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二更

書名:有朝一日刀在手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退戈 更新時間:2019-08-20 12:09:31

  開云抵達之后,不多時, 江途也從另外一面跑了過來。
他明顯沒有開云的那種閑情跟淡定, 那慘白的臉色告訴眾人他此刻更想捶爆開云的腦袋。
太慘了。溜風箏根本不是他的本職, 何況他完全是被迫逃命。

  江途沖到人堆里,都沒認出閆邊賀是敵人,徑直略過他們, 跑到了自己的隊伍中。
雷鎧定仿佛看見了曾經的自己,出于對難友的同情,主動扶了他一把。
江途抬起頭,用力回握住他的手,二人交疊的雙手有輕微的顫抖。
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一路上,多少艱難跟險阻……
開云朝他敬禮:“摯友, 辛苦了!”

  解說:“現在是……距離開場已經過了一小時十一分鐘, 恭喜江途的隊伍在中路重新會合!這比我想象得要順利多了!不過接下去的局面,可能就不那么順利了!我想知道開云的其他隊友,現在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情!”
不管別人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情, 反正解說跟直播管理員是一種很愉悅的心情。
統一才是人間正道!

  雙方……不, 是不明多少方的人,暫時保持了冷靜,誰也不想在狀況沒搞清楚之前,因為自己的一個沖動, 提前點燃戰火, 終究生命。

  一方看著無數攢動的人頭,那感覺當然是震撼的。
一方回頭看著被自己人堵住的后路, 以及面前十二個從地獄走出來的魔鬼,那感覺也是震撼的。

  都怪道路太擁擠,裝不下他們的野心。

  葉灑眺望遠處,認識到了一個孤獨人類的卑微,沉默半晌,問道:“你現在還回得去嗎?”
“回不去了。”開云沉聲搖頭,“我不能拋棄你們!”
雷鎧定頭發都要炸起來:“我呸!你個臭不要臉!”
開云:“你考慮過盧闕的感受嗎?我可是他叫來的!”

  正在一旁打坐的盧闕睜開眼睛,斜斜朝她望去。

  雷鎧定:“你要是早說叫你過來還得倒貼,那我們也不能叫啊!”
開云頂向他的頭:“你怎么回事!”
雷鎧定不甘示弱:“這話應該是我說才對!”

  開云似乎是生氣了,提著自己的大刀,哼了一聲,決絕道:“行!那這件事情我自己解決!”

  雷鎧定聽她這樣說,氣焰頓消,瞬間就慫了,忙想去拉她說:“沒有……我不是那個意思,誰讓你老跟我杠啊?我們都是隊友,本來也不能放著你被追不管。喂,開云!”

  開云絕情地轉過身,站到大部隊的前方,目光灼灼地盯著他們。

  前排男生如臨大敵,齊齊舉起武器。葉灑與雷鎧定等人調轉了槍口,準備隨時策應。

  開云在萬眾矚目中,抬起了自己的手。
……朝后一指,字正腔圓的道:“看清楚,我們這里現在是十二個人!”
閆邊賀:“??”誰跟你成“們”了?

  開云說:“大敵當前,會一致對外,你們現在采取進攻,就是逼著我跟他們團結!”
閆邊賀:“??”我同意了嗎?

  開云沉痛道:“這是我不愿意的!”
閆邊賀嗆聲:“我也不愿意啊!你有沒有搞錯!”

  開云沒理會他,指向前方,繼續大聲道:“當然你們的車輪戰術或許真的能將他們兩支隊伍堵死在中路,但是,想咬我的人,我必然也會狠狠反咬一口!豁出性命也沒有關系,到時候雙方的傷亡都無法避免。而在這么短的距離下,那么窄的山道中,被誤傷更嚴重的,肯定是你們!”

  雷鎧定:“……”
特么以為她是去就義的,結果她是去談判的。
……她剛剛是不是又耍了他?

  開云以誓師般的氣勢向他們說道:“雖然一條性命都是三分,但是三分跟三分的價值,是相等的嗎?不!是血虧的!你們要用多少的犧牲,才能拿到我們的三分?而我們的一條三分,可以帶走多少陪葬的朋友?也許到最后,我們還是能晉級,而前排的你們,都在被利用之后淘汰了!是誰在策劃這一切?”
開云指向隊伍深處:“――是躲在你們背后的那些小機靈鬼!”

  眾人順勢望去。
因為追擊速度不夠快而被甩在后面的小機靈鬼們瘋狂搖頭,表示否認。

  對面的一位男生高聲喊道:“你別想分化我們,我們軍校生都是團結的!我們的目標非常明確,不怕犧牲,但是一定要死得有價值!”

  開云斥責說:“不要把死掛在嘴邊,珍稀你們的生命!團結不代表智慧!群體的智商是多么的低下?看看,傻子都知道‘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道理,你們卻還是那么膚淺。我要是你們,就先讓兩支隊伍之間進行一個內部battle,等我們被消耗,他們被陣亡……”

  閆邊賀:“你特么說誰陣亡!你這一次次的夠了啊!”
開云繼續說:“到時候你們再出手,不是更好嗎?為什么非拼著血上來給我們賺積分?”

