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二百七十三章 重病

書名:錦鯉小娘子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轉暈暈ok 更新時間:2019-11-08 11:04:10

  林霜簡直恨死彭良才了,她拜托沈夫人幫忙尋找治眼疾的好大夫,然后匆匆往回趕,恨不得馬上抓他揍一頓。

  但是彭良才卻不是最要緊的,春芽在門口接了林霜,對她道:“宋媽媽病了,侯爺已經先趕過去。”

  林霜一驚,連忙詢問細節,宋媽媽是侯爺敬重的人,林霜沒嫁過來之前一直是她在打理侯府,如今因為她兒子謀害主子,侯爺震怒,將她送往莊子上養老,但她的功勞是抹不掉的,侯爺對她的感情還在,林霜對她本人也沒什么反感。

  “前幾天見她還好好的,怎么會病得這么重?”

  “怕是心里不順,氣病的。”

  林霜點點頭,宋媽媽畢竟年紀大了,這些年在侯府一直養尊處優,從去年開始卻事情不斷。她眼看宋順兒受罪,又擔心宋順兒夫婦謀害林霜的事情泄露,心里煎熬,原來整個侯府都掌握在她的手上,本來以為林霜來了,她已經做好準備放權,可實際上真沒了手上那點權利,她又受不了那種失落。

  她撐著一口氣回北京,就是抱著萬一的僥幸心理,希望長興侯念舊情,能夠放宋順兒一馬,誰知侯爺對林霜的感情比她想象的更深。

  這一連番的打擊層層累積,她一直硬撐著,直到長興侯對宋順兒徹底的失望,將他們夫妻關入大牢,送她去莊子上,才成為壓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宋媽媽這是受到了身體和心理的雙重打擊,病來如山倒,恐怕不妙。

  林霜讓人安排馬車,換了身衣服立即啟程往莊子上。到時已經入夜,莊子里燈火通明,下人都垂首斂容,躡著手腳來回穿梭。

  長興侯坐在宋媽媽的床頭,拉著她的手,面有凄色,低聲不知在想什么。

  而在床前,宋順兒夫妻已經被從大牢里提出來,并排跪在地上,林霜一出現,宋順兒那只尚完好的眼睛就跟淬了毒似地射過來,劉氏更是扭著頭咬牙切齒,恨不能剜了林霜的心一般。

  “侯爺。”林霜掃他們一眼后,再不理會了,開口叫長興侯。

  “你來了。”長興侯紅著眼眶,伸手叫她過去。

  林霜走過去握住長興侯的手,感覺到他手心發涼,再看宋媽媽,她緊閉著雙眼,一臉菜色,氣息微弱,就幾日的時間,仿佛被什么吸走了全身的精氣,變成了一具毫無生氣的尸體一般。

  “宋媽媽得的什么病?大夫怎么說?”

  “大夫……在煎藥。”

  “得的什么病,夫人還需問?”劉氏聲音尖銳的道。

  林霜很無辜地望向長興侯:“侯爺?”

  “與你無關。”長興侯拍拍林霜的手背,示意她安心,然后眼神凌冽的望向劉氏:“不知悔改的東西,夫人苛待你們了還是怎么的,你們自己作死謀害她性命,如今事情敗露,還嫉恨起夫人來了?”

  劉氏仍用刀子似的眼睛剮著林霜道:“要不是相公極力促成,她一個家生子出身的女人,哪有資格當侯夫人,可她麻雀變鳳凰后翻臉不認人,想方設法搶奪我們手上的管家權……”

  宋媽媽突然咳嗽起來,干扁的胸膛劇烈起伏。

  長興侯顧不上跟劉氏計較,連忙給宋媽媽順氣:“宋媽媽,你醒了?感覺如何?”

  宋媽媽喉嚨里漏氣似的,呼哧呼哧的響著,眼睛緩緩打開,但眼珠子渾濁,半天沒有聚焦。

  宋順兒跪行幾步到床前,抹著淚道:“娘,是兒子不孝,您在病重時也沒個親人在身邊照顧,您千萬不能有事啊。”

  “娘啊,娘啊,您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們怎么活啊!”劉氏也撲上去大哭。

  宋媽媽終于有了反應,眼珠子緩緩往旁邊看去,嘴唇顫動。

  “去把大夫叫來!”長興侯沖外頭大聲喊道。

  “侯爺……”宋媽媽手指動了動,聲音微弱的喊道,長興侯連忙拉住她的手。

  “宋媽媽,本侯在呢。”

  “我就順兒這么一個兒子,宋家唯一的血脈……”宋媽媽眼里滾出一大顆眼淚,提著一口氣說出這話,頓時又咳嗽起來。

  長興侯緊緊抿著嘴,動作輕柔的給她順氣,宋媽媽雖沒有正面求長興侯放過宋順兒夫妻,話里的意思卻再明白不過,宋順兒夫妻連個孩子都沒有,要是被發配充軍,只怕九死一生,要是宋家的血脈真的因此斷了,長興侯和林霜難辭其咎。

  長興侯的臉色難看,卻絲毫沒有內疚之色,他這人看慣了世態炎涼,也看多了生死,重感情歸重感情,三觀極正,立場是堅定不移的。他看林霜一眼,溫聲對宋媽媽道:“這件事情夫人沒有半點錯,完全是宋順兒自己作死。謀害主子本是死罪,好在夫人命大,逃過一劫,不然本侯定要親手剁了他們報仇的。夫人雖沒事,但公道還是要討回的,本侯不要他們性命,已經是念及舊情了。”

