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 章

书名:星星之火,可以撩你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西方经济学 更新时间:2019-08-15 12:10:35

  派大星就派大星吧,还挺可爱的。

  顾星星拿了发圈把散着的长发扎了起来,扎成一个高马尾露出了整张脸,她的脸不大,脸型也好看,扎起高马尾后,配着身高气质,添了些清爽飒气。

  宋崇?#37259;派?#22899;流畅的肩颈线和微尖的下巴,问:“你会骑马?”

  刚才在医务室说自己骑马经常摔?#37259;牛?#39038;星星回神,想起当时她自我介绍的时候,宋崇没在教室。她抬眼?#37259;?#20182;,笑了笑道:“嗯,从小?#25512;錚?#25105;家是在草原?#25103;?#29287;的。”

  宋崇?#37259;?#22905;的眼睛,没再说话。顾星星挥手和他道别,她走了以后,宋崇也离开了。

  作为江城最好的私立中学,诺德高中周围的配套设施也十分完善,学校东西两侧有?#25945;?#38271;街。东耳街主要是一些书店,饰品店,小吃店和小超市等,相对安静。西耳街则是一些网吧,游戏厅,咖啡厅,来这里的学生除了诺德高中的学生外,还有诺德?#21592;?#27743;城体校的学生,可谓鱼龙混杂。再往西耳街里面走,则是江城老破小的旧式建筑群,多少年前就说拆迁,如今一直没有动工。

  宋崇出了校门,到了短?#26049;?#23450;的那家游戏厅。

  上午齐尧被打,下午周子正被打,学校不良是一家,他们给宋崇发了短信,约了他要来一个了断。

  这家游戏厅不小,里面各种游戏机都开着,机器带高了游戏厅里的?#38706;齲?#20877;加上嘈杂的游戏机声和空气?#26143;喝说?#28895;味,让?#35828;?#24773;绪很容易就?#21507;?#20102;起来。

  齐尧背靠着一台游戏机,一手拿着未燃尽的烟头,一手操作着游戏手柄。里面的厮杀声让他红?#25628;郟?#19981;小心扯到了早上打架受?#35828;?#20260;口,齐尧“艹”了一声后,把游戏手柄摔在了一边。

  “尧哥!宋崇来了。”

  他刚一摔完,外面就有人来报告。听到宋崇的名字,齐尧冷笑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齐尧在诺德高中横行霸道惯了,没想到今天早上却被宋崇给打了,还传遍了全校,面子都丢尽了。齐尧这次带了二十多个人,这些人是诺德高中不同班的不良学生,都是打架的好手。

  今天晚上,他一定要把场子?#19968;?#26469;。

  齐尧站在那里,?#37259;?#23435;崇从游戏厅外进来,少年身?#21153;?#38271;凌厉,在?#34892;?#26127;暗的游戏厅内,他依旧白得发光。

  齐尧?#37259;?#23435;崇走近,冷笑一声道:“敢自己过来算你有种。你要是现在给我下跪磕头道歉,我看你态度诚恳说不定会饶你……”

  他还没说完,宋崇飞起一脚,踹在了人群最前面的周子正身上。

  这是一个讯号,宋崇踹倒周子正后,其他人挥拳朝着宋崇攻击了过去。

  游戏厅里人很多,但并不都是齐尧带来的人。其他人手上拿着游戏手柄,看向了游戏厅的角落,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去,刚刚的群架好像已经有?#31169;?#26524;。

  齐尧的领口被少年骨节分明的手?#28010;?#25578;住,他的眼睛?#37259;?#36817;在咫尺的签字?#26102;?#23574;,?#25104;?#27867;白,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你有本事就给我戳瞎了!”齐尧说话时,胸腔内一阵阵闷痛,围在他周围的小弟们一个都不敢动,眼睁睁地?#37259;?#23435;崇手上尖锐的笔尖。

  在齐尧说完后,少年神色平静,笔尖距离齐尧的眼睛更近了一步。

  没?#20154;?#23815;再动,齐尧溃不成军,?#20004;?#30340;声线骤然?#19978;攏?#36947;:“我认输。”

  笔尖一动未动。

  齐尧盯着笔尖,笔尖尖锐的杵在他的眼睛上方不超过两厘米处,齐尧后脊发凉。他转眸看向宋崇,低吼道:“你还想干嘛!?”

