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 60 章

書名:假裝不知道你在裝窮[重生]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時間:2019-08-21 12:12:47

  劉胖子是跟著他女朋友一起住的,好在是兩室的房子, 把隔壁給他收拾了出來:“我跟她剛同居的時候, 分房睡的, 后來倆人一塊睡, 這間房就空下來了, 好久沒住人了,東西有點多。”

  劉胖子一百年收拾一邊說。

  “沒事,能住就行。你媳婦呢?”

  “她今天加班, 還沒回來呢。”

  “這個點了還加班?”

  “哎, 她那工作就這樣, 沒個正點。”

  “你跟她說一聲, 她要不同意, 我就去外頭住。”
“哪兒能呢, 你幫了我們這么多。”劉胖子說:“你晚飯還沒吃的吧,咱們先去小區外頭吃點東西吧,燒烤怎么樣?”

  倆人就準備下樓,季寒柏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他看了一下, 是傅林打過來的。

  “到家了么?”傅林問。

  “到了。準備吃飯呢。”

  傅林說:“你不要跟家里吵。”

  “說到這個,”季寒柏說:“我跟你說一聲,我問胖子了,這車比較貴, 一時半會找不到買家,這幾天的錢, 我可能得晚點給你。”

  掛了電話以后,劉胖子說:“你還打算瞞著他啊?”

  “讓我再想想。”季寒柏說。

  劉胖子一邊走一邊說:“你說你搞成這樣,值么?”

  季寒柏也有點為未來發愁,他倒是不怕過窮日子,肯定能養得活自己,他是怕傅林嫌棄自己窮。

  季寒柏沒吃多少東西,倒是喝了不少酒。

  劉胖子那邊不能長住,不方便,可是他如今被斷了經濟來源,新房子還貸都是問題,估計住也住不了幾天,所以季寒柏第二天起來就去找房子,很好的小區他也不敢找,就在劉胖子他們小區對面,找了個隔斷間。

  就這還一個月一千塊呢。

  以前一千塊對他來說不算什么,可現在一千塊就是他八分之一的總資產了。

  “租房子怎么也這么貴。”

  “你以為呢,咱們這里房價能上天,我那房子,一個月兩千多呢。”
劉胖子的話音剛落,就聽見隔壁鍋碗瓢盆的聲音,連說話聲都聽得見。

  “隔斷間就這樣。”劉胖子說。

  他看了看季寒柏,不知人間疾苦的仙女要下凡體驗人間疾苦來了。

  “湊合住吧。”季寒柏說。

  “你在我那住多好,又不是沒地方住。”劉胖子說。

  “太不方便了,我也不習慣跟人合住,還是自己一個人住爽。”

  劉胖子家里就一個洗手間,他一個男人住在那邊諸多不方便。

  汽修店的老板是季寒柏,不過他當初盤下這個店主要是為了玩的,劉胖子算是他的員工,他每個月給劉胖子發工資。如今季寒柏都這樣了,劉胖子感覺自己也要失業了:“要不你把汽修店賣了,夠你維持一段時間了。”

  “還沒到那一步。”季寒柏說:“店里還是你照顧,你就當幫幫我,哪天給你發不出工資了,再賣也不遲。”

  他覺得店里的生意,是夠維持劉胖子的基本工資的。劉胖子沒什么學歷,就會點修車的技能,沒了汽修店,他再去別家,肯定拿不到這個工資。他都要結婚了。

  “你什么時候跟傅林坦白?這事也瞞不了多久。”

  “我先找著個工作再說吧,起碼讓他知道我能養活自己。”季寒柏說。

  “他要是知道你沒錢了,跟你分手,你可千萬不要想不開。”劉胖子感覺這個可能性太大了,所以提前給季寒柏打預防針,為了防止季寒柏太傷心,他開始替傅林說話:“其實傅林這么愛錢吧,也能理解,對吧,換做是我,家里背著這么多債務,我要長的夠好看,我也找個富婆。”

  季寒柏抽了口煙,他現在抽的煙檔次都降了。

  生活翻轉的太快,以至于他都回不過神來。

  他吐了口煙,說:“我想了想,覺得我爸說的也沒錯,我靠錢吸引了傅林,如果這錢是我本身的附帶條件,那他愛我的錢,也就是愛我。可我這錢不是我自己掙的,隨時都會沒有。那就相當于我身上的這個優點,隨時都會沒有。你說我沒了錢,還剩下什么?”

