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四百一十一章 不同物種

書名:全都知道我愛你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張家三姐 更新時間:2019-08-21 17:07:51

  接出來壯壯的時候,他小嘴興奮的吧啦吧啦的,跟我學著今天他來幼兒園的所見所聞。一臉的興奮。

  直到上了車,托尼一聲驚呼,“我說妹妹,你怎么早婚呢?這么大點就有孩子了?簡直是在羞辱我們!”

  我羞澀的笑笑,心想,你以為我愿意的。

  托尼后頭看向壯壯問,“嗨!小子,你是誰?”

  “我叫壯壯,學名展文騰,什么小子!”壯壯理直氣壯的說,“我有名字!”

  “哎呦!你有名字?壯壯!很了不起嗎?我還有名字呢!我叫托尼,你知道嗎?還壯壯!我看你一點都不壯!”托尼一臉的不屑,語氣也挑釁。

  壯壯眨著大眼睛瞪了他一眼,抱著自己的雙臂運氣,“我現在還小,長大了就壯了。”

  “那你什么時候長大呀?”托尼有意問,顯然他是在逗他。

  我們幾個都笑,我一邊開車一邊看著視后鏡中兒子氣呼呼的小臉!那架勢,簡直不服!

  “明天我就可以長大吶!”壯壯很強硬的說,一點都不讓份。

  “明天!還得等明天,小破孩!”他很輕視的說。

  “我細壯壯,不細小破孩!沒禮貌!我不理你!”說完就冷著臉色使勁的瞪了一眼托尼。

  托尼指著他對爸爸說,“嘿!這小子還瞪我,這么跩?聽傲氣呀!”

  壯壯知道托尼在說自己,冷哼一聲,“哼!”

  我想,他一定是一直看慣了展云霆與他舅舅那樣的正人君子型的男人,很接受不了托尼這個奇裝異服的男人。

  你想,就連我剛剛開始的時候都接受不了,看不慣,他雖然小,可是三觀還是正的。

  尤其是他標新立異的白發,我觀察過,他的白發是他自己土生土長的,不是后期處理的,有可能他是白化病的患者。

  但是,看習慣了真的感覺特有個性,雖然有點難以接受。

  “老頭,這小子挺橫!”托尼看向父親說,他的語氣其實相當的喜愛。

  “不要叫我外公‘老頭’只許舅舅叫!你不可以!”壯壯這是跟他扛上了。

  “哎呦!為什么我就不可以?我也是你舅舅,你問問你外公我是不是你舅舅?”托尼看來是逗他上癮了。

  壯壯不可置信的揚起小臉看向他的外公問,“外公,他細我的舅舅嗎?”

  他外公滿臉堆笑的很認真的點點頭,“是的!他是你另一個舅舅!叫托尼,是你托尼舅舅!”

  壯壯有點無法接受了,他怎么又出來一個舅舅?

  “他是我師父,師父師父就是我父親,我怎么就不可以跟你舅舅一樣叫‘老頭’了?”托尼的愛真的跟他的人一樣另類。

  壯壯一下語塞,咔吧著大眼睛,看著托尼,小臉沉著,突然他看向他外公,“腦爺,什么細師父?”

  我爸爸大笑,耐心的跟他解釋什么是師父。

  “那他跟你學徒了嗎?”壯壯忽閃著大眼睛,很好奇的問。

  “是啊!學了!不然他哪有本事分辨他的產品品質。”父親很自豪的說,“怎么做你的舅舅!其實你托尼舅舅很厲害的!”

  壯壯似懂非懂的看著他外公,可能他一時半會還理解不了此中的道理。

  不過看不上托尼是一定的。

  突然他又開口了,“他細我舅舅,為什么不給我禮物?沒有禮物怎么做壯壯的舅舅!”

  我一邊開車一邊笑,“托尼哥!他是禮物控,初次見面沒有禮物是收買不了他的!”

  托尼一聽我這樣說,瞬間崩潰,“MYgod!你不早說!”

  壯壯依舊忽閃著眼睛看著眼前的‘怪物’!

  托尼趕緊回頭,看向壯壯,“嗨!小子!”

  “壯壯!”

  “哦!Sorry!壯壯!想要禮物是嗎?”他看著壯壯問。

  壯壯當即就眼波反光了,但是沒說話,看著托尼!

  “我絕對給你補上我們初次見面的禮物!你看可以嗎?”他語氣柔和的征求壯壯的意見,態度很誠懇。

  壯壯看了看他,“沒有就細沒有,不許說謊!”

