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55章 酒香

書名:掌歡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冬天的柳葉 更新時間:2019-08-22 10:19:39

  酒肆雖沒到開門的時間,女掌柜幾人卻都在。

  駱笙等著紅豆上前拍門,察覺到有人往這邊打量,轉眸望過去。

  不遠處,立著個氣度不凡的男子,正往這邊看來。

  衛羌?

  駱笙面不改色與衛羌對視,攏在袖中的手用力握緊。

  他怎么會來這里?

  正尋思著,衛羌已大步走到面前。

  “殿下。”駱笙壓下心頭恨,微微欠身。

  衛羌語氣溫和:“駱姑娘不必多禮。我今日去探望平南王叔,聽聞駱姑娘在此處開了一間酒肆,好奇來看看。”

  “昨日王爺就是出了酒肆不久出事的。”駱笙淡淡道。

  衛羌不料對方如此坦然提起昨晚的事,按理說這種事避嫌還來不及。

  他愣了一下,才道:“所以我更要來看看。”

  駱笙挑眉:“殿下不怕有危險?聽說行刺之人還未尋到。”

  她才說完這話,就見一隊官兵從面前跑過,個個神色凝重。

  “隔不到半個時辰就有兵馬司的人從這里經過,殿下沒發現這條街上不見幾個行人么。”

  往日人流如織的青杏街,今日行人稀少,偶爾有人路過也會匆匆加快腳步。

  他們倒不是害怕尚未尋到的歹人,畢竟都刺殺王爺了,肯定不會對他們小老百姓浪費力氣。

  他們要避開的是官兵。

  總看到一隊隊舉著刀槍的官兵多不自在。

  衛羌隨著看了一眼,淡淡道:“天子腳下,做惡之人定然不會逍遙法外。駱姑娘覺得呢?”

  駱笙扯動唇角笑笑:“殿下說得對,做惡之人定然不會逍遙法外,善惡終有報。”

  衛羌微微皺眉,總覺得與一個小姑娘討論善惡有報這個話題有些好笑。

  這時酒肆門打開,女掌柜快步迎出來:“東家,今日您來得挺早——”

  見到與駱笙相對而立的男子,女掌柜話音一頓,眼神微閃。

  這個男子雖然穿著常服,卻不像是簡單人。

  衛羌指指酒肆:“駱姑娘不請我進去坐坐?”

  “還未到開張的時間,沒有酒菜招待殿下。殿下若是不嫌棄,里面請。”

  衛羌抬腳走了進去。

  趁著衛羌打量酒肆的時候,女掌柜悄悄問紅豆:“東家陪著的客人是什么身份啊?”

  東家好像稱呼男子為“殿下”——想到這個稱呼,女掌柜就心肝一抖。

  紅豆絲毫沒有緊張的樣子,抿嘴道:“掌柜沒聽見姑娘的稱呼嗎?那是太子殿下——”

  女掌柜腿一軟,忙扶住柜臺邊沿。

  媽媽呀,來酒肆的竟然還有太子!

  她就知道跟著新東家是對的,這得長多少見識啊。

  有危險?王爺遇刺?

  咳咳,這不也是長見識的一種嘛。她要還是脂粉鋪的一個普通掌柜,別說瞧見王爺遇刺了,就是招待王爺都沒機會啊。

  鹵味需要提前做,此時后廚的方向就傳來陣陣肉香。

  衛羌一下子被勾起了食欲,不自覺往后廚方向走。

  越靠近,越覺得香。

  不過生父才出事,他自然不好提起用飯的話,甚至連“以后光顧酒肆”這類話也不便在此時說出口。

  咣當一聲響,把竇仁駭了一跳,尖聲道:“什么人!”

  后廚門口站著一個面容丑陋的婦人,一個酒壇在她腳邊摔得四分五裂。

  帶著一絲甜蜜的酒香瞬間彌漫開來。

  衛羌一時被酒香分散了注意力。

  這是他熟悉的酒香味。

  他年少時不慣吃酒,有一次飲了烈酒咳得驚天動地,生辰時收到一壇橘子酒。

  是洛兒親手釀的。

  干凈清澈,滋味絕佳。

  他十分珍視,哪怕過了十二年,也能在這縈繞鼻端的橘香中聞到熟悉的味道。

  衛羌情不自禁上前一步。

  紅豆如一道旋風從衛羌身側沖了過去,心疼得連連跺腳:“怎么這么不小心,好好的橘子酒給摔了!”

  她一邊跺腳一邊把秀月往廚房里推:“趕緊進去吧,就知道惹禍!”

  哼,現在姑娘知道誰最靠譜了吧。

  秀姑這種見識短淺的村婦,見到太子手都軟了,一點都上不了臺面。

  衛羌醒過神來,看向駱笙:“這酒——”

  駱笙神色淡淡:“有間酒肆的特色果酒,我釀制的。”

  “駱姑娘會釀酒?”衛羌錯愕失聲。

  駱笙看他一眼,理直氣壯反問:“不能么?”

  她是大名鼎鼎的駱姑娘,喜歡什么就鼓搗什么,有錢還有閑。

  衛羌目不轉睛看著她,眼神深邃:“我以為駱姑娘這樣的名門貴女不會研究這些。”

  駱笙莞爾一笑:“我都是隨著興致來。比如先前對男人感興趣,就養了幾個面首玩玩。”

  衛羌:“……”

  “想來殿下此刻沒有喝酒的心情,我就不請您品嘗了。”駱笙抬手把碎發抿到耳后,轉身往回走。

  衛羌目光落在那截皓腕上,不由皺眉。

  駱姑娘戴的鐲子,瞧著很熟悉。

  是了,玉娘每日戴的就是這樣的鐲子。

  “駱姑娘——”他忍不住喊了一句。

  駱笙停下看他。

  衛羌反而沒了話說。

  對方又不是無足輕重的小宮女,即便他是太子,也不好追問一只鐲子。

  駱笙面色平靜,微抿的唇角藏起心中不屑。

  想知道,又怕問了影響儲君形象。

  這般虛偽,令人作嘔。

  “殿下想說什么?”駱笙勾著唇角問。

  “沒什么,見識過駱姑娘的酒肆,我也該回宮了。”

  駱笙微笑:“宮中安全,殿下是該早些回去。”

  衛羌總覺得這話不大順耳,又尋不出毛病,只得笑笑抬腳往外走。

  穿過大堂來到酒肆外,衛羌停下來:“駱姑娘不必送了。”

  “那殿下慢走。”

  面無表情目送衛羌離去,駱笙剛要轉身回酒肆,就見林騰帶著三兩人走過來。

  “可否向駱姑娘討口水喝?”

  駱笙視線在對方干裂的唇上落了一瞬,笑笑:“自然可以。”

  眼見林騰接過女掌柜遞來的水瓢大口喝水,駱笙隨口問道:“這樣熱的天氣,林大公子一直在外頭么?”

  把水瓢還給女掌柜,林騰點頭:“總覺得刺殺平南王的歹人逃脫太過順利。追過去的王府暗衛追丟了人,很快趕到的官兵也一無所獲,好似憑空消失了一般。我帶人熟悉一下四周,看能不能發現什么線索。”

10247 3598795 MjAxOS8wNS8xOC8jIyMxMDI0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8/10247_3598795.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贵州快3开奖l结果 msci全球股票指数 理财知识入门基础知识 c18070s股票指数投资策略课后答案 证券公司佣金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 投资理财平台安全吗 铭创配资 微乐麻将辅助淘宝 快乐12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