  男生弱弱問道:“你們要battle嗎?”
“如果你們不追著我們的話,我們已經開始battle了!”開云說,“我們之間有血海深仇。”

  旁邊一人高喊:“不要相信他們!他們只是希望我們內部消耗,給他們留一條活路!一切都只是陰謀!”
然而氣勢卻沒有開場的時候那么足了。

  解說看出了大部隊的蠢蠢欲動,失笑道:“看來他們的陣營要瓦解了!”
瓦解是正常的事,可瓦解得那么迅速,就實在是有點好笑了。
他們不僅沒有開始,還給開云倒貼了幾個人頭。
那這一切的策劃都是為了什么呀?

  開云困惑問道:“內部消耗不好嗎?”
眾人:“啊?”
開云:“實力相當的人,就應該去跟實力相當的人對決。我要是你們,現在馬上后退,直走,去門口找其他人對決,先在他們身上拿到足夠晉級的分數,再來找我們決戰紫禁之巔。否則直接在前期沖鋒中死了,就沒有繼續表現的機會。”

  眾人順著一想,突然覺得也是啊。
以往他們都是從弱雞下手,為什么這次非要從大佬開始下手呢?

  “我相信大家聚集在這里,都是因為想要邁向更高更遠的地方,但是越級,只能碰瓷,不算競爭。你們真正的競爭對手,其實是在你們身邊!你們冒著危險,走了一條本末倒置的遠路,為什么?”開云再次指向隊伍后排,“因為那群躲在后面等著你們犧牲的小機靈鬼啊!”

  雷鎧定深以為然,在后面握拳,給她助勢。
“兄弟們!妄圖直接淘汰BOSS是不現實的!刷BOSS之前誰不先刷點小怪?BOSS還會爆裝備所以大家可以去冒險,可我們只有三分而已啊!放我們晉級大家雙贏很難嗎!”

  一群人被她說動。
一面想要堅定立場,一面又覺得她說得很有道理。
但是堅定好的利益目標被動搖,人心已經散了。

  “你不要以為說得冠冕堂皇我們就會相信你了!沒那么簡單!”
他們大聲叫囂著,腳步卻不斷地在往后退。
“我們先回去商量一下。你等著我們的報復!”

  人群慢慢朝后退去,給他們兩支隊伍留下了一片空間,隨后消失在岔口處。不知道是再次內部協商,等待伏擊,還是盟約破碎,準備照著開云的方法先來一波內部廝殺。
一群有著利益沖突的陌生人組成的聯盟,怎么可能長久得了?

  解說啼笑皆非道:“恭喜他們,竟然真的成功了!我想這會成為一個經典場面,告訴所有的軍校生,在打不過之前,或許你們可以聊聊!”

  開云轉過身,得意道:“怎么樣!”
江途友誼性鼓掌。
雷鎧定酸溜溜道:“你的正常發揮。”

  閆邊賀看他們關系融洽,忍不住道:“我說你們是不是忘了還有我們啊?”

  雷鎧定對待二軍,嘴炮技能從來都是被動鎖定模式,立即噴道:“一片干凈的土地上站著六個垃圾還是非常顯眼的,你放心,我馬上就去收了你!”

  這兩個字似乎刺激到了閆邊賀,他的表情猶如冰封,瞬間拉了下去,語氣中滿帶著耿耿于懷:“就你們這群蝦兵蟹將也敢叫板別人垃圾?”
雷鎧定:“說大話的時候記得把嘴巴閉緊,風太大小心閃了舌頭。畢竟你渾身上下戰斗力最強的就是你的舌頭了!”
閆邊賀罵不過他,嘴巴張張合合,快要失控。身后的隊友用力按了他的肩膀,跟他搖頭。
別跟一軍的對罵。是自虐。

  開云深深嘆了口氣,將刀托在自己的手上,嘆了一句。
“我錯了。”
眾人詫異看向他,連雷鎧定一時都忘了辱罵。

  閆邊賀譏諷笑道:“現在后悔了?晚了!這次我不會再給你機會!”

  開云瞥向他:“你先不要說話,我不是在跟你說話。”
閆邊賀表情一僵。

  開云深刻反思說:“我錯了。我不應該在開場的時候說什么去左路,左路一點也不美麗,全是人。這樣的堅持毫無意義。”
葉灑淡淡跟了一句:“嗯。”
開云甩過頭,不滿說:“你嗯什么?我不是在給你道歉,你有話自己說出來,為什么要蹭我的道歉!”
葉灑怒了,對著她吼道:“對!我覺得你說得對!右路根本沒有積分的味道!中路挺好的!”

  薛成武:“……”
他無奈地抬手捂住臉。

  解說嘴角抽了抽:“還真是很有他們小隊的風格。我希望這個小隊這一次的壽命,能稍微長久一點,不是每一次獨行,都能有這一次的運氣。”

  江途正想讓他們兩個冷靜,結果他二人卻一起抬起武器,共同指向了二軍的隊伍。眼中是已點燃的洶涌戰意。

  開云沉聲道:“你不僅傷害了我們隊友的身體,還傷害了他的精神,精神損失費、醫藥費、沉沒成本費,反正這些損失你都要給我留下,不過我看你一無所有的樣子,身上只有三點積分還算值錢。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們的隊魂!”

  隊長江途大感欣慰。“開云!!”

  場外解說茫然發問:“……你們還有那東西嗎?”

  

10178 3598330 MjAxOS8wNC8yNy8jIyMxMDE3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7/10178_359833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河北河北快三 快三开奖结果河南 贵州快3一定牛快 广东11选五任5开 江苏11选5一定牛 加拿大28全天在线预测 欧冠足球球员 兴业证券股票行情软件 某上市公司股票分析论文 国内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