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四章

书名:盛夏之恋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梦筱二 更新时间:2019-06-23 20:15:21

  凌晨十二点半, 任彦东才结束会议。
之前的那家供应商,依?#21830;?#24230;?#24187;?#26391;,他也没?#22235;?#24515;跟他们耗。
刚才远东临时召开的高层会议上, 他决定,远东旗下的几家子公司全部与那家供应商终止合作,另寻供应商。

  ?#21482;?#21709;了,蒋百川的电话, 他昨天拜托蒋百川打听一下之前那家供应商的一些情况。
蒋百川:“确定是跟余泽有关,他从中搅了局。”

  任彦东一点也不意外, 昨天让蒋百川去查, 就猜到了是这样一个结果, 只不过当时只是猜测。
“谢了。”

  蒋百川问:“远东那边现在怎么样?”

  任彦东:“全面停止跟他们的合作,本来以为今晚能等来他们一个决定,结果?#25925;?#27169;凌两可。”

  蒋百川担心的是:“全面停止合作的损失可不小。”

  任彦东‘嗯’了声, 又道:“上星期我?#32456;?#20102;其他供应商, 你五叔牵的线,组装的产品已经测试过, 所?#34892;阅?#37117;不比之前的差。”
之前那家供应商以为自己的部件能垄断市场, 以为远东的那几家子公司离开他们就活不下去, 这才敢公然断供。
不过新找的这家供应商,若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会选择跟他们合作, 新的这家在价格上高于之前那家,他们远东的成本要上去不少, 利润空间下降。
如今之前的供应商没有了契约精神,再耗上一个月,成本也会很高,还会造成公司人心不稳。
目前只能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现在知道了是余泽的原因,他就知道该怎么应对。

  蒋百川:“你跟余泽,有过结?”

  任彦东:“算是。”有点犯困,他去冲了杯速溶咖啡,接着说余泽,“他出轨被闵瑜怀疑,就给我和沈凌打电话,?#26790;頤前?#20182;?#19981;眩?#35828;那晚他跟我们俩在一起,没跟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在一块。”

  蒋百川明白了,这种事情,就是打死沈凌和任彦东,他们也不会帮着撒这个谎,余泽大概也是不舍得闵瑜的家世,最后被踹,估计对任彦东和沈凌心怀不满,有了机会就对任彦东使个绊子,他以为对方是国外的企?#25285;?#31070;不知鬼不觉,却?#25925;?#30041;下了蛛丝马迹。

  任彦东搅着咖啡,“不仅没帮他,沈凌还警告闵瑜,要是敢嫁给余泽,打断她的?#21462;!?br>后来沈凌查了查余泽,不止出轨过一次,不过沈凌没敢告诉闵瑜,怕她太伤心。

  和蒋百川结束通话后,任彦东喝着咖啡,在客厅坐了会儿,抬眸就是墙上盛夏的那幅壁画。
他给盛夏发了条信息:【睡了没?】

  很快,?#21482;?#38663;动,盛夏回过来:【没。】问他:【公司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任彦东打去电话,简单说了说处理结果,“解决好了。”问她:“还不睡?”

  盛夏:“在看剧本,体会里面女主的感情。”她说:“里面女主?#19981;?#30340;那个男人,跟现?#36947;?#30340;你差不多。”

  “不爱说话?”任彦东问。
咖?#28982;故?#28909;,他去冰箱里夹了几个冰块放杯子里。

  盛夏:“也不是,台词还算挺多的,但男主是个不婚主义,他也很爱女主,刻骨铭心那种,可最后他们?#25925;?#20998;开了,许多年后,在女主的一次小提琴演奏会上,男主再次出现,在台下安静地听着演奏会。”

  任彦东:“为什么分开?”
盛夏:“男主不婚,女主渴望婚姻,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任彦东直言:“剧本可以再斟酌一下。”
盛夏:“......”她好奇:“什么意?#36857;俊?/p>

  任彦东抿了口咖啡,已经冰凉,喝了半杯提神。
他回她:?#30333;愎话?#19981;会不结婚。”

  盛夏?#20185;?#21095;本,电话里有几秒的安静,她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有点悲哀,感觉这个剧本写得就是她自己。

  任彦东打破沉默:“我以前也不想结婚。”为了婚姻自由,他用了条件跟母亲作交换。他说:“现在不照样想结?”

