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海不辭水11

書名:有朝一日刀在手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退戈 更新時間:2019-11-08 09:42:06

  
鐘御見她半仰著頭不動, 問道:“怎么了妹妹?”
開云驚道:“這你也能認得出我?”明明大家都是放棄了臉面的人。
鐘御笑說:“我遠遠看見一個人穿的那么有個性,我就猜到應該是你。”
開云抬手摸了摸自己混搭的頭盔。覺得這形容也是蠻小清新的。

  鐘御抬起頭,下頜的線條緊緊繃起,看了眼外面的戰局, 說道:“我們要撤了, 能跑就跑。”
開云:“那他們怎么辦?”
鐘御說:“也跑。”
開云想說大概跑不掉吧?
那幫刺客殺變革者可比殺葉灑要賣力多了, 仗著人多勢眾,半步不退, 還一波一波地襲來。已經有幾位變革者受傷, 在努力突圍。可是哪有那么簡單?被咬上了一口的獵物, 不付出點代價,只怕連全尸都留不住。

  鐘御不等她開口,已經跳了出去,握住銀锏的尾端, 振臂揮出一道銀光。同時清晰而低沉的吼聲隨著內力傳向遠處。

  “撤――”

  多名黑衣人循聲看了過來。他們人數太多, 正愁找不到目標下手, 見鐘御孤零零地站著,立即調轉腳步往他這邊沖來。

  鐘御的那記锏光在飛旋加速之后,擊中了對面高樓的墻面。原本就斑駁老舊的外墻,隨著內力的撞擊, 竟然深深開裂,打下一片細碎的沙土,露出一個大洞來。可見他剛才那一擊的力道之強勁。

  鐘御打完就跑。

  隨著他的指示,緊跟著又有幾道內力也朝兩側的建筑攻去。這種密集的強攻, 快速擊毀兩側的樓房。因為攻擊的角度雜亂無章, 還有一棟高樓因為重心偏移,有了倒塌的趨勢。
同時從逐漸坍塌的墻面里, 飄出一陣濃烈的白塵。

  開云聞到空氣中多了一種化工物的味道,無法確定那玩意兒是不是有毒,吸入會不會有什么副作用,趕緊屏息后退。
她捂住口鼻,看著白色的煙塵隨著呼嘯糾纏的內力迅速占領前方的空間,周圍一片全部陷入迷茫的白霧,稍遠些的視線已經不可見。而頭盔上的探測眼鏡也亮起了紅光,發出短路的提示。沒過兩秒,正式宣告報廢。

  她連忙回頭,想要記住身后路線,可是鐘御和對面那幫人下手速度太快,她根本來不及,險些迷失在這陣白霧中。
她伸出兩手艱難地摸索,想要盡快撤離,退回來的鐘御撈了兩把才把她給撈著,緊緊拽著她的手道:“別亂跑,跟我來。”
然后牽著她一路狂奔。

  開云視線受阻,腳步落地的時候很沒有安全感,還磕絆了好幾下,腳趾被撞得生疼。

  等兩人跑得遠了,視線終于清晰起來。
鐘御避開街邊的監控,在陰暗的地方行走,熟練得好像是個在這里生活了多年的老手。
開云現在已經聽不見刺客們的動靜了。
鐘御腳步片刻不停,帶著她拐入一棟尋常的院子,在她進來后,小心地把門關回去。再帶著她去往地下室,來到一個詭秘的小房間。

  推開一扇暗門,橘黃色的燈光照射出來,叫開云得以看清內部的情況。
里面站了十幾個人,穿著和裝扮和上次開云看見的相似,就是一群變革者圍在這里開會。

  “嗯?”看清他們兩個,一人沉悶說道:“,你怎么還帶了個女生回來?她可靠嗎?是我們組織的嗎?怎么戴著中央區的防護面具?”
鐘御說:“她也是從聯盟來的。我們分散行動,剛剛遇上了。”

  他解釋完,幾人都是松了口氣。顯然對開云已經放松警惕。

  開云主動拉出椅子坐下,看著他們交談。
大公子不愧是大公子!不僅自己茍,還能帶著隊友一起茍。

  沒多久,又有兩個人進了房間。他們身上帶著傷痕,呼吸也有些急促,顯然是之前出戰的那一批次。

  眾人又等了一兩分鐘,再沒有隊友出現。隨后一位中年男人咳嗽了下,說道:“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其他人應該是疏散去了別的據點。我們馬上開會吧。”
人員紛紛坐下。

  狹小的房間里氣氛凝重,一圈黑白色的面具,將各人的面龐襯得越發凄涼。幾人相繼開口道:
“葉灑和秦林山已經回到中心區了。”
“這樣下去,中心區也不安全。只要葉灑表露出一點危險性,就算是在中心區,付出慘重的代價,他們也會強行動手的。而且在中心區打起來的話,我們就不好進行援救了。”
中心區內部的伙伴人數太少。他們的勢力還沒能滲透進去。

  一人道:“我剛剛看見蝙蝠犧牲了。”
眾人嘆氣:“唉。”

  周圍沉浸著叫人不快的沉默。

  再次有人領頭道:
“大家也不用難過,起碼現在的犧牲是有意義的。眼下,我們最好是能找個機會,和葉灑深入交換一下情報。我相信他足夠謹慎,已經做出了防備,但是他還不了解我們辭水星的國情。”
“可是葉灑正被全方位監控,誰能接近得了他?”
“遲則生變啊,我總覺得他們等不下去,會找準機會,早點干掉葉灑。大家還是提早進入中心區做準備的好。”
“怎么埋伏進中心區?我們這里有守城軍的人嗎?”

