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215、山泉旁的事情(1更)

書名:嫡狂之最強醫妃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墨十泗 更新時間:2019-11-08 12:14:03

  “溫大夫!”阿耿正黑沉著臉一言不發,墩子則是已經轉頭看向了別處,還一臉熱情地高舉起胳膊來搖晃招呼。

  阿耿此時也循著他的視線望去。

  只見溫含玉在泉水邊上丈余外的距離,正沿著泉水往上游的方向走,不緊不慢的腳步,就好像是飯后的踱步,悠悠閑閑安安靜靜的模樣,與他們這些趕著吃飯洗澡然后能夠早些躺下睡下、不管干些什么事情動靜都大得不得了的士兵們完全不一樣。

  “溫大夫也來洗澡啊?”墩子是個性子開朗活泛的人,雖然溫含玉性子古怪不好相與,也雖然他被她打過臉面,但他非但分毫沒有往心里去,反對她敬畏又熱絡。

  這會兒他不僅熱情地朝溫含玉連連招手,還“嘩”地一聲從泉水里站起來,幾個大跨步就跑到了溫含玉身旁來,笑呵呵地邀請她道:“第一次在這兒遇到溫大夫,溫大夫要不要來和大家伙一塊兒洗啊?人多熱鬧。”

  溫含玉停下腳步,看一眼泉水里無不赤著身正有說有笑的士兵們,再看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墩子,一言不發也面不改色,繼而抬腳,繼續往前走。

  她的反應讓墩子有些懵,不由得也看看身后泉水里洗得正歡的弟兄們,再低下頭看看自己,沒覺得哪兒有什么不對。

  墩子不明所以地撓撓頭,不死心,跑了兩步跟了上去,又道:“溫大夫自己洗多沒勁兒啊不是?兄弟們都想和溫大夫說說話哩!”

  這一次,溫含玉不僅看也不看他一眼,便是腳步都沒有停上一停。

  完完全全地將他無視。

  墩子訕訕地摸摸鼻子,還要再勸,當此之時只聽身后忽然傳來一道低沉的呵斥聲:“回去!”

  墩子被這突然的低沉呵斥聲嚇了一跳,連忙停下來往后轉身。

  當他看到站在他身后正一臉沉色的人竟然是喬越時他吃驚不小,隨即則是昂首挺胸站得筆直,無比恭敬道:“阿執將軍!”

  墩子這一聲恭敬有力的“阿執將軍”底氣十足,響亮非常,一時間使得他附近泉水里正搓洗著身子的士兵們倏地安靜下來,不約而同向喬越看過來的同時齊刷刷站起身,人人都如同墩子那樣昂頭挺胸站著,就像在操練場上列隊一樣筆挺,和他打招呼的聲音響亮整齊到能震響整個山間,“阿執將軍!”

  “阿執將軍也來洗澡啊!?”緊接著的是歡快的聲音。

  “阿執將軍和兄弟們一塊兒洗?”

  “阿執將軍——”

  士兵們無不熱情。

  動靜太大,尤其是方才那一聲幾乎達到震耳欲聾程度的“阿執將軍”,使得已經走到前邊好一段距離的溫含玉不由得停了下來,且還轉回身來看。

  只見淺淺的泉水里齊刷刷站著一眾士兵。

  月光銀白,皎潔明亮,能讓她將月光下的景與人都一覽無余。

  “全都坐下!”正當此時,只聽喬越陡然一聲厲喝,有如在操練場上那般的厲色,與平日里操練結束后對誰人都和顏悅色的他全然不同,一時間令眾士兵有些反應不過來,以致他們皆愣了愣后才又齊刷刷地坐下身,將身子浸回到涼爽的泉水里。

  喬越的視線此刻霎時落到還杵在原地一動不動還發著愣的墩子,不僅面色沉沉,語氣也更沉道:“你也速度回到泉水里去。”

  墩子連忙跑回到泉水里,將水濺了阿耿一臉,和所有士兵一樣老老實實坐下。

  溫含玉此時扭回了頭,繼續往前走。

  喬越掃了這會兒像一群小雞仔兒一樣老實坐在泉水里的士兵們一眼,這才也往泉水上游方向走。

  跟在了溫含玉的身后。

  當然,這一個“跟著”只是在阿耿這么覺得而已,其余士兵就算有人注意,也壓根不會去多想什么。

  墩子看著喬越漸行漸遠的背影,一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模樣,又抬手撓了撓頭,與身旁的兄弟們道:“你們有沒有覺得今晚的阿執將軍和平日有點不大一樣啊?”

