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269、病倒(二更)

書名:鳳求凰之引卿為妻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側耳聽風 更新時間:2019-12-07 21:16:40

  姚嬰不確定自己所看到的感覺到的是真還是假,蒸騰的水汽在眼前飄蕩,身體也好像浸泡在炙熱當中,所以她也覺得特別不適,很想從這炙熱當中爬出去,但又根本沒力氣。

  她還看到了一雙眼睛,近在眼前,距離她很近。

  那雙眼睛的瞳眸是深灰色的,可是,那眼睛的形狀卻又很像某個已經生死不明的人,孟乘楓。

  但她知道,孟乘楓的眼睛是淺色的,不是這樣的顏色。

  她或許,真的是病的太嚴重,發燒燒的糊涂了。

  有時清醒,有時迷糊,但她好像一直都處在那炙熱當中,泡的難受想往外爬,又根本爬不出去。

  那雙眼睛出現在眼前多次,又好像在撫摸她的臉,也不知怎么的,瞧著很是溫柔。

  除了瞳眸的顏色之外,那溫柔,倒是和孟乘楓如出一轍,他就是這樣的。

  她想伸手去抓他,想把他扣住,瞧瞧他到底是不是孟乘楓。他生死不明,她也至今覺得可惜,這么年輕,他不應該死的。

  只是,她根本沒力氣,根本就抬不起手來。

  迷迷糊糊的,在有力氣的時候睜開眼睛,沒有力氣的時候只能閉上眼睛,任由那不知從何而來的炙熱將她浸泡。

  冰天雪地之中,哪會有這樣的炙熱之地,她每次能夠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蒸騰的水汽,她就覺得自己可能神智依舊不太清醒。