  提到可能會暴露身份的敏感信息,房間里再次沉默了。
每次進展到這種關鍵的地方,似乎都會出現片刻的凝滯,眾人心照不宣地繞開,再進入下一個話題。

  開云左右看了兩圈,兩手乖巧地擺在桌子上,像一個聽課的學生。她發現這個組織的確和廣宇說的一樣,沒有一個明確的領導者。或許是因為大家都顧忌間諜的存在,不敢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所以雖然大家在策劃著同一項革命,互相間卻只有塑料友情。
在成員間難以信任交托的情況下,自然也就推不出一個有決定權力的領導者。

  它們的問題顯而易見。真是一個矛盾的團體啊。

  “如果能說服得了廣宇就好了。廣宇手上帶的兄弟,有百來號都挺能打。而且他們出入中心區,比我們自由得多。”
“別提廣宇了,他就是條上級的走狗。”
“沒必要說人家是走狗,大家選擇不同罷了。他身邊的累贅實在太多,我覺得說服不了他。”

  眾人都對廣宇頗為頭疼。覺得他就是個不定時的炸^彈。

  “別說說服他了,還是祈禱他不要摻和這件事吧。這樣我就已經滿足了。”
“我們要不要先下手為強?否則中心區派他出馬的話,那就糟糕了。”
“不要逼他。逼急了他就是個瘋子。小心惹上麻煩。”

  開云聽他們有了危險的想法,趕緊說道:“能派的話早就派了。廣宇現在沒有出手,說明以后也不會出手。不用管他了。”

  幾人好奇地看了她一眼。沒有出聲反駁。

  鐘御對了下時間,說道:“散了吧。我該回去了。”
開云也站起來。
鐘御問道:“你是搬過來跟我住一起,還是回原來的地方?”
開云不知道鐘御住哪兒,但是她眷戀月月家的空調。中心區外層沒有比她家資源更好的區域了,于是說:“我回去。”
鐘御說:“那我送送你。”

  眾人目送著他們起身,沒有阻止。

  兩人把自己的形象收拾了一下,好看起來像個正常人。把武器暫時寄放在這個地方,走到門口的時候,再把面具掛到一旁的墻上,背對著眾人空手離去。

  上了大街,光線明亮起來,兩人才看清對方的臉。
短短幾天不見,好像雙方都有了很大變化。二人相視憨笑。

  士兵們正在附近加緊搜查,想要找出變革者的蹤跡,但是附近的居民已經回來了,正在收拾殘骸,大家都不怎么配合。士兵的搜查也就變得亂七八糟的,只能潦草路過。

  二人選了陰影重的位置,低調地在街上行走。

  鐘御沒有曬黑,開云對比下突然發覺自己的手黑了一點。她正在比對色號,就聽鐘御問:“妹妹,你現在住在什么地方?”
開云不好意思地說:“唉,其實我就住在廣宇家。”
鐘御挑眉,半是驚訝半是夸贊道:“喔?你竟然這么厲害。和廣宇握手言和了嗎?”
他對開云的神奇交友能力又有了新境界的認識。

  開云一想自己能茍到廣宇家里去,確實也是一門高深的技術,遂謙虛道:“大家都這么努力,怎么能給隊伍丟臉呢?”
“不過,如果你能說服他倒戈我們的話,就會出現最好的走向。”鐘御摩挲著自己的下巴,“秦叔說,廣宇在這件事情里就是壓秤的,放哪邊,哪邊就勝算大。他如果選錯陣營,秦叔一定會先動手解決他這個意外。這是最糟糕的事情。”

  開云:“難吧。他已經是拒絕了刺殺葉灑的任務,我估計他最近自身難保,讓他進一步冒險,不大可能。”鐘御笑了下,說道:“那你就這樣告訴他,葉灑已經決定把辭水星賣給聯盟了,他應該會答應你的。”
“啊?”開云稍怔,“怎么賣?現在辭水星都不是他的啊。”

  鐘御說:“拿回載葉,殺了目前執政的星球主,按照順位來講,葉灑就是下一任星球主。這樣他就可以向聯盟申請救援,聯盟也就有名義能夠插手辭水星上的事務。到時候趁亂肅清,直接清掃,廣宇就自由了。怎么樣?我想這是他最想做的事情。”
開云想了想。
……這不就是他們最早策劃要做的事情嗎?可問題是人手太少,身份不明,根本找不到機會拿回載葉,殺掉那個誰。

  鐘御悠悠道:“所以讓廣宇去嘛……”這樣他就可以繼續從心了。

  開云問:“真賣假賣哦?”
鐘御聳肩:“我出發之前和他們提了一下,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采納。”

  

10178 3618040 MjAxOS8wNC8yNy8jIyMxMDE3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7/10178_361804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查 誉彩彩票游戏 快速赛车彩票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 娱乐场排名 河南22选5 河北11选5基本 _澳门赌场百家乐技巧 极速11选5 海王捕鱼逆变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