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49、连城

书名:嫡狂之最强医妃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墨十泗 更新时间:2019-08-15 12:12:31

  这天下间的事情,从不会无缘无故。

  若无缘由,那远从昌国而来的连城为何非要见乔越?#24187;?#19981;可?

  “乔越。”温含玉?#37259;?#20052;越,因为心中那莫名不好的预感让她面色颇为凝重,“最近你身子可有觉得什么不舒服之处?”

  乔越微微摇了摇头,“并无,温姑娘,可是有事?”

  “没什么。”温含玉看向站在乔越身后的宦官,只一眼,这在深宫之中寻生计的他便知晓她为?#25105;猓?#24403;即?#35828;?#20102;一旁,温含玉这又看向乔越,沉声道,“我只是有话要叮嘱你。”

  温含玉离得?#34892;?#36817;,想到她与他而今的关系,乔越耳根微微红,“温姑娘请说,在下听着。”

  “待会儿到?#32034;?#24503;殿,不管发生任何事情,在我没有出现在你身边之前你什么都不要去做。”温含玉将声音压低,朝乔越靠得更近了些,用只有他们二人才能听到的音量叮嘱且威胁道,“你要是敢不听话,我有的?#21069;?#27861;折磨你,记住了吗?”

  温含玉说完,不听乔越说上一个字半句话,转身便走。

  夏?#21152;?#26059;即跟上,温含玉这时蓦地抓着她的手腕,用命令的口吻道:“带我去太医署,立刻马上。”

  不?#19978;牧加?#36831;疑,只听她?#20540;潰骸?#36824;?#24515;?#29241;留给你的针具,先借与我用。”

  她今番入宫并未带着她的药箱,她现在必须要做些准备,才不至于乔越待会儿死在这麟德殿前。

  她的预感很不好,她总觉得连城不可能只是要见乔越?#24187;?#32780;?#39068;?#20040;简单。

  有备无患,总归无错。

  夏?#21152;?#30340;手腕被温含玉用力抓得生疼,可她却忘了疼,因为心中的震惊。

  师父她……怎会知道她手中有一?#38381;?#20855;!?#21487;?#33267;还知道那是爹留给她的!

  师父她不仅帮她?#19968;?#25945;她医术,甚至知道……知道她的身份!师父她究竟是何人?

  不管师父为何人,她只需知道师父不会害她就够了。

  *

  麟德殿中,所有人都以一?#24544;?#26679;的眼神?#37259;?#22352;在?#24544;?#19978;的乔越。

  或轻蔑或鄙夷,或怨恨或仇视,或冷漠或嘲讽,便是在高坐龙椅纸上都乔稷,?#37259;?#20182;的眼神都是淡漠得没有一丝情?#23567;?/p>

  若真要说不一样的眼神,便是昌国的皇长子及随从。

  在看到乔越时,连城眼中有震惊一闪而逝,他身后的随从则是震惊了片刻才恢复如常。

  “儿臣见过父皇,父皇万安。”乔越将身?#21451;?#20302;,给乔稷恭恭敬敬行礼。

  “免礼。”即便再如何不愿意见到乔越,乔稷也不能在连城这些昌国人面前表露出不喜,“入席吧。”

  “儿臣?#36824;?#29238;皇。”

  照理,身为?#39318;?#30340;乔越的席位应当在上首靠前,但真正入席时他的席位却是在最下首最靠里,那是七品以下官员的席位,如今却安排他的席位在此。

  即便乔稷面上毫无表露对乔越的不喜,可明眼人一眼就能由这坐席安排中看得出这乔越如今在朝中的地位如何。

  “眼下,皇长子殿下可信朕说的了?”待乔越入席,乔稷笑看向连城。

  平王乔越如今带疾在身,于府中好生调养,故而不便入宫赴宴,乔稷在连城面前给的乔越未出席此番宫宴的原因即如此。

  若非连城?#39318;?#31505;说乔越说乔稷说姜国?#24378;?#19981;起他才不见乔越出席,乔稷绝不可能让人去将乔越请来。

  “孤自罚一杯。”连城笑笑,端起面前的白玉酒盏,将盏中酒一饮而尽。

  当即在旁伺候的宫人为他斟上酒。

  白润的酒盏,殷红的葡萄酒,连城笑着再端起酒盏,不论何时看起来亦不论?#37259;?#20309;人都似温柔又多情的凤眸看向坐在?#24544;?#19978;与一众跪身而坐的众臣及家眷中有如鹤立鸡群。

  已瞎的双眼,残废的双腿,被毒素折磨得早已变得单薄的身子,就连滚动木轮的双手?#37259;?#37117;颇显吃力,看来……

  的确如密信上所言,这姜国的大将军是彻彻底底废了。

  没了这仿佛注定就是为兵争而生的兵家奇才乔越,这殿中在座的姜国朝臣还能笑上多少年?

  连城笑着衔上酒盏,轻啜着这姜国才独有的紫玉葡萄酒,只觉极为美味。

  今日宫宴与冬至那日的宫宴不同,冬至宫宴是为庆贺德妃娘娘的芳诞,而今日的宫宴则是为款待从昌国远道而来的皇长孙连城,虽有女眷得以入席,但为数不多,无一不为自己能参加?#35828;?#23467;宴而骄傲。

  毕竟这是能够一?#35980;?#22269;皇长子容貌的机会。

  听闻昌国皇长子美比女子,宛若画中仙,怕是嫦娥下凡都会自愧弗如,这般身为男子却美得出尘更是出身最贵的人,谁人不想见上一见?

  而见上了昌国皇长子的人,无不觉传闻非但不虚,甚仍不及他真正姿容,?#20174;?#20877;找不出还有何话何?#19990;?#25551;绘他的美。

  他的身上,莫说眉眼,便是小至一片指甲,无一不是完美。

  他仅是微微一笑,便已不知让多少女子遗了自己的心。

  可偏偏,他是个爱笑之人。

  以致这宫宴开始至此刻,坐?#32654;?#20182;最近的女眷宁平公主面上的红云始终都消褪不去。

  向来嚣张跋扈的宁平今日安安静静,一直是一副娴静端庄的模样,?#20174;?#24635;忍不住?#37027;?#23558;坐在与其相距不远的连城,心跳得飞快。

  她的宫婢小茹向来最知她心,这会儿又岂会看不出她家公主怕是一颗心全都系在了那昌国皇长孙殿下的身上了,不由蹲下身为她添上一盏酒,笑着冲她小声道:“公主去呀。”

  宁平看她一眼,小茹朝她用力点?#35828;?#22836;,她低头看了看案上的酒盏,这才端起茶盏朝连城走去,含羞道:“殿下,宁平敬你一杯。”

  连城端起酒盏,对她温柔一笑。

  宁平顿时面红耳赤。

  乔稷将宁平的主动及娇羞尽数看在眼中,目光微闪。

  他固然是疼爱这个女儿,但若对方是昌国皇室,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宁平退回自己席中后,连城又再饮了一盏葡萄酒后笑对乔稷道:“久闻姜国男儿皆有自小习武之风,故而姜国男儿善武,孤此番出行亦带了我昌国勇士相随,不知皇上可否容?#24405;都豆?#22269;之武?让我昌国勇士与贵国男儿切磋一番?”

  连城此话一出,乔稷眼神微变,乔陌微微蹙起眉。

  乔越亦然。

  ------题外话------

  和姑娘们说一声,本文这个月24号就上架了,上架之后就会开始多更了,上架的时候群里会做些小活动,姑娘?#24378;?#20837;群参加~

10329 3596981 MjAxOS8wNi8yOC8jIyMxMDMy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28/10329_3596981.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