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七十章

书名:盛夏之恋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梦筱二 更新时间:2019-08-02 21:56:54

  开学后, 盛夏一切步入正轨。
除了学校那边的一些课程,其余时间,她都在蒋百川的投行待着, 跟着团队做CE这个收购项目。
她能独立做的事情并不多,大多时候给团队里的同事打打下手,即使这样,也是受益匪浅。

  远东那边的项目团队是由任彦东负责, 项目细节他不过问,只督促进展, 偶尔, 也会看?#37259;?#26009;。
那天看完资料, 需要投行补充调整。
原本是CFO打这个电话,不过他代劳了,直接打给了盛夏。

  盛夏正在办公室, 上班期间接到任彦东电话, 她都是称呼:“任总。”
任彦东:“今天忙?#24187;Γ俊?/p>

  “还行。”盛夏把资料保存,揉揉颈椎, “在校对项目计划书。”早上开会, VP把他们其中一个同事骂了, 骂的那个惨。
因为项目计划书里错字很多,标点符号也用错了不少。
那个同事同时参与了两个项目,分身乏术, 她就帮忙校对改错。

  盛夏拿着水杯,趁接电话的工夫去茶水房倒水, 问他:“找我不是公事?”

  任彦东:“是。你们再把EBITDA调整一下,下班前发到我邮箱。”

  刚出办公室,正好迎面走来同事,他们正讨论事情,声音有点大,就这一瞬间,她最后两个字母没注意听到。
“调整EBIT,下班前发到你邮箱是吗?”

  任彦东:“DA呢?”
盛夏笑了笑,“被?#39029;?#20102;,昨晚没?#21592;ァ!?/p>

  任彦东:“......”
大白天的,她还敢开这个玩笑。
这里的没?#21592;ィ?#19981;是吃饭。

  “我今晚没应酬。”他说:“也不加班。”

  这次是盛夏无言以对。

  “盛夏?”

  盛夏对着电话说了句:“忙着呢。”就把电?#26696;?#25346;了。
这段日子,他每天都想着生闺女。

  倒了杯水,盛夏站在窗口歇了会儿。
闵瑜的电话进来,约她晚上吃饭。

  投资电影的钱到账了,这次小赚一笔,闵瑜让她请客。

  盛夏最近忙,?#37096;?#26377;两个月没见到闵瑜,两人就约了老地方碰面。
下班时,她给任彦东发了消息,说晚上可能要晚归,和闵瑜出去玩。

  冬去春至,但春天太短,眨眼几天,就闻到了初夏的味道。
盛夏把车窗降下,夕阳的余晖落了半身,风吹过,撩着长发肆意飘起。

  前几天,?#35272;?#24072;到家里给任彦东上课时,带来了好消息,说他朋友那边已经着手在给她写推荐信,还不止一个朋友。
其中就有那个音乐学院的教授,听过她的演奏会。
被录取应该是没问题的,不过进去后压力不小,也很辛苦。

  任彦东说没问题,反正他陪读。
他还打算,要是能在今年把孩子生了就好了,明年这边毕业了,去音乐学院那边,孩子也有半岁,他带着,她就可以心无旁骛的学?#21543;?#36896;。

  她说:孩子跟?#25913;?#37117;是有缘分的,万一今年就来不了呢?

  任彦东的意思,如果今年怀不上,那近?#25913;?#23601;不打算再要,等她学成再说。

  她:这样的话,那你不是要中年得子了?
任彦东来了句:我?#37259;?#19981;像二十多岁?

  当时她笑了,后来被收拾的挺惨。

  今天下班路?#25103;?#22806;堵,盛夏到了餐厅好一会儿,闵瑜还没到,说?#21069;?#36710;找地方停好,走路过来。

  盛夏怕闵瑜无聊,就一路跟她煲电话粥。听得出来,闵瑜心情不错。

  最近这半年,工作室拿了不少一线资源,艺人也争气。
上周,工作室搬迁了,搬进了更宽敞的商务楼。

  “你真打算明年毕业了就去曼哈顿??#20415;?#29788;问。
盛夏点头,“三哥陪我。”
“啧,他就是候鸟,随着你这个季节迁徙。”
“对啊,我是盛夏。”
“咦,还别说,你俩名字?#25925;?#25402;般配,你夏,他dong。?#20415;?#29788;打趣:“他还不如改名叫寒冬了。”
“......”

