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五章

书名:盛夏之恋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梦筱二 更新时间:2019-08-02 21:50:06

  任彦东和盛夏的旅游假期比之前计划的时间多出了近两周, 他们又去了其他几个国家,一直玩到春节后,最后又回到墨尔本。

  初六那天, 任彦东收到向秘书发来的邮件,跟他确认,要不要参加二月十六号在?#26412;?#20030;办的某金融高峰论坛。
邀请函在年前就寄到了公司,当时忙, 他就把这事儿搁在了一边,后来忙着求婚, 就给忘了。

  今天主办方又给各公司秘书发确认函, 他们那边安排座位和演讲嘉宾。

  任彦东没立即回复, 他?#20185;?#30005;脑去找盛夏。

  盛夏正在花园里,帮着园丁一块修剪花草。
她拿着剪刀,也像模像样的剪着, 很是认真。
“盛夏。”
“这儿呢。”
盛夏摘?#26053;?#23376;, 冲他摆摆手。

  任彦东:“过来,跟你说个事儿。”

  盛夏放下工具, 又去水管那边冲洗手, 最后还拿着水管对着自己的凉鞋喷, 喷?#25490;?#30528;,就玩上了瘾。
小时候每到下雨,她就?#20154;?#22353;, 有时还直接跳到小水坑里,鞋子全湿透了。

  “盛夏, 别玩儿了。”任彦东在等了两分钟后,见她依旧没有要放下水管的意思,只?#26790;?#22856;提醒她。

  “来了。”盛夏关了开关。
她快步走过去,“什么事?”

  任彦东把高峰论坛的事情简单一说,时间、地点,还有两个主持人是谁也告诉了她,这次主持人没有夏沐,不过她作为记者,肯定会过去采访。

  盛夏点点头,“然后?”

  任彦东原本打算不去,又怕盛夏以为他心虚。
他?#25925;?#20915;定:“我听你的,你怎么说?#20197;趺醋觥!?/p>

  盛夏嘴角有丝坏笑,“这么乖?”
任彦东:“...跟你说正经的。”

  盛夏:“去吧,这是公事,反正之前你不是也正常出席?你说以前那些感情在遇到我时,就已经翻了篇,我信你。”
顿了片刻,“我以前敏感,老是患?#27809;?#22833;,甚至是羡慕?#20992;?#22799;沐,那是因为,我以为你不爱我,只是因为合?#20160;?#36319;我在一块。”
她说:“现在不一样了。你爱我,我在你心里是最特别的那个,这就是我的盔甲,坚不可摧,就什么都无所谓。”

  她问任彦东:“问我之前,你心里是怎么打算的?”

  任彦东如实道:“没打算去。”
他很少感情外露,今天的话多了些。
或许是因为她那句,因为他爱她,她从此有了盔甲。
他说:“我只羡慕过纪羡北。”

  盛夏:“因为夏沐?#19981;?#20182;?”

  任彦东摇头,“因为夏沐一开始不?#19981;?#20182;,他能坚持三年。”
对他们这样现实、又什么都看透?#35828;?#20154;来说,最不屑一提的就是所谓爱情,一文不值。
纪羡北遇到夏沐时,已经三十。
在三十岁的年纪,还能遇到一个让自己犯贱的女人,一犯贱就是三年,还无怨无悔,这得多大运气。
那时,他觉得上帝偏爱纪羡北。
直到他遇到盛夏,一个他愿意去取悦、愿意天南海北追?#25490;?#30340;女人,以至于现在,为了她,他心甘情愿去改变自己。

  “那现在还羡慕纪羡北吗?”
“早就不羡慕。”

  盛夏:“我都让你此生无?#35835;耍?#20320;不得把我当宝一样捧着?”

