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章 攀高枝

书名:大王令我来巡山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屋外风吹凉 更新时间:2019-04-16 13:57:04

    “小九儿怎来了?”

  二人对视了片刻后,林宁见小丫?#36153;?#30555;越来越活泛,一个劲的打量他,温声问道。

  田九娘圆圆的大眼睛眨了眨,却并不进门,偏着小脑瓜扒在门边,小声道:“春姨说,姐夫昨儿并没真想丢我下思过崖,只是想唬我玩,是不是真的呀?”

  林宁轻轻呼出口气,?#37259;?#30000;九娘的眼睛,认真道:“当然是真的,山寨里只有九娘跟我玩,我怎会把你丢下山崖……只是我昨天心情不好,你又叽叽渣渣,我让你歇会儿再说话,你便改唱曲儿,呜呜啦啦……吵的我头都大了,所以我才想唬你一唬……你想想,我若真想害你,早先你天天跟我去西边儿江边玩耍时,我丢你到江水里喂大鱼不更容易些,还用等昨天?”

  九娘仔细想了想,觉得很有?#35272;恚?#22905;自然想不到,原身林小宁不是没想过,只是江边总有山寨里的人在,或有人挑水,或有人洗衣,或有人跟着九娘,他实在没机会。

  然而才六岁的田九娘虽然聪慧过人,可还不识人心险恶,先是听到春姨为林宁辩解之言,这会儿再听林宁的认真解释,登时就信了。

  不过她还?#38738;?#36215;嘴,对林宁声音脆甜道:“姐夫啊,昨儿九娘可唬坏了呢,还以为你要把九娘丢下山崖,我那样哭你也不放下我,以后不准了哦!”

  林宁缓缓点头,微笑道:“你别怕,我以后再也不会去思过崖了,在?#21069;?#25171;可真疼。”

  “咯咯咯!”

  田九娘听闻林宁自嘲之言登时乐坏了,她还从没见过林宁这般好说话,往日里都是很不?#22836;?#30340;搭理她两句就赶她边儿去。

  可是田九娘就爱跟着他,因为春姨总告诉她,九娘爹娘没了后,只有一个亲姐姐,可她姐姐五娘见天都要忙山寨里的大事,没有时间陪她,所以她就只有姐夫一个亲人了,要好好相处呢。

  再者春姨待她极好,很疼爱她,天天给她做好多好吃的,还给她缝新衣裳,所以九娘总爱往山寨里最大的这座院落里来。

  “姐夫,阿牛哥昨天可凶了,我帮你求情也不得用,不过你别怪他好不好?”

  放下心事后,九娘歪着小脑瓜走进屋里,近前?#37259;?#40763;青脸肿的林宁小声说道。

  她十分聪明,想到如果真如春姨所说,林宁只是在同她玩笑,那曾牛的下场可就?#24187;?#20102;……

  林宁故意逗她,“哎呀”了声,不无“责怪”道:“九娘,你到底和谁亲近哪?你是我这边儿的还?#21069;?#29275;那边儿的?我都被打成这样了,你还向着曾牛那夯货……”

  田九娘先嘻嘻一笑,然后一本正经道:“当然和姐夫最亲近,春姨早就同九娘说过,这世上,九娘就只有姐姐和姐夫两个亲人哩,怎会偏向外人?只?#21069;?#29275;哥他并不知道……”

  说着,田九娘小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又道:“还有方二叔、胡三叔、周五叔他们现在都还不信姐夫……姐夫你以前总骂他们,要是这次再打了阿牛哥的板子,?#19988;?#21518;……他?#19988;?#26356;误会姐夫了呢……”

  见一个六岁的小丫头就能想到这些,林宁很有点吃惊,这大概就是早慧吧……

  他不愿让小人儿作难,便微笑道:“好了,九娘别想这些了,我不怪他就是。他也是关心九娘嘛,以为我要伤害你,所以我理解他。若换了我,见旁人这般欺负九娘,也必不饶他!”

  田九娘闻言,瓷娃娃般的小脸一下乐开了花,大眼睛忽闪忽闪的?#37259;?#40763;青脸肿的林宁,笑嘻嘻道:“姐夫,你说的当真哩?”

