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一百零二章 恨嫁女算命找女婿

書名:八零年代女首富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青冥迦若 更新時間:2019-05-31 15:54:24

  下午,楊秀蓮和江曉燕正在忙著,韓正就看到宋晴天拿著幾塊精致的木牌朝涼粉攤位走來。

  宋晴天把幾塊木牌分別掛在涼粉攤位四角,調制涼粉的重要區域掛了一個塊很醒目的木牌。

  韓正盯著木牌看,嘴里喃喃讀著:“蓮花涼粉,這名字好聽啊。”

  宋晴天笑道:“好聽就行,這以后就是我們涼粉攤子的名字,有了名字就能做品牌了。”

  “啥?你涼粉也做品牌?”

  韓正是見過世面,他也從電視報紙上面看到一些關于品牌的知識,人家那些都是祖傳的秘方,或者是高科技的新產品才有品牌。

  這涼粉攤?韓正覺得宋晴天有點異想天開。

  宋晴天笑笑沒有解釋,就投入到忙碌中。

  下午無事,宋西風也來幫忙,宋晴天讓韓正早早就回去了,畢竟人家可是鎮長的公子,在三川鎮可是數得上名號的人物,一開始說做保鏢也是半開玩笑的,只是想借著韓正的身手和威名不被人欺負。

  鎮長的公子給自己當保鏢,宋晴天眼下可請不起。

  韓正鬧騰這么多天,又是給宋晴天幫忙買鎮政1府食堂的凳子桌子,又是給宋晴天賣涼粉,當保鏢。

  韓鵬程一直關注著兒子這幾天的行蹤,天天圍著一個女學生團團轉,這像什么話?

  韓正回到家,韓鵬程就開始找他談心。

  “小正,你也回來一周時間了,總不能天天沒事瞎折騰,體育老師的事情暫時不說了,可是你的工作你得考慮考慮。”

  “有啥考慮,我還不想上班。”

  “我看你不是不想上班,你是被那個女學生給迷住了吧?我打聽過了那女學生才15,你咋能打人家的主意?”

  韓正一聽不高興了,“爸,你還是鎮長,怎么說話也沒有分寸,我啥時候打宋晴天的主意了?”

  “那你一天到晚的圍著她轉是為啥?你看看人家朱明,我以前老覺得那孩子不如你,你可到好,朱明現在都是體制內民警了,你還是無業游民。”

  韓正眼一白,“那你去把朱明當你兒子好了。”

  韓鵬程再想說什么,韓正一甩身就出門離去。

  出門不久就在街上看到了朱明,就氣不打一處來,我爸居然拿你和我比?你算啥東西啊,一天到晚打扮的小流氓一樣,長的也磕磣,憑啥和我比,你只是我的小跟班而已。

  朱明也看到韓正,就興沖沖上前打招呼。

  韓正對著朱明的屁股踢了一腳,“滾!”

  朱明愣住了,這是發啥神經病啊。

  韓正也沒有解釋,腦袋一別:“走,跟老子喝酒去。”

  到了小康飯店,韓正叫了幾個菜,啥話也不說,就對著嘴巴灌酒,一瓶下去,立馬癱倒。

  趴在酒桌上面的韓正嘴里不停的喊著宋晴天的名字。

  朱明一看這情況,心里就明白了,我正哥這是得了相思病了。

  韓正這邊叮嚀大醉,宋晴天那邊的生意如火如荼。

  孫家寨龍王廟的三天春會結束后,宋晴天算了一筆賬,加上在城隍廟村的兩天時間,差不多賺了100塊錢。

  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

  宋晴天的涼粉攤位大賺了幾天之后,又去了觀音廟春會三天,生意卻開始差了一些。

  原因很簡單,你生意好,別人不來搗亂,不來找事,可是人家會模仿啊。

  自古民間出高手,涼粉本來就是三川鎮的本地特產,會調制涼粉的人也不在少數,聰明又有心的人,去蓮花涼粉攤吃幾次,差不多就能調配出來差不多的味道,人家也學你一樣的味道,顧客一分流,生意就自然的差了。

