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483章 我不想回家

書名:盛世書香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阿瑣 更新時間:2019-08-21 17:55:47

  不等扶意問怎么回事,這哥兒倆就跑了,香櫞在邊上小聲說:“那位秦姑娘真燒傷了呀,被火燒的?”

  扶意心里一陣發緊,難以想象那么嬌嫩的皮肉在火上燒,到底是她自己去靠近火源,還是被什么人虐待?

  香櫞問:“秦姑娘是嫡親女兒吧。”

  扶意嘆了聲:“嗯,我想也不至于……”

  平理離家不久,就聽兄弟把話說明白了,原是秦影藏在屋里的書被搜出來,她母親迫于公公的威嚴,當著姑娘的面把書全燒了。

  悲痛激怒之下,秦影竟徒手從火堆里扒拉,活生生把一雙手放在火里烤,傷得很重,而下午又趁家人不備時,突然從閨房里消失。

  “她傷成那樣,怎么出去,會不會還在家里?”平理問。

  “不能,家里都翻遍了,而且……”秦昊愧疚地說,“她其實一直知道我從前怎么逃出來玩,她沒告發罷了。”

  平理皺眉,問:“你不說那丫頭,天天看著你坑你。”

  秦昊道:“一兩次迫不得已,我胡說抱怨罷了,我妹很疼我,平日里能替我遮著攔著的,都替我擋了。”

  平理聽了直搖頭,說:“分頭找吧,她也走不遠,必定是躲在什么角落里了。”

  天色漸暗,城西民宅聚集之處,祝镕著便服,帶著爭鳴從一戶人家出來,請家主人留步后,二人便沿著巷子往外走。

  這家里住的是原先隸屬工部的火器師,但先帝繼位后,擱置了大齊火炮的制造,當年大批火器師被裁撤。

  祝镕如今要重新籌建制造新式火炮,便照著原先的名冊,挨家挨戶來登門找尋。

  爭鳴提著燈籠,一面走一面問:“公子,您為何不白天來,怕驚擾了這里的百姓嗎?”

  祝镕應道:“這是其一,再有這些火炮師掌握朝廷軍.火機密,雖遭裁撤,但不能離開京城,也不能向旁人透露自己的身份,一切低調才好。”

  爭鳴說:“怪不得,我說……哎呀,嚇死個人!”

  他突然往后跳開,受了驚嚇,祝镕聞聲看過來,見路邊墻角下,蜷縮著一個女子。

  “爭鳴。”

  “是。”

  爭鳴提著燈籠上前照亮,可是蜷縮著的女子已經沒了意識,耷拉著腦袋,她穿得很單薄,雙手不知經歷了什么,一大片的血泡……

  “姑娘?姑娘?”

  “公子,我們報官吧。”

  “你去吧。”祝镕亦是謹慎,“讓官府來……等等。”

  他再次蹲下來,說了聲“失禮”,便抬起女子的臉頰,撥開她的頭發,立時喊住爭鳴不讓他報官,脫下自己的風衣將秦影裹住抱起:“爭鳴,去街上看看,能不能雇到馬車或轎子。”

  “公子,我們往哪兒送?”爭鳴問,“這是誰家的姑娘。”

  “太尉府。”祝镕道,“秦家的女兒,你快去看看,街上有沒有車馬轎子。”

  爭鳴一路跑出來,滿街找人問,突然聽見有人喊他名字,轉身看,竟是自家四公子。

  他趕緊跑來,問:“四哥兒,您怎么在這里。”

  平理說:“我找人呢,你在這里做什么?對了,你有沒有見過秦家姑娘,你認識她嗎,就前幾日來過我們家的,你見過嗎?”

  爭鳴一愣,指著巷子里說:“那兒,她暈過去了。”

  平理聞言一驚,立刻順著方向找來,便見三哥抱著人緩緩走出來,被風衣包裹的秦影只露出一張臉,蒼白無血色的臉上,沒有任何意識。

  平理登時就怒了:“哥,秦家的人在找她,我也是出來幫忙的。”

  祝镕問:“出了什么事。”

  平理惱道:“一時半刻說不清楚,先把人帶回去吧。”

  “帶回去,不是送去太尉府?”