  半小时后,闵瑜到了餐厅。
她手里还拿着一个档案袋,直接放在了盛夏面前。

  盛夏:“这么神秘?”
闵瑜:“送你的结婚礼物。”
盛夏打开来,是一份股权赠与合同,工作室10%的股权。
“几个意思呀?”她抬头?#37259;?#38389;瑜。

  闵瑜笑,“人生得意须尽欢。”
这也只是聊表心意,10%股权的分红,也不够盛夏一年送她限量版包包的钱。

  盛夏:“我这是沾了三哥的光呀。”
她没再推辞,直接收下了。

  闵瑜拿了餐单,“我今晚不吃?#19981;?#30340;,只吃最贵的。”

  吃?#25925;保?#20004;人?#36763;摹?br>还有一个多月就是任彦东生日,闵瑜问盛夏,怎么给任彦东庆祝,还要不要办派对?

  盛夏:“前一晚我跟他在家里过,生日那天让他出去跟朋友聚。”
不过说起生日,她?#27599;?#22987;准备生日礼物了。

  闵瑜点头,“也行。”
“礼物呢?选什么?”她也发愁,“这一年一年的,我也不知道要送什么。”

  盛夏:“我准备作一只釉下五彩花瓶送给三哥。”
之前他送她的那个花瓶,被她搬到了公寓,花瓶太大,来回搬运很麻烦,不过就算搬回来了,也不再是那个感觉。
她就送一只小花瓶给他,图案她?#32422;?#32472;制。

  闵瑜:“这个不错,你送他一辆车,他都不一定这么高兴。”
她在寻思?#32422;?#35201;给任彦东送什么礼物,想了半天,好一点的太贵,也不太合适。
她跟盛夏商量,“你们现在也是居家过日子了,我送个实惠点的给你们,怎么样?”

  “多实惠?”
“吸尘器。”

  后来,闵瑜还真买了吸尘器。

  六月中旬,盛夏来临,离任彦东的生日还有两周。
任彦东这段时间出差了,没在国内,大概要半个多月才回来。
学校快放暑假,CE那个项目也到了尾声。

  下午开会时,盛夏趴在会议桌上睡着了,大家发现时,她已经睡得很香。
今天的总结会由蒋百川主持,其他人面面相觑,坐盛夏?#21592;?#30340;人欲要喊她,蒋百川制止了,“让她睡吧。”

  盛夏在这边实习做项?#31185;?#38388;,从来没有过任何懈怠,也没有公主病,经常帮其他同事分担一些活儿。
像今天这种情况,第一次发生。

  有个人替盛夏解释了句:“这两天她没什么精神,可能是生病了。”
蒋百川点点头,接着开会。

  散会时,盛夏也醒了,她睁眼,愣怔,眨了眨眼,又赶紧眯上。
她竟然开会时睡着了,还做了个梦。

  好像已经散会,她听到离开的脚步声。
几分钟后,会议室安静下来,蒋百川?#20204;?#26700;面,“还装睡,起来了。”

  盛夏干咳两声,大老板第一次开会,她就这么不给力,听着听着竟然睡着了。
她只好扯谎,?#26696;?#20882;了,中午吃了药,犯困。”

  蒋百川:“多注意休息,下午早点回。”

  盛夏一个人在会议室反省了一阵,忽然心里咯噔一下。
她这么?#20154;?#19981;会是...有宝宝了吧?
这次经期迟到了五六天,到现在还没来。
任彦东前几天打电话时还问她,来没来,她说快了,身体开始不舒服,?#20185;?#21457;?#20572;?#19968;点口味都没有,就跟要来月经时差不多的感觉。

  任彦东听了后,都开始怀疑他?#32422;骸?br>从二月到六月,只要不出差,他一直很努力。

  盛夏来不及多想,赶紧给司机打?#35828;?#35805;,让司机过来接她,她?#20185;?#31508;记本,回到办公室开始收拾包,不忘跟同事说,要去医院一趟。

  同事:“要不要紧,我陪你?”

  盛夏浅笑着:“没事儿,我?#32422;?#21487;以。”

  去医院的路上,她?#32422;?#37117;不由紧张,既兴奋,又害怕空欢喜一场。
司机不知道她去医院干什么,以为她是来看朋友,他一直在停车场等着。

  一个多小时后,盛夏从大楼里出来了,司机下去给她开车门,她虽戴着口罩,不过脸上的笑很明显。
司机摸不透,也没瞎猜,只装看不见。

  盛夏趴在后车窗,对着车流发呆,嘴角始终上翘。
她有宝宝了,她和任彦东的宝宝。
医生让她过段时间再去做彩超,排除宫外?#26657;?#30475;看胚胎发育情况。

  她拿出?#21482;?#30452;接拨了任彦东的电话,太兴奋了,总是忘了时差。

  任彦东那边现在是凌晨四点多,接到盛夏电话,他吓一跳,一点困意都没了,“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盛夏扶额,“我忘时差了。”
任彦东开?#35828;疲?#20170;天?#24187;Γ俊?br>?#29677;擰!?#22905;说:“三哥,生日前你能忙完回来吗?”