  宋媽媽驚愕地抬頭望著長興侯,沒有從他眼里看到任何后悔和遲疑,她都說的這么凄慘了,卻被他輕易地否定。

  “夫人,算是老奴求您,這次就留他們一命吧。”宋媽媽見長興侯說不通,又調轉目標,顫巍巍的舉起手想抓林霜的衣袖,然而身體無力,抬起又很快的落下去。

  長興侯連忙按住宋媽媽,沉聲道:“宋媽媽,你先別動,大夫在煎藥,吃了藥您身體才能恢復。”

  宋媽媽流著淚搖頭:“侯爺,順兒這么做,完全是被嫉妒蒙閉心智,他與您一起長大,從來都是您身邊最親密的人,乍然這個位置被夫人占據,他心中適應不過來,這才做了傻事。可他畢竟陪伴了您二十多年,對您的忠心,您肯定都明白的。侯爺啊,老奴知道您要給夫人出氣,可氣歸氣,您難道真想看著順兒死?”宋媽媽哭道,緊抓著長興侯的衣袖不愿意放手。

  長興侯和林霜對視一眼,眼底露出無奈。

  “宋媽媽,您現在的身體虛弱,不宜再操勞這些事,喝了藥睡一覺,等病好些再說。”長興侯的意思不言而明。

  若是連謀害妻子的人都能放過,他這丈夫當的也太不稱職了,況且他也沒要宋順兒夫妻的命,不過是判個充軍而已,等出了這口惡氣,讓他吃夠苦頭,過些年肯定會讓他回來的。

  “侯爺!”宋媽媽掙扎著哭喊道,簡直不敢相信長興侯這般絕情。

  “媽媽您躺著別動,先喝點藥吧。”長興侯起身讓出地方給丫頭喂藥,在床頭站了會,親眼見宋媽媽喝下藥。

  宋媽媽強提起一口氣說了這么多話,這會終于氣力不濟,喝完藥又昏昏沉沉睡過去。

  “宋媽媽病情不穩,咱們今晚在這守著!”長興侯捏著林霜的手道,一臉擔憂。

  宋順兒跪在地上,一只眼睛露出凄色,急急地向長興侯哀求:“侯爺……”

  “你不用多說,該說的本侯已經說過了,況且你們夫妻到現在,還沒有意識到自己錯在哪里,至始至終,都沒有對夫人說過一句道歉的話,只是不斷的為自己的行為狡辯。反而是夫人,顧及本侯的感情,從沒要求本侯如何懲罰你們。”

  宋順兒臉色一白,“侯爺,我們知錯了,真的知錯了。”

  長興侯恨鐵不成鋼的瞥他一眼,“你倒是會順桿爬,仗著與本侯那點交情,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

  “我們真知錯了呀,侯爺,小人發誓,以后絕不做任何傷害夫人的事情!”宋順兒以頭搗地,劉氏見狀,也跟著磕頭。

  長興侯懶得跟他們多費口舌,拉著林霜走出去,梅子趕緊在前面引路,帶他們去布置好的房間。

  一會大夫進來,跟長興侯說了宋媽媽的病情,她這是積癥爆發,心神受損,已經油盡燈枯之相,吃藥也不過是吊著一口氣,恐怕撐不過去了。

  這結果在長興侯的預料之中,然而一下子實在沒法接受,他頹然的坐在椅子上,看得出來心里很難過。從小到大,宋媽媽就像他的母親一樣,一直支撐著侯府,讓他在外面做事無后顧之憂。雖然現在與大舅舅關系破冰,但親情還未完全修復,在他心里,宋媽媽才是親人啊。

  林霜本來看長興侯重罰了宋順兒一家,對他的處置還算滿意,是不準備再管這事的,可看現在的情形,她不得不退步。

  “侯爺,就依宋媽媽的意思,放過宋順兒吧。”

  長興侯瞪她一眼,怒道:“你以為本侯在做戲給你看?”

  林霜搖搖頭:“我知道您賞罰分明,是真氣宋順兒,可現在情況不允許,宋媽媽要是帶著遺憾走了,您以后都不會心安的。人一死,活著的人便只記得好,慢慢淡忘她的不好,您每每想起她來,都會覺得虧欠她的。這種歉疚,也許會伴隨您以后的生活,影響我們之間的感情,我不想因小失大。”

  林霜說到這兒,心中更加明朗,讓宋順兒惡有惡報固然令她爽快,卻很有可能令長興侯心中留下遺憾。她知道宋媽媽和宋順兒在長興侯心里的地位,而宋順兒的所作所為對長興侯的傷害,恐怕比宋媽媽以為的要多得多。

  她不要讓這種傷害加深,何必為了不相干的人,折磨自己愛的人呢。

10096 3618056 MjAxOS8wMy8yOC8jIyMxMDA5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8/10096_3618056.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河北十一选五 新疆福利彩票喜乐彩 即时比分-中国足彩网比分直播 优乐彩首页 快乐10分破解如何计算 辽宁11选5基本走势图 弈城围棋官网 现在养海鸭能赚钱吗 排列三2元走势图坐标 双色球蓝球震符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