  任彦东腾出一只手,掌?#26576;?#19978;。
盛夏两根手指在他掌中点?#35828;悖?#20182;把她的手指握在手心。
这是时隔一年后,他第一次敢在她面前说起夏沐,她的表情没多少波澜,他心里那块沉重的石头也总算落?#35828;亍?br>不过?#25925;?#24597;她心里会有点不舒服,他小心翼翼拉着她的手,放在了他左边?#30446;?#22788;。

  盛夏笑了,“知道你这里只有我。”
任彦东拿着她的手放到唇边,他在戒指上亲了下。

  盛夏?#25925;?#20915;定让任彦东去,她只是希望一切成为一个常态,而不是让任彦东刻意去躲着谁,那样反而把一些人和事弄得很特别。
之前是她敏感,原本再正常不过的事,因为她的心?#24120;?#22823;家都尽量避免提到夏沐,一个行业会议,在她这里,都弄得草木?#21592;?br>沈凌约她喝咖啡那次,说起去年她考研时:
‘任彦东在你考研那天正好参加了金融会议,这你知道吧?任彦东的心思都在他手表上,过一会儿瞄一眼,夏教授也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手腕上有宝贝。后?#27425;也?#30693;道,那天你考?#23567;!?br>不过当时沈凌没跟她说,当时的主持人是谁,她猜测着,应该是夏沐。

  盛夏不确定,就问了任彦东,“去年我考研那天,你参加了金融峰会,主持人是?”
任彦东:“夏沐。”

  盛夏这会儿能理智冷静的去看待之前的那些事,倘若他心思不在她身上,大概就不会在会场还惦记着她考?#23567;?br>也不会连那天中午的宴会都没参加,直接离场,去她公寓楼下等着送她考?#23567;?/p>

  不过在此之前,她是当局者,没法静下心?#26149;?#22909;感受一些小细节。
而他,也从来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
盛夏抬手抱了抱任彦东,“过去,你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但我肯定也有委屈你的地方,不过你从来都不抱怨。不管对错,你都揽了过去。之前我妈说过,她都受不了我的一些小习惯,可我?#26149;?#26377;底气的跟她说,三哥能。?#34892;?#24863;情,我自己都忽略了。”

  任彦东别开视线,?#37259;?#33457;园那边,用力捋着她的后?#22330;?/p>

  气氛有点?#34892;裕?#30427;夏缓和了一下,她说起夏沐,“以后,你们也不用那么避讳提起夏沐,别把她当成洪水猛兽。我没那么脆弱,在我这,?#34892;?#20107;一旦过去了,我就能面对。我真要是那种一直活在过去的人,就不可能不计?#22799;?#30340;前任,对不对?”

  她随口问道:“要是你参加的话,那天有没有演讲?”

  任彦东点头,每次都邀请他演讲,不过他都婉拒了,已经好几年没做过演讲。

  盛夏:“那到时我看网络直播。”

  任彦东思忖片刻:“想不想到高峰论坛现场去看?”

  盛夏自然想去现场,不过,“那么高?#35828;?#20250;议,我能进去?”
任彦东颔首:“能,到时你跟我坐一块,远东有两个邀请名额,那个名额让另一个股东授权给你去。”

  盛夏担?#27169;骸?#25105;跟远东没关?#25285;?#36825;能授权??#25925;?#31639;了,别让媒体抓着不放,到时说你公私不分,影响了你的形象。”

  任彦东说了句:“到时就有关系了。”
盛夏?#24187;?#25152;以:“嗯?”

  任彦东没接茬,松开她,下巴对着花园那边微扬,“接着修你那些花花草草去。”
盛夏也没多想,欢快去玩她的水管去。

  任彦东回了向秘书邮件,他和盛夏一块参加金融论坛,另外,他上台演讲。
至于演讲的主题,他会根据盛夏?#34892;?#36259;的领域来。

  以往的高峰论坛,任彦东的位子都是紧挨?#27966;?#20940;,主办方已经习惯了这么安排,如今多了个盛夏,这位置安排起来就伤脑筋。
中间位置,本来就那几个座位,也都心照不宣的固定给那些人,现在把谁放边上都不妥。

  任彦东怕主办方的工作人员为难,他提前把这些处理好,给向秘书的邮件发出去后,他就打了沈凌的电话。

  一通电话下来,沈凌明白了,就是让他给主办方主动说明一下,他的座位随便安排,原先那个让给盛夏。

  沈凌弹?#35828;?#28895;灰,“我无所谓,放哪个犄角旮旯都行,一会儿就给你办妥。”
他好心提醒任彦东,让盛夏过去,有风险。
“夏沐这次不主持,不过她要过去采访。”

