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一章

书名:盛夏之恋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梦筱二 更新时间:2019-06-01 20:38:56

  任彦东把画收起来,放到书房办公桌的抽屉里,里面都是盛夏的杰作,每次给他留言清一色的画图。
  上次她在真题卷?#22799;?#24133;‘盛氏大刀’,他也撕下来,留存。

  时间太晚,任彦东没打算再去公寓,给盛夏发了条信息:【明早起来打我电话。】

  忙了一天,困乏疲倦,任彦东简单冲过澡就准备睡了。
  家里一如平常,很静。
  盛夏在家时,也这么安静。
  不过好像也有区别,她不在家时,这种安静里有了股冷清,甚至是空荡。

  今晚即便盛夏不在家,任彦东也习惯了把自己的枕头放在床中间。
  盛夏睡觉有翻墙的本事,而他就是那堵墙,她会从他身?#25103;?#36807;去。
  他尽量睡在中间,两侧的位置给她留着,免得她翻过了头,滚到床下去。
  他至今没想通,睡个觉而已,她哪来那么多精力折腾?
  她有个习惯,做后必须得让他抱怀里,直到把她哄睡着,?#20260;?#30528;了,就不?#19981;?#20182;的手臂压着她,她也不会黏着他。
  但每次半夜,她睡得迷迷糊糊,半睡半醒间,都会从他的左侧翻到?#20063;啵?#26377;时可能是因为没力气,或是太困,爬到他身上就不下来了。
  好几次,他被她压着难受,喘不上气,憋醒了...

  任彦东睡前又看?#25628;凼只?#27809;有任何消息,他熄?#35828;?#30561;觉。

  盛夏今晚的睡眠质量不咋地,任彦东给她发消息时,她还在酝酿睡觉的情绪,怕聊天后脑细胞更亢奋,她就没回。
  之前全球巡演时她都没紧张,一个考研,她竟然搞得失眠。

  第二天六点,盛夏就起来了。
  虽然在这边短住两天,夏女士?#25925;?#35753;家里的阿姨过来陪她,给她做饭。

  早餐很丰盛,盛夏怕考试时饿的没力气做试卷,就勉为其难的多吃了些。
  ?#21482;?#38663;动,任彦东再次发来:【还没醒?】

  盛夏用手指点着按键,发了语音:“在吃饭。”
  任彦东:“多吃点,别到时候饿的走出考场的力气都没?#23567;!?br>  盛夏:“......”
  没再搭理他。

  音?#33267;?#22768;响,她还以为是任彦东打来电话,没想到是夏女士,她顺?#21482;?#24320;接听键,“妈。”

  夏女士:“早饭多吃点,要考三个小时,消耗大,不要到时候你都没劲走出考场。”

  盛夏差点被嘴里的食物噎着,在某些时候,她感觉任彦东跟夏女士更像是母子,两?#35828;?#35328;语出奇的一致。

  夏女士的声音再度传来:“还有两天你就彻底解放了,不管考不考得上都没什么,考上了你还要?#37327;?#19977;年,考不?#22799;?#23601;可以整天玩了。”

  盛夏:“...”无言以对。
  夏女士毕?#25925;?#32769;师,虽然考前会给她各种施压,每天不厌其烦的督促她看书刷题,不过考前是绝不给她压力。

  夏女士:“考完你可以去放放松,找个地方玩。”
  顿了下,“对了,你小姨奶下周就回去,说要回家置办年货,听说他们那边过年很热闹,你要是不怕冷,就去那边玩几天。”

  盛夏问:“那边很冷吗?”

  夏女士:“温度跟这边也差不了多少,不过没供暖设施,好像村里的房子也不是每个房间都有空调。”
  有的话,也不会一天到晚开着,说浪费电。
  大概他们在家里一直闲不下来,要干活,要忙家务,就没那么冷。

  盛夏也不确定要不要去,到时看任彦东的工作安排。
  如果任彦不出差的话,她就留在?#26412;?br>  要是任彦东出差,她一个人在?#26412;?#20063;无聊,就跟小姨奶回老家过段时间,要是那边真的很不错,下次再带任彦东过去。

  夏女?#32771;?#32493;给她放松心情,“妈妈前几天看中了一款包,觉得挺适?#22799;悖?#23601;给你定了。”

  这个确?#30340;?#35753;盛夏心情变美,“什么系列?”
  夏女士告诉她,是新发布的某个系?#23567;?/p>

  盛夏已经吃得差不多,把半杯果汁?#35748;?#21435;,“那配套的丝巾呢?买没买?”
  夏女士:“买了好几条,你应该都会?#19981;丁!?br>  她没再耽误盛夏时间,让盛夏检查一下考试需要的证件和用具,便切断通话。

