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九章

书名:盛夏之恋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梦筱二 更新时间:2019-06-08 21:30:06

  情人节的第二天, 也就是盛夏离开的第四天,任彦东仿佛才接受一个事实,盛夏和他分手了。
连着几天没有游泳, 今天早上五点多他就醒来,把之前几天的也全补上了。
任彦东原本想再游两个来回,桌上的?#21482;?#21709;了,他便上岸。

  二月的冷风?#25925;?#21050;骨, 从泳池上来,他穿上浴袍。
铃声持续响着, 显得?#34892;?#24613;促, 是母亲的电话。

  “妈。”任彦东在泳池边的藤椅坐下, 顺手把桌上的烟灰缸拿到面前。

  任妈妈开口就问:“求婚成功了吧?什么时候你们俩回?#39029;?#39277;?”

  任彦东已经把烟含在嘴里,伸出去要拿打火机的手在半空微顿,后来把烟拿了下来。
下意识的, 他没跟母亲说实话。
“?#39029;?#24046;了, 情人节没?#20185;?#22238;去。”

  “任彦东,你都多大了?做事靠点谱行不行!”

  紧跟着, 电话就断了线。

  任彦东没打回去解释, 他知道母亲气什么, 母亲大概觉得他依旧是在敷衍家里,没有求婚的打算。
这么多年,他对婚姻从来没兴趣, 也不?#19981;?#23401;子。父母最后放弃了对他的希望,也?#24651;?#20877;管他。
和盛夏在一块后, 母亲以为他们长久不了,后来他在官博宣布了和盛夏在一起的消息,母亲又不自觉对他重燃了希望,以为他会结婚。

  那支烟,任彦东最终也没抽。

  这几天不?#25925;?#21521;秘书,就连远东集团的高管都感觉到了任彦东的异常。
开会时,高管汇报完最新的项目进展,就等着他给予意见,结果他盯着笔记本屏幕出神,一点?#20174;?#20063;没?#23567;?br>等他觉察出所有人都?#37259;?#20182;时,他也是镇定自若,让副总发表看法。
副总的内心:“......”

  散会后,回到办公室,任彦东考虑了片刻,他给闵瑜打去电话。

  闵瑜直接摁断,他紧跟着打了第二遍。

  闵瑜眉心微蹙,他还有这个耐心?
看来是有急事,她这才接听。

  任彦东也没拐弯抹角的试探,直?#28216;剩骸?#30427;夏跟我分了,你知道吧?”
闵瑜:“你说呢?”

  只有三个字,却明显听出不满的情绪在里头。
任彦东现在没工夫跟她?#26029;?#31687;,直奔主题,“盛夏高一时的班长,你认识吧?”他感觉这句就像是废话,盛夏跟闵瑜之间从来?#24187;?#23494;,闵瑜不可能不知道那个班长。

  闵瑜一愣,眨了眨眼,若有所思后,不答?#27425;剩骸?#38382;这个干什么?”

  任彦东淡淡道:“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没意思了,他挖墙脚都挖到我头上来了,你说我要干什么?”

  闵瑜:“......”
她很确定,任彦东的智商掉进沟里了。
看来盛夏跟他分手,他也不是无动于?#28020;?/p>

  关于盛夏分手这事儿,具体的她没问,盛夏只告诉她,分了。
她感觉得出,盛夏整个人都?#20004;?#22312;悲伤里,一个字都不想说,她就不忍心问。
这几天,盛夏的工作一直安排的很满,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扑在工作上,忙时,她很投入,一旦闲下来,她就?#37259;?#22806;面走神。
电话里沉默片刻,任彦东以为闵瑜这是默认。
以他对盛夏的了解,要不是跟班长有关,她不会在他跟前特意提起谁,?#25925;?#26149;节的零点。
他问闵瑜:“那个班长在哪??#26412;┗故?#19978;海?”

  闵瑜:“?#26412;?#24590;么了?”
任彦东:“帮?#20197;?#20182;,今晚。”

  闵瑜没忍住,笑了,这声笑在任彦东那里便是?#20197;擲只?#30340;笑。
她忽然就想出口气,幽幽道:“你约校草干什么?盛夏都已经?#38405;?#27809;什么兴趣了,你就不能放过她?”