  “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少年声线平静,像他握紧签字笔的手,字字分明。

  “好。”齐尧答应。

  顾星星和他在体育馆就地分离后,去餐厅吃晚饭去了。吃过晚饭,顾星星边想着下午数学课没弄懂的那道数学题边往教室走,刚进教学楼时,被一群女生给截住了。

  那群女生大约有五六个人,各个都化着精致的妆,站姿各异地站在教学楼一楼到二楼的拐角处,顾星星过来时,为首的那个漂亮女生往她身边一站,问道:“你就是顾星星?”

  女生的身材很好,站过来时胸差点顶到她,顾星星?#37259;?#22905;眼尾飞起的眼线,后退了一小步,小声道:“嗯。”

  她下意识往后一退,肩膀还?#35834;?#32553;了缩,李嘉雯倒是没想到,这顾星星长得这么高,竟然这么怂,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样子。但怂归怂,她想到顾星星能和宋崇同桌朝夕相处,她就嫉?#21490;?#20102;。

  “上课给你的?#25945;?#20320;看了吗?”李嘉雯问。

  到这里,顾星星才明白今天这出是因为什么。这群女生里有一个是九班的,但她不知道叫什么,想来上?#25991;?#20010;?#25945;?#23601;是她递给她的。

  “看了。”对方气势逼人,顾星星抬眼?#37259;?#22905;,小声解释着:“我离着宋崇也挺远的了,桌子就那么长,也没法离着更?#35835;恕?/p>

  她还没说完,李嘉雯就把她打断了。

  “让你离着他远点是别跟他说话,别跟他交流,就把他当个透明人!你是不是?#19981;?#20182;啊?竟?#25442;?#21435;给他挡球,还让他带你去医务室,挺得意啊!”

  李嘉雯话说得气势惊人,顾星星也不知道康?#21152;?#24590;?#26149;?#22905;描述的,但怎么所有人都误会是她给宋崇挡球?

  那球砸着不疼啊?

  顾星星小声解释道:“我没有?#19981;?#20182;,也没有给他挡球……”

  “贱/人,再给我装!”李嘉雯扬起手,朝着顾星星就甩过去一巴掌。

  她这一巴掌带着泄愤和警告的意味,但还没落到顾星星那张漂亮的脸上,就被一把给握住了。李嘉雯心下一惊,她的脖子就被对方一把掐住,最后她的身体整个悬空,被顾星星掐着压在了墙角上。

  女生掐着她的脖子,把她顶在墙上,眸光像是草原上的狼,声音压低,像是锋利的寒风。

  “我说了不?#19981;?#23601;是不?#19981;叮?#20320;到底想怎么样?”

  周围的女生们没想到刚刚?#39038;?#20102;吧唧的顾星星突?#25442;?#20570;出这个动作,一时都吓呆了,?#20174;?#36807;?#26149;螅?#23601;要去撕顾星星的头发。

  顾星星掐住李嘉雯脖子的手,拇指指甲压在了她的侧脸上,冷声道:“我看谁敢动!”

  女生的声音远没了刚刚的乖巧,听着?#34892;?#22812;风般的肃杀,这么一番操作,几个女生都?#35834;?#27809;?#20197;?#21160;。

  李嘉雯的脸被指甲压住,对方好像微一用力就能给她把脸破相,她早先的气势全不见了,眼睛里瞬间飚满了泪。

  “求求你,你松手,松手啊!”