  林宁点点头,道:“自然当真。”

  田九娘高兴坏了,手舞足蹈起来,还挺好看。

  不过未几?#21482;?#32531;的散去了笑容,?#34892;?#38590;过的低下头,道:“可是山寨里大都不相信姐夫……”

  并不是每个人都只有六岁,还长期受春姨的“洗脑”……

  如今林宁在山寨里的名声,比臭狗屎强不了多少。

  林宁?#27425;?#26377;多少遗憾,他温声道:“没关系的,我原本就不爱同他们耍,他们不?#19981;?#23601;算了。反正小九娘不会讨厌我的,哦?”

  田九娘乖巧的点头道:“?#29275;?#25105;当然不讨厌姐夫!”顿了顿又小心翼翼的?#37259;?#26519;宁,奇怪道:“咦,姐夫今儿怎不骂我讨厌鬼了?”

  往日里,可是说不到三句话,就要被驱赶走的,而?#19968;?#21313;分讨厌她喊姐夫……

  林宁微笑道:“我伤病了这一遭,险些死掉,也想明白了,如今,我也只有春姨和九娘两个亲人了呢。”

  田九娘闻言小脸儿顿时认真起来,校正道:“耶?姐夫,你说错了哩!春姨是咱们的长辈,可你的亲人只有我和姐姐两人,我们三个?#25856;?#19968;家人,这是春姨说的!”

  林宁脑海中浮起那张极秀美但也极冷漠的脸,她似乎?#20011;?#24536;了什么是笑……

  忽地,林宁听到一阵抽泣声,他回过神来,就见方才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小九娘,这会儿却难过的落泪,他奇道:“又是怎么了?”

  九娘哽咽道:“姐夫,你还是很讨厌姐姐么?”

  林宁摇头道:“没有讨厌呀。”

  九娘睁着泪汪汪的大眼睛?#37259;?#26519;宁,抽泣道:“可是……可是姐夫以前说过,都是姐姐命太臭太硬,是姐姐克死了你娘,又克死了你爹,又克死了我娘和我爹,?#29916;?#25856;姐夫的高枝,不要脸……”

  林宁闻言一怔,仔细“回忆”了番,抽了抽嘴角,“他”还真有一回大发脾气说过这些话。

  可笑的是,“他”不敢当着五娘的面说,只敢同五六岁的孩子发火……

  ?#37259;?#22996;屈落泪的九娘,林宁正经道:“那都是些混账话,当不得真的。那天和你说完后,我娘就托梦给我,狠狠教训了我一顿,让我不能再浑说。咱们是山贼,为了山寨里的人能活命所以吃刀?#29399;梗?#35841;也保不准哪天就没了,哪里能怪到你姐姐一个女孩子身上?你想想,我是不是只说过一次,往后知?#26469;?#20102;就再没这样说过,对不对?”

  其实是那天九娘哭狠了,引来春姨,得知原委后,林小宁被春姨狠狠教训了回,他又“心怀大志?#20445;?#25152;以往后再没说过。

  听林宁这样说,九娘认真想了想,还真是如?#32781;?#30772;涕为笑道:“姐夫你别怪姐姐,姐姐很?#37327;?#30340;。林大伯是她师父,宁大娘也最疼她,她最想念他们呢。春姨说,姐姐天天练武,就是为了保住林家的家业,也保护姐夫和我。你别怪她了哦……”

  林宁听的脸皮?#34892;?#33226;热,干笑了声,道:“不怪不怪……”

  九娘闻言愈发高?#32781;?#21501;叽喳喳说起好玩的事,什么窗前的花儿开啦,早上鸟儿啄她的窗啦,她的丫头翠儿不相信林宁不让她来大屋自己?#37027;?#36305;来啦……

  正说的高?#32781;?#24573;见春姨提着一个食盒进来,见二人一个说的高兴一个听的高?#32781;?#39039;时也高兴坏了,笑道:“我就说昨儿是兄妹俩闹着玩,偏他们不信!”

  林宁弯起嘴角微微一笑,九娘则嘻嘻笑着从椅子上跳下,去帮春姨提食?#23567;?/p>

  春姨将食盒放下后,又去取给林宁洗漱的净水。

  九娘则小嘴儿不停的“叭叭?#21462;?#30340;继续说话:“春姨待姐夫真好啊!”“还准备了两份小?#32781;?#39321;油萝卜丝和蒜佐藕片!”“喵喵?春姨竟然给姐夫煮龙血?#23383;啵?#22909;想吃哦!”