  任彦东没什么耐心,“你哪来那么多废话?约好了把地点时间发我。”

  闵瑜呛他:“你以为你脸大,约谁谁就跟你见面?万一人?#20063;?#40479;你呢?”

  任彦东:“......让你约,我是打算跟他好好谈谈,也是给盛夏面子,哪天要是我亲自约,可就没那?#26149;?#35828;话了。”

  闵瑜‘?#21595;恰?#20004;声,“怎么,你还要找人算账不成?”
任彦东?#27425;剩骸?#19981;然?”

  闵瑜更乐了,难得有个机会可以开涮任彦东,她怎会放过?
“关于盛夏移情,你怎么看?”

  沉默了许久,任彦东说:“如果是我的原因导致她失望,?#19968;?#34917;救,不可能分手。如果她?#30475;?#23601;是被对方吸引,?#39029;?#20840;她。”
所以,他要亲自见那个所谓的校草。
校草的胆子也是够大,明知盛夏是他女朋友,还敢撬。

  闵瑜知道任彦东的脾气,就算她?#35805;?#24537;约校草,他也会找人约,便答应他:“这就给你约。”
任彦东‘嗯’了声,难得说了句:“谢了。”

  闵瑜没有直接?#21450;?#38271;,给班长的经纪人打去电话。
对?#25509;?#24189;道:“任总这是设的鸿门宴?”
闵瑜冷笑着:“咱也不知道,咱也不?#26885;省!?br>对方:“呵,有意思,晚上见。

  晚上的饭?#34935;?#22312;一家私密的会所,包间是闵瑜亲自预定,跟店老板打过招呼后,那个包间以及走道的摄像头全部关闭。

  去会所的路上,任彦东若有所思的望着车外。
夜幕早就降临,晚上的城市流光溢彩,虚虚实实。

  任彦东到会所时,经理早就等着他,亲自带他去了包间,等他进去,经理从外面把门阖上,还给闵瑜发了消息:【人我给你送到了。】

  而此时,包间里。
任彦东的脚步定在门口,看到餐桌前坐着的人时,他一?#28982;?#30097;,自己进错了包间。

  商梓晴虽然紧张,也莫名感觉到了一股压迫感,?#36824;?#22905;?#25925;?#33034;背笔挺的坐着,不能在气势上输了阵仗。
她淡淡一笑:“任总,好久不见。”
其实在心里,她早就把任彦东骂了一千八百遍。
她不就是抢了盛夏的一个代言还有一个?#21448;?#23553;面?他也已经警告过她,还拿走了她的两部电?#27891;綰显跡?#20197;及两个广告代言。
她也承诺过,不会再跟盛夏有冲突。
可任彦东还没完没了了,今晚竟然亲自过来给她下马威。

  任彦东不动声色整理好自己疑惑的表情,移步到桌前,直到此刻,他还没弄明白到?#33258;?#20040;回事儿。
他表情寡淡,一直盯?#27966;?#26771;晴看。

  商梓晴感觉得出,他这眼神,来者不善。
她直言,“任总,我最近没得罪盛夏,要是无意中冒犯,还请指正。”

  任彦东没吭声,拿?#21482;?#30452;接搜索了商梓晴的个人相关资料。
出生地,上海;年龄和盛夏一样。
他继续翻看,竟然跟盛夏一个高中...

  商梓晴坐如针毡,这人杀人于无形,一句话不说,却让人在心理上败下阵来。

  任彦东收起?#21482;?#30475;似漫不经心道:“你和盛夏早就认识?”
商梓晴:?#26696;?#19968;同学,?#25925;?#21516;桌,你说呢?”

  任彦东隐?#20960;?#35273;,真相就在眼前,他问:“你是她高一的班长?”