  “對對!”山子用力點點頭,“往日里阿執將軍雖然從來也沒和咱兄弟們一塊兒洗過澡,但可從來沒有像剛剛那樣沉著臉呵斥咱兄弟的。”

  “難道阿執將軍遇到了啥子不順心不開心不高興的事情?”竹竿邊拿一塊粗麻巾搓自己胸膛邊道。

  “可能是吧。”阿有也撓撓頭,“不過高興不高興什么的咱也都會有,這是阿執將軍的私事吧?咱還是別胡亂猜想阿執將軍啥子有的沒的事情了。”

  “阿有說的對,咱還是別背地里論阿執將軍的好。”眾士兵一致贊同。

  到這山泉水里來涼快涼快順便洗去一身的汗水是士兵們一整日里身心最能放松的時刻,又因為漠谷里持續訓練的日子日日如一,白日里他們一心一意訓練,夜里這個時候得以放松放松的時候總習慣了找些有趣的事情來說說,才不至于浪費了這一整日里難得的放松時刻。

  不能胡亂猜測阿執將軍的事情,但說說那個小大夫的事情總可以吧?

  而自從溫含玉來到這漠谷,她也的確成為了士兵們說趣事時的好對象。

  無論是她性子,還是她的身手,抑或是她的醫術,都成了放松時刻的士兵們興致勃勃談論的對象。

  “哎,墩子。”竹竿抬腳踹踹墩子,笑問道,“剛剛你不是很熱情地去叫小大夫來和咱一塊兒洗洗?咋個?他不搭理你?”

  “竹竿你這不是問的廢話?”山子擦了一把臉,“他要是能把小大夫請過來,咱現在不就跟小大夫一塊兒洗了?”

  墩子連著被喬越呵斥了兩次,他到這會兒還是想不明白究竟是為啥,不過他還是回了竹竿的話,“平日里溫大夫除了對和人切磋比劃之外,好像對啥子都不大愛理會的。”

  就連阿耿身上被頭狼生生咬掉了一塊肉,溫大夫都沒有過多的理會。

  阿有捏著下巴認真地想了想,道:“難道是小大夫他不好意思和咱一塊兒洗?”

  木頭這會兒也湊了過來,聽了阿有的猜測,他擺了擺手,完全否定道:“大家伙都是大老爺們兒的,能有啥子不好意思的?又不是女人,難道他有的咱沒有?咋可能?他還能和咱不一樣?”

  “人家小大夫確實和咱不一樣啊。”墩子贊同阿有,“雖然咱都是男人,可咱是糙老爺們,人家溫大夫是啥?人家溫大夫建安城來的,細皮嫩肉的,和咱這些大老粗能一樣?”

  “就是!”山子也點點頭,贊同道,“木頭你是沒認真瞅過小大夫吧?你是不知道小大夫有多白白凈凈細皮嫩肉,和咱一樣曬著,咱都成焦炭了,人小大夫還是白白凈凈的,一點都沒被曬黑!”

  “讓咱都覺得太陽好像他親爹似的,只曬咱不曬他。”

  竹竿這話讓大家伙兒都笑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你們說小大夫為啥不愛理會咱啊?一起洗洗澡說說話能咋子的?該不會……”

  “該不會啥?”

  “該不會小大夫是害怕咱看到了他身體之后會對他想干啥干啥吧?”阿有忽然來個大膽假設。

  “可拉倒吧!”墩子一巴掌糊到他腦瓜子上,“咱都是男人,愛的可都是胸大腰細的女人!誰會對男人生這種心思!?”

  “他們讀書人有句話叫啥子來著?饑……饑啥來著了?”

  “饑不擇食!”

  “對對!饑不擇食!就是饑不擇食!咱還沒到那地步!”

  “男人對男人生心思,那是人干的事!?”

  “那就不是男人!”

  “不對,那就不是人!”

  “……”阿耿挪到一旁默默洗,一言不發。

  “得得,這些話咱自個兒說說就行,小大夫雖然人冷了點,可也是個地地道道的好大夫不是?”

  “咱就也說說而已,自己樂呵樂呵。”

  “好了,洗好了咱就回吧。”

  回去的路上,墩子還在想著方才溫含玉無視他以及喬越呵斥他的事情,只聽他低著頭自言自語道:“溫大夫不愿搭理咱,阿執將軍也不愿和咱一塊兒洗,難道他倆是要一起洗?”

  阿耿:“……”

  ------題外話------

  二更晚一點

10329 3618069 MjAxOS8wNi8yOC8jIyMxMDMy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28/10329_3618069.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极限二中一平特肖 古冶区女人做什么赚钱 老时时彩群 广西十一选五分析 190aa足球指数即 彩73彩票首页 重庆快乐10分爱彩乐 时时彩前三组六-皇1恩 重庆百变王牌官网 刮刮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