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七章

书名:盛夏之恋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梦筱二 更新时间:2019-07-30 08:35:11

  去公司的路上, 任彦东先是接到了老万的电话。

  老万也是刚看到相关报道,网友各执一词,他对事实的真相是什么倒也没那么大兴趣, 他纳闷的是,已经涉及到远东的CE,任彦东怎么还?#35805;?#28909;度给撤了。

  “你不会还没看到网?#22799;?#20123;乌烟瘴气的揣测?”老万问。
任彦东:“看到了。”
老万揶揄,“你不就热衷撤热搜, 这回怎么了?”
任彦东:“没钱。”

  老万:“......”
被噎之后,他瞬间领会, 这事任彦东没打算管, 交给了厉炎卓来处理。

  原本要结束通话, 老万又忍不住提醒一句:“厉氏集团内部乱,到时解决的不一定让你满意,别影响了远东。”

  任彦东:“不会。”

  刚挂?#35828;?#35805;, 又有陌生号码进来。
这个?#21482;?#19978;的号码是私人号, 知道的人并不多,任彦东没有迟疑, 直接划开接听键, 传来的却是比?#22799;?#29983;的声音。

  “任总, 您好,冒昧打扰了。”
一个女?#35828;纳?#38899;,这声音说陌生, 又好像在哪里听过。

  任彦东?#20081;?#35782;在脑海里搜寻片刻,无果, 他问:“哪位?”
电话里有几秒的安静,“是我,?#25764;病!?/p>

  任彦东一点都不奇怪?#25764;?#20250;有他的私人号码,不用想也是问了余泽。
他没?#20107;撤?#25171;电话为了何事,只说:“鲁小姐,于公于私,我跟你都没什?#26149;?#35848;的,有事联系我秘书。”
他刚要挂电话,那边很快传来,“任总,这事还真要跟您当面说,电话里也说不清。”
像是特意停顿了半刻,她说:“我最近在国内出差,晚上有?#31456;穡俊?/p>

  任彦东:“谢谢,不?#22836;?#20102;,我没兴趣。”

  ?#25764;?#36825;会儿刚从家里出来,不知道是?#26412;?#30340;风冷,?#25925;?#20219;彦东的话让人心寒,她嘴角的表情凝结。
即便是隔着电话,她看不见他人,可?#25925;?#33021;感觉到他的强势和不怒自威。
?#25764;?#36824;算镇定:“我要说的事跟远东有关,您肯定?#34892;?#36259;。”

  任彦东的声音明明很平?#20572;?#21364;透着一股凛冽:“我想要知道的自然会查,查不到,那是我没能?#20572;?#25105;认。”
该有的气度他?#25925;?#26377;的,“还有事,挂了。”
切断通话后,他直接把?#25764;?#30340;号码拉入黑名单。

  ?#25764;?#31449;在车前久久没动,风把头发都吹乱了。
她回头看看身后的公寓楼,最豪华的地段,带泳池的公寓,这些是她努力一辈子或许都挣不到的钱。
曾经,她为钱误入歧途。
如今,不知道这算不算自食其果。
任彦东刚到办公室,向秘书就过来汇报,已经着手让?#35828;?#26597;,分了三条线,顾客、厉炎越还有余泽。
重点是客户,有没有异常的账户余额变动。

  任彦东‘嗯’了声,又强调,“还有?#25764;玻?#26597;查她和余泽近几个月的来往。”他?#35328;?#19978;?#25764;?#37027;通电话说给了向秘书。

  向秘书心中有数,?#36824;故?#26377;点?#24187;?#30333;?#25764;?#36825;番操作。

  任彦东:“一是想借此跟我建立私交,二是,怕?#20063;?#21040;什么事,以后找她麻烦。”除非她不回国就业,也一直在那个公司不跳槽。

  ?#25764;?#29616;在就职的外企,它的集团总部跟他有竞争关系,他自然拿她?#35805;?#27861;。
至于余泽,现在是破罐子破摔了,彻底放纵自?#28023;?#26080;所顾忌。

