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57 章

书名:恋恋浮城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蓬莱客 更新时间:2019-08-15 12:01:32

  白锦绣坐的汽车开到了广州临时司令部, 也就是原来陆军衙门的所在。

  这地方占地颇大, 是一所好几进的四合平屋, 前头?#21069;?#20844;区,最后一进是住的地方。虽然以前是陆军衙门, 但历任广州的长官, 谁也不会想到拨款去修缮这个地方,年长日久,建筑破旧, 除了门面?#37259;?#36824;算气派,走进去,地上青砖翘裂,墙角是漏雨留下的水渍, 反正到处可见年久失修的痕迹。

  广州临时司令部成立后,为办事方便, 将本部直接设在了这里。

  汽车停在门口,白锦绣提着东西下去, 看?#25628;?#22823;门,登上石头台阶,朝里走去。

  门口站着几个持枪的卫兵, 看起来有点青涩,不认得她, 拦下盘问。

  白锦绣正要解释自己是谁, 大门进去左侧一间用作司令部侍从官办公室的平房走廊上走过来一个人,那人听到门口的动静, 看了过来,眼睛一亮,赶忙跑了过来,啪地立正,朝白锦绣敬了个礼:“夫人!”

  “知道她是谁吗?聂司令的夫人!白家的大小姐!还不快让路!”

  那人对卫兵说道。

  卫兵一愣,急忙让路,朝白锦绣敬礼,又偷偷地看她。

  “夫?#22235;?#26159;来找聂司令的吧,您随卑职来,卑职给您带路。”侍从官又殷勤地替白锦绣引路。

  白锦绣认出了人。这个侍从官就是从前在西营站岗过的那个士兵,以前她曾叫他给自己留意聂载沉“访客”的动静。聂载沉被举为广州司令后,她有天突然记起自己当初曾答应那个卫兵给他好处,就在聂载沉面前随口提了一句。后来她就忘了这事,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人。

  “夫?#22235;?#36208;这边,小心门槛高。”

  侍从官的态度十分恭敬,领着她穿过前头的行政、军务、机要、通讯、后勤、秘书等办公室,往司令室走去。

  办公室里的人原本都在忙碌着,发现白锦绣来了,许多人大概认得她,纷纷停了手上的事,跑出来向她敬礼,“夫人,夫人”的叫声响个不停。

  白锦绣本无意成为司令部里众人注目的焦点,在此起彼伏的叫声和投向自己的目光中穿行着,心里忽然有点别扭,后悔不该这样贸然跑来。但人都来了,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进去。所幸地方很快到了,侍从官带她停在门口,说:“这里就是聂司令平常办公休息的所在。司令上午回了,但又去了长洲岛,暂时还没回,夫?#22235;?#20808;休息。”

  长洲岛在?#30772;遙?#23601;是从前白锦绣被绑架时土匪索要赎金的第一交易点,?#30772;?#26412;?#25512;?#20731;,岛上更是荒凉,但有个清廷从前创办的军事学堂。

  白锦绣点?#35828;?#22836;,朝他道了声谢。侍从官急忙摆手:“不敢当。要不是夫?#22235;?#36824;记得卑职加以提携,卑职怎么能?#28216;?#33829;调到这里就职?夫?#22235;?#20043;前的吩咐,卑职都还记着。”

  这个侍从官确?#36947;卫?#35760;着白小姐当初对自己的吩咐。他也没立过别的什么功,突然?#22351;?#21040;了这里,知道是因为白小姐没忘记当初对自己的承诺,自然一心效力,对她比?#38405;?#21496;令还要?#39029;稀?#25152;以昨天,他其实干了一件事。

  昨天喜福顺的那个小玉环?#32456;?#26469;这里,?#37259;?#24833;容满面的,说想求见聂司令,自然了,没遇到人,坐在轿子里在司令?#23458;?#31561;了良久,也没说是什么事,最后失望而去,被他落入眼里。他想起白小姐对自己的提携之恩,不能不报,于是昨晚下班后,借用通讯室里新安装的那架电话,?#37027;?#32473;白家打去个电话。

  他原本是想找白小姐的,但白小姐不在家,代接电话的?#21069;準疑?#22902;奶。他就把事情说了,让她转告白小姐。当时说完要挂电话时,白?#30097;?#22902;奶忽然吩咐他,不要把这种事情再告知白小姐,还说往后要是再有类似的事,直接和她说。