  商梓晴点点头,不知道任彦东到底想干嘛,索性和盘托出。
“绰号校草,因为那时我短发,很短,有次运动会被别的班一个女生误认为男生。成绩在班级前五,高二开始接触拍广告后,就对上学不?#34892;?#36259;,成绩直线下滑,后来上了表演学校。我跟盛夏一直是冤家?#21050;也?#32570;钱,她也不缺钱,就抢了她的一个代言,也并不是针对她,跟闵瑜有关,这个你应该也知道,还有什么想要问的?”

  班长,校草,结果是个女的。
任彦东被堵的半晌没吱声。
因为无言以对,他又扫?#25628;?#21830;梓晴。
商梓晴想到任彦东约她的唯一一个可能是:“还请任总放心,就算我跟闵瑜以后有不愉快,我也不会把盛夏牵扯进来。”

  任彦东若有似无的‘嗯’了声,今晚这顿饭也没有再吃的必要,“不耽误你了。”

  商梓晴松口气,她再傻,也不会得罪任彦东。

  任彦东多问了句:“你跟盛夏是同学,后来怎么就闹僵了?”以盛夏的性格,不会跟曾经的同学撕?#23631;常?#21738;怕是为了闵瑜,她也会用别的方式处理矛盾。

  商梓晴又喝了几口茶水,这种事隐瞒了也没多大意思,只要任彦东想知道,他自然会查清楚。
她索性主动交代:“盛夏当时自习课一直画漫画,还写情书,我跟班主任说了。”
至今她还记得,盛夏那些漫画是画给一个代号3的男生。
画了一大本,用订书机订了起来,每一幅都挺有意思的。
不知道是什么心理,大概是嫉妒盛夏的数学天分,不怎么学都比她考得好,再加上当时她?#19981;?#30340;一个男生?#19981;?#30427;夏,她心里突然就失衡了。
于是,她以班长关心班级同学学习的立场,跟班主任?#20174;?#20102;这事,班主任没收了那本漫画。
盛夏知道是她打了小报告后,放学后跟她打了一架...
其实 ,后来的这些年,她一直都挺自责。

  任彦东抿了一口红酒,一言不发的盯?#27966;?#26771;晴看了半晌,之后搁下?#31080;?#31163;开会所。

  坐上车,任彦东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盛夏分手不是因为移情,那?#27425;?#39064;就出在他身上。
这几天,他的方向被盛夏?#27807;?#24102;偏了。
直到这一刻,他的理智才一点点回来。
任彦东忽然坐直,从车载冰箱拿了一瓶冰水,一口气喝了半瓶。
他把这段时间盛夏的情绪和表现?#36214;?#25419;了一遍,去小村之前一切是正常的,她还给他留言,画了那幅‘盛世黑科技’。
到了小村,也没什么异常。
后来让他有疑惑的唯一一点就是,他要跟她视频,她拒绝了,说信号不好,仿佛也说得通。
?#20260;?#37027;时候已经在小村待了一周,搁在以前,她怎么也会跟他视频,哪怕是断断续续的信号,她也会让他看她几眼。

  想到此,任彦东心里咯噔一下,平静了几秒,他给村书记打去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他也没心思再拐弯抹角,“夏书记,盛夏您知道吧?”
那个村子很小,谁家来大城市的亲戚,基本第二天满村就知道了。

  村书记笑着,“当然知道,是我侄女?#20197;?#20040;能不知道呢?”然后言语间全是骄傲,“我侄女是小提琴家,沈老师,你也认识我侄女?”

  乱了方寸,就是他此时的心情。
“夏书记,盛夏是您侄女?”

  村书记:“对啊,我表弟家的闺女,哦,对了,这个寒假我侄女还来村里住了半个多月,你寄来的那些信和礼物,?#25925;?#25105;跟我侄女去县里提的货。”

  夏书记还在滔滔不绝的夸着自家侄女,任彦东什么都没听进去。

  他耳边一直回?#37259;?#30427;夏的那句:三哥,我离你很远很远。

  到家后,任彦东没回屋里,在泳池旁的休闲椅上坐下来。
冷风吹着,能冷静一些。
他拿出?#21482;?#36755;入盛夏的号码拨打出去。

  今天盛夏的工作结束的早,公益演出结束后她就回了公寓。
她像往常那样,泡过澡在敷面膜。
音乐声响起,她吓一跳,回神。
那串熟悉的数字,把伤口又撕裂开来。
她揭下面膜,做了个深呼吸才接听,“三哥。”

  只有任彦东听得出,这声三哥没有了以前的温度和撒娇,再平常?#36824;?#30340;一声称呼。
“在家?”他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盛夏:?#29677;擰!?#22905;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正常,“什么事?”

