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273、喜服(1更)

書名:嫡狂之最強醫妃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墨十泗 更新時間:2019-12-07 23:00:39

  疊得整齊地放在箱子里的喜服火紅得耀眼,上至朱釵步搖,下至棉襪繡鞋,女子出嫁時的一身行頭,都在這箱子里。

  溫含玉將喜服拿在手上,絲柔的觸感一觸手便能知是最上乘的料子,再細看衣裳上的牡丹花繡,不僅僅是用金色的絲線繡成,那每一針每一線上都縫綴著一片小小的金鱗片,重重疊疊,讓那本就象征著富貴的牡丹花繡看起來雍容華貴至極。

  青葵躬著腰將大紅的喜服從箱子里拿出來遞給溫含玉看,里里外外,竟足足八重!

  每一重都是不同的料子,每一重都是不同的花繡,即便同為牡丹花,卻都是不同姿態的牡丹花。

  再看那繡鞋,鞋面上竟是繡著一顆又一顆如假包換的紅寶石!

  耳珰手釧等等飾品那就更是不知多少人家窮其一生都無法見到的珠寶。

  這身行頭,瞧著便知絕不是短時間內能夠準備得了,老國公必是早早就已經開始有所準備。

  可見老國公是真真將溫含玉這個寶貝三世孫女疼到了心坎里,要不是溫含玉嫁給的人是喬越而不是太子喬暉,那喜服上的花繡就不會是牡丹而是鳳凰。

  老國公給她準備的這一身,不亞于太子正妃出嫁時的穿戴,若非身份不允,老國公只想準備得有過之而無不及。

  阿黎在一旁已然看得目瞪口呆,但是看著衣裳上繡的金牡丹就已經看直了眼,再看那繡鞋上的大紅寶石,她根本忍不住哇哇叫。

  “小姐姐,你這哪里還是穿衣裳,你這根本就是將金銀珠寶全穿在身上!”阿黎艷羨得幾乎把臉都舔了上去。

  溫含玉嫌棄地把她的臉給推開,心情大好,挑挑眉問她道:“喜歡?”

  “當然了!”阿黎將腦袋點得好似小雞啄米似的,這可都是錢!傻子才會不喜歡錢呢!

  “回頭我問問太爺爺這是哪家的裁縫做的。”溫含玉眸中帶笑,她也很喜歡太爺爺給她準備的這一身,“等你嫁人的時候,我給你準備一套差不多的。”

  “真的!?”阿黎眼睛一亮,當即朝溫含玉撲了過來,摟著她的肩直蹦跶,“小姐姐你真是太好了!”

  就在這時,只聽她們頭頂上有人聲傳來,“溫含玉,你什么都不用準備,照我說,這丫頭這樣的,嫁不出去,沒人敢娶。”

  梅良的聲音。

  眾人愣,同時抬頭。

  只見房頂的屋瓦被拿開了一片,那空著的地方正擠著梅良的一張臉。

  準確來說是大半張臉。

  阿黎一陣風似的從屋里卷出去了,緊著聽到她氣呼呼的叱罵聲:“沒良心你好不要臉!你竟然在小姐姐屋頂上掀瓦片偷聽偷看!你快點兒滾下來!”

  “我坐在這兒喝酒,是你們先吵的我。”梅良把瓦片放回原位,他沒有偷聽,也沒打算偷看,他就是給了溫含玉一點可行的意見而已。

  阿黎氣得咬牙切齒,直直將腳下地面跺出了一個窟窿,“沒良心你立刻馬上給我滾下來!這兒不是你能坐著喝酒的地方!這不是你的屋!還有,你來告訴我啥叫我嫁不出去!?”

  梅良:這不是他的屋?好像的確不是,溫含玉不應該進他的屋才對。

  于是,梅良從屋頂上躍了下來。

  腳才落地,便被阿黎一拳打趴在地,咬牙切齒質問他道:“你給我說清楚!”

  梅良揉著被阿黎揍得快穿窟窿了似的肚子,心里十分認真地想她問他的問題。

  他說的本來就是實話,除了他這個吃了她八碗面條再和她各睡各的睡了一覺的人之外,還有哪個男人愿意和她當夫妻?

  動不動就被她往死了揍,誰愿意?