  白?#30097;?#22902;奶当时声音严肃,他不敢不从。所以这会儿见白小姐来了,也不敢多说。

  白锦绣听他这么说,想起自己以前那些糗事,有点汗颜,笑了笑,随意点了下头,让他自?#22909;?#21435;,推门走了进去。

  他的办公室很大,现在里面空无一人,陈设也简单。灰泥地面,连墙都没有刷白,除了大办公桌后的墙上悬着醒目的崭新旗帜之外,实在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白锦绣把食盒放在桌上,看见房间角落里还有扇门,走过去推开,里头是个供他暂歇的休息室。一?#30424;?#24202;,一个衣柜,一个?#34028;孿次?#30340;架子。

  白锦绣打量了一眼,出?#37259;?#22312;外面的椅子上,等了好久,还是不见他回。隔壁秘书室里的一个王姓秘书官闻讯而来,陪在一旁,怕她焦急,不住解?#20572;?#35828;那边地方荒凉,没法直接通讯,要么现在就派个人赶过去,把聂司令叫回来。

  白锦绣自然拒绝,说:“你忙去吧,我也没事,我自己等等就行。”

  秘书官退了出去。白锦绣起身来到里头他的休息室,坐到床上试了试,感觉很硬,掀开下头铺盖看了看,是张薄薄的旧棉,就想着回去了给他换副新的。接着又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

  他原本的日常衣物,结婚后自然都在她那里,她又替他添置了不少上好衣料的冬夏服装。现在这个衣柜里,有套备换的制服,除此,还有几身看起来像是手工缝制的穿里面的衣裳,叠得整整齐齐,静静地放着。

  白锦绣拿出来一件,翻了几下。

  她虽然被家里?#21487;?#24815;养大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但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衣料不是现在工厂机器织出来的很受欢迎的工业?#36857;?#32780;是乡下地方用织布机手工织就的土布。

  白锦绣没见过他穿这几套内衫,拿着?#36335;?#22312;手?#25103;?#26469;覆去看了好几遍,明白了。

  他相信他不会做出私留别的女人送给他的衣物这样的事。

  这应该是他上次回老家,他?#30422;?#20146;手给他做的衣裳。他带了过来,大概不想让自己看到,所以平常不穿,还特意收在了这里。

  这?#30452;?#25490;拒在外的感觉,实在令她很是难过。她的心情一下低落了,发了一会的呆,回过神来,怕被他知道自己发现了这个,小心地照着原样折叠好,放回去的时候,视线落在了衣柜的角落里。

  她伸手过去,掀开衣物,又看到了一样眼熟的东西。

  之前他去古城求亲,离开的那个清早,她特意追上去塞给他的那只金表的匣。

  她拿了匣子,打开盒盖,看见自己送的金表就在里头,表面崭新而铮亮,金光?#30828;櫻?#26174;然,一次也没用过。

  白锦绣慢慢地?#35759;?#35199;放了回去,恢复原样,关上柜门,在原地站着,?#20027;?#28982;发呆了片刻,再也没有留下的心情,走了出去。

  秘书官时刻留意着隔壁司令办公室里的动静,见她出来,手里拿着包,看起来似乎要走,忙跟了出来:“夫人,您要走了?”

  白锦绣强作笑颜:“我还有点?#20081;?#21150;,?#36710;览?#36825;里看下而已,我先走了。”

  她朝秘书官点?#35828;?#22836;,转身出去。

  司令部里的人见司令夫人、白家大小姐要走了,呼啦啦全都涌了出来,不顾她的辞谢,坚持跟她到了大门外,列队欢送。

  白锦绣和众人微笑着点?#35828;?#22836;,上车,命司机开车离去。一坐进去,脸上笑容再也挂不住了,回到白家,径直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就躺在了床上,闭?#25628;?#30555;,没一会儿,听到嫂子张琬琰的声音又在门外传了进来,叫自己开门。

  她压下心中的烦乱,起身过去开门。

  张琬琰看?#25628;?#22905;的?#25104;?#36208;了进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见了载沉了?他怎么没和你?#22351;?#22238;来?”