  “以后别再因为这些破事找我麻?#24120;?#25171;扰?#30097;?#33258;?#21834;!?#39038;星星盯着李嘉雯,?#21152;?#38388;的英气都化成了戾气。

  “不敢了,我不敢了。”李嘉雯梨花带雨,连忙点头。

  顾星星看她柔弱可怜的模样,神色冰冷,道:“我不信你。”

  李嘉雯心下一惊,眼泪又滚了出来。

  “那怎么办啊?”

  顾星星的手下移,抓住了她校服领口,边拉着她上楼边道。

  “写保证书,签字,按手印。”

  李嘉雯:?#21834;?/p>

  这到底是下保证还是卖身!?

  宋崇离开游戏厅时,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西耳街上还有来来回回的学生,他抬手撸掉头上的皮筋套在手腕上,顺着西耳街朝里走去。

  朝里走个几百米后,西耳街两侧渐渐成了民宅,再往里面走到了岔路口,看到了一棵老柳树。柳树旁是一栋年代久远的二层小楼,灰红色的木质结构里沉淀着些沧桑和?#21183;印?#19968;楼和二楼中间的位?#20204;读?#22359;木匾,上面?#37259;擰?#23435;记当铺”

  一楼是老旧的玻璃门,里面还有未落尽的夕阳,宋崇抬手推开门走?#31169;?#21435;。

  当铺外风尘?#25512;停?#24403;铺内却整洁干净,东西摆?#35834;?#25972;整齐齐,里面还有一种沉香的香气。张伯坐在长长的柜台后,手上还拿着□□,正将金子融化着。老爷子今年七十多岁,头须花白,身?#38382;?#21066;,但身子骨?#39038;?#30828;朗。

  ?#36824;?#24120;年低头做手艺,后背?#34892;?#39548;。

  宋崇进门后,张伯抬眼看过来,宋崇叫了一声:“张爷爷。”

  张伯是个?#36824;?#35328;笑的人,但他?#37259;?#23435;崇长大,对这个小少爷有着别样的情?#26657;?#23567;少爷对他也是如此。宋记当铺是宋家的小产业,刚好离?#25490;?#24503;高中近。小少爷从景城回到江城上学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他这里。

  “保姆送了饭菜过来,去吃晚饭吧。?#38381;?#20271;看了一眼宋崇颊边泛红的伤口,说了一句。

  “好。”宋崇应了一声,和张伯点点头后,起身上了楼。

  来到江城后,宋崇大部分时间都在当铺。二楼专门给他收拾了一间房间出来,没入学时,他就在这里做木雕。入学后,中午在这里午睡,晚上吃过晚饭后则在这里等着父母工作完后来接他回家。

  房间不小,房间里的家具都?#34892;?#24180;纪了,带着?#33080;?#30340;木香,收?#26263;?#24178;净清爽。宋崇吃过饭后,回到房间,打开了窗前书桌的抽屉。

  抽屉里是大大小小的木枝,宋崇挑了一截,拿起?#21592;?#30340;雕刻刀,雕刻了起来。

  太阳落山以后,时间过得飞快。晚上十点,?#24052;?#30340;车灯照透窗?#38381;?#22312;了天花板上。车灯灯光由?#37117;?#36817;,不一会儿,当铺下面传来了停车声,和女人温柔的声音。

  黑色的?#36864;?#33713;斯停在老柳树旁,车身流畅奢华,和西耳街的老旧建筑及其不搭。?#25105;?#31449;在当?#22530;?#21475;,正低声打?#35834;?#35805;。

  “妈,我和修齐刚到张伯这里,张伯说宋崇已经睡了。”

  电话那端,老人轻应了一声,末了,说了一句。

  “宋崇从小跟在我和你爸身边,在景城这么多年来成绩一向很好,也从没有打过架。现在他离开我们回到江城,说明他是想和你们修复关系,在一起生活的。你们也多花点心思在他身上吧。”

10183 3596980 MjAxOS8wNC8yOS8jIyMxMDE4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9/10183_359698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