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三百二十一章 站隊也要站得響亮

書名:巧女喜當家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破九霄 更新時間:2019-12-07 23:08:46

  付婉容瞧著這孩子很是懂事惹人憐愛,就笑著摸了摸秦卿月的頭,問道:“你幾歲了?”

  “還有幾天就滿五歲了!”秦卿月說完就先去和弟弟妹妹們玩去了。

  秦家的事兒付婉容也不多問,不過她的目光還是落到了秦嘉瀚的身上。

  秦嘉瀚是秦家的長子嫡孫,父親高位,母親又是郡主,這樣的孩子以后也前途無量,哪怕庸碌,這起·點擺在這已經領先別人許多,若是自己的梓妍能嫁過來做嫡妻,以后肯定受不了什么苦的!老早她就有這樣的想法,還覺得自家這門楣實在是配不上秦家,可是沈小魚之前退了姚家的親,說是親事不是那么看重家世,那她閨女就有機會了!

  晚上武運做完了工,回了家,武運就嘀咕:“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衙門能正常點,到時候不用做這個工,也能多陪陪你和女兒了。”

  付婉容一聽,當即反駁:“這不行,這個工要是要做的,我也能帶著梓妍多去秦家府上坐坐。”

  “啊?想坐就去坐唄,哪里還用……?”武運正說著,就見付婉容搖頭。

  “你多去,我抱著孩子才能多去啊!”付婉容說道:“如今孩子也都慢慢的大起來了,感情也要從小培養啊!”

  武運聽得一愣一愣的,然后問:“那這也太早了吧?孩子還都不記事呢,你就培養了不記得也白扯啊!”

  武運無奈苦笑,付婉容也是心急了,現在倆人就這么一個女兒,所有的心思自然都要放在女兒身上的,可是這也有點太夸張了。

  付婉容嘆氣:“秦家是真的不錯,看郡主的態度,應該也不會同意兒子納妾,以后咱們女兒也能被善待的。”就算做了當家主母,若是有了妾室,以后的日子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好像他們付家,大夫人雖說不好,但是也說不上壞,說到底,妻妾就是沒辦法相處,誰都不會過的順心痛快。

  武運笑著說道:“不用著急,緣分到了自然是咱們的,別人也搶不走。”

  付婉容也沒有辦法,就對武運說道:“女兒的事情可以先放放,你這邊倒是個問題,看郡主的態度應該是衙門的情況的確不好,你怎么打算?”

  武運感覺自己太難了,只能苦笑:“我想堅持著,小魚說熬過這一段就行了,我想著晚上去幫工,這段日子應該能熬得住。”

  付婉容嘆氣:“家里又要請奶娘,又要養活一家子,只有你一個人賺錢,也實在是難為你了。”

  武運說道:“都怪我能耐小,若是讓小魚一樣,我也能自己開間鋪子了。”

  “開鋪子是不行了,這京都城來爭前程的太多了,肉也都分了,能像郡主那樣直接殺進來的實在少之又少,咱們也沒有什么本錢可以拿去堵。”付婉容說道,如今就是省吃儉用,啥都緊著孩子,他們大的倒是無所謂了。

  付婉容想來想去,也只能讓丈夫爭點氣:“還是得你這下手,今年眼看也要過年了,明年年底,你必須再升一個級別!”

  “啊?不太可能吧?”武運覺得希望不大:“本來我這個年紀能做到現在這個位子的人都少之又少了,要不是接著小魚的光,我怕是還是低等技師呢!”而且他才升沒多久,衙門里那么多厲害的技師,光他一個人升,這讓別人怎么想?、

  付婉容一咬牙:“那也升,現在省吃儉用也攢不下什么,以后女兒嫁人總要有一封好嫁妝的!”她這輩子也就這樣了,娘家不給力,她也沒地方說理,可是現在自家閨女可千萬不能和她一樣。武運是不嫌棄她娘家摳門,可是別人未必也不嫌棄的!

  武運無奈,就說:“先看看情形吧,衙門現在亂的要命,尚書和侍郎掐在一起,就怕他們神仙打架,誤傷我們這些凡人。”

  “站隊,反正已經這樣了,就搏一把!”付婉容說道:“大不了就是革職,不干了就是,若是賭對了,咱們就算熬出頭了!”再差也不會比現在還要慘了。

  武運思來想去,到底是點點頭:“行,工部要是干不成,我就給小魚當技師去!”工部要是不要他了,他總能去了吧!反正餓不死,賭就賭!

  另一頭的沈小魚歸攏好了東西就趕緊回了房,秦懷瑾的公文還有一大堆,見沈小魚回來了,就說:“你先睡,不用等我。”

  “我還不困,你忙著。”沈小魚說完就從桌上掏了本正史看起來。

  秦懷瑾一看沈小魚拿得是一本《守弱經》就笑起來,問道:“這時候想起看書了?少壯不努力,老大才著急?”