  向秘书也最愁余泽那边,“就怕他这样的。”什么都?#36824;埽?#38754;子也不要了。
任彦东:“没什么,就让他折腾去,看他还有多少能耐。”
中午时,任彦东就收到了余泽的消息。
余泽跟?#25764;?#19981;一样,余泽有什么都在信息里说个一清二楚。
【你帮我把商梓晴这事解决了,?#36824;?#20320;是说服商梓晴不嫁给我,?#25925;?#35828;服我家老爷子不要逼着我结婚,随便你。只要我清净了,我保证,以后我跟你井水不犯河水,也不会再落井下石。】

  这条消息发出去后,余泽?#26151;?#25545;着太阳穴,他从来没想过他会折在商梓晴这个女人手里,他都已经渣成这样了,她还不放弃。
对付商梓晴比对付任彦东,都让他心力交瘁。
昨晚跟商梓晴没谈妥,她竟然找人把她怀孕这事透露给他的父母。

  任彦东看完余泽那条信息,大概知道今天厉氏集团那事儿,跟余泽脱不了关系,他又盯着?#21482;?#23631;幕琢磨了好一会儿,特别是那句‘不会再落井下石’。
那个‘再’字,?#36335;?#36879;露着一些什么信息。
今天这个负.面的新闻,远不止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21482;?#21448;震了一下,?#25925;?#20313;泽:【你不是?#26790;?#21035;再缠着闵瑜吗?你把商梓晴这事完美解决,我自此不再纠缠闵瑜。这买卖,你不亏!】

  任彦东:【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余泽:?#31454;牽?#20320;还真不怕麻烦?】

  任彦东:【我怕过什么?能威胁到我,?#26790;?#23475;怕的,?#19968;?#21448;乐意买?#35828;模?#21482;有盛夏一人。就你,还没那个能耐。】
他把余泽的联系方式屏蔽掉,接着处理工作。

  晚上下班时,向秘书那边的调查结果还没出来,估计要明天。

  网上跟电子产品爆屏有关的新闻热度?#20013;?#21319;温中,受其影响,收盘时,?#36824;?#26159;厉氏集团?#25925;?#36828;东,股价都创了近日来的新低。

  盛夏一整天都在关注这个新闻,?#36824;?#36828;东没有任何动静,官博也没任何表示,?#34892;?#32593;友留言:任总,你怎么不发一份手写声明?

  远东官博置顶的动态?#25925;?#21069;几个月跟商梓晴有关的、那条手写声明,后加的让商梓晴还漫画那条,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盛夏今天刷了远东的官博不下十次,一点消息都没有,不仅远东官博没有,远东也没有召开新闻发布会来说明或是解决这个麻烦。

  ?#21482;至?#21709;了,盛夏关了后,换上?#36335;?#20986;门,路上有消息进来,等红灯时她才有时间看?#21482;?#26159;任彦东:【在哪?】
她:【在?#36947;鎩!?/p>

  任彦东:【...具体位置。】
盛夏:【?#26412;!?/p>

  任彦东顺顺气,【我从公司刚出来。】

  绿?#23631;?#20102;,盛夏来不及回复,把?#21482;?#25172;到副驾驶。
在家忙了一天,傍晚时才抽空出来,她约了人,闵瑜的堂姐,知名服?#21543;?#35745;师。

  昨晚盛夏和闵瑜逛街,盛夏打算给任彦东买些白色?#32435;潰?#38389;瑜问她怎么不买点其他颜色,她说方便印口红印在上头。

  闵瑜建议她,不如定制?#32435;潰?#25226;口红印水印在?#32435;?#19978;,这样既不掉色,也不影响?#32435;?#32654;观。
一拍?#26149;希?#20110;是闵瑜就给她约了堂姐。

  盛夏和堂姐约在酒吧见面,这个时间点酒吧的人不多,稀稀疏疏,她一进酒吧就看到了坐在吧台那边的性感女人。

  堂姐跟闵瑜的五官有几分相似,身材也差不多。

  盛夏认识堂姐,也一起吃过饭,但不是很熟,堂姐和任彦东年纪相仿,小时候那会儿她也跟堂姐玩过,?#36824;?#22905;一点印象都没了。

  “姐。”盛夏手臂搭在堂姐的肩膀上,“早到了?”