  “他們家出了這種事,能讓外人知道嗎,我們先接回家,再讓她哥來接走。”

  祝镕一笑:“你倒是冷靜。”

  平理伸手摸了摸秦影的額頭:“哥,燒得滾燙。”

  只聽爭鳴在巷子口喊著:“公子,有轎子了。”

  公爵府中,扶意此刻正獨自在清秋閣看書,自從大嫂嫂正式成為當家主母,雖然嘴上說要她幫忙,可大部分的事嫂嫂都自己擔下,好讓她真正安心地念書。

  就連祖母也不要她去伺候起居,偶爾全家人聚在一起時,才會叫她一起過去用飯,如今日這般,祝镕因公晚歸,天黑后扶意就有大把的時間獨處,而從前,光是吃頓飯都會被打擾。

  扶意手里翻看的,是皇后為她從內宮借來的太宗年間記事,了解當時發生過的一切,來應對他們會遭遇的困難,為了能重開女學而做準備。

  一冊記事看完,扶意見燭火燒得太旺,喊香櫞來剪燭芯,卻見翠珠先進來,說道:“少夫人,三公子和四哥兒回來了,在西苑,請您過去。”

  扶意立時想到:“她們找到秦……”

  翠珠說:“爭鳴關照說,不得張揚,家里也別說。”

  扶意明白,收好書冊,披了風衣便趕來西苑。

  西苑里,秦姑娘高燒不醒,家里的郎中說,可能是手上的燒傷引起感染,再便是她衣衫單薄地在外面,活活凍壞了。

  扶意帶著香櫞為秦影換干凈衣裳,兩個大男人在門外站著,祝镕對弟弟說:“她病得很重,你要想明白,萬一人死在這里,我們更不好向太尉府交代。”

  “我去找他哥。”平理道,“可是剛才郎中說了,不能再挪動,還要搬來搬去嗎?”

  “你不必去找了,我現在去太尉府,就說在家附近遇見,情急之下才先送到家里,他們也不能不講理。”祝镕說,“兩府關系本就不怎么樣,也不在乎這一件事,你先去內院告知奶奶一聲,她與秦老夫人還有幾分交情。”

  平理一一應下,祝镕要走時,他忍不住問:“哥,她真的會死嗎?”

  祝镕看了眼弟弟,也不知說什么好,勸慰道:“吉人自有天相。”

  兄弟倆分頭而去,待平理從祖母那兒歸來,扶意已經為秦影拾掇干凈,并喂了一碗藥下去。

  “我先回去換身衣裳。”扶意出來,對平理說,“剛才喂藥,把我自己給灑了,但好歹喂下去了。”

  “嫂嫂,她會死嗎?”平理問。

  “不會的,別胡思亂想。”扶意說,“郎中說了,眼下天還很冷,不至于那么快傷口感染,這不才半天。”

  平理嘆了口氣,重重地坐在了圍欄上。

  扶意問:“你知道,她怎么燒傷的嗎?”

  平理點頭:“秦太尉命她母親把她偷藏的書燒了,她把手伸進火堆里撿,活生生燒傷的。”

  扶意聽得心驚,問道:“什么書,值得太尉大人這樣動肝火?”

  “是書都不行。”平理冷冷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秦太尉說女孩子念書,就會胡思亂想,就會有主意有主張,不好教化,他們秦家的女兒,都不得念書,不過是認識幾個字。”

  扶意心底一片寒涼:“怪不得你那天問我,紀州的女孩子是不是都能念書。”

  “這有什么大不了的,女人怎么就不能念書呢?”平理氣得不行,“老家伙,難道他不是他老娘生出來的。”

  扶意嗔道:“好好說話,太尉大人德高望重,是長輩。”

  平理生氣地說:“哪門子的德高望重,那老家伙都要把自己的孫女逼死了,對待他孫子也一樣。你們雖然逼我念書,好歹是講道理的,您真不知道,她哥在家過得什么日子。他天分不高,和我一樣不是念書的料,那家人,就差把書泡了水,給他從嘴里塞下去了。”

  只見香櫞出門來,找了扶意說:“秦姑娘醒了,要找人說話。”

  扶意讓平理冷靜些,轉回屋子里來,才蘇醒的姑娘,氣息極弱,見了扶意,卻還禮貌地要欠身致意,扶意按著她說:“別動了,你還沒退燒。”

  “我怎么會在這里?”秦影問道,“這是公爵府嗎,三嫂嫂,我不能給你們添麻煩。”

  扶意心疼地說:“不妨事,你祝三哥哥已經往府上去告知,過會兒家里就來人了。”

  淚水頓時從秦影的眼角滑落,她痛苦地別過臉:“我不想回家,三嫂嫂放我走吧,我不想回家。”

  扶意說:“你燒得很厲害,先把病治好,其他的事慢慢說。郎中說不宜挪動你,一會兒家里來人了,我和他們說說可好?”

  “有勞了。”秦影道,“別說我醒了,我閉上眼睛。”

  “好,不過……”扶意道,“萬一我們攔不住,別怪我們。”

  秦影絕望地閉上眼睛,扶意為她擦去淚水:“睡吧。”

10016 3598634 MjAxOS8wMi8yNS8jIyMxMDAx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5/10016_359863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今日专家股票推荐 山东矿业股票行情 拥有保险公司承保的理财平台 鑫鑫配资 股票涨跌原因 大白话 股票分析群胖加微信 掌中宝配资 股票推荐3只暴涨股 黑马股票推荐软件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