  虽然从公寓到学校只有十多分钟的?#28902;蹋?#19981;过天冷,盛夏?#25925;?#35753;司机送去学校门口。
  坐上车她才有时间给任彦东打电话,任彦东在去金融论坛的路上。

  盛夏本来想问他今天有没有时间去学校看她,不过话到嘴边又?#26576;桑?#20170;天你忙?#24187;Γ俊?br>  任彦东:“在去参加论坛的路上。”

  盛夏隐约记得,好像是这个周末,有个金融高峰论坛在京举行,夏女士也要去参加,所以没空送她去考试。
  她说:“我妈也过去。”

  任彦东:“我跟阿姨的位置中间只隔了沈凌。”

  盛夏没多聊跟论坛有关的,说起昨晚,“我可能临时换?#35828;?#26041;睡觉,又有点紧张,昨晚没睡好。”
  任彦东:“我今晚去公寓那边住。”

  盛夏接着问道:“三哥,你昨天想没想我?”
  任彦东‘嗯’了声。
  盛夏笑:“我也十分想念你,睡醒一觉后,想踹你的,没踹到。”
  “......”

  接下来盛夏也没什么要跟他聊的,就挂?#35828;?#35805;。

  任彦东到会议现场时,夏教授已经到了,沈凌还没来,他便坐在了沈凌的位置,“阿姨。”
  他先跟夏教授打招呼。

  夏教授收起笔记本,她跟任彦东之间也那么多客套,直接就问:“夏夏状态怎么样?紧不紧张?”
  任彦东:“有点,都没睡好。”

  夏教授其实也紧张,昨晚也没睡好,当初她读书考?#38405;?#20250;儿,不管考什么,就是当年申请哈弗商学院,她也没那么紧张过。
  反?#25925;?#22899;儿的考试,她竟然提着心。

  这个时间点,盛夏应该已经进入考场,夏教授就没再聊跟考研有关的,问任彦东,这周要不要出差?

  任彦东:“下周三要去纽约一趟,待个四五天,过年前的话,就一直在?#26412;!?#21487;能会去上海,不过当天就能往返。

  夏教授点点头,“那等你出差回来,你盛叔叔?#24187;?#26102;,我们一?#39029;?#39039;饭,正好?#33268;?#19968;下,夏夏的研究方向。”
  任彦东:“行,到时我根据盛叔叔的时间安排。”

  夏教授沉吟了一会儿,?#34892;?#35805;?#25925;?#19981;说不行,“彦东啊,有空的话,你督促夏夏多练练字。”
  就她的赖字,导师看了后肯定就只有微笑了。

  任彦东也很无奈,他不是没叮嘱过,盛夏自己之前也买过字帖,买来的第一天,她写了一页。
  第二天,她写了半页后,趴在书桌上睡着了,是真的睡着了,睡得很香。
  ?#38405;?#20043;后,她自己都放弃了。

  巧的是,今天金融论坛上的主持人之一是夏沐。
  提起夏沐,夏教授就一点也不吝?#33041;?#32654;,“你看看人家夏沐,那才叫字如其人,我跟夏夏也说了,让她多学学夏沐的优点,她还跟我置气。”

  任彦东略有思忖:“夏沐确实特别优秀,她身上的那些闪光点连我都欣赏。”
  顿了顿,他跟夏教授推心置腹,“夏沐的很多优点也值得夏夏去学习,不过,阿姨您可以换个方式,您一边夸着夏沐,一边打击着她,她会挫败,还会产生排斥心理。”
  他把那晚的事情简单跟夏教授说了说,就是因为她的那些语音消息,盛夏一个晚上都没吱声,也没心情做试卷,郁闷了挺长时间。

  夏教授一怔,她以为女儿就是没心没肺的那种女孩儿,什么都不会往心里去。

  任彦东建议:“您别让夏夏跟同?#21592;齲?#19979;?#25991;梦?#36319;她比,说我的字比她的好,让她向我学习,她就不会不高兴。”
  顶多晚上回家踹他两下,找找他的茬。

  夏教授拍拍任彦东的肩膀,“阿姨心里有数了。”也特别欣慰有这样一个女婿。

  说到盛夏的字,任彦东实话道:“阿姨,夏夏的字大概是没救了,我们也不能要求她什么都好,她的画不比专业的差。”

  夏教授无奈叹气:“会画画有什么用?需要?#37259;?#30340;时候,总不能用画代替吧?”