  盛夏笑了笑,“明天我去药店买瓶眼药水滴滴,可能眼睛不够亮,没看出来你想要结婚的样子。”

  任彦东:“......”
被噎的半晌无言以对。
这种感觉又回到了以前,没分手之前,每次他跟盛夏说话,十次有九次半,她要把他呛的说不出话来。
咖啡喝完,他上楼。

  电话里沉默了片刻。

  盛夏:“你是不婚主义,我知道。”

  任彦东知道简单一句他想结婚,她不会信。
“去迪拜那次,回?#26149;?#25105;就给你准备好了戒指。一年过去,你也没踹我,大概是要长久下去,就准备在你?#19981;?#30340;日子跟你求婚。”他们在一起后,不?#25925;?#22799;阿姨,就连他的母亲,都没?#26149;?#20182;们能长久,觉得盛夏迟早会把他给踹了。
他的姐姐和外甥女,经常宽慰他,要是哪天真被盛夏踹了,别灰心,也别怀疑人生。

  盛夏:“那是她们不知道我那么?#19981;?#20320;,觉?#26790;?#29233;热闹,会受不?#22235;?#20919;淡的性格。别人不知道,但你还不知道我?#38405;?#24590;么样?”

  任彦东知道她的感情,不过那时候有很多不利于他们恋情的因素,彼此不了解,对对方的领域都陌生。
他们刚在一起没多久就要两地分居,有时差,彼此都忙。
有时太忙,两?#35828;男?#24687;时间卡不到一块,一天都没时间联?#25285;?#26202;上他给她打电话时,她累了一天,接?#35828;?#35805;说几句就能睡着。
他怕她会厌倦了这样两地分居的日子,在她说以后想定居?#26412;?#26102;,他就把工作重心从纽约转到了?#26412;?/p>

  盛夏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我?#19981;?#24773;人节那天。”

  任彦东:“本来就是那天要跟你结婚,不是信口拈?#26149;?#20320;高兴。”顿了下,他说:“年夜?#25925;保?#25105;妈在饭桌上问我,家里人都知道。”

  盛夏攥着?#21482;?#30340;手不由紧了紧,她始终没吱声,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情人节的前三天,她就提出了分手。
直到现在,她耳边好像还能听到咖啡杯摔在地上崩裂的声音。

  任彦东到了楼上,原本是要去卧室,又转个方向去了露台。
凌晨的?#30772;?#27743;面上没有了之前的热闹,这座城市渐渐安静下来。
“盛夏。”“嗯?”
“你的分数调剂专业没问题,读专硕吧。”
之前,他一直以为她?#19981;?#23398;硕那个专业。
“怎么了?”盛夏问。
任彦东声音很?#20572;骸?#24819;早点娶到你。”顿了几秒,“别研究剧本了,早点睡。”

  通话结束,露台很静,跟这座城一样。

  第二天,电影开机仪式。
盛夏第一次拍戏,因为心情不错,这会儿全是对这部电影的期待和拍摄的那种喜悦。

  闵瑜?#37259;?#30427;夏由内散发出的笑,她心里也轻松不少。
这?#20013;?#24456;?#26790;ィ故?#23567;提琴演奏会那会儿有过。

  今天商梓晴也来了,据说是过来探班,?#25509;?#24093;顾恒的班,但估计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闵瑜记得商梓晴跟顾恒一起拍过电视剧,不过那会儿商梓晴并不是很红,演的是女三号,跟顾恒并没有什么对手戏,私交也一般,不知?#26391;?#20040;时候一下变得很熟悉,熟到在开机第一天就来探班。

  片场就属闵瑜最清闲,刷了刷今天的娱乐新闻后,正打算去洗手间,结果身前被一道黑影挡住了光线,她抬眸,眼神瞬间凛冽。
商梓晴?#35835;?#19968;丝笑,“好久不见。”
她拖了一张椅子,在闵瑜对面坐下。

  以前在公众场合见到,闵瑜?#25925;?#24456;?#25512;?#30340;会跟商梓晴打声招呼,可自从知道商梓晴的所作所为,还又是余泽的新欢,她连‘哼’一声都?#24651;?#21756;。

  商梓晴再度开口:“何必装的那?#27425;?#25152;谓?想说什么就说呗,我也不会嘲笑一个被感情上过的人。”
闵瑜笑了笑:“我只跟人说话。”
商梓晴?#25104;?#24494;变,冷嗤一声。
闵瑜:“你看,我说了什么,你听不懂吧?”她把?#21482;?#22622;包里,起身就走。

  从洗手间出来,闵瑜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点了支烟。
刚抽了一半,有脚步声靠近,“怎么在这?”

