你忍心吗?”

  祝镕被说中了弱处,他如?#25991;?#24525;心。

  涵之忽然皱眉,一手抵着额头,祝镕见状,便知姐姐旧疾发作,上前搀扶:“要不要宣太医?”

  涵之摇头:“不必了,如今症状越来越浅,我只是自己太过小心。”

  祝镕说:“若有不适,一定要尽早说明,不要怕事瞒着,耽误了病情。”

  涵之缓过几分,道:“我不隐瞒,你们也不要张扬,眼下对我来说,没有比身体更重要的,我自然会保重,不必记?#25671;!?/p>

  祝镕问:“娘娘,您在为皇嗣担忧吗?”

  涵之摇头:“是为了实现心中期待的事,至于皇嗣,的确我在意,可并不愿强求。皇上说,倘若我与他命中无子,那就从?#39318;?#37324;培养优秀的孩子来继承江山,不是你说的吗,谁做皇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撑起这个天下。”

  祝镕将茶水端给姐姐,说道:“您和皇上,王爷和王妃娘娘,都是为了天下大义才走这条路,我却执拗于皇嗣,胸怀眼界太狭隘。”

  涵之欣慰地?#37259;?#24351;弟:“你还小呢,接下来你的考验和磨练才真正开始,镕儿,前路艰难,要自爱自重,要保持冷?#30149;!?/p>

  这一边,尧年暂居的宫殿里,宫女们都被她撵出去,扶意守着小火炉预备茶水,窗下美人榻上,?#35272;?#39640;贵的长公主,正捧着一大盒点心发呆。

  水开了,扶意沏了普洱,摆在矮桌上一并端来,尧年这才抬起头看?#25628;郟骸?#23567;心别烫着。”

  扶意又搬来小杌子坐在尧年对面,笑道:“长公主,点?#30446;?#20998;我一块?”

  尧年递给她:“都拿去,他当我三岁小孩儿,这就?#32531;?#20102;?”

  扶意说:“说实话,我觉着开疆不是哄您,是哄祝镕。为了这事儿,我家相公都快和他好兄弟决裂了,他这么表示一下,好让祝镕不骂他。”

  尧年问道:“所以,他对祝镕也没个交代?”

  扶意点头,将茶水递过来,说:“我想他,应该是只想?#38405;?#35828;。”

  尧年接过茶碗,猛地一口,烫得她全吐出来,更摔了茶碗。

  宫女们听见动静赶来,忙着收拾,扶意搀扶郡主到一旁坐,已有宫人送来冰,好让长公主含着镇痛。

  “那个,那个别动!”尧年突然站起来,一头冲过来,夺下了开疆送来的食?#23567;?/p>

  吓得宫女们以为做错了大事,跪了一地,尧年又过意不去,挥手道:“没事了,你们退下吧,我和祝?#30097;?#22827;人有话说,我不叫你们,不必来伺候。”

  待宫女们退下,扶意将食?#34892;?#24515;翼翼地收好,说道:“嘴烫了,这会儿可吃不了,留着慢慢吃。”

  尧年叹一声:“据说,他被朝廷放了假?”

  扶意应道:“是这么说,具体的还没细谈,下回见了面,我再?#37259;?#36798;。”

  尧年道:“他那天的表现,叫我爹我哥怎么信任他呢,他在禁军府怕是待不下去了。”

  扶意想了想,大胆地问:“要不要我和祝镕安排一下,让他来见您?#24187;媯?#23467;墙相隔,他有话也不能说,也许原本几句话能讲明白的事,越拖越成了心病。就算我能在中间传达,也怕词不达意,?#21482;?#30095;漏什么,曲解了你们的心意。”

  尧年却是很谨慎:“别怪我没提醒你,如今我哥做了皇帝,你家大姐姐成了皇后,祝家将来的势力,会遭全天下人嫉?#20160;?#30097;,这还是轻的,回头陷害你们诬告你们,惹不完的麻烦事。扶意,你们不要在小事上耍手腕弄权,这不值当。”

  扶意恭敬地福了福:“长公主的话,妾身铭记在心。”

  尧年嫌弃道:“我拿你当朋友,你看你。”

  但扶意坐下后,却说:“可这并不是小事,在我眼里在祝镕眼里,都是大事。这人,总得过的高兴了,才能去谋大事吧。”

  尧年是心动的:“那……你?#37259;?#21150;,我是想见他,哪怕我俩完了,我也要把话说清楚,再狠狠揍他一拳。”

  她?#24187;?#35828;着,?#28982;?#20102;一下,不小心牵动了伤口,疼得直皱眉,把扶意吓坏了。

  涵元殿里,祝镕提起了父亲和嫡母的事,涵之道:“你一直很孝敬她,我很感激,但镕儿你的存在,是我娘的耻辱。从今往后,不必再关心她,杨家和我会照顾好她,你就当这世上,从没有这个人。”

  祝镕答应:“我明白您的意思。”

  涵之说:“父亲不会再被授予官职,爵位既然一度革除,再还给祝家,也不会再落到他头上,将来如何奉养他,你?#25512;将?#25343;主意就好,不必过问我。”

  祝镕垂眸道:“父亲过去对我说过最多的话,是不能?#25745;?#20182;。”

  涵之问:“回去,打算怎么对他说?”

