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54章 太子探病

书名:掌欢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19-08-21 15:19:37

  李神医看平南王妃一眼,语气无波:“羽箭伤及内腑,又在体内停留时间过久,神仙来了都难救。?#25103;?#19981;是神仙,最多能保证王爷在羽箭拔出之时不会死于出血过多,至于其他,就不能保证了……”

  平南王妃听出几分意思,脸上一丝血色都无:“您的意思是说……王爷即便取箭时无事,?#37096;?#33021;,?#37096;?#33021;……”

  李神医面无表情摸了摸胡须:“不是?#37096;?#33021;,本来就九死一生,死了才是正常的。”

  平南王妃眼皮颤了颤,又有昏倒的迹象。

  卫丰忍不住道:“神医,我母妃受不得这些——”

  面对个黄毛小儿,李神医就更不?#25512;?#20102;,当即冷笑:“?#25103;?#21482;负责治病,不负责安慰人。王爷的情况就是这样,你?#24378;?#34385;好。别明明是必死之人,等?#25103;?#20986;手救了?#25351;?#19981;好,反倒要来砸?#25103;?#25307;牌。”

  见李神医负手而立,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卫丰不由去看平南王妃。

  这种大事,当然还是要平南王妃做主。

  “母妃——”小郡主卫雯含泪喊了一声。

  平南王妃呆滞的眼珠缓缓转动,看向李神医。

  她想从这位被世人奉为活神仙的老者面上瞧出些什么,得到几句保证,可是看到的是一张漠然的脸。

  平南王妃再去看几位太医。

  几位太医眼观鼻鼻观心,一副竭力降低存在感的姿态。

  平南王妃心中一凉,万千犹豫最终化作?#21451;?#32541;中挤出来的?#29238;?#23383;:“请神医出手……”

  短短一句话说完,她好?#31080;?#25277;走所有力气,软软倒了下去。

  卫雯撑住平南王妃的身子,语带哽咽:“母妃,您没事吧?”

  平南王妃浑身止不住颤抖,哪有力气安慰女儿。

  卫雯强忍着的泪落下来,滑过面颊砸在地上。

  听不到声音,却砸得她心生绝望。

  怎么会这样,请来神医也不能让父王?#25351;?#21527;?

  “王妃想好了?”李神医临进去前,再次确认。

  平南王妃艰难点头。

  “倘若王爷有事——”

  平南王妃用力攥拳,颤声道:“那就是王爷的命,与神医无关……”

  李神医一直平板的面容这才舒展了些,举步走进内室,把伺候的人都赶出来。

  几名太医立刻凑到门口,小声议论起来。

  “那个?#24674;茫?#31070;医怎么把箭取出来啊?”

  “难,太难了,稍一不慎就会引发大出血。”

  “箭留在王爷体内有一夜了,就算控制住出血,恐怕内里也会生脓的……”

  ……

  听着这些议论,平南王妃摇摇欲坠,卫雯亦是泪流满面。

  卫丰恼火不已,怒道:“几位太医刚刚在神医面前怎么不说?”

  现在说这些,是专门吓唬他母妃和妹妹吗?

  几位太医?#25351;戳搜?#35266;鼻鼻观心的模样,不吭声了。

  爱骂就骂,反正他们治不了。

  不知过了多久,李神医走了出来。

  平南王妃扑上去,神情紧张:“神医,王爷如何了?”

  “没死,可以进去?#23637;?#20102;。”

  平南王妃快步而入,一眼就瞧见了平南王雪白衣襟上的斑斑血迹。

  她捂着嘴,无声哭起来。

  之后抓药、熬药,交代注意之处不必细说。

  一名管事匆?#21307;?#26469;禀报:“王妃,太子殿下来了。”

  平南王妃擦干眼泪,带着卫丰?#32622;?#36814;出去。

  ?#29436;即?#26469;许多礼品,是代表皇上来看望平南王的。

  “殿下——”一见到?#29436;迹?#24179;南王妃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眼泪簌簌而落。

  不管现在如何,羌儿在她心里一直是她的长子,从小作为王府继承人精心培养的孩子。

  对于羌儿与丰儿,她承载的期望是不同的,如同每个府上父母对嫡长子的期待。

  ?#37259;?#36825;样的平南王妃,?#29436;?#30340;心情十分复杂。

  一方面,他怪父王当年丝毫不顾他的想法对洛儿痛下杀手,另一方面,血脉亲情怎么都斩?#27426;稀?/p>

  尤其现在生父生死难料,生母惶惶无靠。

  他也不想见到生父出事,生母从此以泪洗面。

  翻腾着这些念头,?#29436;?#36208;上前去安慰:?#21543;?#23158;不必担心,王叔吉人自有天相,定会没事的。”

  “是,殿下来看他,他肯定会好的……”平南王妃握住?#29436;?#30340;手,激动不已。

  羌儿很久没有这般与她说话了。

  卫丰?#34892;?#30475;不下去,张口道:“大——”

  迎着?#29436;?#25195;过来的眼风,他改了口:“殿下,进去看看父王吧。”

  都这时候了,也不见大哥如何心急。

  难?#29436;?#38451;郡主在大哥心里就这么重,父母亲人都要靠后?

  倘若他是大哥,只会感激父母让他拥有的一?#23567;?/p>

  想要做大周最尊贵的男人,牺牲一个女子算什么?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大哥也太不知足。

  过往那些点点滴滴的不满在这一刻汇聚在一起,成了暗淌的溪流。

  盯着?#29436;?#36827;去的背影,卫丰眼神沉了沉。

  他若是大哥就好了……

  从平南王府走出来,?#29436;几?#25163;望了望天。

  天际无云,阳光明媚。

  ?#29436;?#30340;心情却不好。

  不只是因为生父性命垂危,应该说每次来平南王府,他的心情都不怎?#26149;謾?/p>

  “殿下?”

  ?#29436;?#30475;了看随他而来的?#27597;?#22826;监窦仁。

  “外头天热,您早些回宫吧。”知道?#29436;?#24515;情不好,窦?#24066;?#24515;翼翼道。

  ?#29436;?#27809;有接话,沉默片刻问道:“你知不知道平南王叔遇刺前去的那间?#25169;粒俊?/p>

  窦?#39318;?#22823;的长处就是机灵。

  平南王街头遇刺的消息传入宫中,他就找侍?#26469;?#25506;过了,恰好听来一些?#25169;?#30340;事。

  “奴婢听?#30340;羌揖扑?#21483;有间?#25169;粒?#26159;骆大都督的爱女骆姑娘开的。”

  骆姑娘?

  ?#29436;?#33041;海中猛然闪过在王府花园与骆笙相遇的情?#21834;?/p>

  那个拎着蛇吓唬?#20061;?#30340;恶?#30001;?#22899;,竟然还开了一家?#25169;粒?/p>

  “有间?#25169;?#22312;何处?”

  “就在青杏街上。”

  ?#29436;?#20030;步往前走:“去看看。”

  “殿下,去不得,王爷就是出了?#25169;?#19981;久遇刺的,如今歹人尚未寻到——”

  ?#29436;?#24182;不理会,大步往前走去。

  窦仁慌忙跟上,心中叹气。

  “就是那里么?”?#29436;?#20572;下,望着不远处大门紧闭的?#25169;?#38382;。

  这时一道身影映入他的视线。

10247 3598609 MjAxOS8wNS8xOC8jIyMxMDI0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8/10247_359860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