  感冒而已,她還真不知感冒能夠嚴重到這種程度,她從未體驗過。

  在這冰天雪地里,感冒可能真的會死人。尤其是被凍死的人,死之前反而會覺得熱,熱的受不了,也不知她當下是不是就這種情況。

  她下意識的想抱住自己,感覺一下自己有沒有穿衣服。她這個身體不會那么容易死,但想必會難看,她不想那么難看,冰天雪地里不穿衣服,多寒磣。

  只是希望羅大川能夠聰明些,幫她一把。

  在這炙熱當中煎熬,浮浮沉沉,她根本就不知過去多久。潛意識里,覺得或許已經在此煎熬了數個月,她說不準已經腳底生根發芽了。

  又昏昏沉沉許久,她終于覺得身體有那么一點兒力氣了,她又好像被提了起來。

  之后,好像有誰在抱著她,又在她耳邊喚她。驀一時的被抬起,被移動,那環抱著她的人好像一直都在發散很強的熱度,以至于在她感覺手腳有些力氣之后,便去抓住,免得再溜了。

  逐漸的,耳朵好像更好使了些,也更清晰的聽到了說話聲,不只是一個人,而是很多人。

  大概是忽然之間耳朵好用了,那些聲音都聽得到,卻反而覺得有些嘈雜。睜不開眼睛,她就皺起眉頭,腦袋也往一處使勁兒,想躲藏起來,距離那些聲音遠點兒。

  “醒了的話就睜開眼睛看看,你是不是燒的腦子進水了?”熟悉的聲音傳進耳朵,距離很近,以至于讓她覺得耳膜好像都被震得破碎了。

  姚嬰拱了拱腦袋,好似不太愿意理會這聲音,也更不想讓他打擾自己。

  只不過,聲音的主人并不隨她的意,手在她的腦袋上撫摸,一下一下的,復又沿著她后頸的衣領鉆進去一些,試圖讓她睜開眼睛。

  似乎是真的被吵煩了,姚嬰用力的撐開沉重的眼皮,視線是模糊的,看到的也是黑色。

  眨了幾下眼睛,總算是適應了,才明白看到的黑色是布料。而且,這是一個人的懷抱,她緊貼在他身上,好似要鉆進他身體里似得。

  “醒了?已經不燒了,你也應該醒醒了,再不醒,可真要嚇著我了。”那聲音再次傳來,不用去看,就知道是誰。

  身體輕飄飄的沒什么力氣,聽到他說話,她只是腦袋更用力的往他身上貼,還是他身上暖和。

  齊雍垂眸看著這個掛件一樣的家伙,他披著大氅,把她全部包裹在其中,好似走到哪兒她就掛到哪兒一樣。

  “你說你,和羅大川偷偷的跑到這塞外來,走了這么遠的確是很有本事。但,你卻是忘了自己也是血肉之軀,也是會生病的。茫茫塞外有多大,本公子找你費了多大的勁兒,你都想過沒有?沒有良心的小狐貍。”他低著頭,聲音就在她耳邊,呼吸時的氣息打在她耳朵上,讓她清楚的知道他此時是真實的,不是她發燒之后的幻覺。

  “我給你留記號了。”回答他,喉嚨卻是啞的好像吞了沙子一樣,難聽的很。

  “你們留的那是記號?到處在有雪的地方刻吉祥三寶,本公子能追著你們的蹤跡走,別人也一樣能。”什么記號不說還好,說了他反而更生氣。

  姚嬰想反駁,但喉嚨實在難受,說不出來。

  她和羅大川此次闖塞外,不只是打探那么簡單,更多的也是為了當初的吉祥三寶。

  在若喬死的時候,她就和羅大川定下了,以吉祥三寶之名殺進塞外,不能讓若喬枉死。

  雖說顯得有點兒幼稚,但涉及到朋友枉死之事,這個想法就不那么幼稚了。

  “把臉抬起來,喝點兒水。”見她不吱聲,齊雍也不再訓斥她了。一只手沿著她的臉側滑下去,讓她把頭抬起來。

  姚嬰沒什么力氣,只得隨著他的力氣而轉過臉,同時也看到了他。

  他就那樣垂眸看著她,下巴上都是胡渣,顯然許久沒處理過了。

  不過,還是那個樣子,英挺而俊美,散發著成熟男人的魅力。

  四目相對,齊雍便笑了,“豬一樣,臉都腫了。”

  眨了眨眼睛,她也沒力氣反駁,順著他的手,喝了些水,水壺里的水還是熱的呢。

  “不過,你也還是真的很聰明。知道自己病了,居然找到了這里。”長臂環著她,齊雍一邊輕聲說道。

  聞言,姚嬰的視線才逐漸的離開他的臉,看向她視線所能及的地方。

  這應該是一個山洞,穹頂很高,而且穹頂上懸著錐子一樣的冰,尖端朝下,這么一看頗為嚇人,她的心都不由跟著咯噔一聲。

  視線所及之處,那穹頂上都是這樣,可見她還在塞外。

  不過,這里并沒有那么冷,呼吸之間,能聞得到水汽。

  “羅大川呢?”轉著腦袋往外看,能瞧得見一部分的護衛,還有在空氣中飄著的水汽。雖說這里沒那么冷,但溫度還是低,否則熱水的水汽也不會這么明顯,像飄動的濃霧一樣。

  “他找了你許久,之后碰見了我們,才一路找到了這兒來。”齊雍回答,一邊托起她,為了讓她看的更清楚一些。

  他這樣說,她就更迷惑了,“不是羅大川把我弄到這兒來的?”

  “不是。這么說,不是你自己過來的。”齊雍幾不可微的揚眉,漆黑的眸子似乎閃過一些什么。

  “不是。”收回視線,姚嬰忽然想到,自己迷迷糊糊看到的一些,或許并非是因為發燒之后的幻覺。

  看她轉頭困難,齊雍臂上微微施力,將她撐起來一些。

  姚嬰的視線也沿著齊雍的肩膀越過去,他身后不遠處是飄蕩的水汽來源,那居然是一個藏身在石頭里的水洼。只不過,這個水洼里的水是熱的,一直冒著水汽的就是它。

  也正是因為它連年不斷的飄著水汽,才會使得這山洞上方形成一條條錐子一樣的冰柱,使得這洞里溫度沒有那么低。

  “你找來的時候,我就在那里頭泡著呢?”收回眼睛,姚嬰看著他,雖是沒什么力氣,但還是想抱住他取暖。那水縱然熱,但還是他身上更熱。

  微微歪頭,讓她靠到自己肩上,“對,找來的時候你就泡在那里面。”的確如此。

  “幸虧水溫是均衡的,若是忽高忽低,沒準兒你找來了,我都熟了。”那個把她帶到這兒的人,應當就是那個當初在地底下遇見的那個。他是誰,暫且未知,但,他沒有惡意是可以肯定的。

