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306章 毒

書名:掌歡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冬天的柳葉 更新時間:2019-11-08 10:21:02

  錢尚書確實是聞訊趕來的。

  自從駱大都督出事,罪名尚未落定,有間酒肆一時半會兒是不好再去了。

  牽扯到逆臣,不是說著玩的。

  這樣一來,能不饞嗎?

  說真的,他都有些羨慕老趙了,居然每日都能免費吃到有間酒肆的飯菜。

  “錢兄太熱心了,咱們刑部與工部做的事區別有點大,就不勞煩你了。”趙尚書委婉拒絕,心里有點急。

  老錢再不走,駱姑娘就要來了。

  駱姑娘一來,老錢蹭不上飯鐵定不走了。

  錢尚書一聽不服氣了。

  還咱們刑部與工部做的事區別有點大,依他看,是老趙的臉有點大才對。

  刑部尚書的位子他不能坐嗎?那些麻煩事又不是老趙做的。

  趙尚書一掃錢尚書的表情,就知道這老家伙不服氣了,當即在心里冷笑三聲。

  呵,不服氣?

  不服氣有什么用,反正他有得力的左膀右臂,老錢沒有。

  這時一名衙役匆匆來報:“大人,駱姑娘來了。”

  趙尚書抬腳就從衙役身側走了過去。

  留下錢尚書一頭霧水,忍不住低聲問衙役:“怎么駱姑娘來了,你們大人還要親自去迎?”

  就是他來也沒這么大的面子啊。

  衙役低著頭,嘴角抽搐:“我們大人做事累了習慣活動一下。”

  難道要他說尚書大人不放心別人,非要親自去接食盒嗎?

  錢尚書默默追了上去。

  聽衙役這么一說,他就明白了。

  錢尚書剛追上,就見駱笙把一個食盒遞給趙尚書。

  趙尚書拎著食盒,往回走的步伐稍顯吃力。

  “趙兄,我來幫你拎。”

  “不用!”趙尚書察覺語氣有些激烈,笑出一臉褶子,“挺重的,累著錢兄我會過意不去的。”

  “趙兄這話就見外了,憑咱們的交情,我還怕累著?”錢尚書緊跟老友腳步,眼睛瞄著食盒,“這是食盒吧,我瞧著是駱姑娘送來的……”

  “啊。”趙尚書心道果然來了,含糊應了一聲。

  “那肯定是有間酒肆的酒菜了。哎,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我有口福了。”

  趙尚書:“……”無恥老賊!這是來得巧嗎?分明是踩著點來的!

  然而人都來了,還能趕出去嗎,只能忍痛與之分享了。

  領著駱笙前往地牢的衙役,心中激動不比兩位尚書少。

  矜持是不可能矜持了,眼睛就差黏到人家姑娘挎著的布袋子上。

  今日的布袋子看著比往日鼓呢,目測有好吃的。

  駱笙摸出一個油紙包遞了過去:“今日做了脆皮燒雞,大哥嘗嘗。”

  一只手飛快把油紙包接過去,聲音透著熱情:“多謝駱姑娘。”

  來到地牢口,駱笙如往常一般把食盒遞給獄卒。

  與之一同遞過去的除了銀子,還有一個油紙包。

  “等著吧。”獄卒把裹著燒雞的油紙包放好,拎著食盒走了進去。

  食盒蓋得嚴嚴實實,聞不到香氣,獄卒卻知道這里面的飯菜有多香。

  當然,他沒嘗過食盒里的飯菜,但他嘗過肉饅頭啊。

  拎著沉甸甸的食盒走在光線昏暗的地牢中,獄卒心中一動:飯菜這么好吃,他為什么不嘗嘗呢。

  這個念頭一起,就止不住了。

  獄卒停下來,堂而皇之打開了食盒。

  最上層是鹵味拼盤,薄到透光的鹵牛肉,色澤漂亮的鴨舌頭,軟糯肥香的肘子片……

  獄卒嘗了一口,又嘗了一口,再嘗了一口……

  一口又一口,再回神一盤鹵味已經見了底。

  獄卒愣了愣,把最上面的空盤子隨意往地上一丟,合上食盒蓋子若無其事往前走。

  駱大都督的罪名早點定下來就好了,定下來后怎么也要在刑部大牢關上一段時間才砍頭,到時候駱姑娘送的這些美味就能全到他肚子里了。

  至于現在,還是要收斂著些。

  “駱大人,您女兒給您送飯來了。”站在柵欄外,獄卒沒好氣喊了一聲。

  吃吃吃,一個要死的人還有心情吃這么多,真是浪費好東西。

  駱大都督自是聽出了獄卒的語氣變化,卻懶得與之計較。

  他當錦麟衛指揮使這么多年,這種人見多了。

  進了這種地方,若說一開始還能有幾分客氣,一日日過去就會耗光,到最后只剩下冷酷,不把囚徒當人看。

  接過食盒,駱大都督下意識皺眉。

  今日的食盒,分量輕了些。

  他不由看獄卒一眼,視線在獄卒泛著油光的嘴上落了落。

  獄卒愈發不耐:“駱大人看什么呢?”

  “沒什么。”駱大都督不動聲色收回目光。

  小鬼難纏,他可不想得罪這么個東西,回頭往笙兒給他送的飯菜里吐唾沫。

  打開食盒,里面明顯少了一層。

  一樣樣碗盤擺出來,放在最底下的是一罐羹湯。

  駱大都督把食盒遞出去,獄卒提著空食盒那叫一個心疼,陰沉著臉走了。

  駱大都督這才打開籠屜,籠屜里照舊是擺成梅花形狀的六個肉饅頭。

  他把擺在正中間的肉饅頭拿起來,小小咬了一口。

  這幾日每次都能從肉饅頭里吃出一個“等”字,今日會有不同嗎?

  理智來看,笙兒一個小姑娘短短幾日不可能改變什么,但只要是人,誰能沒點好奇期待之心呢。

  熟悉的觸到硬物的感覺再次出現,駱大都督悄悄吐出了小小骨片。

  骨片上依然只有一個字,可駱大都督看清這個字的瞬間,臉色驟然變了。

  那上面,赫然刻著一個“毒”字。

  駱大都督盯著那個字,心中翻騰。

  一連幾日都是“等”,而今日變成了“毒”,笙兒這是什么意思?

  難道有人打算毒死他,被笙兒察覺了?

  駱大都督很快否定了這種猜測。

  以藏在肉饅頭中的骨片傳遞消息,從笙兒來探望他之后就開始了,笙兒又沒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就算有開陽王相助,也不可能在那時就知道有人要給他下毒。

  或許……笙兒是另外一個意思。

  駱大都督目光從碗盤上一一掃過,最后落在那罐羹湯上。

  那是一碗豬肚湯。

  “肚”與“毒”諧音——

  駱大都督眉心跳了跳,心底的猜測越發清晰:笙兒是暗示他,這罐豬肚湯有毒?

10247 3618050 MjAxOS8wNS8xOC8jIyMxMDI0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8/10247_3618050.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pc蛋蛋预测55预测准 云彩娱乐群 彩票20选5有哪些技巧 辽宁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足彩胜负彩2月份对阵表 一定牛彩票app下载安装 三头六尾公式规律 081期特码资料 nba比分预测新浪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