  闵瑜转头,是厉炎卓,他正好从停车场那边过来,经过这里。
她笑笑,岔开话题:“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厉炎卓半开玩笑:“过来监工,得知道我投资的那些钱是怎么一点点打了水漂。”
闵瑜笑了出来,递了支烟和打火机给他。

  厉炎卓点上烟,准备把打火机还给她时,愣怔一下,闵瑜吐出了一个个很漂?#24651;耐?#22278;形的小烟圈。
他第一次觉得,女人抽烟也是一道风景。
“你练了多久?”

  闵瑜侧?#24120;?#21999;?”
厉炎卓:“烟圈。”
闵瑜摇头,“没刻意练。”她笑了笑:“我们闵家女孩的特异功能。”她堂姐也会。

  厉炎卓下巴微扬,示意她:“走吧,去休息区那边,这边有太阳,你们女人不是最怕晒?”
闵瑜没打算过去,“有只蟑螂,不想看到。”

  厉炎卓顿了顿,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
今天商梓晴过来,还在微博?#25103;?#20102;动态,说探班,顺便为电影宣传,可能是自己买的热搜,已经是热搜榜第一名了。
他知道余泽是闵瑜前男友,现在商梓晴跟余泽在一块,在圈里已经是人尽皆知的秘密。

  厉炎卓没走,跟闵瑜聊了会儿,都是聊了跟这部电影有关的,后来就聊到女主角盛夏身上。
电影里面最后一个场景,是在某音乐演奏厅,音乐殿堂级演奏厅。
闵瑜问:?#30333;?#21518;是找个普通演奏厅替代,?#25925;牵俊?/p>

  厉炎卓:“不替代,就是那个演奏厅。”
闵瑜:“这成本可太高了。”她笑着,以玩笑的口?#29301;骸?#20320;不会真?#19981;?#25105;们家盛夏吧?”

  厉炎卓:“?#19981;?#26159;真?#19981;叮?#19981;然也称不上亲爹粉,是不是?”玩笑之后,他解?#20572;骸?#37027;个演奏厅由任彦东负责搞定。”

  闵瑜点头,既然厉炎卓知道任彦东还在追盛夏就好,免?#26790;?#20250;。

  一支烟抽完,厉炎卓跟闵瑜边聊边往休息区那边走。

  盛夏今天下午的戏份结束,第一天拍戏,周明谦怕她紧张压力大,就只有一场简单的戏份,还不错,二十条后总算过了,后来渐入佳?#22330;?br>原本盛夏今天是场夜戏,不过?#35759;?#26377;点大,周明谦怕影响了她的信心,就改在了后面拍摄。

  盛夏没看到闵瑜,?#21482;?#21448;在闵瑜包里,便在休息区等着,她看到了商梓晴,淡淡收回视线,接着看剧本。

  商梓晴在心?#20303;?#21621;’了声,没上赶着去打招呼。
她今天过来竟有了意外收获,刚才听剧组里的工作人员说,没想到任彦东撤回投资,看来跟盛夏这回是真的断了。
昨天在家,她从书架上找到那本漫画,又翻开?#37259;?#32454;看了看,高中时只觉得那个漫画人物很帅,没想到是任彦东。
原来‘3’代表三哥,任彦东。

10234 3580748 MjAxOS8wNS8xMy8jIyMxMDIz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3/10234_3580748.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双色球600期走势图 踢球者足球即时比分 淘宝直播音乐怎么赚钱吗 开心棋牌好坑 极速时时彩官方开奖号码 磁县女人在家赚钱 北京快中彩开奖号码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图解 体彩20选5最新开奖结果走势图 怎么破解加拿大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