  不過宋晴天的涼粉口味還是比較正宗,怎么模仿也不會完全一樣,連續趕了幾場春會,名聲也落下來了,蓮花涼粉的招牌也逐漸的被人們熟識。

  雖然生意沒有開始那么好,但是也說的過去,至少人沒有那么忙碌,收入也比較穩定。

  人就能閑了,就有了空余的時間,江曉燕就抽空去戲臺子后面看人家化妝,穿戲服,還不時的跟著后面吊嗓子的演員哼唱。

  一來二去,江曉燕和那個戲班子的人熟悉了起來,去后臺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宋晴天看到這樣,也沒有說什么,明知道江曉燕是個喜好藝術的人,遇到這樣的機會積極去學習,也是人之常情啊。

  江曉燕倒不是那種沒輕沒重的人,忙的時候絕不偷懶,閑了才去。

  不過,江曉燕這兩天每次去后臺都能看到宋冬梅,宋冬梅和江曉燕的目的不一樣,江曉燕是學習人家的手眼身法和唱腔打扮,宋冬梅似乎只盯著一個唱武生的男戲子看,偶爾還和那個武生說兩句話,那個武生似乎對宋冬梅愛理不理的。

  江曉燕就把自己看到的情況說給宋晴天聽,宋晴天心想,這宋冬梅肚子剛剛好就又不安生了。

  宋冬梅吃壞肚子那兩天,不知怎么的就莫名的想起來趙雷鳴,心里難過啊,怎么不肯不聲的就走了,也不給自己說一聲。

  想的多了,更是難過,就去春會上面看熱鬧解悶兒。

  在會場上面轉來轉去,就看到了宋晴天的涼粉攤位,此刻的她對涼粉已經有了陰影,看到涼粉就覺得肚子疼,趕緊跑的遠遠的。

  無意中,宋冬梅看到后臺一個唱武生的男戲子長的和趙雷鳴挺像的,高高瘦瘦,黑黑的,高鼻梁。

  宋冬梅對趙雷鳴可是初戀,她現在還沒有從“失戀”中走出來,看到這個男戲子,不禁觸景生情啊,就想著和這個男戲子說說話,好讓自己心里不那么難過。

  連續在后臺站了兩天,這個男戲子對她一點興趣都沒有,總是想辦法避開他。

  宋冬梅心想,你個男戲子的也這么牛,不是你長的像趙雷鳴,我才懶得理你。

  似乎,人家長的像誰和你也沒關系啊。

  宋冬梅有點受挫,買了根冰棍坐在樹蔭下面啃。

  百無聊賴的時候,耳畔傳來兩個婦女的對話。

  “老嫂子,這么著急干啥呢,我剛才喊你你都沒聽見。”

  “她二姑,人老了耳朵不好,你可別見怪,我這不是為了妮子的婚事,才著急忙慌的走的急了點。”

  “可不是,你家妮子都17了,該說婆家了。”

  “妮子大了操心啊,找不到一個好婆家,一輩子都不放心。這不,我聽說那邊一個算命的瞎子算的挺好的,我去給妮子算算命,看她能找個什么樣的婆家。”

  “老嫂子,你這當媽的真是周到,我跟你一起去吧。”

  倆婦女有說有笑的就走開了。

  宋冬梅心里不痛快了,人家當媽的,妮子到17歲這么著急說婆家,我媽咋一點夠不急,我自己找人提親還打我,我是不是撿來的孩子啊?

  自己是撿來的也有可能的,宋冬梅想著,大姐宋秋月瘦瘦的,不是特別出眾,長的也可以,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也不差啊,偏偏自己就和他們長的不一樣。

  老宋家兄妹幾個,相貌還是很相似的,宋冬梅之所以這樣認為,是因為其他人都沒有她那么胖,一胖,臉就變形了,咋能和其他幾個長的像呢。

  算了,是不是親生的不要緊,我媽不著急給我找婆家,我可以也學剛剛那兩個女人,去算算我能找個啥樣的女婿,這樣提前心里也有個譜。

  宋冬梅跟著那倆婦女后面,只見她們走到一個墻角,在一個戴著墨鏡的瞎子面前坐了下來。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那倆個婦女帶著笑容離開了。

  宋冬梅趕緊跑了過去,穩穩的坐在瞎子面前時候,突然有點不好意思,不知道咋開口了。

10280 3573281 MjAxOS8wNS8zMS8jIyMxMDI4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31/10280_3573281.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大连股票配资 股票推荐买入强推 配资平台哪个好优秀融创配资平台 配股 慧配资 高中生炒股赚4.5亿 一万块钱如何理财升值 股市配资有什么风险 什么是股票指数型基金 金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