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044:打情罵俏

書名:媒婆蕭九娘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白北 更新時間:2019-06-15 00:44:11

  天空澄碧,閑云不染,遠山含黛,和風送暖。今兒個的天氣恰好,湛藍的天空連一絲浮絮都沒有,如同過濾了一切雜色,瑰麗得褶褶發光。

  如此好天,不去調戲美男,可真是浪費呢。

  從最開始的謠言,這么久以來,蕭九堅持不懈地打擾洛流蘇,早被外人看盡了。掏掏耳朵,也就任他們說去。而那些個不服氣的小姐家,奈何人洛神醫都沒說什么,自然不好去對蕭九做什么。

  日以漸久,大家好像都習慣了。況且本是私人事,亂想歸亂想,胡說歸胡說,誰又能去插手呢。

  “我胡漢三又來啦!”

  蕭九好像已經很久沒有正常走進醫鋪了。現在的她,比較喜歡大步跨門跳進醫鋪。

  可能那樣子能顯示她腿長吧......

  所謂的前世口頭語“胡漢三”,洛流蘇表示,他真的很奇怪這小妮子一天到晚嘴里胡說些什么亂七八糟的詞語。

  依照正常步驟,蕭九進了醫鋪,洛流蘇肯定不會理會。

  這不,蕭九挑挑眉,順手拿起一旁的掃把開始掃地。

  對于洛流蘇的習慣,這蕭九早已摸得一清二楚,比如清早開門,洛流蘇必要先將醫鋪掃掃灰。

  洛流蘇沒有阻止這個白來小工的行為。

  “神醫呀,你肯定沒吃早飯吧!來來來,熱騰騰的包子和煎餅還有豆漿~你還想吃什么我再去買!”清掃完,蕭九“咻”得跑出去買了早餐,擺在桌上,挺著胸脯求夸獎。

  按理說這么一個愛財如命的女人,是不可能給別人隨便花錢的,可這洛流蘇是她誓死要掉的美男呀!包養他,蕭九還是滿心情愿的呢!

  洛流蘇不太想蕭九如此花錢,從袖中隨意取出兩錠碎銀,放到蕭九面前。

  蕭九剛想拒絕,但......

  “不收我不吃。”

  “收收收!”蕭九立馬將碎銀子收入自己的錦囊中。

  接著,她開始習慣性趴在桌子上看著洛流蘇進食。

  一開始,說實話,被人這樣“癡漢”眼看著,洛流蘇還真的臉紅過。

  不過現在,任由蕭九怎么盯著他,他都自如吃飯。

  吃完,蕭九順手又收了桌子。

  很快,有病人了。

  洛流蘇給人治病,蕭九在一旁遞濕帕遞針,熟能生巧。

  例如此刻來了名頭痛的大娘。

  大娘估計是年紀大了,口齒不清就算了,聽力也不好。因為子女不在家,老大娘不想讓年輕人擔心,就自個跑到了洛流蘇的醫鋪。

  “大娘,以后早做點勞務,年紀大了,多給自己一點休息。”洛流蘇邊開藥方邊與老大娘囑咐道。

  洛流蘇習慣性溫聲細語,對于老大娘來說,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神醫你說什么?”老大娘將耳朵湊近點,瞇著眼睛問了句。

  “大......”洛流蘇停下筆,剛想重復。

  可一旁的蕭九直接......

  “大!娘!神!醫!說!要!您!多!休!息!年!紀!大!了!少!做!勞!務!”蕭九提著嗓子就這樣吼出來。

  洛流蘇:“......”

  這下老大娘可聽得明明白白,咧著臉上的老褶子笑道:“謝謝你啊小姑娘!老太婆我耳朵不太好!”

  蕭九笑著搖頭:“沒!關!系!的!大!娘!”

  洛流蘇:“......”

  之后,老大娘付了診金,拿著藥方走人。

  蕭九洋洋得意得拍拍胸脯,“怎么樣,剛剛我做的不錯吧!”

  “嗯,下次離我遠點。”

  “為啥啊!”

  “怕耳聾。”

  蕭九咬牙,狗東西!好心沒好報!

  鼓著嘴氣憤不已,干脆關上醫鋪的門,背靠在門上,威脅道:“你夸我一句會死啊!信不信我讓你做不成生意!哼!”

  “不信。”

  洛流蘇總能一句話把蕭九給氣死。

  “不信是吧?不信那我今兒個就真讓你做不成生意!”蕭九瞪著洛流蘇。

  這貨,真是不知好歹!老娘對你這么好,居然一點甜頭都不給老娘!

  蕭九死死地貼著門板,高昂著腦袋,她倒要看看洛流蘇能怎么樣。

  然而下一秒,只見洛流蘇一步一步地走進蕭九。

  蕭九絲毫不慌,眼睜睜看著洛流蘇精致的臉龐不斷在自己面前放大...

  最后......

  洛流蘇一手撐在了門上。

  這...

  這是在壁咚她嗎!

  蕭九的心跳猛地漏了幾拍,忍著急促的呼吸,不禁咽了咽口水。

  緊接著,洛流蘇又將抬起另一只手...

  看樣子是要雙手壁咚?!

  蕭九長吸一口氣閉上眼。

  幾秒之后......

  “喂!洛流蘇!你干嘛!”

  誰能想到,這貨居然給她點了穴!將她給定住了!

  洛流蘇收回雙手,站在蕭九面前,輕笑一聲:“現在,你能怎么樣?”

