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55、要她【上架感言1】

书名:嫡狂之最强医妃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墨十泗 更新时间:2019-08-21 12:17:38

  宫人在殿前广场清洗比试留下来的血迹,麟德殿中宫宴?#35328;?#32487;续。

  席中言笑晏晏,似乎方才并未有过比试一事似的。

  那些刀枪血腥之事,本就不适宜在这些欢喜的宴席中谈论。

  ?#21482;?#26159;,他们根本不?#21152;?#35848;论。

  舞刀弄枪,那是粗鄙之人才会做的事,他们过多谈论,只会有失身份。

  这便是久居安宁之地的?#35828;男?#20013;所想,自认高人一等,可他们却是忘了,若没有他们眼中的“粗鄙之人”在战场上的冲锋陷阵,他们又怎能在这长平城中参加一次?#24544;?#27425;宫宴?

  所以乔越仅此一次战败,在他们眼中便成了十恶不赦。

  连城似很喜爱这紫玉葡萄酒,已接连饮了数盏,只听他笑着与乔稷道:“其实孤今番到贵国来,并非只是想要感受感受贵国与昌国不一样的岁旦。”

  “哦?”对此,乔稷显得颇为?#34892;?#33268;,“那不知皇长孙殿下还为何事而来?”

  “相师曾与孤言,孤此生之缘分会于贵国遇到,故而孤想来寻上一寻。”连城笑意微深。

  他的声音不大,但与其席位相近的人?#38405;?#21548;得清楚。

  尤其宁平。

  听着连城的话,她不仅双颊绯红,心更是怦怦直跳,好似连城说的缘分便是她似的。

  乔稷听得连城的话哈哈一笑,道:“?#21307;?#22269;女?#28216;?#26580;且贤淑,定能成为殿下的好伴侣,依殿下的身份,自要金玉出身的女子方能配的上。”

  说着,乔稷看向宁平,笑道:“宁平,?#27425;?#30343;长孙殿下斟上一回酒。”

  “是,父皇。”宁平面色更红,款步来到了连城身旁,低着头羞涩地为他将酒斟上,声音柔得能滴出水来,“殿下请用。”

  乔稷笑吟吟地?#37259;?#28385;面娇羞的宁平?#25512;?#36136;不凡的连城。

  此时让宁平上前为连城斟酒,其意?#35328;?#26126;显不过。

  时逢连城说到缘分,他这是有意将自己的爱女许配给连城,就只差连城一个点头而已。

  连城一旦点头,姜国与昌国自此便结成姻亲,?#35828;?#22909;事,乔稷自是不会放过。

  昌国虽从不犯姜国,但若老?#23454;?#20185;去之后,两国之间的平和是否还能维持?#21487;?#26080;人知。

  但观这皇长孙在姜国宫城内在他姜国帝王面前主动要求比?#36234;?#20197;示昌国之威,虽未成功,却能看得出他必不会如老?#23454;勰前?#35753;两国之间的平和长久下去。

  如若两国之间有了姻亲,纵是日后昌国要?#36234;?#22269;举兵,也会因此而有所顾忌。

  当然更理想的是昌国会因此姻亲继续维持平和的两国关系。

  宁平面带娇羞,乔稷心有盘算,?#27425;醋?#24847;到连?#24378;?#20063;未看宁平一眼,便是连她斟的酒都没有喝,甚至酒盏都未?#20284;稹?/p>

  他只?#24378;?#21521;乔稷,装作看不懂他的意思似的,依旧笑着道:“相师未曾欺瞒孤,孤确是在贵国遇见了孤的缘分。”

  宁平面上娇羞更甚,双颊通红。

  “?#24378;?#30495;是好极。”此番此话,乔稷自也如宁平一般,认为连城说的便是她,喜悦之色溢于言表,但帝王的端持仍在,“不知谁人家的女儿能得殿下如此青睐?殿下能否相告,也让朕予其一番赏赐。”

  “孤先谢过皇上美意。”连城朝乔稷微微拱?#24544;?#31034;感谢,接着道,“孤之缘分,皇上识,在座诸位也识。”

  左相身为乔稷最为倚仗的重?#36857;?#33258;?#24378;?#24471;出他心中所想,此时笑呵呵对连城道:“既是美事,?#39592;?#30343;长孙殿下便莫要卖关子了,让我等也沾沾喜。”

  “她就是……”连城笑意微浓。

  宁平羞得把头垂得更低。

  “方才第三轮比试的那位名叫含玉的姑娘。”说到“含玉”二字,连城似连?#24524;?#37117;带着笑意。

  乔稷怔住,群?#39050;?#20303;。

  宁平骤然抬头,不可置信地?#37259;?#31505;得温柔的连城,?#25104;?#30333;得难看。

  温含玉?他说的是温含玉!?

