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青菜雞蛋面

書名:有朝一日刀在手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退戈 更新時間:2019-08-21 14:57:24

  
開云所謂的隊魂是未解之謎,但是那顯然不重要。觀眾的解讀一向是到位且深刻的。

  “說這么多, 其實我兩個字就能概括了――打劫。”
“是索賠, 合法索賠哦親親~”
“開云這邊, 盧闕跟薛成武都重傷了,剩下四個人里面好像只有兩個能打的亞子,真的沒有問題?”
“葉灑的針看起來很厲害但是殺傷力不強。他能牽制住對手但是這樣的話隊友也沒辦法靠近了, 畢竟是。”
“所以最后還是二對六?實慘。”
“所以你們看閆邊賀的表情,他根本沒有在怕的。”
“我的天!他們隊長真是肉眼可見的緊張!這樣是要完吧?”

  鏡頭帶過了江途,直播管理員本來是想看江途身為隊長,能不能給隊員制定戰術,協調一下這個完全潰散的隊伍,結果發現他完全沒有進入狀態, 趕緊切開。

  江途的確很緊張, 這樣的實戰場景顯然是不適合他,一想到自己無法為隊友出力,甚至可能會因為不夠靈敏的反應導致隊友受制, 就無比的束手束腳。那是一種長久以來對戰斗形成的本能恐懼。

  在這個戰場上, 恐怕沒有人能理解他,包括他自己。他覺得自己撐著的這股氣,實在是太過可笑。

  解說看評論區已經有人提到了,就打了個圓場:“江途身為隊長, 看來壓力很大啊。壓住一群大魔王, 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他話音未落,葉灑率先殺了出去。他沒跟隊友打招呼, 依舊走的是單打獨斗的風格。

  解說再次振奮起來:“葉灑這邊的風格就是,一句話不說,上去就是干!看來他們知道反派死于話多!”
解說:“他纏上了對面的劍客!”

  那使軟件的劍客見葉灑逼近,想到了之前滿臉的針,下意識地退了一步。
閆邊賀吼道:“一群蝦兵蟹將,怕他們做什么?上!三對一都能磨死他們!”
開云神神在在道:“贏了再來罵別人蝦兵蟹將,否則到時候輸了未免太不光彩。”
閆邊賀拄著自己的長柄刀,大馬金刀地指道:“能打的就兩個人也敢說大話!”
雷鎧定不滿被忽略:“嘲諷你大爺誰給你的本事!”

  “你夠本事,那就別怪我們以多欺少!”
閆邊賀橫過刀身,在身前滑了一個半圓,“唰”得舞出一道冷光,同時朝隊友下令道:“老韓先纏住葉灑,所有人圍攻開云!只要先將她送出場,對面的隊伍就是翻不了身的咸魚!殺!”
其余隊友:“殺!!”

  被點名的劍客深感壓力巨大,還是點了下頭,應道:“明白!”
葉灑趁機一扇子呼了過去:“瞻前顧后。”

  兩伙人快速廝殺在一起,場面極其混亂。
江途在一側旁觀,想要從旁協助,卻發現根本難以下手。雙方的移動跟走位都很頻繁,貿然出手只會誤傷隊友。
別說是他了,就連已經湊熱鬧趕到戰局中心的雷鎧定,都給開云添了麻煩。

  開云是個刀客,她向來習慣單人進陣廝殺,一把大刀可以舞得毫無顧忌,凡所到之處傷的全是敵人。
現在她的對面是五個敵對,原本可以三百六十度自由旋轉上天,但是現在雷鎧定站在了她的身后,不僅沒有給她帶來安全感,還讓她特別擔心自己最喜歡的一招“掄圓了斬”會因為動作幅度太大而傷到雷雷那本來就不大靈光的腦袋。如此一來,多了一個隊友,反而讓她動作沒了那種瀟灑跟連貫。

  這風向可以說是非常明顯,開云一個慣來喜歡暴力突破多地游走的刀客,此時竟然只能困在原地、疲于防備,而她的防御水平又實在是……不怎么樣。

  解說遺憾說:“看來他們的成員還沒有適應什么叫合作!開云簡直就像是被折斷了翅膀的小鳥,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我覺得不行!難道孤狼真的只能單走嗎?”
評論區里激烈爭辯究竟哪方會獲得勝利,有人干脆開了個投票,二軍的票數呈直線上升,氣暈了一干“孤狼”隊的粉絲。

  “也不過如此!”閆邊賀一刀刀晃到開云的眼睛前方,那擦著眼球而過的寒光,簡直是在削著對方的自尊心。
閆邊賀:“口氣那么大,半兩水都沒打滿吧!”