  “你...你欺負人!你勝之不武!你欺負弱女子你不是男人!”雖然知道古代有點穴這種東西,但親身被人點了定住之后,發覺是真的不好受!

  蕭九此刻就覺得自己被一根無形的大繩給綁的死死的!

  “你不是說不讓我做生意嗎?”聽洛流蘇的言語,似乎還有些無賴,“既然如此,那我肯定要找些玩樂打發打發時間了。”

  言外之意,蕭九是他洛流蘇的玩樂嗎?!

  蕭九氣得牙齒根咬得直癢癢,“洛流蘇!你快給我解開!”

  但洛流蘇哪會那么容易就依著蕭九,玩味一笑,轉身居然直接從側門出去了?!

  “喂!你回來!你給老娘回來!”

  ......

  蕭九這穴一定,就定了整整三個時辰,現在已過黃昏,她是連中午飯都沒吃,這晚飯就快到時間了。

  她站得又累又餓,現在甚至還有些憋尿。

  心里不知罵上那該死的洛流蘇多少遍了。

  終于,正當她放棄的時候,洛流蘇的身影又重新出現在她的面前。

  “洛流蘇!你夠了吧!這都多少個時辰了!”蕭九現在不只是生氣,更多的還有些委屈,畢竟,這次洛流蘇真的過分了!

  聞言,洛流蘇倒沒有太大反應,更別說愧疚了,手里提了兩盒糕點,放在桌上。

  “肚子餓嗎?”洛流蘇打開糕點,拿起一塊向蕭九比了比。

  蕭九蹩著嘴,閉著眼睛大喊:“你到底要干什么嘛!能不能解開我!”

  “再等等吧,這不,天還沒黑呢。”洛流蘇走上前,居然在蕭九面前直播吃糕點?

  蕭九瞬間崩潰,急的都快哭了,“你快點放開我!”

  洛流蘇咽下糕點,回頭輕輕拭擦嘴巴,后突然抬手解開蕭九的穴位。

  蕭九身子一軟,直接癱坐到地上,靠在門邊。

  洛流蘇沒有理會。

  不一會兒,這小妮子直接大哭起來。

  “嗚嗚!你太過分了!”蕭九沒忍住情緒,委屈得哭出聲,哄都哄不好的那種。

  洛流蘇瞇了瞇眼,輕輕搖搖頭,向蕭九伸出手欲拉她起來。

  蕭九賭氣,歪過頭繼續哭。

  很顯然,她一哭,洛流蘇瞬間心軟,蹲下身,好聲好氣說了句:“知道錯了沒?”

  “我錯什么了!”

  “你錯什么了?”洛流蘇嘆了口氣,“我是大夫,這兒是醫鋪,這里是治病救人的地方,白日你胡鬧,阻礙的不是我的生意,而是需要我的病人,你阻礙他們及時看病,難道這不是你的錯嗎?”

  “我......”洛流蘇這么一說,蕭九瞬間羞口無言。

  她半天回不出一句話,最后只能沒底氣的蹩著嘴回道:“那你也不能把我定那么久啊!你知不知道我都快餓死了!嗚嗚......”

  對了,以及還有憋尿!

  蕭九抽泣兩聲,尿意上頭,撇開洛流蘇起身沖向茅房。

  片刻解決之后,蕭九擦著眼淚緩緩走回來。

  然后...繼續坐在那哭!

  洛流蘇真是對這小妮子沒辦法,看來今兒個自己不好好哄哄,這小妮子可以坐在這哭鬧一整晚。

  鬧不鬧他倒無所謂,但哭,他真的半分忍不了。

  將兩盒糕點端在手上,蹲在蕭九面前,溫聲道:“餓的話就吃吧,別哭了。”

  “我不吃!我不是犯錯了嗎?!那你干脆餓死我得了!”

  也許是感受出洛流蘇吃不了她哭,蕭九開始無理取鬧。

  “你這不聽話,是想繼續被我點穴嗎?”

  話落,蕭九頓了下,似乎真的有些害怕了,稍稍將哭泣緩了幾度。

  “快吃吧。”洛流蘇親自拿出一塊糕點送到蕭九嘴邊。

  蕭九鼓鼓嘴,猛地張大口包住糕點。

  順帶......咬住洛流蘇的手指。

  咬著不放,抬眼死死瞪著洛流蘇。

  “要是我的手指可以飽,那你咬去吧。”

  “哼!我才不吃你的手指!”蕭九“呸”了一聲,松口吃了糕點。

  洛流蘇看著蕭九如此模樣,忽然覺得這小妮子有些可愛,下意識伸手摸了兩下她的腦袋,站起身放下糕點,又伸出手,“地上涼,快起來吧。”

  都怪洛流蘇長得好看,都怪蕭九就吃洛流蘇這一套,不成器的她最后妥協,握住洛流蘇伸出的手站了起來。

  地上的灰沾到蕭九的裙擺上,細心的洛流蘇又輕輕給她拍了拍。

  此刻,洛流蘇和蕭九,就像個剛鬧完小脾氣的小情侶。

  蕭九餓極了,倒沒想太多,一口接著一口吃著糕點。

  洛流蘇端來茶水,“慢點吃,都是你的,喝點茶,別噎著了。”

10198 3578188 MjAxOS8wNS8wNC8jIyMxMDE5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04/10198_3578188.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血战麻将怎么翻倍 正宗上海麻将敲麻 今天上海快三 秒速时时彩有什么技巧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记录 快乐飞艇网 天天爱海南麻将官方app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