  托尼氣的一拍額頭,一臉的痛苦,“這小子怎么這么難搪?”

  我父親笑著說,“你以為呢?這可是個精品!”

  “恩恩,是夠精的,這小模樣長的,哪哪都精啊!帥哥!”他笑著很諂媚,“就是脾氣挺大!”

  我們都笑,只有壯壯還繃著小臉,接受不了這個奇怪的舅舅。

  到了桃源御景,下了車,壯壯才看到托尼穿的褲子和鞋子,瞠目結舌的看著他,表情有點夸張。

  托尼似乎感覺到有目光看向他,他一回頭,對上壯壯的眸子。

  到是壯壯有些害羞了,趕緊避開目光,喊我,“媽媽!”我趕緊走過來,伸出手牽著他,“叫托尼舅舅!”

  他竟然把手指放進嘴里,茫然的看著我,顯然他不愿意。

  托尼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抱過他就放在自己的肩上,“我就不信了,你個小不點怎么矯情!”

  壯壯到沒說話,我估計是他一下坐到他的肩上有點高,他的手不得不放在他的頭發上,還很認真的看了看。

  跟在后面的我差點沒笑出聲。

  我兒子的小表情,簡直是奇葩,他顯然以為托尼是不同的物種。

  還不到晚飯的時候,程思遠回來了,顯然他是提前回來的,一進客廳,就看到地毯上跟壯壯拼接著文具的托尼。

  “你怎么來了江城?跟白頭翁似的!”程思遠的比喻差點沒笑噴我。

  我正在跟母親還有王嫂忙著做菜。

  “你怎么說話呢?我愿意這樣嗎?”托尼不樂意了,顯然,他的白發確實讓我猜到了,應該是白化病。

  “你小子別總揭我的短啊!有你這樣當哥哥的嗎?這叫時尚。”托尼大言不慚的說。

  “哈!真的悲哀,就你怎么就混到了時尚圈了呢?”程思遠的語氣當然是帶著調侃,“你怎么知道爸媽在江城的?你到是毛長!”

  “怎么說話呢?什么毛長?當我是烏龜?你會不會說話?”托尼的聲音滿是抗議。

  母親都笑的不像話,“這兩個從小就掐,這都掐了多少年了,還這樣,都要從孩子掐成了老頭了。”

  “托尼哥很早就認識我們家嗎?”我一邊幫媽媽拌菜,一邊問。

  “嗯!這孩子命很苦的!”母親說道,“他是你爸爸在澳洲街頭上撿回來的!”

  “啊?”我有些震驚,“撿回來的?”

  “其實確切的說,是救下來的。”母親柔聲的說。

  “怎么回事?”我相當的好奇,眨著大眼睛等著母親給我講下去。

  怎么這樣的事都讓我家碰上了?撿的撿,救的救!我的爸媽得多善良啊!可有的時候善良也未必就是好事情,救了一個展云霆,全家差點全軍覆沒,傾家蕩產。

  “那時我們都已經回澳洲了,是云霆之后的事情!”母親看了我一眼。

  “我還在病中,你爸爸出去給我買藥,卻領回了他!”媽媽的表情很溫婉,換了發型的媽媽漂亮的讓人不敢相信,這是我的媽媽。

  “你爸爸告訴我,他被一群歐洲男孩暴打,已經滿身是傷,那時的我病沒有那么嚴重,趕緊查看他的傷,我的天!小小的孩子,......”母親有點說不下去,抽了一下鼻子。

  托尼的頭伸進來,“師娘,你又回憶!”

  媽抹了一下眼角,又笑了笑,“你現在不是好了,你看看你現在,光鮮亮麗的,。”

  托尼走進來,依偎在母親的身邊,“師娘,還不是你照顧我,我才活過來!才有今天!要不是師父教我一技之長,我又怎么能找到方向!我勝的是我的命好志在必得!”

  “老太太,別傷感!不許再問!”托尼佯裝吼我。

  然后又走出去。

  我看向媽媽,等著她繼續說下去,我很好奇。

10171 3598627 MjAxOS8wNC8yNS8jIyMxMDE3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5/10171_359862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什么是股票指数 什么是股票指数 银行基金配资业务 兴业银行股票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招商 宝尚配资 赢翻网配资 中山股票配资 炒股秘籍 股票融资余额是什么意思 股票分析师为什么会免费推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