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六百一十一章 教訓

書名:七十年代喜當娘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溫泉 更新時間:2020-03-09 21:17:30

  沈玲龍和溫月過來,本來是問事兒的,怎么會帶水。

  一一搖頭后,樓衍領著沈玲龍和溫月他們去了附近小賣部買水。

  樓衍喝過水后,尋了處地兒坐下,問沈玲龍:“嫂子你找我啊?什么事兒?”

  他是知道沈玲龍前兩天都不在這邊的,今天突然過來找他,肯定是有什么事兒。

  “我想問你,樊淋雨,你后媽是不是出什么問題了?”沈玲龍開門見山,也是情急了。

  要是以前,沈玲龍肯定是有耐心慢慢套話。

  在這問題問出來的時候,沈玲龍發現樓衍臉色以肉眼可見速度淡漠了許些。

  有事。沈玲龍想,肯定是樊淋雨又搞什么幺蛾子了,以前沈玲龍提醒樓衍注意樊淋雨,他都不以為然,還笑呵呵的,現在沉了臉,沒有問題那才叫奇怪了。

  果不其然,樓衍冷笑道:“她為了誣陷我,從樓上滾下來了,害得我被我爸甩出來當工人。”

  溫月有點無語,樓衍這是當工人嗎?這是下放基層做實事,等到時機成熟了再升上去。

  顯然,沈玲龍也是這么想的,她直言至于:“別扯這些有的沒的,樊淋雨有心害你,你爸不給她這個機會,才是把你調出來的,以后會走什么樣的路,你心里有數。你直接跟我說,還有沒有其他問題,不然她不可能給我阿弟打電話。”

  樓衍僵了一下,笑著打哈哈道:“哎呀,這事兒嫂子你都知道了啊?”

  沈玲龍沉默不語,盯著他看。

  也是被盯得不自在了,樓衍嘆了口氣說:“好吧,是她病了,病重,我爸喜歡她,想她高興,所以答應她讓伏憶泉過來看她,她那些小心思,我爸跟她同床共枕這么多年,能不知道啊?”

  沈玲龍有些懵。

  病了?

  樊淋雨那個老妖精,竟然病了?

  不對!這要是病了,樓衍何故這么遮遮掩掩,不應該是老早就告訴她?讓她過去看人?

  還有伏憶泉,如果是樊淋雨病了,想見他,何必繞個大彎,先去看伏家姑母和堂姐?

  樓衍要瞞,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兒,沈玲龍知道她現在問,就肯定會打草驚蛇。

  可不問,讓伏憶泉過去見伏家人,見樊淋雨,她還是有些擔心。

  幾番斟酌后,沈玲龍問:“我覺得你在撒謊。”

  樓衍:“……”

  抬頭和沈玲龍的視線對上后,樓衍怎么也說不出反駁的話來。

  僵持了好久,樓衍終于憋不住了,嘆了口氣說:“嫂子,不是我不跟你說,實在是樊淋雨作得太過分了,我爸忍不了,準備要給她一個教訓,讓她老實下來。”

  沈玲龍笑:“但你們扯上我阿弟做什么?至于樊淋雨那樣兒,你不覺得是你爸慣出來的嗎?我不管其他人,我只管我阿弟,他是最無辜的人。”

  樓衍舉起手說:“我保證,肯定不會對伏憶泉的,只是給個教訓給我小媽。”

  沈玲龍更不放心了。

  但樓衍左顧右盼,根本就不是愿意說的樣子。

  沈玲龍冷笑:“很好。”

  她不再多說,轉身要跟溫月離開。

  聽著這聲很好后的樓衍有點兒慌,連忙站起來,追上去說:“嫂子,嫂子,不是,你很好什么啊?你你你……你該不是想讓伏憶泉不去他親戚家了吧?”

  沈玲龍面無表情,邊走邊說:“你們在那兒挖了個坑,還想我看著人往里面跳?你瞧著我像是腦子有病的?”

  “有不會對他造成什么影響,最多讓他走個場面。”樓衍有些無語道。

  沈玲龍追問:“什么場面?是讓樊淋雨看著,要是在作,她兒子就沒什么好結果嗎?你們想讓我阿弟出點兒岔子,然后被關起來,等到給足了樊淋雨教訓了,讓她收斂了,老實做人了,再跟救世主一樣把人放走?”

  樓衍:“……”

  “不是,嫂子,你這怎么跟算命似的啊?小青山那個觀主,該不是收你做徒弟了吧?”

  沈玲龍斜眼看他:“這么說,我沒猜錯,你們真有這個打算咯?”

  樓衍:“……”

  他閉嘴不言了。

  沈玲龍并不在意,她已經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也有了自己的選擇。

  “既然如此,我為什么還要讓我阿弟摻和你們家的渾水中呢?”

  樓衍很急,早知道他就不見沈玲龍了的,這樣就不至于被發現了。

  “不是,嫂子,”樓衍開始煩沈玲龍,追著她磨,“嫂子求你了,我們真的不會傷害伏憶泉的,我保證!”

