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二章

书名:盛夏之恋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梦筱二 更新时间:2019-06-11 20:57:03

  周五那天傍晚, 闵瑜比原定时间提前了半小时去接盛夏,上次饭局她们最后一个到,这次要是再迟到, 给别人印象不好。
这几天盛夏的心情,从表面上看,还不错,脸上有了笑容, 眼睛不肿了。

  闵瑜到公寓时,盛夏已经换好了裙子, 正在搭配包, 她手里挑选的包正是前些日子任彦东玩游戏为她赢的那个。
“要选这个包??#20415;?#29788;问道。
盛夏点头, “这个配我裙子的颜色。”
闵瑜靠在沙发扶手上,双手抱臂,“我以为你会把任彦东送的东西都处理了。”

  盛夏照照镜子, 裙?#21360;?#21253;还?#34892;?#23376;都没有什么不妥, 她从镜中?#37259;?#38389;瑜,“为什么要处理?送给我了就是我的东西。”
闵瑜松口气:“你能这么想就好了。”
盛夏:“触景生情、?#26790;?#24605;人这样悲春伤秋的事在我这里不会发生, ?#20197;?#26102;也没考虑过要开展新恋情, 这些东西都是新的, 还用的上,没扔的必要。”
她打开衣柜,“你看, 这些都是昨天任彦东让向秘书送来的。”

  闵瑜看愣怔,这一个系列的高定裙子竟然都在这, “任彦东用这种方式求和?”

  盛夏关上橱门,摇摇头,“?#24050;?#22863;会结束时送我的礼物,这些裙子现在才好。”

  闵瑜担心的是,“你以后出席什么活动,要是穿了任彦东送的礼服,他会不会以为你旧情难忘?在暗示他什么?”

  盛夏找了条丝巾系在包上,左右看看。

  闵瑜一直瞅着她,还以为她在回避这个话题,盛夏整理好丝巾才吱声,“三哥不会这么想。”
她说,“本?#27425;?#23601;不是因为不爱他了才分手,他也知道。”

  收拾妥当,盛夏下巴微扬,示意闵瑜可以出发。

  下楼时,闵瑜又看?#25628;?#37027;个包,感觉盛夏慢慢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即便心里千疮百孔,她也没?#21592;?#33258;弃,一点点修?#37259;?#33258;己。
她说起那个包,“这是任彦东在会所玩游戏给你赢的,他说你?#19981;?#36825;个颜色,输了他要喝一瓶红酒。”

  盛夏盯着那个包看了许久,后来说了句:“他们肯定不会让他输,那瓶红酒太贵,他们舍不得给他一个人都喝了。”
闵瑜:“......”笑了出来,“盛夏,你有毒。”

  去会所的路上,盛夏偶尔会跟闵瑜聊两句,其他时间都在盯着车外看,喧闹的人群,拥挤的街头,而车里就像另一个世界。

  到了私房菜馆楼下,她们遇到了刚停好车的周明谦。

  周明谦瞅着盛夏的脸看看,不错,对得起唐朝花?#31354;?#20010;称号。他之前还担心盛夏会受分手的影响,变得憔悴不堪,现在依旧明艳动人,?#25925;?#37027;个?#26223;撩览?#30340;孔雀。

  几人边聊着,进了私房菜馆。

  周明谦并不知道今天饭?#21482;?#26469;哪些人,他只通知了几个人,至于那些人带谁过来玩他也不清楚。
包间的门推开时,盛夏的脚步微顿,那么多人里,她总是能一眼看到他。
?#27966;?#20219;彦东抬头。

  猝不及防的,盛夏跟任彦东四目相对。
他今天穿了黑色衬衫,正在跟几个人打牌,一副漫不经心的样?#21360;?#20182;看过来时,一如平常,眸光深幽沉静。
不得不承认,即便曾经在一起一年半还多,时?#20004;?#26085;,这样的眼神?#25925;?#20250;让她心动。
这种悲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消失殆尽。

  周明谦也惊讶不已,没想到任彦东会来这样的饭局。
他噙着一抹揶揄的笑,“?#26412;?#20170;天吹得什么风?”