  “你人好啊,”劉胖子說:“我說真的,你這相貌,身高,性格,都是你的優點啊,錢是錦上添花。”

  季寒柏笑:“這年頭沒錢,媳婦都討不著吧,誰談戀愛結婚只看人的。”

  那倒是。沒辦法,社會生存壓力太大了,帥又不能當飯吃,幾把也不能當飯吃,男人競爭性資源,靠的還是個人能力和經濟條件。

  季寒柏覺得自己突然沒錢了,反而更能理解傅林的難處。他這還沒欠債呢,還有退路,不行了還能回去做他的闊少爺,心理壓力不算大。傅林那才真是沒有退路,估計人生會被錢壓的喘不過氣來。

  季寒柏打算找個賺錢的工作,等工作穩定下來以后,再告訴傅林他沒錢的事。

  反正車子也不是說賣就能賣的出去的,傅林是要錢,但也不急在一時。

  他是國外大學畢業的,學校是名校,文憑算好的,要找工作也不算太難,就是沒有找工作的經驗,網吧里呆了一天,投了很多簡歷。

  “其實你要想上班,可以找找孫暢他們,他們家里都是開公司的,反正你又不是說光拿錢不辦事,正經上班,手里有人脈,干嘛不用上。”

  “他們都跟我家里關系不錯,萬一老太太他們發了話,你說他們是幫我還是不幫。”季寒柏說:“再說了,我也不想在熟人公司上班,公私不分,容易出問題。”

  劉胖子很感慨:“上班可不是那么輕松的事,要看人臉色,聽人差遣,不知道你干不干得下來。不過你能為傅林做到這份上,哥們真是佩服你。希望你這一腔真心,傅林能看到。”

  季寒柏白天找工作,晚上的時候才約了傅林一起吃飯。

  傅林不知道季家的事,這一天都在做美夢,約會的時候穿上了季寒柏當初給他買的衣服,又鮮亮又好看。

  他們倆約在一個小吃街路口,季寒柏遠遠地招手喊:“這邊。”

  傅林本來還在給他打電話,看見他臉上神色頓時一亮,掛了電話就跑了過來。

  “你今天白天干嘛去了,不見人。”

  “我這不是要從家里搬出來么,在找房子。”

  “上次你帶我去看的那個東陽壹號,我看裝修的已經挺好的了,你不要再花錢重裝了。直接就能住。”

  “不行,”季寒柏說:“不是我喜歡的房子,我住的不舒服。”

  “要不你先到我家去住?”

  “跟你家里人一起住,那我不成倒插門了。”

  傅林就笑著說:“特殊時期嘛,又不會長住,你如果覺得不方便,等有錢了再搬出來。”

  季寒柏現在提到“錢”這個字就有壓力,說:“你不用管了,我已經找好了。”

  “在哪,帶我去看看啊。”傅林還挺積極。

  “收拾好了再說。”季寒柏說:“我都餓了。”

  倆人一起吃了晚飯,又去公園邊溜達了一圈,季寒柏叫車送傅林回去,傅林才發現他這次出來沒開車。

  “你沒開車?”

  “沒有,放家里了。”

  “那別叫車了,我坐公交回去,這邊66路正好到我們家附近。”

  “這點錢還是有的。”季寒柏說。

  “特殊時期嘛,先省著點,你的車都那么貴,肯定不好賣。對了,你不用著急,好好找個愛車的買家,要真心喜歡車的,這樣的人給的錢也不會太低。那些趁機壓價的,也不會好好愛惜。”

  “你還挺懂的。”

  “人都這樣,得到的代價越高就會越珍惜……車來了。”傅林忙問季寒柏:“那你還送我么?不要送了吧,浪費錢。”
“摳死你吧。”季寒柏說著就拉著他朝公交車跑了過去。

  傅林笑著一邊跑一邊說:“兩塊錢也是錢啊。”

  倆人在最后一排坐下,傅林笑著問:“你是不是好久沒坐過公交車了?”

  “估計得有十來年了。”上一次坐好像都是初中或者小學的時候了。太久沒坐過公交車,季寒柏覺得還挺新奇的,這窮人的日子,其實也沒他想的那么差,和傅林一起坐公交車這樣的事,也洋溢著小快樂。

  因為是晚上了,公交車上的人并不多,季寒柏靠著車窗,正朝外頭看,就察覺傅林握住了他的手。

  他回頭看去,見傅林眼睛很亮地看著他。

  傅林是真的很高興,因為看到了他和季寒柏的曙光。

  他從心底就浮動著幸福的感覺,覺得慘淡無望的人生,突然有了奔頭。

  他的喜悅是由內而外發出來的,很能感染人,季寒柏都能夠感受到,這是他帶給傅林的希望。

  傅林的手很好看,又細又長,還很白,季寒柏回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膝蓋上,搓著他的手指頭。外頭的光影變幻,照在人臉上也是明明暗暗,季寒柏很貪戀這樣的溫情,可心里又有一種抓不住的惆悵。

  他真的一點都不恨傅林了,他或許從來都沒有恨過他,都是出于愛。

  傅林這個人,確實有問題,他家里人不接受,他也能理解,可就是這么個人,他已經愛上了,沒辦法。

  說什么假如都沒有意義啊。

  他捏著傅林的手看了看,覺得傅林的手指,很適合戴戒指。

  他打算明天買對戒指,情侶戒指,戴在中指上,里頭鐫刻上他們倆的名字,萬一將來分手了,也有個念想,不至于到頭來,好像什么都沒留下。

  他就用手指頭量傅林手指的尺寸,量完了突然很傷感,抓著傅林的手再沒有松開。

10291 3598586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98586.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秒速时时彩 二八杠自行车掏 东方红彩票是官方的吗 快乐10分app下载 贵州十一选五预则 体球网即时指数 邀你来赚钱是真的吗 百赢棋牌官方下载软件 天天捕鱼电玩版内购破解版 股票分析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