  祝镕?#37259;?#22992;姐:“没想好,就是我太冲动了,才被扶意拦下,拉着我先进宫来了。”

  涵之道:“镕儿,你的初衷是迫害他吗?”

  祝镕忙道:“我只是想,让他落在闵延仕手里,强过……”

  他?#35835;算叮前。?#20182;到底为了什么心虚,为了什么愧疚,他筹谋这一切,只是为了在自己离开时,尽可能地?#35748;录?#20154;,而他若不走,什么希望都没了。

  涵之嗔笑:“照实说,他听不听随意,他现在全须全尾地活着,你有对不起他的?”

  祝镕豁然开朗,脸上不禁有了笑容,对姐姐说:“我这就回去,?#35748;?#25509;了扶意走,就不过来请安了。”

  涵之道:“往后没有我的召见,不要随意进宫,告知家人亦如是。”

  祝镕心中不舍,心疼长姐从此被深宫所困,但更知分寸轻重,向涵之行大礼后,规规矩矩地退了出去。

  那之后,托宫女传话,很快就等来了扶意。

  扶意见他气色与来时大不同,笑道:“还是大姐姐管用吧,你想通了?”

  祝镕道:“想通了,走吧,我们回家去。”

  他们一路被宫人相送,扶意不方便说其他的事,直到上了家?#26032;沓担?#25165;提起尧年要见开疆。

  祝镕说:“这并不难办,可我就怕那傻子,再伤害了长公主。”

  扶意笑道:“那就先教好他,你把开疆找来,好好?#24403;?#30528;急。”

  然而,叫夫妻俩哭笑不得的是,开疆如今赋闲家中,大把的时间,他索性等在公爵府,好等二人回家传递尧年的消息。

  开疆知道祝镕懒?#32654;?#20182;,只管巴结扶意,扶意心软耳根子软,好生说道:“郡主要见你。”

  可这一下,又叫扶意失望了,开疆竟是犹豫地说:“不必见面了,我……只是想知?#28010;?#20260;好了没。”

  往前走的祝镕听见这话,冷冰冰地看过来,开疆苦笑了一下,对扶意说:“她好,我就满足了。”

  祝镕走来,拽起扶意就离开:“别再管他的闲事。”

  开疆无奈地一叹,总不能赖在公爵府,和边上的丫鬟打了声招呼,便打算离开。

  可扶意又小跑着回来,站定了喘着气说:“等我消息,我安排好了,就带你进宫。”

  “扶意,我……”

  “别你呀我的了,这事儿就听我的。”扶意说,“这么定了,等我消息。”

  不等开疆答应或是拒绝,扶意转身就跑了,祝镕在这边门下?#20154;?#19981;禁恼道:“理他做什么,气死人的?#19968;鎩!?/p>

  扶意推着他说:“好了,去见父亲吧,你自己的事儿解决了,你才能冷静地为好兄弟考?#29301;?#20320;也就会欺负开疆。”

  兴华堂里,祝承乾正?#21507;?#22320;?#37259;?#20070;信,不知撕毁了多少纸张,见下人进门来,也是没好气地?#27973;猓骸?#35828;过了,别来打扰我。”

  “大老爷,三公子和少夫人过来了,就快到门前了。”

  “镕儿回来了?”祝承乾眼中顿时有了光芒,但瞬间又变?#27809;薨担?#22312;下人面前端?#25490;?#27668;,冷声?#24895;潰?#25105;不想见少夫人,别让她进来。”

  扶意是无所谓的,为祝镕理了理衣冠,抚平衣襟上的褶皱,说道:“可别叫他打你,没这个必要,你把该说的说明?#31069;?#24448;后是父子是仇人,他自己挑呗。镕哥哥,你什么都没做错,你看咱们家里,谁怨你了?”

  祝镕将扶意的手捂在掌心搓了搓:“其?#30340;?#19981;怨我,我就无所畏惧了,回去等我,这儿冷。”

10016 3597014 MjAxOS8wMi8yNS8jIyMxMDAx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5/10016_359701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