  任彦东:“我知道,盛夏也知道。”

  那就行。

  沈凌想了想,“让盛夏去也行,等她哪天自己提起夏沐都无所谓了,你跟她之间才能真的没隔阂,不然老是避讳着也不是个事儿。”

  烟抽完了,沈凌把烟头丢到烟灰缸,拿茶水浇灭。
他跟任彦东说:“你等一下。”

  搁下?#21482;?#27784;凌拿上烟灰缸去了洗手间,他把烟灰缸洗得干干净,还用毛巾擦干,放在了茶几上。
顺手拿了粒口香糖丢进嘴里,又左右闻闻衬衫,没烟味,他才放心。

  任彦东猜到他干什么去了,“?#25925;?#27515;性不?#27169;俊?/p>

  沈凌笑,“你说什么?”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被赶出来几次了?”任彦东退出邮箱,端上咖啡去?#25628;?#21488;上。

  沈凌因为抽烟被老婆赶出卧室这事儿,群里无人不知,他们已经?#24651;?#21435;调侃,反正沈凌脸皮厚。

  对于睡沙发一事,沈凌不以为然,“这叫夫妻情趣,你懂个P!”

  他说他老婆,“她知道?#19968;?#20599;偷抽烟,我烟瘾其实也没那么大,哪天她想撒?#31354;也?#20102;,就?#26790;页?#28895;说事。要是她真的介意?#39029;?#28895;,跟我闹翻了,影响了夫妻感情,?#19968;?#20250;抽?肯定不会。”

  沈凌不奢望任彦东这样的榆木疙瘩能开?#24076;?#19981;说了,说了你也不懂。”

  任彦东这次没过多置评,大概每对夫妻都有自己的相处之道,不然沈凌结婚那么久,也不会跟他老婆?#20004;?#36824;黏黏糊糊的。
他把咖?#30830;?#22312;台子上,这里正好能看到花园。

  盛夏正在拿着水管浇花,一边浇着还偷?#24471;?#21521;园丁,见园丁没注意她,她立即把水管对着自己的脚冲。
脚下?#34892;?#27700;坑,她还用力踩一脚。

  任彦东抚抚额,笑了出来。

  电话那头的沈凌一个哆嗦,汗毛直立。
他没听错,是那头传来的笑声。
“你在干嘛?笑什么?”

  任彦东嘴角的笑意还未褪去,“没什么。”
他端起咖啡,嘬了一口。

  沈凌现在才回过味来,他以为:“你让盛夏参加高峰论坛,以后她就在这个行业了?你不是说让她继续深造小提琴?”

  任彦东:“只是让她感受下那个氛围。”他没打算让盛夏继续待在金融圈,这是最残酷又最现实无情的地方。
她要从事这个行业,不用几年,灵性也磨光了。

  “盛叔叔和夏阿姨那边,你有把握?跟他们说大?#35272;恚?#35828;不通。”
“不说大?#35272;恚?#25105;有办法解决。”

  但愿吧。

  沈凌提醒他,“尽量别让盛夏跟盛叔叔和夏阿姨再有嫌隙,要是那样,盛夏就算去了音乐学?#28023;?#24515;里也有疙瘩。”

  盛夏背负的比一般孩子多,?#34892;?#23401;子?#25913;?#31163;异了,可能过不了多久,?#25913;?#21508;自便有了新生活。
特别那会儿盛叔叔和夏阿姨才三十出头的年纪,不找才不正常。
可为了盛夏,他们还真就?#20540;?#20303;了所有诱惑。

  原本这些是盛夏的?#20197;耍?#21487;后来,这些反成了盛夏的精神枷锁。

  挂?#35828;?#35805;,任彦东把?#21482;?#25918;一边,很随意的靠在台子上,一直?#37259;?#38498;子里边玩边浇花的盛夏。

10234 3593424 MjAxOS8wNS8xMy8jIyMxMDIz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3/10234_359342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7天彩票网址 7星彩开奖结果查询1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双色球蓝球选号技巧 在温州开小超市赚钱吗 斗地主棋牌游戏送金币 用什么飞镖 六肖中特期期准一码论坛128期 七星彩公式规律 河南11选5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