  周明谦跟任彦东认识,他父亲跟任彦东有生意合作,任彦东每次去香港都会去他家做客。
不过因为他跟任彦东不在一个圈子里,交情并不是很深。

  任彦东:“吹了什么风你心里没点数?”他边说着,还不耽误出牌,这一局才开始,他没打算接着打,示意周明谦,“你来吧。”

  这个牌桌上,唯一跟任彦东认识的就是厉炎卓,他这是找了厉炎卓?

  周明谦拿过任彦东的牌,接着打。
他给厉炎卓发消息:【你怎么把任彦东带来了?】

  厉炎卓咬着烟,打字:【他都开了这个口,?#19968;?#33021;驳了他的面子?】
周明谦笑着打趣:【任彦东这招狠,都不给你这个情敌一线机会。】

  厉炎?#23458;?#20986;烟雾,轻轻弹弹烟灰,继续打字,【我不是他的情敌,我只是盛夏的亲爹粉。】
周明谦:【......】

  收起?#21482;?#20182;们接着打牌。
大家都是明白人,知道任彦东的来意,没人盯着那边看,该干嘛干嘛。

  盛夏坐在?#22949;?#26049;,装作玩?#21482;?#27809;再看牌局那边。
任彦东走近,在她边上坐下。

  隔着不远,也不算近,盛夏感觉到了属于他的气息,曾经他清冽的气息可以治愈她,现在就是一把刀的双刃,治愈的同时,也伤着她。

  沉默了几秒,盛夏抬头。
任彦东没看她,而是?#37259;?#22905;手里的包,“这个包跟你裙子不搭。”她的包太多,很多颜色都差不多,只有款式有别,他没法形容,拿出?#21482;?#28857;开曾经发给?#31216;?#29260;总监的其中一张图片。
“这个包配你这条裙?#21360;!?br>他把图片放大,将?#21482;?#36882;到她面前。

  盛夏搭了一眼图片,在脑海里搭配了一下,确?#30340;?#27454;更合适。
对于他的眼光,她一向信赖。
她微微颔首,诚意道:“谢谢。”

  任彦东收起?#21482;?#20182;今天过来不是跟她探讨裙子和什么包更搭配。
“出去聊?#25925;?#22312;这聊几句?”他征求她的意见。

  盛夏知道,他今天既然来了,就是要跟她说些事,就算她不出去,他也会在这里跟她聊。
私人感情的事,她不想当着其他?#35828;?#38754;说道。

  闵瑜一直坐在他们不远处,但没多言,她伸手,“我帮你拿着包。”

  盛夏:“不用。”包是个掩饰品,有时尴尬了,手里还能有个东西攥着去?#22836;擰?/p>

  任彦东到包间的储物柜里拿了外套和一个手提袋。

  盛夏先行出去,找了一处安静、又没人经过的地方,她把包套在手腕处,双手插进风衣的兜里,看起来随意自然。
其实心跳早就乱了。
她有时也?#24187;?#30333;,为什么跟他在一块那么久了,?#25925;?#26377;最初心动的感觉?
很奇妙,也很不?#20260;家欏?/p>

  任彦东一直?#37259;?#22905;,比上次见面时,她又瘦了不少。
他原本有不少话要说,又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这个给你。”他把手提袋递给她。

  盛夏刚才一直?#37259;排?#22788;,这才看?#25628;?#25163;提袋,是宣纸,上面还黏了胶带纸,她后知后觉,“任彦东,你什么意思?”

  任彦东?#37259;?#22905;:“这字本来就是给你写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句话,对我来说没什么具体意义,只是这句话?#26087;?#30340;意义适合写成一幅字,放在老万那里的那幅字,我也不是留着用来怀旧。”

  以前盛夏信他说的每句话,?#19978;?#22312;很可悲的是,他说的话,她没法完全信了,这大概就是撒谎带来的后遗症吧。
她跟他分手,也是因为如此。
她怕自己在后来的日子里,会怀疑他,会让这段感情变得面目全非。
她望着他,淡淡道:“不是用来怀旧,那过去了三年的字,老万还那么紧张?你还那么紧张?赶着过去重新写给我?”

