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17章 最后一程

书名:少帅的女娇医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鹿小策 更新时间:2019-08-21 15:13:46

  文青竹缓缓起身,带动着铁链发出刺耳的响声。

  她的声音更是透着一种苍老的尖利,直直地盯着荣音,像是恨不得将她一口吞掉,“小贱羔子,你竟然敢来这里?”

  嗓音失真,嘶哑的不得了,像被铁砂磨过一样粗糙。

  来的时候韩晓煜就跟荣音透?#35835;?#19968;下荣家大太太的情况,打从她进了这大狱,就从没有安分过,天天大吵大闹,搅得整座监狱都不得安宁。

  犯人都受不了,纷纷投诉,狱警更是烦不胜烦,干脆给她的饭菜里添?#35828;?#26009;,毁了她的嗓子,让她再也无法?#32531;稹?/p>

  这年头监牢本来就是黑暗的所在,小南关堪称黑暗之最,大铁门一关,里面很多事情便是外面的人都鞭长莫及、难以控制。

  哪怕文家费尽周折上下打点,但以文青竹这不作到死不罢休的性子,想来也是吃了不少苦头。

  荣音这样想着,唇角扯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托大太太的福,有生之年?#19968;?#33021;来这监狱走一遭。只不过,如今你是阶下囚,而我,是刽子手。”

  “你个贱人生的小杂种,我恨不得将你生吞活剥,大卸?#19997;椋?#36865;你下地狱去见你那不要脸的娘!”

  文青竹嗓子坏了,?#37259;?#30861;不了她满嘴喷粪,尽是污秽之语。

  荣音神色冷清,“彼此彼此。你想对我做的,正是我要?#38405;?#20570;的。只不过大太太到?#35828;?#19979;是见不到我阿娘的,好人只会送往天堂,恶人才会被打入地狱。”

  “天堂?哈哈哈,别做梦了!”

  文青竹发出凄厉的笑声,“你们不过是些?#24405;?#32986;子,有资格上天堂吗?孟晓娥,可是一尸两命,带着她肚子里那未出世的贱种一起下地狱的!”

  一句话,勾起了荣音心底最深的痛,她瞳孔一缩,猛地上前,狠狠掴了她一记耳光。

  “啪!”清脆的响声回荡在牢房的各个角落。

  韩晓煜眼睛蓦的一睁。

  文青竹被打懵了,苍白的脸色印上一片红肿,“小贱蹄子,你竟敢打我?”

  她气急败坏,扑腾着胳膊就要去挠荣音的脸,荣音正?#24613;高?#36215;袖子跟这恶妇大战一场,就?#32531;?#26195;煜握着肩膀拉退好几步,箍着她的腰,还不敢箍实,“你冷静,冷静一点……”

  荣音重重喘了?#23047;?#27668;,知道监牢重地,要是闹大了怕是会给韩家惹麻烦。

  “你给我老实点!要是?#37259;?#38145;不住你,我就让人把你钉墙上!”

  韩晓煜面对文青竹可没那?#26149;?#30340;脾气,拿着警棍指着她的鼻尖冷冷呵斥。

  文青竹被狱警折磨的怕了,知道和他们对着干没什?#26149;?#26524;子吃,?#37259;?#20960;乎要劈面而来的警棍总算是老实了些,但一双凤眸还是?#28010;?#30447;着荣音,后悔当初没把她一同送往西天。

  韩晓煜松开荣音,将她重新按回到椅子上,这次不敢离开太远,就站在她身后。

  文青竹?#37259;?#33457;团锦簇的荣音,鼻腔重重哼了一声,“小家雀飞上枝头,脾气也变硬了。别忘了,你现在的位子原本是属于我淑儿的,是你用下作手段勾引了少帅,抢走了她段家二奶奶的名分!你和你那个戏子娘一样,惯会用狐媚手段勾引男人,不要脸的贱货!”

  荣音这会儿情绪已经平复下来,声音浅凉,带着讥讽,“这话你和荣淑翻来覆去说了不下百遍,你们没?#30340;澹?#25105;听都听腻了。你们总觉得全天下的好事都应该是你们的,只要落在别人身上就是人家抢了属于你们的,可什?#20174;?#26159;属于你们的呢?”

