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四百九十六章 為你驕傲

書名:七十年代喜當娘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溫泉 更新時間:2019-12-07 22:29:46

  胡軸走的時候,可以算是深夜了。

  剛開始他還只是跟沈玲龍談,后來偷聽的劉建業出來了,正兒八經由劉建業接手談話。

  等到走的時候,三方都談妥了。

  沈玲龍在窗戶口給剛到樓下的胡軸招手表示再見以后,伸了個懶腰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來,陳池等候多時。

  沈玲龍歪頭一笑:“干嘛呢?這么盯著我?”

  陳池搖頭,拿了一塊干毛巾后朝沈玲龍招了招手,親自給她擦頭發。邊擦邊說:“謝謝你。”

  “謝我?”沈玲龍有點好笑,“你莫名其妙謝我干什么?”

  陳池給她擦頭發的動作沒停,反而動作更加輕柔了,這雙端過槍,扛過戰友……蹭過自個媳婦兒的頭皮。

  沈玲龍有點發癢,偏頭避開了陳池的手,轉過身來盯著他:“你有心思?”

  陳池:“?”

  沈玲龍善察言觀色,即便陳池一臉疑惑,她也能夠看得出來,對方有心思,那種甚至于藏得連自個都不知道的事兒。

  她笑了笑:“你剛才感謝我,但是卻不繼續說下去,蹭我的頭皮,難道你只是單純的想要我禿頭?以后只能躲在家里?不出門?”

  “沒有。”陳池當即否定,而后不曉得想到了什么,盯看著沈玲龍,像是發誓一樣說,“就算你留在家里,我也不在意。”

  沈玲龍頓了一下,她知道陳池的心思是什么了。

  不過她沒有表現出來,而是故意哇得一聲,伸出食指指著陳池:“你竟然暗懷這種可恥的心思!”

  陳池懵了:“我——”

  “我頭發招惹你了嗎?”沈玲龍質問,“你想讓我失去濃密的頭發,失去美貌。”

  陳池:“……”

  聽見沈玲龍說頭發,陳池不知為什么,松了口氣。

  他有些無奈道:“我沒那么想。”

  沈玲龍故意用無理取鬧和陳池纏在一起,狠抓了陳池不過指節長的頭發兩個多小時。

  陳池抱著軟軟的她,問:“要再洗澡嗎?”

  沈玲龍快睡著了,她哼哼道:“不要。”

  陳池順從她的想法,自己起身去洗澡了。

  等到他再回來的時候,沈玲龍已經趴著了,像是睡著。陳池輕手輕腳的掀開一角被子,剛躺上去,冷不丁聽見沈玲龍說:“如果你想的話,我們可以過清貧的生活。”

  陳池一頓,什么是清貧的生活呢?

  是沈玲龍不再想方設法的去外面做生意,不涉及那些勾心斗角,在家里相夫教子。

  沒有那么多錢,依靠陳池的工資,活著。

  陳池將沈玲龍拖進了自己懷里,他緊緊的抱著人說:“不,由奢入儉難。我可以忍受這個難,但你不能。”

  沈玲龍埋頭在陳池的頸間,閉著眼睛,但勾起了唇角。

  “不會覺得我太厲害了?”沈玲龍用那種半夢半醒的聲音問著,像小勾子一樣,很是撩人。

  陳池將她又摟緊了幾分:“我感到很驕傲。”

  沈玲龍高興了,她也抱住了陳池的脖子,有點兒洋洋自得:“那我以后讓你更驕傲?”

  陳池道:“好。”

  ——

  三個月期限到的時候,以蕭方為人證,拍出來的照片為物證,把楊嬌嬌送進去了,蕭方發現的那個村子,也在陳池指揮的行動中,全部一網打盡。

  按照胡軸的說法就是,行動開始時,快刀斬去了楊羅城的右臂,讓其受創頗多,叫市里不少為他遮掩的人,對他頗為失望,從而拒絕替他將閨女撈出來。

  聽說,楊嬌嬌進去的時候,肚子里揣著的娃就掉了,是摔掉的。

  從樓梯上滾下來,大出血。

  胡軸說:“那個叫高明的小子,當時跟楊嬌嬌在一起,過去抓人的時候,他冷不丁喊了楊嬌嬌一聲,一腳踏空了樓梯,滾了下去。”

  在胡軸那兒買東西的任若楠,已經不像以前那么遠離胡軸了,大概是一起吃過火鍋的友誼,讓他們喜歡一塊兒吐槽誰的品質。

  譬如現在,任若楠聽了胡軸的話,一拍大腿:“那小子故意的!不想和楊家扯上關系,怕檢查出那孩子是他的種。”

  胡軸腿翹在收銀桌上,因為沈玲龍上次的威脅,他沒叼煙了,但覺不舒坦,便是嚼著一顆奶糖,含糊不清道:“那孩子不是高明的。”

  任若楠:“!”

  “真是喜當爹啊?!”

  胡軸輕笑:“知道為什么楊羅城這么喜歡楊嬌嬌嗎?因為楊嬌嬌是她干女兒,被窩里叫干爹的那種。”

  任若楠驚呆了:“我的天啊!”

