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60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8-21 12:12:47

  刘胖子是跟着他女朋友一起住的,好在是两室的房子, 把隔壁给他收拾了出来:“我跟她刚同居的时候, 分房睡的, 后来俩人一块睡, 这间房就空下来了, 好久没住人了,东西有点多。”

  刘胖子一百年收拾一边说。

  “没事,能住就行。你媳妇呢?”

  “她今天加班, 还没回来呢。”

  “这个点了还加班?”

  “哎, 她那工作就这样, 没个正点。”

  “你跟她说一声, 她要不同意, 我就去外头住。”
“哪儿能呢, 你帮了我们这么多。”刘胖子说:“你晚饭还没吃的吧,咱们先去小区外头吃点东西吧,烧烤怎么样?”

  俩人就准备下楼,季寒柏?#36947;?#30340;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下, 是傅林打过来的。

  “到家了么?”傅林问。

  “到了。准备吃饭呢。”

  傅林说:“你不要跟家里吵。”

  “说到这个,”季寒柏说:“我跟你说一声,我问胖子了,这?#24403;?#36739;贵, 一时半会找不到买家,这几天的钱, 我可能得晚点给你。”

  挂?#35828;?#35805;以后,刘胖子说:“你还打算瞒着他啊?”

  “让?#20197;?#24819;想。”季寒柏说。

  刘胖子一边走一边说:“你说你搞成这样,值么?”

  季寒柏也有点为未来发愁,他倒是不怕过穷日子,肯定能养?#27809;?#33258;己,他是怕傅林嫌弃自己穷。

  季寒柏没吃多少东西,倒是喝了不少酒。

  刘胖子那边不能长住,不方便,可是他如今被断了经济来源,新房子还贷都是问题,估计住也住不了几天,所以季寒柏第二天起来就去找房子,很好的小区他也不敢找,就在刘胖子他们小区对面,找了个隔断间。

  就这还一个月一千块呢。

  以前一千块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可现在一千块就是他八分之一的总?#20160;?#20102;。

  ?#30333;?#25151;子怎么也这么贵。”

  “你以为呢,咱们这里房价能上天,我那房子,一个月两千多呢。”
刘胖子的话音?#31456;洌?#23601;听见隔壁锅碗瓢盆的声音,连说话声都听得见。

  “隔断间就这样。”刘胖子说。

  他看了看季寒柏,不知人间?#37096;?#30340;仙女要下凡体验人间?#37096;?#26469;了。

  “凑合住吧。”季寒柏说。

  “你在我那住多好,又不是没地方住。”刘胖子说。

  “太不方便了,我也不习惯跟人合住,还是自己一个人住爽。”

  刘胖子家里就一个洗手间,他一个男人住在那边诸多不方便。

  汽修店的?#20064;?#26159;季寒柏,不过他当初盘下这个店主要是为了玩的,刘胖子算是他的员工,他每个月给刘胖子发工资。如今季寒柏都这样了,刘胖子感觉自己也要失业了:“要不你把汽修店卖了,够你维持一段时间了。”

  “还没到那一步。”季寒柏说:“店里还是你照顾,你就当帮帮我,哪天给你发不出工资了,再卖也不迟。”

  他觉得店里的生意,是够维持刘胖子的基本工资的。刘胖子没什么学历,就会点修车的技能,没了汽修店,他再去别家,肯定拿不到这个工资。他都要结婚了。

  “你什么时候跟傅林坦白?#31354;?#20107;也瞒不了多久。”

  “我先找着个工作再说吧,起码让他知道我能养活自己。”季寒柏说。

  “他要是知道你没钱了,跟你分手,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刘胖子感觉这个可能性太大了,所以提前给季寒柏打预防针,为了防止季寒柏太伤心,他开始替傅林说话:“其实傅林这么爱钱吧,也能理解,对吧,换做是我,家里背着这么多债务,我要长的够好看,我也找个富婆。”

  季寒柏抽了口烟,他现在抽的烟档次都降了。

  生活翻转的太快,以至于他都回不过神来。

  他吐了口烟,说:“我想了想,觉得我爸说的也没错,我靠钱吸引了傅林,如果这钱是我本身的附带条件,那他爱我的钱,也就?#21069;?#25105;。可我这钱不是我自己挣的,随时都会没?#23567;?#37027;就相当于?#30097;?#19978;的这个优点,随时都会没?#23567;?#20320;说我没了钱,还剩下什么?”