  沈玲龍突然停住,偏頭看樓衍,警告道:“你知道的,如果在我拒絕的前提下,你們還做了不好的事,那么就算你爸是天王老子,我也能讓他不舒坦。”

  明明個子不高,卻給樓衍一種氣勢磅礴的感覺。

  讓人背脊不自覺的僵硬。

  沈玲龍說:“好了,去考慮考慮怎么收拾你們準備的計劃,我先走了。”

  她沒管樓衍生發呆與否,轉身就走。

  走遠了好一截路了,樓衍才從那種氣勢中清醒過來。

  清醒過來了,樓衍記起家里亂七八糟的事情,他便是硬著頭皮喊了一句:“嫂子!那樊淋雨呢?你插手她的事兒嗎?”

  沈玲龍頭也不回:“她要求合理,我便受理。”

  樓衍一愣,這就是說,如果不合理,甚至不去要求的話,就不會受理。

  他笑了起來,說:“謝啦,嫂子!”

  沒有人回答他,但樓衍也松快了很多,心情不會那么緊繃了。

  沈玲龍這邊和溫月走遠后,溫月幾次回頭看樓衍,直至看不見樓衍的影子后,溫月才忍不住問:“玲龍姐,你到底是準備管他們家那事兒,還是不管?”

  沈玲龍長長的嘆了口氣:“以前的事兒,你不是也聽過了的嗎?她強行給我錢,要入股我的所有生意。不管是什么生意,都會有一部分股份是她的。雖說我也不想要,但不得不說,我使用了她的錢,若不是她的錢,其實很多事情坐起來都有些捉襟見肘。”

  溫月立馬明白了沈玲龍的意思。

  為什么要說合理請求,她就會都答應呢?

  因為是人情。

  即便那時候是被樊淋雨威脅的,但用了就是用了。

  溫月笑了笑:“我倒是覺得,樊淋雨,你親媽,絕對不會給你說不合理的訴求,甚至不會來找你。”

  沈玲龍搖頭:“那說不準,如果真的有危險,她絕對會來,而且會用合理的訴求。”

  “什么?”溫月一愣,“樊淋雨還能提不合理的需求?”

  沈玲龍笑:“你不了解她,她聰明的不得了呢!總是讓訴求合理化。”

  不過,應該是在走投無路的時候。

  到了工地后,沈玲龍與溫月道別:“那我先回去了,你也別擔心太多,她最近應該還不會來。”

  溫月嘆了口氣:“行,你心里有數就可以了。”

  ——

  回到家,正好是伏憶泉帶著一家子人出來。

  沈玲龍一怔:“你們干什么去?”

  伏憶泉也知道在家里干了什么,竟然想著今天就去。

  “行了,不用去了。”沈玲龍說,“那里有問題。”

  伏憶泉一愣:“啊?怎么了?阿姐你不是說沒什么問題嗎?”

  沈玲龍稍作考慮,沒有給伏憶泉解釋,如果告訴伏憶泉,樊淋雨那邊出問題了,這小子怕是要偷偷的,想方設法去幫樊淋雨。

  為了不必要的麻煩,沈玲龍說:“現在有問題了,目前你別去,等沒問題了你再去,你們不是要在這兒多呆幾天嗎?不用著急,”

  她勸退了伏憶泉,但沒給伏憶泉一個好的解釋。

  伏憶泉看著沈玲龍上樓以后,他忍不住問了古思蘭:“這是怎么了?”

  古思蘭抱著團團,打了個哈欠,說:“誰知道呢?不讓去,肯定是有不讓去的道理,她不是每回說的都很對嗎?”

  說完,古思蘭將團團塞給了伏憶泉,邊伸懶腰,邊說:“我還要去休息一下,真是搞不明白你,怎么突然見就急吼吼的要去了,困死我了。”

  伏憶泉抱著團團在原地沉默不語。

  他為什么要急著去呢?

  因為他有一種直覺,直覺告訴他可能有什么事兒要發生,而他害怕事情發生,所以選擇出其不意的過去,讓伏家姑母和堂姐措手不及。

  這樣就錯開了可能要發生的事情。

  不過他阿姐既然說讓他不去,那就不去好了。

  伏憶泉嘆了口氣,看著懷里抓著撥浪鼓樂呵的團團,小聲低語:“你說你,真好啊,什么事兒都不用多想。”

  “小舅?”二福從外頭回來,剛好聽見了伏憶泉這句話,有些好笑道,“小舅,你干嘛?還有煩心事兒了?竟然羨慕起團團來了。”

  伏憶泉笑道:“沒,就隨便說說,你怎么又回來了啊?”

  之前二福是有跟伏憶泉說了很多關于阿爹他們的事兒,不過后來有個人過來找他,所以跑出去了一段時間,沒想到這么快就回來了。

  二福估計也是有要緊事兒,他擺了擺手道:“我回來看我媽在不在,有點兒事跟她說……”

  伏憶泉立馬指路:“回來了,剛上樓去了。”

  聽說沈玲龍回來了,二福眼睛刷得一下亮了起來,他道:“那我先過去啊!”

  他一邊往樓上跑,一遍喊:“媽,媽你在嗎?我跟你說,我今天看到了一個人,你肯定想知道!”

10086 3651100 MjAxOS8wMy8yNi8jIyMxMDA4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6/10086_365110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搓麻将的技巧 pk10 配配发配资 湖北今天快三开奖号码 中首投资 华讯配资 博易大师配资 王中王开奖结果 广西快3开奖记录 河南郑州麻将朋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