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77 章

书名: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龙柒 更新时间:2019-09-07 21:48:06

  乔韶压着胸口的翻涌, 吃起了桌子上的螃蟹。
只吃了一口,他就抑不住恶心,去洗手间干呕。
其?#24471;?#20160;么可吐的,两天没吃东西了,胃里空空如也。

  他想去洗把脸, 却看到了镜子里的人。
――干瘦如柴,苍白如纸,像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
乔韶猛地低头, 转动水龙头,对着自己的脸冲水。
冷水平复了他的心跳,再看向镜子时自己已经恢复如常。

  他还是瘦还是苍白, 却不是那种皮包骨的瘦也不是那种毫无血色的死人脸。
他已经回来了,已经回来了!
乔韶用毛巾擦脸的手不断颤抖着。

  晚上十点四十分,乔宗民?#21589;?#21040;家里。
吴姨一见到他就忧心忡忡道:“先生,韶韶晚饭什么都没吃。”
乔宗民一愣。
吴姨揪心一晚上了:“他一回?#27425;?#23601;看他?#25104;?#19981;太对。”
乔宗民脱了外套,道:“我去看看他。”
吴姨也不好多说, 只能接过他的外套,帮他挂到衣帽间去。

  乔宗民心里有数,张冠廷提?#21387;?#20182;, 期末考试对乔韶来说肯定是个坎。
尤其?#20052;?#38902;刚刚有了一点改善, 自信心增加的时候, 再遭遇打击, 很有可能会退回到原样。
虽说有了心理准备,可是想到日渐正常的儿子再度不吃不睡, 他还是后怕。

  “韶韶?”乔宗民敲了下门,“睡了吗?”
乔韶哪里睡得着,他把木签藏到了枕头底下,起来开门:“快睡着了。”他假装打了个哈欠。
乔宗民斟酌了一下,没敢问他晚饭的事:“是不是要放假了?”他连考试的事都不太敢提。

  乔韶道:“等领了成绩就放暑假。”
乔宗民问:“那……什么时候返校?”
乔韶顿了下道:“四天后。”也就是那时候出成绩。

  乔宗民想了半天,想到个会让乔韶开心的话题:“这几天不约同学出去玩玩?”
乔韶心口一刺,被?#20064;?#32473;结结实实捅了一刀。
他随口?#35835;?#20010;理?#20667;潰骸拔一?#35201;参加数学社的比赛,这几天就在家复习了。”
乔宗民听他说过这事,立刻应道:“也好!?#21069;?#29240;不打扰你了。”
乔韶点点头,和他道了晚安。

  关上门,乔韶滑坐在地板上……
考试前贺深说:“等联赛的时候,你?#27425;?#23478;做题吧。”
乔韶答应了。
可现在……

  他把头埋在膝盖里,贴着门坐了一宿。
他以为自己变好了,以为自己不是个?#29100;?#31070;病”了,以为自己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可事实上,他不行。
一进考场,他原形?#19979;丁?br>倒数第一的成绩很丢人,可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没有改变。

  乔韶真的以为自己变了。
他想起了妈妈,想起了零星的记忆,甚至还记起了?#21069;?#28861;灯下的屋子……
可是没用。
他仍旧不?#30097;先?#27004;,仍旧无法想起那一年的事,仍旧不知道那个绑架了自己的人是谁。
他还是那个缩在?#37096;?#37324;的废物,麻痹自己也拖着所有爱他的人受苦。

  怎样才能康复。
怎样才能走出来。
怎样才能像个人一样活着。

  乔韶?#28010;?#25265;紧了膝盖,指甲隔着睡裤在小腿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这样子的他,有什?#37259;?#26684;去向贺深告?#20303;?br>那?#26149;?#30340;贺深,他怎么有脸去打扰他的人生。

  乔韶一夜未眠,贺深也在出租屋里坐了一晚上。
手机打不通,微信没人回,乔韶完全不理他了。
贺深靠在沙发上,眼睛不眨地?#37259;?#27491;前方。

  出租屋里没有电视,那里摆得是一副?#21448;?#30340;画,地摊上几十块一张的打印品,拙劣到毫无品鉴的价值。
可贺深就像盯着世界名画般,把它的每个细节都看得明明白白,记得清清楚楚。
他需要这样来分散注意力,需要去记一些毫无价值的东西来让大脑止住回忆。

  记忆太好,真的是好事吗?
不……
当所有回忆都可以像影片般精准回放,是绝对痛苦的事。
好的事记得清清楚楚,坏的事也记得清清楚楚。
一个无法忘记的人,最终所有事都会变成坏的。

  就像现在,乔韶不理他了。
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全成了痛苦的记忆。
而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五年前失去?#30422;?#21518;,贺深就想过,自己绝不会?#19981;度?#20309;人。
朋友也好、恋人也好,他的人生里不再需要重要的人。
因为失去太痛苦了,对一个忘不掉的人尤其残忍。

  可是他遇到了乔韶……
一个像极了五年前的自己,却又比那时候的自己更加弱小的孩子。
贺深不知不觉已经把他护在了身边,却护不了一辈子。
乔韶察觉到他的感情了,开始疏远他,以后呢?