  這種地方,若是外人,怕是也很難找到。而那個人,必然是熟悉這塞外的情況,所以發現她病了,就第一時間把她運到了這里來。

  冰天雪地,唯有此處暖和,將她這個風寒之人泡到那不退溫的水里,很聰明的做法。

  “你現在也與熟了沒什么區別。這小臉兒腫的像豬頭,若是有一面鏡子你就知道自己看起來有多慘了。”一手將她散亂的長發梳攏到腦后,手掌罩住她的臉蛋兒。掌心略有些粗糙,在她臉上摩挲,倒像是一種刑罰。

  “你不用說,我想象得到。”哼了一聲,嗓子沙啞,眼皮也沉重,她就知道自己的樣子肯定特別慘。

  “這樣也好,最起碼在本公子看來,你沒有瘦反而豐腴了。”將大氅扯起來,將她除了腦袋以下的身體都罩住,在里面親自試探他所認為的豐腴。

  姚嬰無言,剛剛還說她腫的像豬頭,他連豬頭也不放過,喪心病狂。

  這山洞其實也沒多大,但很高,那些錐子一樣的冰柱就懸在上頭,以至于在這下面往上看的時候,就會覺得十分危險。

  但其實,那些冰柱很結實,不給予外力的話,它們是不會掉下來的。

  唯一散發熱氣的就是那個小小的溫泉,很小,就像一口井。周邊散布著亂石,因為溫泉水,亂石都是熱乎的。

  洞口不大,須得彎身出入,值守的護衛在外面,那就是冰天雪地,寒冷刺骨。

  但這里面溫度卻還可以,有溫泉在散熱,一直保持的很均衡。

  這個山洞有很多人出入過的痕跡,所以,這兒也可能是巫人經常來的地方。有一個現成的溫泉,來這兒洗澡沐浴?

  姚嬰吃了些東西,洞口處燃燒著篝火,雪水化成了熱水,喝起來帶著一些甜膩的味道。

  吃了東西,喝了水,身體也舒服了些。

  按照齊雍的說法,她在他身上掛了兩天了,他給她換了衣服,又給她取暖,如同傭人一樣。

  他有一種邀功的意思,姚嬰便直接用他那時裝傻的事情懟他,她才是跟個下人一樣的伺候他,什么事情都做了,他才做這么一點兒事就邀功,要臉不要?

  齊雍無話可說了,的確,他騙她的時候,她做過什么,他都親眼看見了。

  被他扶著站起來,姚嬰仍舊覺得有點兒輕飄飄的,她到底暈乎了多少天也不知道。裹著披風,小腦袋露在外,散亂的長發被齊雍簡單的捆起來,她的臉微微有些浮腫,不過狀態比剛剛醒來時好多了。

  圍著那小小的溫泉轉了一圈,這周邊的石頭都熱乎乎的。不過,再往外溫度就下來了,有的石頭一半掛著水珠,一半掛著冰霜。

  在極冷之地,這種情況大概也算是奇景了吧,在別的地方根本看不到。

  赤蛇這個家伙,在她昏著的時候便爬出來窩在某一塊石頭上,而且它始終都在那兒,好像這段時間它始終都沒有動過。

  她被不明之人搬運到這兒來,它居然沒有一點兒表示什么的,只顧著自己享受,實在沒良心到極點了。

  不過,倒是也不能怨它,這塞外冰天雪地,太冷了。它又本來是個在寒冷之時會冬眠的生物,跟著她在外面奔波了那么久,也真是不容易。

  看了它一會兒,姚嬰便不再管它了,暫時不離開,就讓它取暖吧。

  外面的天色暗下來,這山洞里的火光就顯得更刺眼了些,而因為洞口的火光,這穹頂上的冰柱都跟著發光,好看的很。

  羅大川也回來了,一瞧姚嬰醒了,他眼珠子就瞪大了。一副要跳起來和她算賬的樣子,但驀地又看到了齊雍,他就又收斂了起來。

  “我說你怎么回事兒?你跑了都不跟我說一聲,害的小爺到處找你。那幾頭狼,還有大鳥都聞不到你的味兒,你干嘛要偷偷跑了?”壓低了聲音,羅大川質問。他只是離開找大樹回來燒火給她取暖那么一刻鐘的時間而已,回來她就不見了。