  開云怒了。
這人怎么可以在觀眾群體面前嘲笑她?
國之威嚴何在?

  “你死了。”開云說,“我要傾盡全國之力來封殺你!”

  解說沉吟半晌,說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開云荒蕪星的登記居民,目前只有她一個人?”
眼看著評論區中有人威脅要投訴他,解說立即改口:“但是這樣的說法真的是太霸氣了!我也希望有一天在被誰欺負的時候,可以大言不慚地這樣宣誓!我的身后,就是祖國的支持!開云選手現在還有粉絲的支持!”

  ?

  “雷鎧定退開,我要開大了!”開云主動與雷鎧定拉開了距離,“今天我一定給盧闕和我的國家報仇!”
雷鎧定脫口而出:“你開什么大?不會是大玩笑吧?”

  開云歷來的招式,都是由簡單的基礎刀法構成的,還真沒見她用過什么復雜的大招。只覺得那與她風格不符。

  開云震聲:“超級大!”

  雷鎧定該死地感興趣,主動退到后方。

  場外秦林山叼著煙,饒有興趣地“喔”了一聲。
終于來了!
就該讓他們見識一下,開云真正的天分,究竟是什么。

  二軍成員聞言皆是一臉如臨大敵,但怕她只是在虛張聲勢,依舊沒有放緩自己的攻擊。

  就見開云兩手持刀,還是與先前一樣的握刀方式,一樣的出刀方向。

  “橫掃千軍――!”

  觀眾:“??”
解說懵道:“這不是槍客的招式嗎?”

  磅礴的內力從刀刃上斬出,卻沒打出跟長^槍一樣的氣勢。它更像一把直沖地面而去的短刀,是一種近距離的高傷傷害。
但這也只是槍法中的基礎招式而已。

  從使用這招需要耗費的內力來合算,實在是太虧了。簡直是個連新手都不會犯的錯。

  閆邊賀嗤笑:“我當是什么,荒蕪星也太落后了,連這種招……”
他聲音還含糊地卡在喉嚨里,又是一招“橫掃千軍”跟了過來。
閆邊賀再次后退。
他還未站穩腳跟,開云已經左右手變轉刀鋒,又是一記新的橫掃襲來。

  二軍五人連連后退,正想拉開距離,暫避鋒芒,閆邊賀不信邪地制止道:“別分散隊形,她這樣的攻擊堅持不了多久!不要落了她的圈套!我們就是群攻!”

  幾人一聽覺得也是。
橫掃千軍這招式不說多難,就是用內力不停外推而已,可是別說他們只是軍校學生,就算正規的救援軍,也耐不住不停地使用橫掃千軍。

  結果開云的攻擊非但沒有停止,還不曾減緩。簡直就跟復制粘貼一樣,動作標準且強勢地重復。

  兩次的時候眾人還是不贊同地搖頭。
四次的時候已經是嘆氣。
到了六次的時候,因為不知該如何表述場面冰凍了起來。
而開云還在繼續!

  二軍的隊伍在她連續的攻擊之中被漸漸逼向邊緣的位置。這條小道畢竟狹窄,過了中間的平坦部分,后面全是障礙,腳下也不方便站穩。
等這個時候,二軍再想拉開距離進行躲避,發現已經難了。身邊全是樹木,而開云的攻招一下接著一下,根本不給他們調整節奏的機會。

  “橫掃千軍進化版!”開云重新報招名,“橫掃千次軍!”
閆邊賀臉上終于有了異色:“這怎么可能!”
這特么根本就是外掛本掛吧!

  觀眾更是瞠目結舌,化做一聲長長的驚嘆。
解說:“出現了永動機開云!雖然遲到但不會缺席!她那令人驚訝的簡直沒有盡頭的內力,究竟是怎么鍛煉的!目前看來它甚至比大家想象得還要沒有邊際!閆邊賀……當然這不能算他大意,因為這完全就是出人意料!”
評論區里滿是爭議,各種表示心情的標點符號在上面亂飛。

  此時開云刀鋒一轉,放棄針對閆邊賀,突然轉刀刺向角落的鞭客。
那一直保持著距離偷偷摸摸搞破壞的鞭客見狀立即后撤,他可不是一個近戰選手。卻不料因為太過慌亂,忘了自己背后就是一顆大樹。撞上之后身形一歪,險些栽倒。
緊跟著開云的刀鋒掃至。
現在是神仙也救不了他。

  就是你!
開云怒道:“懺悔吧!”

  盧闕身上那七七八八的鞭痕,就是他的罪證!
憑什么來欺負他們的人?

