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483章 我不想回家

书名:盛世书香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阿琐 更新时间:2019-08-21 17:55:47

  不?#30830;?#24847;问怎么回事,这哥儿俩就跑了,香橼在边上小声说:“那位秦姑娘真烧伤?#25628;劍?#34987;火烧的?”

  扶意心里一阵发紧,难以想象那么娇嫩的皮肉在火?#20185;眨?#21040;底是她自己去靠近火源,还是被什么人虐待?

  香橼问:“秦姑娘是嫡亲女儿吧。”

  扶意叹了声:“嗯,我想也不至于……”

  平理离家不久,就听兄弟把话说明白了,原是秦影藏在屋里的书被搜出来,她母亲迫于公公的威严,当着姑娘的面把书全烧了。

  悲痛激怒之下,秦影竟徒手从火堆里扒拉,活生生把一双手放在火里烤,?#35828;?#24456;重,而下午又趁家人不备时,突然从闺房里消失。

  “她伤成那样,怎么出去,会不会还在家里?”平理问。

  “不能,家里都翻遍了,而且……”秦昊愧疚地说,“她其实一直知道我从前怎么逃出来玩,她没告发罢了。”

  平理皱眉,问:“你不说那?#23601;罰?#22825;天?#37259;?#20320;坑你。”

  秦昊道:“一两次迫不得已,我胡?#24403;?#24616;罢了,我妹很疼我,平日里能替我遮着拦着的,都替我挡了。”

  平理听了直摇头,说:“分头找吧,她也走不远,必定是躲在什么角落里了。”

  天色渐暗,城西民宅聚集之处,祝镕着便服,带着争鸣从一户人家出来,请家主人留步后,二人便沿着巷子往外走。

  这家里住的是原先隶属工部的火器师,但先帝继位后,搁置了大齐火炮的制造,当年大批火器师被裁撤。

  祝镕如今要重新筹建制造新式火炮,便照着原先的名册,挨家挨户来登门?#24050;啊?/p>

  争鸣提着灯笼,?#24187;?#36208;?#24187;?#38382;:“公子,您为何不白天来,怕惊扰了这里的百?#31456;穡俊?/p>

  祝镕应道:“这是其一,再有这些火炮师掌握朝廷军.火机密,虽遭裁撤,但不能离开京城,也不能向旁人透露自己的身份,一切低调才好。”

  争鸣说:“怪不得,我说……哎呀,吓死个人!”

  他突然往后跳开,受了惊吓,祝镕闻声看过来,见路边墙角下,蜷缩着一个女子。

  ?#32610;?#40483;。”

  “是。”

  争鸣提着灯笼上前照亮,可是蜷缩着的女子?#20011;?#27809;了意识,耷拉着?#28304;?#22905;穿得很单薄,双手不知经历了什么,一大片的血泡……

  “姑娘?姑娘?”

  “公子,我们报官吧。”

  “你去吧。”祝镕亦是谨慎,“让官府来……等等。”

  他再次蹲下来,说了声“失礼”,便抬起女子的脸颊,拨开她的头发,立时?#30333;?#20105;鸣不让他报官,?#20005;?#33258;己的风衣将秦影裹住抱起:?#32610;?#40483;,去街上看看,能不能雇到马车或轿子。”

  “公子,我们往哪儿送??#38381;?#40483;问,“这是谁家的姑娘。”

  “太尉府。”祝镕道,“秦家的女儿,你快去看看,街上有没有车马轿子。”

  争鸣一路跑出来,满街找人问,突然听见有人喊他名字,转身看,竟是自家四公子。

  他赶紧跑来,问:“四哥儿,您怎么在这里。”

  平理说:“我找人呢,你在这里做什么?对了,你有没有见过秦家姑娘,你认识她吗,就前几日来过我们家的,你见过吗?”

  争鸣一愣,指着巷子里说:“那儿,她晕过去了。”

  平理闻言一惊,立刻顺着方向找来,便见三哥抱着人缓缓走出来,被风衣包裹的秦影只露出一张脸,苍白无血色的脸上,没有任?#25105;?#35782;。

  平理登时就怒了:“哥,秦家的人在找她,我也是出来帮忙的。”

  祝镕问:“出了什么事。”

  平理恼道:“一时半刻说不清楚,先把人带回去吧。”

  “带回去,不是送去太尉府?”