  任彦东:“我今晚约了你高一的班长见面,原来是商梓晴,我刚才跟夏大伯通过电话。”

  盛夏的心脏皱缩,那种窒息感再次袭来。
她当时只是随便编了一个人,因为除夕零点前,高一班?#24230;?#37324;很热闹,商梓晴在发红包,商梓晴在班?#24230;?#37324;的?#32568;?#23601;是‘校草’。
可能是潜意识里的?#20174;Γ?#24403;时她就说了在跟班长,校草打电话。
她没想到他那么骄?#24651;?#20154;,会去约‘情?#23567;?#35265;面。

  任彦东低?#24651;?#22768;音传来,“盛夏,这中间有误会,你所有过不去的坎,直?#28216;?#25105;,我也不想再瞒你了。”
紧跟着,他又道:“在你问之前,我想说两句,?#36824;?#20320;信不信,我之前瞒着你,不是心虚。”

  “我知道。”盛夏的声音有丝发颤。
这几天,半夜睡不着时,她也会一遍遍的分析,一点点的回忆。
沉默了片刻,她说:“三哥,决定跟你分手,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是?#20063;?#24819;继续了。”
她的指?#23376;?#21147;抠着刚刚揭下来的面膜。
“我知道你要跟我说什么,你隐瞒?#20063;?#26159;留恋过去,你去小村只是为了那些孩子,跟其他无关。”

  “三哥。”
盛夏平?#37259;?#21628;吸,“你别要求我像朋友那样理解你,倘若我真的对这些都无所谓,一点也不生气,很理智,甚至很大度,那你之于我,也?#36824;?#26159;个无关紧要的人。”
顿了下,?#23433;还?#24635;有一天,我肯定会全部释?#24120;?#20250;觉得你那?#37259;?#37117;是对的,是我过于?#24179;稀?#25105;想等那个时候,我应该是?#35805;?#20320;了。”

  任彦东紧握着?#21482;?#26395;着碧蓝色的池水,张张嘴,?#27425;?#20174;说起。

  盛夏的声音还在继续:“以前我感觉像你这样冷淡的人,人生该多无趣,所以我之前一直在努力,一直想着要怎么才能给你带来那种心动的感觉,想让你感受一下爱情有多美好。”
所以她每天都让自?#22909;?#32654;的,?#32423;?#32473;他带来不一样的小惊喜,让自己成为最好的那个自己。
“原来,你早就体会过心动是什?#37259;?#21619;...挺好的。”她手里的那张面膜皱成了一团。
?#23433;还?#36825;心动是不是我给你的,你体验过就行。”

  她语气平和,“三哥,你不用内疚,也不用?#26149;?#25105;高兴,这事没有谁对谁错,也不是你三言?#25509;?#25110;是做几件?#26790;?#39640;?#35828;?#20107;就能过去的,?#26790;?#33258;己想通吧,?#20219;?#24819;通了,想你了,心里没那根刺了,我就去找你。”

  任彦东知道,她这话就是给他台阶下,他只想知道,“你要是没想通呢?”

  盛夏挤出淡淡的笑,“别那么悲观呀,兴许就想通了呢?”安静了几秒,她说:“要是没想通,到时我就会在微博宣布我单身。”

10234 3575837 MjAxOS8wNS8xMy8jIyMxMDIz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3/10234_357583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福彩七乐彩 黄金城棋牌棋牌下载送20现金 围棋少年 辽宁快乐12选5遗漏数据 云顶娱乐棋牌游戏 四川金7乐官方下载 捕鱼大亨安卓版 35选7开奖结果068 天津泳坛夺金开奖公告 体彩p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