  “你人好啊,”刘胖子说:“我说真的,你这相貌,身高,性格,都是你的优点啊,钱是锦上添花。”

  季寒柏笑:“这年头没钱,媳妇都讨不着吧,谁谈恋爱结婚只看?#35828;摹!?/p>

  那倒是。没办法,社会生存压力太大了,帅又不能当饭吃,几把也不能当饭吃,男人竞争性资源,靠的还是个人能力和经济条件。

  季寒柏觉得自己突?#24187;?#38065;了,反而更能理解傅林的难处。他这还没欠债呢,还有退路,不行了还能回去做他的阔少爷,心理压力不算大。傅林那才真是没有退路,估计人生会被钱压的喘不过气来。

  季寒柏打算找个赚钱的工作,等工作稳定下来以后,再告诉傅林他没钱的事。

  反正车子也不是说卖就能卖的出去的,傅林是要钱,但也不急在一时。

  他是国外大学毕业的,学校是名校,文凭算好的,要找工作也不算太难,就是没有找工作的经验,网吧里呆了一天,?#35835;?#24456;多简历。

  “其实你要想上班,可以找找孙畅他们,他们家里都是开公司的,反正你又不是说光拿钱不办事,正经上班,手里有人脉,干嘛不用上。”

  “他们都跟我家里关系不错,万一老太太他们发了话,你说他们?#21069;鏤一?#26159;不帮。”季寒柏说:“再说了,我也不想在熟人公司上班,公私不分,容易出问题。”

  刘胖子很感慨:“上班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事,要看人?#25104;?#21548;人差遣,不知道你干不干得下来。不过你能为傅林做到这份上,哥们真是佩服你。希望你这一腔真心,傅林能看到。”

  季寒柏白天找工作,晚上的时候才约了傅林一起吃饭。

  傅林不知道季家的事,这一天都在做美梦,约会的时候穿上了季寒柏当初给他买的?#36335;?#21448;鲜亮又好看。

  他们俩约在一个小吃街?#25151;冢?#23395;寒柏?#23545;兜?#25307;手喊:“这边。”

  傅林本来还在给他打电话,看见他?#25104;仙?#33394;顿时一亮,挂?#35828;?#35805;就跑了过来。

  “你今天白天干嘛去了,不见人。”

  “我这不是要从家里搬出来么,在找房子。”

  “上次你带我去看的那个东阳?#24049;牛?#25105;看装修的已经挺好的了,你不要再花钱重装了。直接就能住。”

  “不行,”季寒柏说:“不是我?#19981;?#30340;房子,我住的不舒服。”

  “要不你先到我家去住?”

  “跟你家里人一起住,那我不成倒插门了。”

  傅林就笑着说:“特殊时期嘛,又不会长住,你如果觉得不方便,等有钱了再搬出来。”

  季寒柏现在提到“钱?#38381;?#20010;字就有压力,说:“你不用管了,我已经找好了。”

  “在哪,带我去看看啊。”傅林还挺积极。

  “收拾好了再说。”季寒柏说:“我都饿了。”

  俩人一起吃了晚饭,又去公园边溜达了一圈,季寒柏叫车送傅林回去,傅林才发现他这次出来没开车。

  “你没开车?”

  “没有,放家里了。”

  “那别叫车了,我坐公交回去,这边66路正好到我们家附近。”

  “这点钱还是有的。”季寒柏说。

  “特殊时期嘛,先省着点,你的车都那么贵,肯定不好卖。对了,你不用着急,好好找个爱车的买家,要真心?#19981;?#36710;的,这样的人给的钱也不会太低。那些趁机压价的,也不会好好爱惜。”

  “你还挺懂的。”

  “人都这样,得到的代价越高就会越珍惜……?#36947;?#20102;。”傅林忙问季寒柏:“那你还送我么?不要送了吧,浪费钱。”
“抠死你吧。”季寒柏说着就拉着他朝公交车跑了过去。

  傅林笑着一边跑一边说:“两块钱也是钱啊。”

  俩人在最后一排坐下,傅林笑着问:“你是不是好久没坐过公交车了?”

  “估计得有十来年了。”上一次坐好像都是初中或者小学的时候了。太久没坐过公交车,季寒柏觉?#27809;?#25402;新奇的,这穷?#35828;?#26085;子,其实也没他想的那么差,和傅林一起坐公交车这样的事,也洋溢着小快乐。

  因为是晚上了,公交车上的人并不多,季寒柏靠着车窗,正朝外头看,就察觉傅林握住了他的手。

  他回头看去,见傅林眼睛很亮地?#37259;?#20182;。

  傅林是真的很高兴,因为看到了他和季寒柏的曙光。

  他从心底就浮动着幸福的感觉,觉得?#19994;?#26080;望的人生,突然有了奔头。

  他的喜悦是由内而外发出来的,很能感染人,季寒柏都能够感受到,这是他带给傅林的希望。

  傅林的手很好看,又细又长,还很白,季寒柏回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膝盖上,搓着他的手指头。外头的光影变幻,照在人?#25104;?#20063;是明明暗暗,季寒柏很贪恋这样的温情,可心里又有一种抓不住?#20320;?#24581;。

  他真的一点都不恨傅林了,他或许从来都没有恨过他,都是出于爱。

  傅林这个人,确实有问题,他家里人不接受,他也能理解,可就是这么个人,他已经爱上了,没办法。

  说什么假如都没有意义啊。

  他捏着傅林的手看了看,觉得傅林的手?#31119;?#24456;适合戴戒?#28014;?/p>

  他打算明天买对戒?#31119;?#24773;侣戒?#31119;?#25140;在中指上,里头镌刻上他们俩的名字,万一将来分手了,也有个念想,不至于到头来,好像什么都没留下。

  他就用手指头量傅林手指的尺寸,量完了突然很伤感,抓着傅林的手再没有松开。

10291 3598586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98586.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