  沈小魚咋舌:“我也還沒多大呢!何況活到老學到老,我還不晚呢!”現在她已經意識到智商是多么的重要,自古真誠留不住,只有套路入人心,她現在爭取不拖秦懷瑾的后腿就行了。

  秦懷瑾笑著,看沈小魚看了一會兒還在看,就直接把書搶走了。

  “去睡吧,晚上傷眼睛。”秦懷瑾說道:“萬事還有我頂著,你就別這么難為自己了。”沈小魚也不是一個能坐得住的人,看看野史還能有點興趣。

  沈小魚的確是有點犯困,一看書什么失眠都能治好了。

  躺在床·上,沈小魚迷迷糊糊的就睡過去了,結果第二天一醒來,都已經是中午了!

  “紅棗啊?咋沒人叫我一聲啊?”沈小魚感覺頭疼,渾身酸痛,鼻子也不通氣了。

  紅棗過來先送了溫水,等沈小魚喝完了才說:“少爺不讓叫,說這幾天少奶奶憂心太多,讓你好好休息。”

  沈小魚嘆氣,自己這些天也跟著憂心,原本也不用這么戰戰兢兢,現在弄得自己的“鋼筋鐵骨”都生病了,也是不值了。

  “我想吃點熱乎的……”沈小魚說道,趕緊養好身體,按照秦懷瑾的意思,之后的事情才是重頭戲,她就先跟著看熱鬧就好了。

  孫嫂子把做的燈籠交了工,沈小魚就告訴孫嫂子支出錢來,包上紅紙,等著武運來的時候就交出去了。

  晚上沈小魚已經感覺好了不少,秦懷瑾一看沈小魚說病就病,也舍不得讓她再勞累,說什么不讓沈小魚晚上再去作坊了。

  “我真的沒事……”沈小魚剛說完就打了個噴嚏,秦懷瑾一聽更不能讓她去了。

  沈小魚被按在了床上,秦懷瑾用被子一裹,說什么不讓沈小魚下地了。以前沈小魚喜歡研究手工做東西,那也隨他去,如今都病了不好好養病還研究個啥!

  安頓好了沈小雨,秦懷瑾就去了小作坊,武運已經忙活起來了。

  “秦大人?!”武運一看秦懷瑾,就起身行個禮,秦懷瑾還禮之后就說:“小魚今日生病,這幾日不能過來了,她說這幾日的工錢都算你的。”

  秦懷瑾笑著,原本戶部都給工部撥來的錢款被溫熙給按住了,好歹也是工部當差的人,如今卻要貪黑做些零工來維持生計,在秦懷瑾眼里,這也不是什么好兆頭。

  “沒事沒事,讓她好好養病就是!”武運客客氣氣的說道,他和沈小魚一直也都熟慣了,可是和秦懷瑾還不是很熟,該有禮的也不能失了禮數。

  秦懷瑾點頭,讓武運自便之后就想先走,不過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就回過頭來問道:“聶大人這幾日如何了?”

  武運一愣,然后說道:“聶大人這幾日忙于公務,沒有什么特別的事情。”

  “那麻煩你明日幫我遞個貼子過去吧,小魚如今也不好去衙門。”秦懷瑾臉上的笑意還是那么的淡淡的。

  武運一時之間有些搞不懂,但還是點頭答應:“自然好,舉手之勞而已。”

  秦懷瑾走了之后,武運就一邊做著手里的活,一邊想剛才秦懷瑾的話。

  秦懷瑾如今的身份,想要遞個貼子還用他來轉遞嗎?就算隨便從宅子里叫個小廝也行啊,為什么要讓他來送呢?

  忙完了一天的工,武運回家就把秦懷瑾說的這個話告訴了付婉容,結果付婉容一聽,臉上涌現喜色,然后就笑起來。

  “你笑什么啊?”烏云莫名奇妙,然后就問:“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深意?”

  付婉容笑著說:“咱們可能要走運了!”

  “怎么說?”武運納悶,只是遞個信貼而已,怎么就走運了?

  付婉容說道:“說你傻,你還真是傻,你想啊,人家秦大人如今的地位,可不是一般的侍郎可比的,想要送個信,遣誰去不是去?怎么偏偏就要你去?”

  “啊……”武運還是沒有聽懂。

  “秦大人想要拉攏聶大人,而你去送這個信,就是想讓你也跟著借光了!”付婉容心里高興,昨天還為了前程睡不著覺,今兒就有人來送安神湯了!

  武運一聽,這才拍了大腿,恍然的說道:“原來是這么一回事兒了,這是好事啊!”說到這,武運就對付婉容說道:“本來我也是要站聶大人這邊的,倒是和咱們想法不謀而合了!”

  付婉容點頭,說道:“明日送信的時候,你就弄得沸沸揚揚的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替秦大人給聶大人送信的!”

  “啊?這么張揚?不好吧……”武運有點擔心。

  “傻,這樣才能讓那位新尚書知道你和秦大人也有私交,他就再怎么折騰,也不會從你開刀的,就算開,也不是現在啊!”付婉容說道,隊已經站了,就得站得毫無余地,尤其不能兩面三刀!

10313 3626046 MjAxOS8wNi8yMS8jIyMxMDMx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6/21/10313_3626046.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一码中特今期公开验证 用电脑可以试玩赚钱吗 福建时时彩首页 新疆十一选五前二直选技巧 新浪6场半全场 辽宁快乐12任3预测推荐 江西多乐彩前三走势图 排列五走势图带线 球探篮球即时比分nba 贵州茅台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