  龙血米,是一种林宁前世闻所?#27425;?#30340;米,专门供习武之人食用。

  就林小宁的?#19988;?#20013;了解,习武前期吃些野味血肉还行,等练到高深处,就需要吃龙血米来补充精气。

  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林宁目前也无法判别真伪……

  九娘正将两盘小菜摆出,摩拳擦掌看样子想好好蹭一顿早饭,却见外面进来一高大雄壮的丫头。

  方口阔鼻,虎背熊腰,砂锅大的拳头……

  林宁认得这个面色阴沉身形高壮的丫头,名叫翠儿,是山寨人家的女儿,其父原是田虎手下的头目,后来在一次下山劫?#20048;?#27809;了,翠儿一日赛一日能吃,她娘撑不住就让她投奔了田家,田虎收留了她,并安排她照看?#30528;?/p>

  若说春姨是林小宁的?#20048;遙?#37027;翠儿就是九娘的?#20048;摇?/p>

  昨天在思过崖要是翠儿赶来?#21561;?#37027;一?#21804;?#20272;计这会儿林宁?#20011;?#20937;了多时了……

  只看她此刻难掩仇恨的目光,就知?#28010;?#24515;里有多恼。

  林宁自然不会同她一般见识,九娘则满脸讨好道:“呀,翠儿姐姐也来看姐夫了!”

  ?#37259;?#20061;娘那张讨喜的脸,翠儿宽大脸上的冰冷之色转化为无奈,道:“不是说好了,小姐以后少往这边来打搅么,怎又跑来了?”许是脑袋太大的缘故,翠儿说话好似带着回音混响……

  九娘嘻嘻赔笑道:“我来找姐夫玩嘛……翠儿姐姐,春姨没有哄人,姐夫昨儿真的是在和我玩耍哦,姐夫还说,他要想害我,何必等到昨?#30504;?#36824;跑去思过崖?我天天跟他往江边去,早就一推了账了,是不是很有?#35272;恚俊?/p>

  翠儿好大一张脸上,布满黑气,差点没仰倒过去。

  这话能哄九娘,如?#25991;?#21700;她?

  山寨里哪个明眼的不知道这位主儿一?#20146;?#22351;水?

  只是到底念及林宁是先寨主的独子,先寨主和寨主夫人?#36127;?#23545;每个山寨中人都有恩,所以纵然恨的拳?#36153;鰨?#32736;儿也在极力忍耐着。

  不过,也只是忍耐,?#27785;搜?#37027;张带着微笑的脸,她打心底感到憎恶,不想再同这个阴险恶毒卑劣的小人说一句话,翠儿道:“大当家喊你速速回去,我不知什么事,但很着紧!”

  九娘闻言,登时气馁,她虽然十分想留在这,她姐姐冰冷严肃,她其实很怕,这里有春姨,林小宁有春姨在时,也不会凶她,更像家……

  可是,再怎样,五娘也是她亲姐姐,比林宁还更亲一分,所以她只能听话,告别了林宁,垂头丧气的跟随翠儿回去……

  这主仆二人刚出门没一会儿,林宁就见春姨端着铜盆脸帕进来,面色隐隐不喜,显?#21804;?#22905;方才?#21561;?#20102;翠儿那张黑脸……

  林宁温言笑道:“春姨,不当紧的。”

  春姨见他如?#32781;?#20284;没看出内中深意,也不忍告诉他,只能在心中一叹:

  若五娘那丫头当真?#38405;?#20799;死了心,?#19988;?#21518;,可就麻烦了……

  老一辈多受林龙夫妇恩惠良多,他们在时总能保得林宁平安,可他们一旦?#20808;?#27515;去,如今的小辈们,又有谁还记得林家的好?

  本来林宁同他们的关系就很不好,昨日之事发生后,想狠捶他一顿的小辈们就更多了。

  若无五娘护着,林宁日后必危矣……

  ……

  PS:还没走完签约流程,上不了推荐,所以这几天暂且一更,大家先养养?

10137 3552802 MjAxOS8wNC8xNS8jIyMxMDEz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4/15/10137_355280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德甲排名积分 北京快三助手下载安装 河北20选5几点开奖 金博棋牌绿色下载 足球文化手抄报 太阳城彩票app入口官方平台 网上兼职有手机就能赚钱是真的吗 内蒙古快三走势 2019年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山东老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