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二百七十八章 意外相遇!

書名:重生之嫡女風華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橙二喵 更新時間:2019-12-07 21:17:40

  “什、什么?”葉璇羽緊張得仿佛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聲。

  眼看著蘇月冷微微傾斜上身貼近自己,她懷里的小鹿都快要蹦出來了!

  還要剛才洗了澡!

  “你想知道什么秘密?”葉璇羽趕緊穩定思緒。

  她再胡亂想些什么?這家伙若是要將如何往平城運送糧草的絕密方法告訴自己,那相對應的定是想知道一件同樣機密之事,很可能與葉家的有關,她必須要提高警惕!

  “我想知道……”蘇月冷湊上前,漂亮的眸子微微虛著,像是在用眼神認真勾勒著葉璇羽的臉龐。“葉小姐可否有婚配?”

  “……”

  此話一出,整個廂房內死寂一片。

  倆婢女和外頭的護衛都瞪大了眼。

  這個蘇公子是怪物嗎?問這種不搭邊的問題?腦子確定沒坑?

  可反觀葉璇羽,她卻完全紅透了臉,整個人像被浸泡在酒缸里一樣,醉了。

  “你就想知道這個?”葉璇羽再三確認。“你不想知道什么葉家機密?”

  這家伙要知道我的婚配情況做什么?難不成他……

  “葉小姐身為葉家真正的幕后家主,你的婚配情況不就是葉家最大的秘密?”蘇月冷的反問再次擊中葉璇羽。

  空氣有一瞬間的凝固。

  葉璇羽目光熠熠。

  “你們都下去。”

  “是。”

  “還有外面的,都退下。”

  “是。”

  待人全部離開,廂房內終于只剩下他們二人。

  蘇月冷坐回原位,耐心地看著葉璇羽。

  “我沒有結婚,也沒有婚約在身。”撅著嘴,葉璇羽說的時候忍不住多瞟了蘇月冷幾眼。

  這家伙怎么就沒點反應?

  他不說點什么嗎?

  “那真是太好了。”蘇月冷笑開了眼角,葉璇羽覺得整個世界都亮了。

  “那、那你呢?”葉璇羽藏在桌子下的手不自主地捏緊了裙擺。

  “這是另一個問題了葉小姐。”蘇月冷說道。“你可要用別的秘密來交換答案?”

  葉璇羽臉色一紅一白。

  “哼,本小姐還不想知道呢!”

  “趕緊說,你到底要怎么進平城?”

  蘇月冷從袖子中取出一張圖紙。“我這里,有一秘密武器……”

  ……

  蘇月冷從葉璇羽那回來的時候,秦三已經在院子里枯站了快兩個時辰了。

  “吃個飯真慢。”秦三忍不住吐槽。

  “畢竟有要事相談。”蘇月冷將手中的令牌交給秦三。“這令牌能調動葉家最多兩萬鐵騎,你自己掂量著操作,我不管你到時候帶多少人馬來接應,總之一定要能撕開他們北邊的口子就成。”

  秦三看著手里金閃閃的令牌,滿臉疑問。“之前不是說一萬嗎?”

  怎么吃了個飯就翻了個倍?

  蘇月冷笑得神秘。“有備無患。”

  秦三看著蘇月冷得意洋洋地入了房間,完全搞不懂她是怎么辦到的。

  “嘖,這時若有秦一那小子在就好了。”那個鬼滑頭一定知道女人心里在想什么。

  ……

  “阿嚏——!”

  秦一猛打個噴嚏。

  “不是有姑娘想本大爺了吧?”

  “你少臭美了我告訴你,就你這資質,估計人妹子看你半天都記不住你長什么樣。”毒媚娘白了眼,扛著鐵鍬走過。

  秦一搖搖頭,這女人嘴里就吐不出一句好話。

  ”確定是這里嗎?這周圍都是湖泊溪流,地質松軟,下方怎么可能會有密道。”秦一環顧四周,這里不僅水流充沛,植被還都郁郁蔥蔥,顯然是土壤中的水分含量極高,若是這樣的土地下面有地道,那早就塌了!

  毒媚娘皺眉。“我記得沒錯,小時候我真的看到有人從這里憑空出來,肯定有密道!”

  轉頭看向一臉不信的秦一,毒媚娘作勢要有鐵鍬砸他。“你敢不信老娘?”

  “不敢不敢。”

  “那還不趕緊挖!你還想不想救蘇燁了?”毒媚娘嘴上不饒人,手上的功夫卻不停,和秦一一起挖挖挖,好在這四周無人,也有密林護著所有沒有偵察兵注意到他們。

  只是沒想到,他們這一挖,就是一整夜。

  “好累……我說毒媚娘,你確定在這里真的有密道?別說密道了,我現在連個兔子窩都沒看到,泥里挖開全是水!”秦一累極坐下,無語地看向同樣累趴的毒媚娘。

  他不會是被這女人模糊的記憶給忽悠了吧?

  到了這時候,毒媚娘也不好說什么信誓旦旦的話。

  看著眼前一個個挖出來的水洼,她也陷入了自我懷疑。

  難道當時真的是她眼花?

  剛準備放下鐵鍬好好休息一會,突然樹林里傳來動靜,兩人頓時繃緊神經。

  “誰!?”幾個穿著盔甲的士兵提著長槍出現在眼前,盔甲上大剌剌刺著“凌”字。

  秦一和毒媚娘默默靠近對方,伺機而動。

  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遇到敵人,局勢于他們很不利!

