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54章 太子探病

書名:掌歡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冬天的柳葉 更新時間:2019-08-21 15:19:37

  李神醫看平南王妃一眼,語氣無波:“羽箭傷及內腑,又在體內停留時間過久,神仙來了都難救。老夫不是神仙,最多能保證王爺在羽箭拔出之時不會死于出血過多,至于其他,就不能保證了……”

  平南王妃聽出幾分意思,臉上一絲血色都無:“您的意思是說……王爺即便取箭時無事,也可能,也可能……”

  李神醫面無表情摸了摸胡須:“不是也可能,本來就九死一生,死了才是正常的。”

  平南王妃眼皮顫了顫,又有昏倒的跡象。

  衛豐忍不住道:“神醫,我母妃受不得這些——”

  面對個黃毛小兒,李神醫就更不客氣了,當即冷笑:“老夫只負責治病,不負責安慰人。王爺的情況就是這樣,你們考慮好。別明明是必死之人,等老夫出手救了恢復不好,反倒要來砸老夫招牌。”

  見李神醫負手而立,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衛豐不由去看平南王妃。

  這種大事,當然還是要平南王妃做主。

  “母妃——”小郡主衛雯含淚喊了一聲。

  平南王妃呆滯的眼珠緩緩轉動,看向李神醫。

  她想從這位被世人奉為活神仙的老者面上瞧出些什么,得到幾句保證,可是看到的是一張漠然的臉。

  平南王妃再去看幾位太醫。

  幾位太醫眼觀鼻鼻觀心,一副竭力降低存在感的姿態。

  平南王妃心中一涼,萬千猶豫最終化作從牙縫中擠出來的幾個字:“請神醫出手……”

  短短一句話說完,她好似被抽走所有力氣,軟軟倒了下去。

  衛雯撐住平南王妃的身子,語帶哽咽:“母妃,您沒事吧?”

  平南王妃渾身止不住顫抖,哪有力氣安慰女兒。

  衛雯強忍著的淚落下來,滑過面頰砸在地上。

  聽不到聲音,卻砸得她心生絕望。

  怎么會這樣,請來神醫也不能讓父王恢復嗎?

  “王妃想好了?”李神醫臨進去前,再次確認。

  平南王妃艱難點頭。

  “倘若王爺有事——”

  平南王妃用力攥拳,顫聲道:“那就是王爺的命,與神醫無關……”

  李神醫一直平板的面容這才舒展了些,舉步走進內室,把伺候的人都趕出來。

  幾名太醫立刻湊到門口,小聲議論起來。

  “那個位置,神醫怎么把箭取出來啊?”

  “難,太難了,稍一不慎就會引發大出血。”

  “箭留在王爺體內有一夜了,就算控制住出血,恐怕內里也會生膿的……”

  ……

  聽著這些議論,平南王妃搖搖欲墜,衛雯亦是淚流滿面。

  衛豐惱火不已,怒道:“幾位太醫剛剛在神醫面前怎么不說?”

  現在說這些,是專門嚇唬他母妃和妹妹嗎?

  幾位太醫恢復了眼觀鼻鼻觀心的模樣,不吭聲了。

  愛罵就罵,反正他們治不了。

  不知過了多久,李神醫走了出來。

  平南王妃撲上去,神情緊張:“神醫,王爺如何了?”

  “沒死,可以進去照顧了。”

  平南王妃快步而入,一眼就瞧見了平南王雪白衣襟上的斑斑血跡。

  她捂著嘴,無聲哭起來。

  之后抓藥、熬藥,交代注意之處不必細說。

  一名管事匆匆進來稟報:“王妃,太子殿下來了。”

  平南王妃擦干眼淚,帶著衛豐兄妹迎出去。

  衛羌帶來許多禮品,是代表皇上來看望平南王的。

  “殿下——”一見到衛羌,平南王妃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眼淚簌簌而落。

  不管現在如何,羌兒在她心里一直是她的長子,從小作為王府繼承人精心培養的孩子。

  對于羌兒與豐兒,她承載的期望是不同的,如同每個府上父母對嫡長子的期待。

  看著這樣的平南王妃,衛羌的心情十分復雜。

  一方面,他怪父王當年絲毫不顧他的想法對洛兒痛下殺手,另一方面,血脈親情怎么都斬不斷。

  尤其現在生父生死難料,生母惶惶無靠。

  他也不想見到生父出事,生母從此以淚洗面。

  翻騰著這些念頭,衛羌走上前去安慰:“嬸嬸不必擔心,王叔吉人自有天相,定會沒事的。”

  “是,殿下來看他,他肯定會好的……”平南王妃握住衛羌的手,激動不已。

  羌兒很久沒有這般與她說話了。

  衛豐有些看不下去,張口道:“大——”

  迎著衛羌掃過來的眼風,他改了口:“殿下,進去看看父王吧。”

  都這時候了,也不見大哥如何心急。

  難道清陽郡主在大哥心里就這么重,父母親人都要靠后?

  倘若他是大哥,只會感激父母讓他擁有的一切。

  想要做大周最尊貴的男人,犧牲一個女子算什么?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大哥也太不知足。

  過往那些點點滴滴的不滿在這一刻匯聚在一起,成了暗淌的溪流。

  盯著衛羌進去的背影,衛豐眼神沉了沉。

  他若是大哥就好了……

  從平南王府走出來,衛羌負手望了望天。

  天際無云,陽光明媚。

  衛羌的心情卻不好。

  不只是因為生父性命垂危,應該說每次來平南王府,他的心情都不怎么好。

  “殿下?”

  衛羌看了看隨他而來的心腹太監竇仁。

  “外頭天熱,您早些回宮吧。”知道衛羌心情不好,竇仁小心翼翼道。

  衛羌沒有接話,沉默片刻問道:“你知不知道平南王叔遇刺前去的那間酒肆?”

  竇仁最大的長處就是機靈。

  平南王街頭遇刺的消息傳入宮中,他就找侍衛打探過了,恰好聽來一些酒肆的事。

  “奴婢聽說那家酒肆叫有間酒肆,是駱大都督的愛女駱姑娘開的。”

  駱姑娘?

  衛羌腦海中猛然閃過在王府花園與駱笙相遇的情景。

  那個拎著蛇嚇唬婢女的惡劣少女,竟然還開了一家酒肆?

  “有間酒肆在何處?”

  “就在青杏街上。”

  衛羌舉步往前走:“去看看。”

  “殿下,去不得,王爺就是出了酒肆不久遇刺的,如今歹人尚未尋到——”

  衛羌并不理會,大步往前走去。

  竇仁慌忙跟上,心中嘆氣。

  “就是那里么?”衛羌停下,望著不遠處大門緊閉的酒肆問。

  這時一道身影映入他的視線。

10247 3598609 MjAxOS8wNS8xOC8jIyMxMDI0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8/10247_359860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吉祥棋牌下载安装 南粤风采26选5一等奖 冰球子图片 2011网球比分 和记彩票首页 极速快乐十分走势 北京11选5走势图 任选基本走势 2018-2019意甲赛程 幸运农场软件 三d两码和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