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一百六十二章 催命

書名:福星小嬌娘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王梓蕓 更新時間:2019-08-21 17:34:47

  留守的主將想要大罵許時秋,因為他不僅換了他們的兩名武將,更是給他們的兵士們下了藥。

  盡管他心里有很多話,可最終,卻沒有說出來。

  雖然他覺得許時秋用的方法不好,可他卻明白,真正在戰場上,許時秋這么做卻是可以的。

  等取得勝利后,上官和圣上只會關注你是否取勝,卻不會詢問你是如何取勝的。

  而且,事后許時秋也說明,他手下給他們下的藥雖然會讓他們虛弱六個時辰,可這六個時辰后,他們只要一人喝上一碗加了藥材的補湯,身體的暗傷卻會被調養好一二。

  最重要的還是這藥粉,除了會讓人虛弱六個時辰外,沒有別的影響。

  這一點,端王帶來的太醫,也證明了。

  更何況,在這場對抗比試結束后,他們才得知,還有一件大事在等著他們去處理。

  絡腮胡武將和長臉武將,違反軍規不說,更是在京城花樓里,牽扯進了人命官司。

  有這件事情在前面杵著,對于許時秋在這次對抗比試中所用計謀一事,端王根本就沒有多關注。

  在宣布了許時秋所帶領的將士們勝利后,端王便帶著一起跟來的幾位大臣,趕回了京城,他們還要盡快回去稟告武將在花樓里殺人的事情。

  這件事情要是處理不好,說不定就會影響圣上的名聲。

  畢竟,他們的官職,是圣上升的。

  看著端王帶著人離開后,許時秋便下令全軍休息,將最后的一批豬羊雞鴨殺凈,全軍加餐,明日開始放假三日,就是路遠的兵士們,也可以回家探親。

  許時秋會有這條命令,除了是端王允許的外,也是明日正好是中秋佳節,等過了中秋,圣上怕是會有圣旨前來。

  第一批訓練的兵士們表現的都很好,尤其是鐵鷹旅的兵士們,經歷了此次的對抗比試,他們也該真的見見血了。

  安排好軍營里的事情,許時秋便收拾了東西準備回家。

  因著這次的對抗比試,他已經好幾日沒有回去了,也不知家里最近有沒有什么大事。

  許家最近倒是沒有什么大事,除了元夕越長越大,對聲音越來越敏感,每天都想著讓人抱著出去玩以外,倒是沒有什么事情發生。

  只是許家的姻親江家,卻是真的有些事情。

  江晗月初出門查賬,因著中秋佳節,他終于在八月十四傍晚趕回家中。

  按著往日的習慣,江晗回家,一家人總是要坐在一起吃頓飯的。

  只是許言珠萬萬沒有想到,這頓飯,會成為她婆婆的催命飯。

  因著第二天就是八月十五,所以八月十四的家宴倒是簡單,主人就三個,飯菜雖精致,可也就十個菜。

  十個菜,許言珠安排了自己喜歡吃的兩道,江晗和婆婆的各四道,為的就是這母子倆人可以安穩一點吃完這頓飯。

  可等飯菜上來后,江晗卻讓心腹端上來一盤蒸蟹。

  “這是我特地帶回來給母親吃的,母親您不是最愛吃蟹的嗎?為了帶這些蟹回來,我可是特地快馬加鞭趕回來的。”江晗說著話,便命仆婦開始幫著江夫人拆蟹。

  他要是只這么做了,或許江夫人只是被他氣了一氣,不會有別的問題,可偏偏在江夫人喚許言珠也吃蟹的時候,他動手攔了下來。

  “言珠身子不宜吃蟹,這些蟹,都是我特地為母親帶回來了,您一定要多吃些。”

  江晗這話一落下,飯廳內便陷入一陣詭異的沉默。

  許言珠沒想到江晗這次回來后,竟然這般直接,那螃蟹,根本不用猜測,都知道肯定有問題。

  因著江晗攔下了不讓自己吃這螃蟹,這會許言珠也不好開口說什么。

  她畢竟是外嫁來的媳婦,而且江夫人對她也不是多好,所以這會她只能沉默。

  可就在她沉默后,江晗剛才吩咐拆蟹的仆婦,卻已經拆好了一只螃蟹,等著江夫人開始吃。

  瞧她那架勢,一看就是準備在江夫人吃完面前的螃蟹后,而后她繼續拆第二只。

  許言珠能清楚的感受到江晗和她婆婆之間詭異的氣氛,就在她想著要不要找個理由先離開的時候,江晗又對著江夫人道:“母親怎么不吃?您不是最愛吃蟹的嗎?之前不是恨不得將京城里的蟹都買回來的嗎?”