  “你少在这跟我叽歪,我家淑儿国色天香,定能嫁到豪门,区区少帅又算得了什么?”文青竹不屑地哼了一声,?#26263;?#28113;儿飞黄腾达了把?#21307;?#20986;去,我一定亲手扒了你的皮。”

  荣音转动了一下手腕上的玉镯,唇角轻扯,“嫁入豪门?确实,荣淑现在也是方家少奶奶了,荣邦安将她低价售出,还卖一送一,前阵?#28216;?#21018;去医院看过她,她被绑在床上,瘦的跟鱼干似的,她不想要肚子里的孩子,可方家不许,就是死,也要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再死。”

  她咋舌两下,“可怜的大姐,不想生孩子偏要生,想去死偏死不了,比你还要惨。”

  “你说什么?”

  文青竹脸色变了,面如土灰,“不可能,荣邦安不可能这么对淑儿!他那?#21050;?#22905;!”

  荣音心里忍不住冷笑了下,“大太太怕是忘了,荣老爷以前是如何疼我,后来又是怎么对我的?所谓的疼爱,不过是建立在利益之上,荣邦安谁都不爱,他最爱的只有他自己。”

  一句话,似乎也说中了文青竹的心,她无言以对,重重跌?#22070;?#21435;。

  一肚子气顶在胸口,她咬牙切齿道:“荣邦安,那个狗娘养的,我真是看错了他!”

  “你们凑在一起,叫做物以类聚,谁也无需嫌弃谁。”

  荣音?#37259;?#22905;,缓缓开口,“我纳闷的,是我阿娘。她在当年也是名噪一时,师爷说追她的达官显贵不计其数,想要娶她为妻的大有人在,为何她会选中荣邦安,还?#24405;?#20026;妾?”

  “那是因为她贱!”

  文青竹扯着嗓子,讥讽地笑道:“看上她的人是多,可架不住你那个风流的爹,?#32769;?#19968;步搞大了孟晓娥的肚子,这女人一旦肚子里揣了别的男人的种,谁还敢要,当妾都便宜了她。”

  荣音脸色一沉,“你是说,我阿娘在嫁给荣邦安之前,就已经有了我?”

  “不然你以为,?#19968;?#35753;一个下九流的戏子登堂入室?”

  文青竹冷冷一笑,“他荣邦安不嫌败?#24471;?#39118;,?#19968;?#23244;丢人呢!一个低贱的戏子,也敢来跟我争男人,偏偏入门之后老爷对她宠幸得很,连带着你这小贱蹄子都捧在手掌心,宠妾灭妻,我岂能容的那贱人爬在我的头上作威作福?她还想生个儿子傍身,做她的春秋大梦去!”

  荣音听得浑身发抖,攥的?#33145;?#22030;嘣作响,目眦欲?#36873;?/p>

  韩晓煜站在身后凝视着荣音的背影,蓄势待发,生怕她冲上去再揍文青竹一顿,他倒是不怕担责任,就是怕荣音会受伤,见惯了她冷情傲娇的模样,还?#28216;?#35265;她如此失控过。

  在那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她从小到大,怕是受了不少委屈吧。

  “你错了!我阿娘从来没想过要爬到你头上,打?#28216;?#35760;事起,听过她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家和万事兴’,她只是想平平安安地过生活,可你们从不?#25103;?#36807;她,临了还往她身上泼了那么脏的一盆水,让她死后都不得安宁。这个仇,我若不报,天理难容!”

  荣音气得狠狠拍了一下椅子扶手,掌心发麻。

  “冤有头,债?#20804;鰨?#20154;是荣邦安杀的,你有本事,找他报仇去啊!”

  荣音眯着眼睛,缓缓道:“不急,送你上了路,很快就临到他了。你们一个也逃不了。”

  文青竹听到这里,方才?#34892;?#30528;慌了,“你休想!我早晚有一天会出去的!”

  “出去?去哪儿?”

  荣音嘲讽地?#37259;?#22905;,“荣邦安心里早就没你这个结发妻子,不可能救你,你的女儿荣淑现在自顾不暇,你的大姐文绿萍倒是来闹过,可没打死我反打死了一个兵,被陆大帅?#35835;?#25163;上的权利,软禁了起来。唯一能救你的文家,现在也?#21069;?#33707;能助,除了死,你无路可走了。”

  “不……”

  文青竹脸上再无一点血色,摇着头,试图挣扎,“你胡说!他们怎么可能不管我!”

  “多行不义必?#21592;小!?/p>

  荣音站起身,说了此生和文青竹的最后一句话,“大太太,一路好走,不送。”

10237 3598608 MjAxOS8wNS8xNC8jIyMxMDIz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4/10237_3598608.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