  堂姐笑着,?#26696;?#21040;。”上下打量她一眼,开玩笑道:“穿这么保守都这么有料,任彦东能受得了?不被你折腾死。”

  盛夏:“......”
开这样的玩笑,她还不是堂姐的对手。

  堂姐给她点了一杯饮品,“你?#25925;?#23398;生,就喝点饮?#31232;!?#22530;姐知道任彦东和盛夏分手再?#26149;?#36825;事儿,她说起任彦东,“原谅他没?”

  盛夏慢悠悠吸着饮料,隔了几秒,她说:“半原谅。”

  堂姐笑,“这个词儿新鲜,看来老三还有的熬。”她支着头,“也就你能治得了老三。”任彦东这个人,自傲惯了。
小时候那会儿,任彦东的家世是所?#34892;?#26379;友里最好的,天赋能力也甚少有人能及,他从小就生活在优越感里。
她从来没想过任彦东会为了跟盛夏的这段感情,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自?#22909;?#23376;踩脚底下,即便他有过错,也难得他能认识到自己的过错,让人大跌眼镜。

  堂姐?#37259;?#30427;夏,好奇道:“你用了什么法子,让他能意识到自己是错的?”

  盛夏摇摇头,“我也不清楚。”以前很多事她都提出好多次,他完全不当回事儿,感觉不到自己哪里不对。
可能是?#35272;?#24072;跟他说的那些话起了作用,?#37096;?#33021;是某件小事触动,?#37096;?#33021;是某个瞬间,突然就让他恍然大悟。

  闲?#37117;?#21477;之后聊起正事,堂姐问盛夏怎么想起要定制?#32435;饋?/p>

  盛夏也没隐瞒,想给任彦东点奖励,让他有动力继续改变自己。

  堂姐给她竖了个大拇指,“你这是大棒与蜜糖并用。”又问:“你想定制什么样的?#32435;潰俊?/p>

  盛夏:“纯白色,款式的话,你?#37259;?#21150;,主要?#21069;?#25105;的?#25509;?#21360;在?#32435;?#19978;,樱?#30097;接 !?#22905;又把?#32435;?#30340;?#23454;兀?#36824;有任彦东所穿?#32435;?#30340;所有尺寸告诉堂姐。
最后她又加了句:“定制三十四件。”

  酒吧里渐渐热闹起来,舞台那边,传来了吉他声,一位驻场女歌手低沉又干净的嗓音吸引了在场所有?#35828;?#27880;意力。
盛夏和堂姐?#37096;?#21521;那边,不由跟着这首歌轻声和。

  任彦东到家后也没收到盛夏的消息回复,盛夏的车不在院子里,还没回来,他给盛夏拨?#35828;?#35805;,直到响铃结束,盛夏也没接。
他没进屋,在泳池边的椅子上坐下来,等了好半天,始终没动静。
?#21482;?#31361;然震动,他还以为是盛夏的消息,结果是群里有人聊天。
他发了条:【你们能不能干点正经事,成天闲聊!】

  群里安静了几秒,有人回:【你这是...欲求不满?】

10234 3592160 MjAxOS8wNS8xMy8jIyMxMDIz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3/10234_359216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双色球隔11期选号 i广西快3走势图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网 手机维修店赚钱吗 棋牌辅助软件 魔兽世界怎么赚钱换时光徽章 广西快乐双彩玩法说明 北京pk10 北单sp值 000039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