  “他们家出了这种事,能让外人知道吗,我们先接回家,再让她哥来接走。”

  祝镕一笑:“你倒是冷静。”

  平理伸手摸了摸秦影的额头:“哥,烧得滚烫。”

  只听争鸣在巷子口?#30333;牛骸?#20844;子,有轿子了。”

  公爵府中,扶意此刻正独自在清秋阁看书,自从大嫂嫂正式成为当家主母,虽然嘴上说要她帮忙,可大部分的事嫂嫂都自己担下,好让她真正安心地念书。

  就连祖母也不要她去伺候起居,偶尔全家人聚在一起时,才会叫她一起过去用饭,如今日这般,祝镕因公晚归,天黑后扶意就有大把的时间?#26469;Γ?#32780;从前,光是?#36828;?#39277;都会被打扰。

  扶意手里翻看的,是皇后为她从内宫借来的太宗年间记事,了解当时发生过的一切,来应对他们会遭遇的困难,为了能重开女学而做准备。

  一册记事看完,扶意见烛火烧得太旺,喊香橼来剪烛芯,却见翠珠先进来,说道:?#21543;?#22827;人,三公子和四哥儿回来了,在西苑,请您过去。”

  扶意立时想到:“她们找到秦……”

  翠珠说:?#32610;?#40483;关照说,不得张扬,家里也别说。”

  扶意明白,收好书册,披了风衣便赶?#27425;?#33489;。

  西苑里,秦姑娘高烧不醒,家里的郎中说,可能是手上的烧伤引起感染,再便是她衣衫单薄地在外面,活活冻坏了。

  扶意带着香橼为秦影换干净衣裳,两个大男人在门外站着,祝镕对弟弟说:“她病得很重,你要想明白,万一人死在这里,我们更不好向太尉府交代。”

  “我去找他哥。”平理道,“可是刚才郎中说了,不能再挪动,还要搬来搬去吗?”

  “你不必去找了,我现在去太尉府,就说在家附近遇见,情急之下才?#20154;?#21040;家里,他们也不能不讲理。”祝镕说,“两府关?#24403;?#23601;不怎么样,也不在乎这一件事,你先去内院告知奶奶一声,她与秦?#25103;?#20154;还有几分交情。”

  平理一一应下,祝镕要走时,他忍不住问:“哥,她真的会死吗?”

  祝镕看?#25628;?#24351;弟,也不知说什?#26149;茫?#21149;慰道:“吉人自有天相。”

  兄弟俩分头而去,待平理从祖母那儿归来,扶意?#20011;?#20026;秦影拾掇干净,并喂了一碗药下去。

  “我先回去换身衣裳。”扶意出来,对平理说,“刚才喂药,把我自己给洒了,但好歹喂下去了。”

  ?#21543;?#23234;,她会死吗?”平理问。

  “不会的,别胡思乱想。”扶意说,“郎中说了,眼下天还很冷,不至于那么快伤口感染,这不?#34384;?#22825;。”

  平理叹了口气,重重地坐在了围栏上。

  扶意问:“你知道,她怎么烧?#35828;?#21527;?”

  平理点头:“秦太?#20037;?#22905;母亲把她偷藏的书烧了,她把手伸进火堆里捡,活生生烧?#35828;摹!?/p>

  扶意听得心惊,问道:“什么书,值得太尉大人这样动?#20301;穡俊?/p>

  “是书都不行。”平理冷冷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秦太尉说女孩子念书,就会胡思乱想,就会有主意有主张,不好教化,他们秦家的女儿,都不得念书,不过是认?#37117;?#20010;字。”

  扶意心底一片寒凉:“怪不得你那天问我,纪州的女孩子是不是都能念书。”

  “这有什么大不?#35828;模?#22899;人怎么就不能念书呢?”平理气得不行,“老家伙,难道他不是他老娘生出来的。”

  扶意嗔道:“好好说话,太尉大?#35828;?#39640;望重,是长?#30149;!?/p>

  平理生气地说:“哪门子的德高望重,那老家伙?#23478;?#25226;自己的孙女逼死了,?#28304;?#20182;孙子也一样。你们虽然逼我念书,好歹是讲?#35272;?#30340;,您真不知道,她哥在家过得什么日子。他天分不高,和我一样不是念书的料,那家人,就差把书泡了水,给他从嘴里塞下去了。”

  只见香橼出门来,找了扶意说:“秦姑娘醒了,要找人说话。”

  扶意让平理冷静些,转回屋子里来,才苏醒的姑娘,气息极弱,见了扶意,却还礼貌地要欠身致意,扶意?#37259;?#22905;说:“别动了,你?#22993;?#36864;烧。”

  “我怎么会在这里?”秦影问道,“这是公爵府吗,三嫂嫂,我不能给你们添麻烦。”

  扶意心疼地说:“不妨事,你祝三哥哥?#20011;?#24448;府上去告知,过会儿家里就来人了。”

  泪水顿时从秦影的眼角滑落,她痛苦地别过脸:“我不想回家,三嫂嫂放我走吧,我不想回家。”

  扶意说:“你烧得很厉害,先把病治好,其他的事慢慢说。郎中说不?#20282;?#21160;你,一会儿家里来人了,我和他们说说可好?”

  “有劳了。”秦影道,“别说我醒了,我闭上眼睛。”

  “好,不过……”扶意道,“万一我们拦不住,别怪我们。”

  秦影绝望地闭上眼睛,扶意为她擦去泪水:“睡吧。”

10016 3598634 MjAxOS8wMi8yNS8jIyMxMDAx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5/10016_359863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