  白锦绣勉强笑道:“他还有事,又出去了,我?#24651;?#31561;他,就回来了。”

  张琬琰盯着她看。白锦绣知道她精得很,不想被她察觉什么,转身走到桌前,背对着她,假意收?#30333;?#24049;的?#22351;?#30011;稿,说:?#21543;?#23376;你还有事吗?”

  张琬琰走到她边上,拽着她手把她强行拉到椅子上,两人坐了下去,说:“绣绣,你觉着我和你大哥,关系怎么样?”

  “挺好的。”

  白锦绣知道大哥嫂子关系应该不是特别亲近,但也算过得去。除了前段时间?#34892;?#24618;异之外,最近看起来两人又好了,所?#36816;?#21475;应了一句。

  张琬琰叹了口气:“算了吧。以前你是小姑?#38126;行?#20107;,嫂子不方便和你说。现在你嫁人了,嫂子和你说说也是无妨。我和你哥,你肯定知道的,他以前是勉强娶了我。我自己也是不好,太要强,脾气差,也做不出那些做小伏低哄男?#35828;?#20107;,所以留不住你哥的心。他对我,就那样吧!”

  白锦绣一愣,有点不知道她突然和自己说这个的目的,一顿:?#21543;?#23376;,你要是有委屈,你和我说。他敢做对不起你的事,我骂死他不可!我再告诉爹去!”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38381;?#29740;琰怎么肯让小姑子知道那个柳氏的事,忙摇头。

  ?#21543;?#23376;和你说你这个,是想提醒你,男人心里头?#19981;?#30340;,都是那种?#37259;?#26580;柔弱弱又听话的女人,别管心?#21355;?#19981;烂,狐狸精还是耗子精,反正在男人跟前装就行了。绣绣你的性子……”

  张琬琰?#27785;搜?#23567;姑。

  ?#21543;?#23376;把你当自家人,才和你实话实话。你的性子,这世上恐怕没哪个男人会真的?#19981;丁?/p>

  白锦绣低头不语。

  张琬琰咳了一声。

  “当然,你可别误会,嫂子不是说载沉他不?#19981;叮?#20182;肯定?#19981;丁?#20294;你要是能稍微改那么?#22351;?#28857;,磨磨自己的性,对他再好些,哪怕就是装,他肯定也更?#19981;叮?#26159;不是?虽说咱们不稀罕他喜不?#19981;叮?#20294;毕竟成了亲,做了夫妻,能拴住男?#35828;?#24515;,自然更好,绣绣你说对不对?”

  她说完,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真的是嫂子十年婚姻得出的教训。嫂子和你说,也是想你少走些弯路而已。”

  白锦绣?#24266;坏?#30528;头,一动不动。

  张琬琰?#37259;?#22905;的样子,一时猜不透自己这个小姑子到底在想什么。

  在她和聂载沉结婚前,张琬琰见她那副?#35010;?#27915;的样子,怀疑她不怎么情?#31119;?#22823;概迫于公爹压力才勉强点头,就和丈夫当初娶自己时的情况类似。但小姑子的性格又和自己男人完全不同。她现在就算答应,以后说不定就变卦。所?#38405;?#26102;候她很不?#26149;?#36825;门亲事。

  她没想到结婚才几天,小姑子和新姑爷竟然好得?#22351;?#20102;,?#37259;?#20182;的眼神都像是抹了蜜糖。她就疑心聂载沉年轻力?#24120;?#25110;许于闺闱中颇有本事,把小姑子给收得服服帖帖,片刻也离不了他。

  既然木已成舟,她自然也盼着两人好,否则日后真要是有个什么不好,损的也是小姑子和白家的名声,所以她松了口气。

  而现在,情况突然急转,又出了她料想不到的意外。

  大清国说完就玩完了,民国取而代之,聂载沉获得军?#21448;?#25345;,成了广州司令,忙得经常看不到人影,和小姑相处的时间自然也就少了,她怕小姑被冷落了不好。

  何况这世上大多数的男人,哪个不是有钱有权了就生出花花心?#36857;?#20182;现在一下成了大人物,多少眼睛盯着,就算他自?#22909;?#21035;的念头,也禁不住有别有用心的女人想打主意。