  開云:“雷鎧定!”
雷鎧定精神一震,從開云的背后跳了出來,迅速與她完成交替。

  開云退到他的身后,替他牽制住另外四人,而雷鎧定則盡情地展示著自己的拳道。

  “千瘡百孔拳!
“我左勾拳!
“我右勾拳!
“我還你智商拳!
“你還敢抽我,怎么沒想到我會抽你,這種感覺現在快不快樂?以多欺少你很驕傲啊?爸爸這就送你上西天――!”
拳風的威力,讓他面前那棵樹劇烈地晃動,隱隱有倒塌之意。
無數的悶聲之中,混雜著樹干斷裂的咔嚓聲。
眾人這才發現,好強勁的拳法!

  “轟!”
密集的拳法攻擊中,鞭客被徹底捶翻在地,確定彈出系統。

  “呼。”雷鎧定吹了下自己的拳頭,“完美。”

  解說:“雷鎧定與開云合力,成功折損二軍一位隊友!這真是種別具一格的合作!”
觀眾們在他的提醒聲中才回過神來,瞬間忘記了什么“不合理”、“參數錯誤出bug”,

  “雷雷忘記自己的高冷霸總人設了。”
“雷雷變爸爸啦!”
“雷雷你長大了!”
“他趕緊忘掉這個人設吧我覺得他現在帥多了!”
“差點都忘了我們雷雷也是個很厲害的拳手了。雷雷啊你是怎么混到今天這個地步的?”

  正在他們驚嘆時,葉灑那邊也成功拿下一血!
他用扇骨卡住了對方的軟劍,而后徹底帶走了對方的節奏,最終一扇封喉。
并不意外!

  解說趕緊補了一句:“雙殺!之前未定的局面現在變得更加撲朔迷離了!二軍的優勢頃刻間被削若。現在他們要怎么辦呢?是否繼續強殺?還是暫退修整隊形?”

  閆邊賀的隊友都停下了手,等待隊長的新指令。
他們身上也還沒有積分,如果繼續跟開云等人對峙,很可能會爆冷,直接在本場被淘汰。
一旦心生退意,整個隊伍的頹勢就再也掩不住了。可以說在他們互相用眼神試探的時候,敗率已經加了三層。

  開云扭動著脖子道:“所以我說,大話不要說太早。你看看,前車之鑒都站在這里呢。”
被她指住的雷鎧定立即從自我滿足的傻笑狀態中脫離,不滿叫道:“喂!”

  閆邊賀瞥向盧闕,心中的不滿大肆膨脹,他覺得不服,憑什么盧闕這樣的人還能被保護?還一次又一次地擊敗他,一次又一次地靠著取巧!

  閆邊賀忍不住說道:“盧闕他已經被聯賽除名了!你們還幫他不覺得很可笑嗎?”
雷鎧定側過耳朵:“你說什么?”
開云說:“他在分散你的注意力,你被騙了。”
雷鎧定暴怒:“是他過于無恥!居然利用我的善良!”

  “向來以包容為主的聯賽組委會,以及向來以護短出名的聯盟大學,都同意了會將盧闕除名,他就算是贏了預選賽,也會在實戰前宣布退出,這已經足夠說明問題!”閆邊賀說,“他沒有告訴你們,說明也不是很信任你們,還什么隊友情什么隊魂,簡直好笑,你們問他一句他會答應嗎?一群人自作多情而已!”

  盧闕的臉上是看不出表情的。開云望向薛成武,后者抿著唇角避開目光,似是默認。盧闕嘴唇張了張,說道:“沒錯。我不會參加實戰賽……所以被淘汰也沒什么關系。”

  被聯賽除名,無疑是一件相當嚴重的事情。這等于盧闕的身上被打上了“危險”的標簽,今后如論出現在哪里,都會被限制行動自由。
尤其他還那么出名,幾乎所有喜歡看軍校聯賽的人,都認識他的臉。

  開云陰沉著臉:“你騙我。”
雷鎧定皺眉。
閆邊賀冷笑:“一群傻逼。”
開云對著閆邊賀罵道:“他愿意把聯賽最后的組隊機會交給我們,陪著我們打一場沒有結果的比賽,不正是因為把我們當朋友嗎?你腦子是不是大好使啊?”

  雷鎧定順著一想。
臥槽好有道理啊!

  

10178 3598606 MjAxOS8wNC8yNy8jIyMxMDE3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7/10178_3598606.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半全场胜胜是什么意思 北京11选5走势图 任选基本走势 江西时时彩中奖2000万调查 马会彩票苹果 云南时时彩开奖网站 北京pk10特点 26选5 手机问道新区怎么赚钱之道 双色球尾数的复隔中选号法 欢乐斗地主免费版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