  任彦东:“这幅字之前一直放在别墅,那天给你整理知识点,我在书架上找专业书才看到,我不想在别墅里放跟你无关的物品,就把这幅字送给了老万,哪知道你第二天会去字画行。”
在老万那里,那就是一幅字,只不过因为他前一天说的那些话,让老万下意识的跟着紧张起来。
“盛夏,能?#26790;一?#20102;神的,让老万也跟着?#19981;?#30340;,你是独一个。”
他怕她不信,“你可以侧面跟厉炎?#30475;?#21548;,那天跟他约了谈事,?#39029;?#21040;了,也是我头一次在自己地盘让别?#35828;任摇!?/p>

  盛夏?#36214;?#22238;想着那天去字画行,老万看到她时,明显一愣,然后那么爽快的拿出自己的镇店之宝给她。

  “我们之间可能存在不少问题,不止我撒谎这事。”

  盛夏回神,也没接话。

  任彦东问她:“能不能先跟我说一个?我一点点解决。”
盛夏跟他对望,“我们之间存在的是恋情和婚姻里最基本最要命的问题,解决不?#35828;摹!?br>任彦东:“不去试,怎么知道解决不了?”

  盛夏原本不想说的,因为之前她提过,他也没?#20174;Γ?#29616;在说了也?#25172;?#27809;说,可要是不说,他就会不停的找她。
她直言,“我跟你没有?#39184;?#35805;题。”

  任彦东:“举个例?#21360;!?/p>

  盛夏:“..................”
看他的表情,不是开玩笑,也不是糊弄。
她让自己尽量心平气和,“有次吃饭,坐我们隔壁的那对情侣,一直说个不停,我跟你提过,没忘吧?”

  任彦东记得,“然后?”

  盛夏:“人?#39029;?#20010;饭都能说半天,我跟你一共说了不到十句话。”
任彦东:“你知道你为什么有时间去关注别人吗?”

  盛夏?#37259;?#20182;,没吱声,也一时想不到他要说什么。

  任彦东:“因为你吃什么都是我喂给你,连卡路里都给你算好。”
盛夏张张嘴,无从反驳。
“至于你之前还提过的,说纪羡北和夏沐能聊冰淇淋聊一晚,我当时也想了想,为什么他们会聊那么久,后来也没想出个结果。”
任彦东直言,“换我,我不会说浪费时间说那么多,有那个时间?#19968;?#19981;如多看时尚?#21448;荊?#32473;你挑选你?#19981;?#30340;衣服和包。”
他车?#25103;?#30340;时尚?#21448;荊?#24182;不是给盛夏准备,她只有偶尔才坐他的?#25285;?#20182;是订了给自己看。她对吃喝都不?#34892;?#36259;,就?#19981;堵?#21644;美。
他给她买礼服和包,除了要买她?#19981;?#30340;,还要买一些哪怕不符合她的审美,但是是限量和贵的,保证她在出席活动时,没有谁的礼服和包能超过她,她就没有羡慕别?#35828;?#26426;会。
?#20004;?#20182;对包都没审美,但?#25925;?#20250;耐心研究包和衣服要怎么搭才能达到最佳的视觉效果。

  任彦东:“因为你是公众人物,有那么多镜头对着你,?#30475;文?#26377;活动,我?#38405;?#30340;穿着搭配从来都谨慎,怕你着装出了差错会被大众议论。”
顿了顿,他低声道:“这不算?#39184;?#35805;题??#25925;?#24517;须得说出来的才算?”

  盛夏没再看他,侧脸看向窗外。

  任彦东从风衣口袋拿出烟和打火机,“回去我再好好反思,在这一方面,我哪里还做的不对。”
他倒了支烟出来,下巴微扬,示意她:“进去吧,?#39029;?#26681;烟。”

  盛夏拢拢风衣的衣襟,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

10234 3576744 MjAxOS8wNS8xMy8jIyMxMDIz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3/10234_357674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广州领奖福彩中心在哪里 济南 516棋牌游戏中心 14场胜负彩预测推荐 psp美女麻将 广东26选5k线图 时时彩网 7070彩票app苹果版官网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体彩大乐透中奖公式 江苏时时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