  沈玲龍這會兒也選完了應選的東西,正準備結賬,胡軸冷不丁把腳放了下來:“阿姐,再去選,現在我和你們倆不熟。”

  任若楠懵了一下:“這是干嘛?干嘛……”

  反應過來的沈玲龍一把拽住了任若楠的手腕,拖著她往里面去了。

  她們躲在貨柜間,假裝挑選東西的時候,聽見一個囂張老男人的聲音。

  “是楊羅城。”任若楠作為一個比較出色的銷售人員,對于人的印象記憶還是很強的,她比沈玲龍都先反應過來,“他怎么來了?”

  沈玲龍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后,也沒有聽外頭人說話的想法,拽著任若楠去了賣石頭的那塊兒,隨便挑了三個石頭后走出去。

  “結賬。”

  不過一會兒不見的功夫,胡軸已經叼上煙了,腿依然是翹在收銀桌上,癱在椅子上,耷拉著眼皮,懶懶散散到了極點,對于處在收銀桌前,有些兇神惡煞的老爺們兒楊羅城,他是一丁點兒也沒有招待的意思。

  沈玲龍帶著任若楠出其不意過來結賬的時候,胡軸也沒有一丁點兒慌張,瞥了一眼說:“五十八。”

  沈玲龍翻出了五十八塊甩進了收錢箱里。

  對于旁邊盯著她們看的楊羅城,以及楊羅城帶過來的幾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熟視無睹。

  她和任若楠兩個分開拿東西,準備離開。

  “兩位同志,有點兒眼熟啊!”楊羅城一句話,就讓跟他過來的年輕人擋住了離開的路。

  胡軸嘖得一聲,沒管。

  沈玲龍握著任若楠的手,轉過身來,坦然的看著楊羅城:“在火車站,我們有過一面之緣。”

  楊羅城當然記得她,可是仇人的媳婦!

  他只是沒想到沈玲龍會這么誠實,楊羅城呵呵兩聲道:“哦對對對,是新來的,頗有魄力,將我閨女給逮進去了的陳檢察官的夫人啊!”

  沈玲龍聽得出來楊羅城的憤恨。

  但她不以為然:“是的,正是我。楊同志是想通過我給你閨女帶話嗎?很抱歉,我們女人,都管不來男人的事,如果想要探望的話,還麻煩走正規渠道。”

  嘭——

  楊羅城一拳頭砸在了無辜的門上,木門咯吱作響。

  “你這女人,還是跟我閨女說的一樣,一張嘴……煩得很哩!”楊羅城對沈玲龍得態度不算好,“你這么個能說會道,要是我去舉報你在這兒搞些不正當的事兒,你男人會不會秉公執法呢?!”

  任若楠眉頭一擰,不高興:“喂!你怎么講話的?什么叫做不正當的事兒?我們做什么不正當事兒了?!講話麻煩拿證據,懂?!”

  沈玲龍拍了拍任若楠的肩膀,示意她別多講。

  在楊羅城發飆的時候,她將任若楠擋在身后,面不改色道:“如果楊同志說的是,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話,就盡管來。”

  楊羅城拿劉建業和陳池沒辦法,今天恰巧在自個地盤看見那兩個人的夫人了,難得想要出出惡氣,沒曾想一拳打在棉花上,叫人不痛不癢:“你什么意思?”

  沈玲龍轉頭看向胡軸,她倒打一耙:“你覺得這個人,這個地方,哪個不曉得是你的?”

  “喂喂喂。”胡軸舉起雙手,“兩位姐姐可別瞎說,我和這位大哥可沒關系,我啊,就是謀個財,你們神仙打架,可別牽扯我啊!”

  楊羅城聽見胡軸的話,也不知道怎么著了,冷靜了一些。

  他冷眼看著沈玲龍:“回去告訴你男人,有些事做了,會得到什么代價,不是誰都承受得起的。”

  沈玲龍掂量了一下手上東西的重量,漫不經心的抬頭:“這句話,在送給我男人之前,我覺得你也可以好好體會體會。”

  說完帶著任若楠離去。

  等到人走了,楊羅城一腳狠狠的踹在了旁邊年輕人的腹部,將人踹出去四五米。

  “表子!”楊羅城咬牙罵道。

  胡軸見了,指骨敲了敲桌子:“兄弟,你憋不住,到你自個家里去發泄,別把我這兒的東西給砸了。”

  楊羅城猛地轉頭,審視胡軸:“你,和這兩個表子,很熟?”

  胡軸嗤笑一聲:“老子接手這個地方后,和哪個女人不熟?”

  “你哥哥我可不是要聽這種話。”楊羅城居高臨下的看著胡軸,說出了過來的目的,“給你錢,給你地方,養了你小子這么久,現在該是你給我做事兒的時候了,老子要那兩個小子的命!”

  胡軸冷冷的看著楊羅城:“你他娘兜里的金子,是誰給你賺的,你搞清楚一點。你要誰的命,關老子什么事。你自個手底下無能,回你自個位置收拾去,嚇走了老子的顧客,賺不得金子,別在老子面前哭窮。”

10086 3626037 MjAxOS8wMy8yNi8jIyMxMDA4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6/10086_362603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斗地主棋牌游戏送金币 青海十一选五开走势图 258彩票网2019年最新 3d赚钱 球探网指数 2018无敌单双中特 雷速体育号如何发送收费比赛 支付宝赚钱就推收钱码 07年大乐透走势图 广西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