  张琬琰对这种事,因为有着切肤之痛,所以恨得咬牙切齿。昨天凑巧接到了司令部侍从官的电话,当时心中就警铃大作,生怕小姑子知道了忍不住大闹,那样非但无济于事,反而会将聂载沉推远,于是当机立断不让她知晓,打算自己?#37027;?#24110;她处理干净,免除后患。今天又打听到聂载沉回广州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家,于是特意帮小姑子炖了那盅补汤,催她送去。

  “我给你炖的东西呢??#38381;?#29740;琰问她。

  白锦绣原本有点恍惚,听到她问这个,?#35835;?#19968;声,抬起头说:“我留在他那里了,让他的秘书官转话,叫他回来吃了。”
?#21543;?#23376;,你炖的是什么?我没见过里头的东西,闻起来又一股怪味。”

  白锦绣感觉味道应该不会好吃,反正她是闻了就没胃口,而且里面的几样炖料看起来也很丑。顺口就问了一声。
张琬琰笑了,嘴凑到她耳畔,低声道:“那可是好东西,人参三鞭汤!牛鞭鹿鞭黑狗鞭,用的都是顶好的料。三鞭合用,壮阳力峻。配人参大补元气,更助三鞭之力。还加了红枣,调?#25512;⑽福?#21435;除燥性,不伤身体。隔水足足炖了两个时辰,大补!”

  白锦绣一愣,这才明白了过来。

  嫂子让自己给他送去的,竟然是……

  她顿时窘得不行,怕万一被他认出药材,想歪了自己,慌忙站了起来。

  ?#21543;?#23376;,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我要出去一下……”

  她撇下了张琬琰,抬脚就走。

  “哎!我还没说完呢――”

  张琬琰追了两步,见她已是疾步出了房间,匆匆下楼,没一会儿,那辆别克汽车就又开了出去,忍不住摇头:“唉,这说风就是雨的性子……哪天才能?#27597;?#21834;!愁死我了……”

  白锦绣催司机快些开。

  她刚才在司令部的时候,盼着他能快些回来,但现在却巴?#22351;?#20182;再晚点,好让她能先把那?#35759;?#33080;的东西给扔了。偏偏广州城里马路不宽,这会儿又将近傍晚,街上挤满了各种马车骡车和行人,而且汽车瞩目,人一多,招来不知道多少的目光。最后可算到了司令部,车一停,?#22351;?#21040;司机下来给她开车门,自己就下了车,快步上了台?#20303;?/p>

  卫兵见她又来了,?#22351;?#22905;开口问,主动说道:“夫人,聂司令刚才回来了!”

  白锦绣心一跳,急忙跨进门槛,朝着那间办公室快步而去。

  聂载沉刚从城外回来,秘书官抱着一堆公文,跟着他进了司令办公室,见他?#34905;保?#31435;刻放下手里的东西,要替他接着。聂载沉自己挂了帽,转过头,看见桌?#25103;?#30528;一只食?#23567;?/p>

  秘书官看了一眼,忙笑着道:“这是夫人送来的。夫人下午来过这里,等了司令您好一会儿,您没回来,她先走了,吩咐我转话,请司令回来就?#35759;?#35199;吃了。”

  聂载沉正好饥肠辘辘,顺手打开了食盒的盖,见是一盅炖料。

  秘书官有点好奇夫人给司令送来的是什?#26149;贸?#30340;,头凑过去,瞥了一眼。

  “三鞭汤?”

  秘书官以前是陆军衙门里的文案官,中年人,虽然也是军人编制,但平日久坐,体力难免跟不上需求,家中太太就给他弄过这个,一眼认了出来,诧异之下,忍不住当场脱口而出,看向身边这个年轻的司令官。
聂载沉一愣,立刻盖回盖,盯了秘书官一眼。

  忽然这时,他听到外头走廊上传来一阵略显急促的脚步声,像是女?#26377;?#36319;落地的声音。接着很快,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白锦绣急匆匆地赶来,一推开门,就找自己放在桌上的食盒,看见东西虽然拿了出来,所幸盖子还盖着,应该没动过,终于松了口气。

  秘书官刚才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多嘴了。果然,对上聂司令投向自己的两道目光,心里正?#27809;?#30528;,忽见白小姐去而复返?#21482;?#26469;了,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似的,带着笑脸说桌上的文件要司令官审阅签字,说完,冲着白锦绣躬了躬身,赶紧退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10203 3596974 MjAxOS8wNS8wNC8jIyMxMDIw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04/10203_3596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