  許言珠聽著江晗說的話,全身的汗毛瞬間豎了起來。

  她覺得,今日的事情,怕是牽扯到之前,她不知道的一些事情里。

  如果不是之前她婆婆做過這種事情,江晗是絕對不會在今天做出這種事情的。

  許言珠還清楚的記得杜大夫說過的話,螃蟹性寒,雖好吃但是不能多吃。尤其是體寒的女子,更是不能多吃,碰了蟹后,最好再服用紅糖姜茶,暖暖身子。

  別的事情,許言珠不清楚,可她婆婆如今身子不好,不能吃大寒之物,她卻是知道的。

  就在許言珠準備對著江晗開口說自己不適的時候,江夫人壓下心頭的怒火對江晗道:“你都知道了?”

  聽著江夫人平靜的語調,許言珠剛起身,還未來得及開口,就聽見江晗冷笑一聲后回道:“難不成母親還以為能瞞著我一輩子?”說罷這話,江晗又對著江夫人道:“不過我做的可不如母親仔細,還知道將這螃蟹換個樣子再端上來。”

  江晗話音剛落,許言珠便快速對著他道:“我想起還有件事情沒有交代翠花,我先去看看。”說罷這話,許言珠就想趕緊離開這里。

  如果是之前,說不定她還會想著聽聽江晗和江夫人之間到底有什么事情。

  可現在,自她見過炎哥哥后,就再也沒有這個心思了。

  只是讓許言珠沒有想到的是,她剛起身對著江晗說完這話,江晗竟然會喚住她。

  “言珠,你還是留下的好。聽聽這些事情,以后也多長幾個心眼。要知道,有些東西,看著精致,卻是能害你命的。”

  許言珠在聽到江晗說的這些話的時候,全身的血液仿佛都被凍住了一般。

  她不傻,從江晗的話,還有她婆婆的反應中,她能猜到,之前江晗的娘子早亡,定是與她婆婆脫不了干系。

  就算江晗的第二任妻子是婆婆娘家的侄女,她不會對著自己的親侄女動手,可第一個難產而亡的原配呢?

  聽說江晗和她的感情非常好,她懷孕期間一直都是江夫人照顧的,但是她在生產的時候,卻一尸兩命。

  只要想到這里,許言珠便覺得自己全身冷的厲害。

  想到自己嫁進來快一年的時間,江晗還沒有與自己圓房,很有可能就是他害怕自己,會與他的原配一般,在懷孕的時候被婆婆動手腳。

  是了,是了。

  肯定就是這樣的,不然江晗為何會對自己一直是這樣的態度,說親熱,可卻一直把持著一個度。

  他肯定是想著解決了江夫人,再與自己圓房的。

  他不可能不要子嗣,江家需要繼承人,而許家這個外家,是江晗目前能選擇到,最好的人家。

  想明白這些事情后,許言珠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表哥你嚴重了,這些事情,出嫁前,祖母還有姑姑可都教導過我的。都是家里精心教養出來的女兒,一些內宅手段,總是有的。”許言珠盡量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自然一些,說罷這話,她想了想又繼續道:“不過嫁與表哥一年,言珠也明白表哥對言珠的心。在言珠心里,你永遠是言珠的哥哥。”

  許言珠今日這話,也是為日后自己要與江晗提和離的事情做個鋪墊。

  她說的明白,在自己心中,江晗只是表哥,卻不是丈夫。

  所以她先說出的話,便不是完全站在江晗這邊的。

  江晗在聽到許言珠的話后,并沒有說什么,只是抬眸看了她一眼。

  許言珠能察覺到江晗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可她卻沒有開口,因為她已經選擇了另一條路,和江晗之間,只能是兄妹,也只會是兄妹。

10073 3598631 MjAxOS8wMy8yMS8jIyMxMDA3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1/10073_3598631.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大庆冠通网络棋牌世界 全民欢乐捕鱼攻略技巧 快速赛车3d2014 今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 七星彩特区彩票论坛 沈阳麻将清一色怎么玩 河北快3开奖走势图 14场合买大神 云南时时彩计划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