  任彦东沉默了几秒,答应她:“回去跟你一块过生日。”
其实行程要到七月初,这次事情多,要去三个国家五个城市,根本就抽不开时间回?#26412;?br>不过上次他的生日,过得很糟糕,他知道她是想弥补他。

  陪盛夏?#33267;?#20102;会儿才挂电话,任彦东看?#25628;?#26102;间,四点三十二分,他没再接着睡,打开电脑。
盯着行程表研究半天,只能把时间给压缩,连轴转。

  ?#21482;?#38663;动,盛夏发来一句:【嗨,我是小小任,爸爸你好呀。】
紧跟着,又发来一张?#35745;?#26159;一张报告单。

  任彦东盯着那两条消息看了好久好久,眼前一开始是模糊的,后来才渐渐清晰,终于能看清?#21482;?#38190;上的字母。
他回:【你好呀,我?#21069;?#29240;。】
他也发了两条,第二条是:【告诉ta,爸爸很爱ta。】

  初为?#25913;?#30340;喜悦,只有他们?#32422;?#25026;。
后来他们什么都没再说,但知道,彼此都在?#37259;攀只?/p>

  生日的前一晚,任彦东才赶回?#26412;?#22240;为归心似箭,这几天没有一刻停歇但一点也不累。

  到家时,盛夏在做晚餐,比上一次丰盛,多了一份水煮虾,杯里的红酒?#24576;?#20102;果汁。
她走路轻盈,一点都不像有了宝宝的样子。

  任彦东搁下行李箱,风尘?#25512;停?#34924;衫也发皱,直奔楼上。
“三哥,我在这儿。”盛夏在厨房喊他。

  任彦东:“我知道,我去洗澡换件?#36335;!?br>盛夏接着准备晚餐,又在盘子里加了一份水果。

  任彦东下楼时,晚餐已经摆上了餐桌。
盛夏循声看去,他穿了她?#19981;?#30340;黑色衬衫。

  任彦东走到盛夏身边,直接把她揽在怀里,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

  盛夏也顺?#31080;?#30528;他的腰,“生日快乐,要不要看看生日礼物?”
任彦东点头,松开她。

  盛夏转身,去客厅拿来。
礼物在一个手提袋里,?#37096;?#19981;出是什么。

  盛夏把手提袋轻轻放在桌上,示意他,“打开看看。”

  任彦东拿出礼物,是一个花瓶,上面画了Q版的盛夏,?#21592;?#36824;有几朵小花,跟她小时候画的差不多。
花瓶里还有卷起来的素描纸,他打开来,是一幅画。
主题:第二届‘任氏冰淇淋’高峰论坛
主办方:任三哥
嘉宾:盛氏小公举,任家小公主,任家小跟班

  画面内容:
这次会议是在别墅的餐厅,厨房里,他正在做冰淇淋。
餐桌前坐着三个人,桌子的一边是Q版的盛夏,另一边,坐着两个孩子,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跟盛夏神似,和盛夏穿了差不多的?#36335;?#20687;亲子?#21834;?br>而那个小男孩,样子很像他,穿着小西装,歪着?#28304;?#26397;厨房看。

  小男孩的旁白是:【爸爸,我要吃?#36824;?#21619;和草莓味的冰淇淋,最好多做一点。】
小女孩的旁白是:?#23601;?#19978;。】

  看完,任彦东的双手不由颤了一下,他倏地抬头,一瞬不瞬的盯着盛夏看,他明明张嘴了,却一点声音都没?#23567;?/p>

  盛夏浅笑着:“昨天去医院查过了,异卵双胞胎,希望是哥哥和妹妹。”

  任彦东脚下定住,一步也迈不开,他伸手,盛夏上前两步,他?#31456;?#25163;臂,就这么轻轻地、克制着手臂上的力度去抱她。
?#24403;?#30528;,他生命的全部。

  (正文完)

10234 3593431 MjAxOS8wNS8xMy8jIyMxMDIz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3/10234_3593431.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湖北十一选五推荐号 网上打麻将赢钱是哪个软件 下载app赚钱怎么回事 新疆35选7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江苏福彩快3投注技巧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图 蓝球女神 香港梭哈下载 凯发彩票2019年最新 龙王捕鱼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