  贺深轻吸口气,努力看向那张廉价的电脑打印画。
――做朋友。
他可以和乔韶做朋友。
只要乔韶一直在,他还能?#37259;?#20182;,就可以了。
他绝对不会打扰他的生活。

  如果乔韶实在烦他,等下学期开学,他会调换座位。

  贺深闭了闭眼,心中回?#37259;?#20004;句话――
这辈?#21448;?#26377;一个乔韶。
绝对不会再?#19981;度?#20309;人了。

  第二天乔韶用手机登录QQ,看到了数学社社长给他留的言:“拉里兄,准备的怎么样了?别忘了明天的联赛哈!还是线上答题,准时参加就行。”
乔韶回他:?#29677;牛?#25105;不会错过的。”

  顶梁支柱刚巧在线,立刻又回复他:“其实也不用太准备啦,你正常发挥就行,这次咱?#20540;?#20457;联手,把?#21069;?#40150;孙干个?#25628;?#39532;翻!”
乔韶没心情聊天,敷衍了一句就想下线,谁知顶梁支柱又来了一句:“话说,我觉得这次期末考试咱们有希望抢第一。”

  乔韶一愣,凝神问:“怎么可能?”
顶梁支柱神秘兮兮道:“你也在第一考场吧,难道你没看到?”
乔韶在个屁的第一考场,他打字飞快:“我没看到,贺深……”他打完字又意识到名字不行,?#38236;?#21518;改为,“学神他没发挥好吗?”

  顶梁支柱叹口气道:“谁知道呢,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学神的语文作文交了白卷。”
乔韶心猛地一跳。
顶梁支柱道:“这次的题目按理说太简单了,小学生都能做,但说实话也挺操蛋的,我写的时候想起我妈为?#20197;?#26216;五点给我做饭,晚上十一点陪我?#37259;?#19994;,?#20063;?#28857;把自己写哭……”
他絮絮叨叨一大堆,却不知道QQ那边早没人了。

  乔韶随便换了身衣服就出门,等不及拦出租车,直接让司机陈叔把他送到了学校。
他要见贺深,现在立刻就要见到他!
他怎么可以这样自私。考完语文时贺深来找他,他怎么就那样把他赶走了?

  面?#38405;?#26679;的题目……他很痛苦,难道贺深就不痛苦了吗?
在篮球场边上,贺深说起?#30422;?#26102;的失落声音,乔韶永远都不会忘记。
他都做了些什么!
只顾着自怨自艾,一点都没想过贺深!

  奇迹般的,当乔韶满心都在为贺深担忧时,那始终笼罩着他内心的阴影慢慢有了散去的倾向。
被关怀固然重要。
关怀别人也是一种自我救赎。

  乔韶下车时,脑子里回?#37259;?#36154;深和他说的那句话――我们不是只有?#25913;福?#21482;要好好走下去,还会遇到很多很好的人。
比如你。
比如你。
这三个字给了乔韶莫大的勇气。
他要告诉贺深,他要全告诉他!
因为贺深把他当做失去?#30422;?#21518;遇到的很好的人!

  一路爬上三楼,按下门铃后乔韶紧张得不成样子。
门开了,贺深看到他时愣住了。
乔韶生怕自己的勇气消失,张口就是:“我想和你谈谈!”

  贺深瞳孔一缩,声音?#34892;?#27801;哑:“进来说吧。”
乔韶不敢进去,他低着头,站得?#25163;保骸?#19981;用!”

  贺深心窒了下,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他做了一晚上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天一亮就要面对。
也好,早说早破,他会收起所有不应该的心思。

  他们同时开口,说了截然不同的两句话。
乔韶:“对不起贺深,我?#19981;?#20320;!”
贺深:“?#19968;?#20811;制自己,不会再?#19981;?#20320;了。”

10345 3603214 MjAxOS8wNy8wMi8jIyMxMDM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2/10345_3603214.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法甲直播乐视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 2018年上证指数图 北京pk10骗局全过程 中俄冰球打架 中国福彩手机版刮刮乐 闲来官方网站 全球直销赚钱最多的人 快乐12彩票开奖查询 安卓手赚钱最快软件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