  而且金隼和那母子三頭狼也不在,后來它們跑回來了,她還是不見蹤影。

  再之后他就到處找她,那幾個動物一點兒用處沒有,根本尋不到,把他急死了。

  看著他那吹胡子瞪眼睛的樣子,姚嬰有片刻的愣怔,因為她完全不知道。

  不過,能夠把她帶走,又讓金隼和母子三頭狼無法聞到她的味兒,那也是厲害了。

  “消消氣,你最終不是沒把我弄丟嘛。就算是公子他老人家罵你了,你推到我身上就好了,我來頂雷。”她也不知該如何與他解釋,因為她也沒弄懂呢。

  “哼,還說呢。你病成那個樣子,他心疼還來不及呢,哪還會責罰你。小爺就慘了,挨了一頓臭罵。還不如這得了風寒的是小爺,也免得聽到這頓臭罵。”羅大川十分不平,抓耳撓腮,以表示心中有多煩躁。

  看他那樣子,便知齊雍如何訓斥了他,本就生氣于她和他跑到塞外來,好不容易找到了又看到她病了。無法責罵她,就把氣都撒在他身上了。

  “成,都是小女子我的錯,羅大公子大人有大量,別計較了。我都聞著肉味兒了,還是人家帶來的東西齊全,有調料的,好香啊。”轉移話題,羅大川也跟著吸鼻子。

  隨后,他也就不和她說那些廢話了,轉身離開,但背影仍舊滿載不悅。原本應該兩個人挨得訓斥,都落到了他頭上,可想他有多郁悶。

  站在溫泉旁,姚嬰再次回想昏昏沉沉之際看到的東西,記得不太清楚了,唯一能記得的,也就是那雙眼睛了。

  眼睛的形狀很好看,和孟乘楓很像很像,但瞳眸的顏色是不同的。孟乘楓的瞳眸顏色特別好看,可以說是這世上少見的顏色,像珍稀的寶石。

  他生死不明,至今沒找到尸骨,會是他么?

  姚嬰無法確定,不能確定的事情,她也不能信誓旦旦的說出口。

  挺拔的身影從身后走過來,展開自己的大氅,直接將她包裹其中。

  身體也被他轉過去,姚嬰直接靠在了他懷里,仰臉看他,他也在低頭看她。

  大氅寬大,于姚嬰來說可以直接當被子蓋了,她這般靠在他懷里,就只剩下腦袋還露在外面。

  “你匆匆忙忙的離開慶江,都沒敢與本公子提前商議。說,是不是因為害怕而逃跑的?”低頭,齊雍看著那個趴在自己懷里的小人兒,看起來沒多大,但主意非常之多,他根本就控制不了她。

  “害怕什么?害怕你嗎。最初是有點兒瘆的慌,不過,分開這么久,我倒是想你了。”她看著他,小聲的說著,被包裹在大氅之中,別人也看不到,她的膽子也大的很,幾分過分的肆意而為。

  齊雍眸色變暗,用身上的大氅將她圍得更緊一些,“你再胡鬧,本公子就把你拖出去。冰天雪地,你想試試么?”

  姚嬰卻只是笑,小動作不止,“外面那么冷,我風寒剛剛好,你忍心嗎?”太冷了,她才不要出去呢。而且,她現在輕飄飄的,沒什么力氣,若真是出去了,估摸著又得復發。

  齊雍揚了揚眉,環視了一圈,“也或許,有其他的法子。”

  ------題外話------

  群二四七四三九五三一

10286 3626016 MjAxOS8wNi8wNi8jIyMxMDI4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6/06/10286_3626016.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北京pk10官方正品网站 广东快乐10分最快开奖 腾讯分分彩玩法和窍门 澳客北单比分 时装秀靠什么赚钱 波克棋牌旧版下载 广西快三 福建31选7开奖查询结果 岁梦半尺见四肖中特 山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