  “我拖住他們,如若情況不對你立即跳進湖里游走。”秦一小聲囑咐。

  毒媚娘臉色變了變。“我、我不會游泳啊!

  “……”

  “喂,問你們話,你們是哪來的?”凌云國士兵逐漸靠近,呈合圍之勢。“這里是我們凌云國的領地,速速報上名來!”

  “我們兩個就是剛巧路過,想找點水喝,呵呵呵呵呵……”毒媚娘立即打哈哈。

  “是啊是啊,我們是梁城人,城內房子被侵占了,家里田地都沒了,我們也是走投無路才冒險來這挖點野菜找點水喝,各位軍爺,勿怪啊!”秦一立即附和。

  他和毒媚娘在前不久都受了重傷,不適合動手,更何況眼前包圍上來的敵軍少說也有四五十,這是他們萬萬沒有料到的!

  “哼,平民?是不是真的平民與我們回營地,一審便知!”為首的士兵扛著長槍就上來,第一個就對著毒媚娘抓去。

  雖然此人戴著斗笠看不清面容,但從身型能分辨出是個身材不錯的女人。

  “小娘們兒,過來給爺好好瞧瞧,爺幾個可是好久沒開葷了!嘿嘿嘿……啊!!!”

  咸豬手即將碰到毒媚娘的瞬間,突然整個手臂由白變黑,皮膚乍然皺起,一顆顆豆大的膿包鼓出來,紫紅紫紅的,顯然是重了劇毒!

  “這娘們兒會毒!拿下她!”

  秦一見狀立即護在毒媚娘身前,情況一觸即發!

  “轟隆——”

  突然腳下一陣悶響,眾人大驚,低頭看去,竟見腳下的土地突然自己打了開來!像是吞天的巨獸張開了血盆大口要將他們全部吃掉!

  凌云國的士兵還來不及慘叫,就連人帶兵器統統墜入了地底。

  秦一順勢將毒媚娘攬入懷中,保護她不摔傷。

  ……

  一陣劇烈的晃動過后,四周動蕩的空氣才漸漸平息。

  秦一再次睜眼,四周漆黑一片,只有不遠處閃爍著微微火光。

  眼見著火光迅速靠近,秦一整個人都緊繃起來,趕緊拍了拍毒媚娘,兩人神經緊繃,隨時準備殊死一搏!

  “媚娘?!”

  “月冷!!”

  “秦一?”

  “老三!”

  四人目瞪口呆。

  “你們怎么在這里?”許久未見友人,蘇月冷恍如隔世。

  “這應該我問你才對吧,你怎么從云山出來了?”話問出口毒媚娘覺得自己是傻子。“我忘了,那是你爹,你肯定會來。”

  “不過你怎么會在……這個地方?”毒媚娘拍了拍四周的墻面。“你知道這條密道?”

  蘇月冷笑笑。“是啊,機緣巧合得知,上面都是湖泊流水,無人會想到這樣松軟多水分的地質下有用夯土層加固隔離的密道。”蘇月冷正說著,身后有人靠近,是葉璇羽分配給她的護衛。

  “蘇公子,這些凌云國士兵如何處置?”

  蘇月冷舉著火把照了圈地上橫七八外的敵兵。“密道之事絕不能讓凌云國人知曉。”

  “殺了。”

  “是!”

  蘇月冷對此毫無波瀾。

  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更何況戰爭之中,仁慈只會害了自己。

  “月冷,你怎么弄到那么多物資的?”毒媚娘翻看了幾車糧草,驚了個大呆。

  秦一聽說有物資立即上前查看,又激動又好奇。

  他們也正在發愁如果真的找到密道入平城,該去哪里弄軍資呢!畢竟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而大盛國朝廷現如今被楚梅洛掌控,根本已經放棄了平城,不會給他們送任何后援來。

  也不知道這個楚梅洛是怎么想的,大盛國如今節節敗退,能用的將領更是少之又少,如果失了平城,那接下來凌云國只要奪下秦印關那便是劍指京城了!

  更何況蘇燁作為大盛國目前僅剩的第一大將,若是連他都死了,必定大損軍中氣勢。一旦心中沒了主心骨,大盛國必敗無疑!

  “我問葉家要的軍資。”蘇月冷帶著人繼續前行。

  “葉家?你是說那個專門發國難財的葉家?”毒媚娘話一出,背后頓時被幾道吃人的視線擊中。

  打了個寒顫,立即改口。“我可是仰慕葉家許久,沒想到他們如此慷慨,竟愿伸出援手!當真是菩薩轉世,佛祖保佑!”

  蘇月冷好笑地睨著毒媚娘,搖搖頭,任由她一路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也是許久沒有感受這般熱鬧了。

  想來,馬上也沒這閑情逸致與朋友敘舊。

  很快,眾人來到一面墻前,再也沒了路。

  正當毒媚娘想問蘇月冷是不是走錯路時,就見蘇月冷拿著火把直接點燃了面前的高墻!

10297 3626017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7_362601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福建时时彩 中奖投注的宣传文章 广西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内蒙福彩时时彩开奖结果 北单比分蛮高的 15选5走势图开奖 辽宁11选5杀码 七星彩开奖结果查询 dota2比分网 福建快3实时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