  任彦东真想说,盛夏就是这?#37259;?#30340;,给他的所有留言条都是画画,她画的生动有趣,他一眼便懂什么意思。

  夏教授揉揉眉心,提到盛夏的字,她就头疼,心里堵。
  她实在想不通,一个成年?#35828;?#23383;怎么能那么?#23383;桑?#19968;看就跟小学生写的差不多,现在书法好的小学生,都不知道比她强多少。

  任彦东?#37259;?#22799;教授,知道她大概为盛夏的字操碎了心。
  “阿姨,其实我们应该往另一个层面想。”

  夏教授,“往什么层面想?”
  任彦东:“字写的?#23383;桑?#35828;明她童心未泯。”

  夏教授第一次听说这么新鲜的理由,她无奈失笑。

  直到论坛开始,他们才结束聊天,任彦东回到自己的位置。

  今天,沈凌发现不管是任彦东?#25925;?#22799;教授,看得最多的是手表,过一会儿就要瞄一眼。
  后来论坛开幕式结束,移步到宴会厅时,他看了热搜才知道,原来今天研究生考试。

  考试结束的铃声响,盛夏开始收拾笔袋。
  试卷都做完了,?#19978;?#22312;脑子里一片空?#20303;?br>  她怕今天过来考试会被认出,进了校门一直到考场都戴着口罩,直到监考老师来了她才拿下。
  现在她又把口罩戴上,拿着考试袋走出教室。

  盛夏随着人群走出教学楼,身边不时有人?#33268;?#20170;年试卷的?#35759;?#21644;重点。
  教学楼外,还有人专程过来接?#20449;?#21451;或是女朋友。
  走在她前面的是一对情侣,男生过来接考研的女朋友,还给女朋友买了热饮,手轻揽?#25490;?#26379;友的肩膀。
  青涩的脸上洋溢着独属于青春的、最单纯的爱与笑。

  盛夏感觉眼里像被塞了柠檬,她快步超过他们。
  忽然她意识到一个问题,要是她考上?#25628;?#31350;生,她会不会?#21069;?#37324;年纪最大的?......
  到了校门口,司机已经在路边等着。
  她中午也回?#39029;?#39277;,夏教授说,她去食堂排队打饭的时间就到家了,家里的饭也比食堂的饭更合她的口?#21486;酝?#36824;能休息半小时。

  盛夏也原本打算休息半小时,可哪睡得着。
  从十二点二十一直煎熬到十二点五十,半小时过去,脑子里的弦紧绷着,她索性起来去考场。

  楼下,任彦东已经等了半小时,也没提前告诉盛夏,怕打扰她午休。
  上午的开幕式结束后,下午的会议他就没出席,让其他高管代他参加。

  一点钟时,那个靓丽的身影婀娜走来。
  任彦东微怔,今天她竟?#24187;换?#22918;,素颜,头发扎成马尾,也没穿裙子,穿了厚厚的白色羽绒服。
  即便素颜,可五官依旧是明艳动人。

  盛夏一开始没看到任彦东的车,她的专车跟任彦东是一个款式,颜色也一样,后来是注意到了车?#30130;?#22905;?#35835;?#19979;。

  驾驶室的?#33633;?#38477;下,任彦东今天自己开车。
  盛夏嘴角扬起,这个笑跟那晚,小提琴演奏结束时的笑,如出一辙。

  坐上车,盛夏问:“你下午不用参加会议?”
  任彦东:“嗯,不去了。”

  之后任彦东专注开车,盛夏就没跟他攀谈,趁着路上的时间,她又把整理的知识点过了一遍。

  到了学校门口,任彦东停好车,他问盛夏:“我是在这里等你考试结束,?#25925;?#31561;你快要考完过来接你?”

  盛夏:“你在这?#20219;搖!?#22905;说:“我?#22902;?#22909;,你在这?#20063;?#20250;有压力。”
  任彦东颔首,给她解了安全带。
  盛夏刚要推门下车,又转过身,一直盯着他看,也不说话。

  任彦东跟她对视几秒,明白她什么意思,他手撑在副驾驶座椅上,身体倾过去,在她唇上很轻的亲了下。
  

10234 3573770 MjAxOS8wNS8xMy8jIyMxMDIz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3/10234_357377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银行这么多怎么赚钱 百宝彩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 k3k网络捕鱼赢钱游戏 重庆快乐10分开奖 河北11选5今天推荐号 时时彩平台 竞彩足球比分推荐软件 91游戏中心千炮捕鱼 贵州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