  这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此时只见连城自席中?#37202;?#36523;,朝乔稷拱手且?#25512;?#36947;:“不知皇上可否成全孤,将她许配给孤?”

  “呵呵,皇长孙殿下,?#21307;?#22269;贤淑貌美的女?#21448;?#22810;,何不再多寻一寻?”乔稷此时虽在笑着,却笑得难看。

  “皇上可是觉孤乃玩笑之言?”连城含笑的目光微沉,“待孤回昌国,自会派使臣携国书而来,以皇长孙正妃之位迎她至昌国。”

  连城此话令群臣倒吸一口凉气,整个麟德殿刹那间静得只闻众人鼻息声。

  皇长孙正妃之位!?#24378;?#26159;昌国将来的皇后之位!

  就算他昌国有与姜国结为姻亲之意,姜国公主?#37117;?#36807;去,最多也不过是个侧妃之位,毕竟?#36234;?#22269;国力而言,其公主绝不会被昌国选为未来皇后。

  可他连城此时竟当着他们姜国皇上及众臣之面要许?#36234;?#22269;女儿皇长孙正妃之位!

  可这个女儿不是宁平公主,也不是其他公主或在座的谁家千金,而是国公府的温含玉!

  那个痴傻的温含玉!

  这如?#25991;?#19981;令人震惊!?

  “并非朕不相信殿下所言。”乔稷仍在劝连城,“而是含玉那孩子素来愚钝,配不上皇长孙殿下……”

  “皇上何故一再?#30333;?#23396;?”连城打断了乔稷解释的话,“孤认定了她,还望皇上成全,莫要再劝。”

  乔稷终是沉了面色,压着心中不悦道:“并非朕有意?#30333;瑁?#32780;是五日前朕方将她许配给平王,?#20998;家寻洌?#21531;无戏言!”

  连城面色的笑容一点点结霜,消失,他一言不发地?#37259;?#20052;稷。

  乔稷第一次在一个年轻人身上感觉的森寒之意。

  少顷,只见连城又微微笑了起来,笑吟吟与乔稷道:“无妨,他会死的。”

  届时,她就会是他的了!

  这一瞬之间,经历过无数阴谋与生死的乔稷只觉脊?#25104;?#23506;。

  姜国将来遇上这样一位他国君王,安宁必将不复在!

  宁平此时?#35759;?#24680;得欲将一口银牙咬碎。

  温含玉那个愚蠢丑陋的东西凭什?#26149;?#22905;争!?

  她要她去死!

  去死!

  ------题外话------

  很久没?#34892;?#19978;架感言了,上一本文上架前是3年前的事情了,潇湘如今变化很大,新人也很多,让我这?#24544;?#32463;隔了两年没有发文的老?#19968;?#32039;张又忐忑,这些一直想要和姑娘们说说的话就不单独开一个章节了,就在今天和明天的章节的题外话说就好了,不想看的姑娘跳过去就好。

  我码?#24544;?#30452;很慢,从前的平均时速就是1500而已,现在也就是1000这样,我知道姑娘们很想一口气看过瘾,我也想我可以做个时速五六千的蜘蛛精,可是现实扎心,加上我不是个全职码?#21482;?#20043;前就在?#27425;?#25991;的姑娘都知道我是个兼职,我的码字时间只有晚上下班后和周末,所以我做不到像其他作者那样天天万更或者经常爆更,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码多些字,以前的空闲时间能够随意支配,如今当了?#39029;ぃ?#32463;常身不由己,我已经能看到文文上架后我的状态了:像以前那样天天晚上熬到两三点才能睡觉,第二天六七点爬起来上班,那种困到懵圈的感觉光是想想都觉?#27599;?#24597;,重要的是当时年轻,如今老了。

  所以——(明天继续)

10329 3598589 MjAxOS8wNi8yOC8jIyMxMDMy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28/10329_35985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