  反正他不愿意。

  但是小喬說了,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他對她說過了以身相許的話,她要是什么時候想起來了點頭了的話,他就得跟她把日子過了。

  “你也不是嫁不出去。”梅良一陣認真思考后道,“我就是那個瞎了眼還不能后悔的男人。”

  阿黎先是一愣,而后才反應過來梅良的話是什么意思,大罵一聲“沒良心死不要臉你去死吧”的話后,攥緊拳頭就要朝他的臉上揍。

  然當她的手只差一分就要揍上梅良的臉頰時她卻忽地停了手,下一瞬改為一巴掌狠狠摑到他的臉上,隨后用力“哼”了一聲,重新回了溫含玉屋里,把門關好。

  她這一巴掌雖然比一拳的威力小去許多,但還是生生將坐在地上的梅良打得上半身差點往后扭成了一百八十度。

  梅良的半邊臉瞬間腫得老高,他抬手一碰,都疼的慌。

  他哪里說錯了?為何又打他?

  這樣暴脾氣的黃毛丫頭,有人敢娶才怪!

  嘶——疼死了。

  當然,除了他之外。

  怪他皮糙肉厚特耐打特扛打?

  梅良拎著他那壇不管他怎么被打趴下都始終穩穩立在地上的酒,嘶著聲走出了這片他的確走錯了的女眷的院子。

  回到屋里的阿黎氣得吭哧吭哧,溫含玉見她氣得臉頰通紅,兩個腮幫子更是脹鼓鼓的模樣好玩兒,不由抬起雙手扯扯又揉揉她圓圓軟軟的臉,“剛剛那一拳怎么沒揍下去?”

  阿黎本是噘著嘴要拿開溫含玉使壞的手,卻聽得她忽然這么一問,她一時半會兒間愣住了,忘了把溫含玉的手拿開。

  她剛剛……為啥就沒把那一拳揍下去呢?

  她也不知道。

  她就是覺得剛剛那忽然之間就不想揍他那一拳了而已,她那一拳下去,他的牙肯定會掉了好幾顆。

  那樣肯定會很丑很丑。

  他雖然是個沒良心,但是長得還挺好看的,要是缺了幾顆牙,不好。

  對,就是這么個原因。

  阿黎正要回答,忽聽得正將那八重嫁衣一重重在床上分別擱好的紫蘇笑道:“姑娘是喜歡方才那位傻里傻氣的公子吧?所以才會不舍得揍他一拳。”

  紫蘇還從未見過她們的大小姐任何姑娘如此親近,從前京城里的那些小姐們,也都沒有誰人與大小姐親近的。

  而這位叫做阿黎的姑娘,與大小姐之間卻是很要好的感覺。

  大小姐的確是變了很多,比以前容易讓人親近,也開始親近他人。

  老太爺知道,一定很高興。

  作為與大小姐從小一塊兒長大比大小姐稍年長些的奴婢,她心里也著實為大小姐高興。

  有喜歡的人,也被他人所喜歡著,會笑會鬧的日子,才是真正的日子。

  所以,溫含玉喜歡的人,紫蘇與青葵也覺喜歡,哪怕她們不過今夜才認識的阿黎。

  阿黎乍聽得紫蘇這么一句,登時像被燒開的水燙著了似的跳了起來,急得臉都漲紅了,“才不是!瞎子傻子才會喜歡那個死八碗沒良心!我才不是不舍得揍他那一拳,我是、我是覺得要是把他揍殘了,王爺頭兒找我算賬!”

  溫含玉收回手,神色淡淡地睨她:“不是就不是,你這么著急干什么?”

  “我、我這是不想讓小姐姐你們誤會!”阿黎更急。

  “你這樣才更加會讓我誤會。”溫含玉又捏捏她的臉,“此地無銀三百兩,這話聽說過嗎?”

  “啥意思?”這些文縐縐的中原話,她不懂。

  紫蘇抿嘴笑:“就是一個人想要把事情隱瞞掩飾,結果反而暴露的意思。”

  老國公向來待紫蘇極好,自她進府開始就一直讓她與溫含玉一塊兒讀書習字,加上性子溫靜,一直是個聰穎的姑娘。

  阿黎這會兒可算聽懂了,也因為更跳腳了。

  溫含玉這屋,從方才開始就一直熱熱鬧鬧。

  溫含玉心情好極,一邊逗趣阿黎一邊在她們的幫忙下將老國公給她準備的喜服試上身。

  阿黎則是從紫蘇說了那一句話開始就時不時分神。

  她喜歡那個沒良心?

  怎么……可能!

  她才不承認!

  ------題外話------

  注:本文人物服裝沒有具體朝代參照,為我國古至今全朝代大雜燴。

10329 3626042 MjAxOS8wNi8yOC8jIyMxMDMy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28/10329_3626042.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电竞比分网 贵州快三预测推荐 体彩四川金7乐玩法介绍 足球手抄报之足球之窗 排列3 吉林快3专家预测今天 呼和浩特股票配资 北京pK10手机开奖记录 香港马会资料一肖中特 混合过关竞彩奖金计算器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