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82 章

书名: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龙柒 更新时间:2019-09-11 09:09:03

  乔韶跟着唐煜去了办公室。
唐煜对他态度很好, 还给他拖了把椅子过来:“坐。”
乔韶坐下,规规矩矩的。

  唐煜看看眼前的孩子,心里直叹息,他问道:?#29100;?#23376;都了?”
乔韶?#34892;?#25260;不起头:?#29677;擰!?br>唐煜道:“你平日里一直很努力,各科老师时常夸你, 我看课堂小考的成绩也都挺好,怎么期末考试就……”

  如果乔韶平日里是个不学无术的,他早就劈头盖脸骂一通好好教他做人了。
可眼前这孩子是个老实听话的, ?#20052;?#22859;刻苦的劲头,也就陈诉能和他比一比。
都这样努力了,还考了个倒数第一, 实在是说不过去。

  唐煜试探着问他:“考试的时候很紧张?”
乔韶点点头道:“没发挥好。”
惧怕安静这种事他是说不出来的,他不需要被同情,更不需要特殊待遇,他最需要的是任何人都不知道他的特殊,把他当成正常人, 给他一个面对自己的环境。

  唐煜看看这分数,心想这何止是没发挥好,简直是零发挥!
而且乔韶?#37096;?#20102;作文题。
全校就两个人没?#37259;?#25991;, 他班就占了俩。一个全校第一, 一个全校倒一。
唐煜这心情也是有够复杂。

  贺深虽?#24187;?#20102;作文的五十分, 但抵不住其它满分, 还是拿了第一名,不过拿不到市第一了。
乔韶也丢了作文的五十分, 悲哀的是即便加上这五十分,这孩子?#19981;?#26159;雄霸倒一宝座,无人能撼动。
把这两人放一桌真的对吗,老唐反思了一下自己。

  “你看这样好不好,”唐煜挺怕刺激到乔韶的,声音那叫一个?#22836;?#32454;雨,“等高二开学肯定要调换座位,你这身高也不适合在最后一排,到时候……”
他话没说完,乔韶猛地抬头看向他。
唐煜被他看得一愣。

  乔韶意识到自己神态不好,又赶紧低下头。
唐煜道:“我以为你不想和贺深同桌。”
乔韶闷声道:“他挺好的。”
唐煜想了下道:“也不急,等开学再说吧。”
高二十有八九会分班,到时候两人可能都不在一个班,也就无所谓同桌不同桌了。

  之后老唐又开解了乔韶半天,无非是心态很重要,考试不要紧张,要相信自己……
这些话说得都对,乔韶也都懂,可想做到对他来说太难了。
如果一个人知道了就能做到,那这辈子还有什么痛苦与折磨。

  乔韶出了办公室,唐煜喝了口枸杞茶。
他隔壁的张老师问他:“那孩子怎么回事?”
唐煜摇摇头:“估计是心理问题。”
张老师:“他家里人不管?”

  唐煜更揪心了:“他这家庭啊,怕是问题的起源。”
张老师好奇地问:“怎么?”
唐煜不想八卦孩子的私事,道:“总之不太好,如果下年?#19968;?#24102;他,得想办法去家访一下。”
?#30422;?#21435;世,?#30422;?#37207;酒……
这?#24944;?#25104;这样,唐煜却连乔韶?#30422;?#30340;电话都打不通……
瞧着家庭情况也很不好,转学过来还是靠某富?#21497;?#21161;……
林林总总的一大堆压在个未成年孩子身上,实在太难为他了。

  乔?小可怜?韶还心里还挺暖的。
虽然班主任全想歪了,但他还是感受到了老师真切的关心。
按理说他考个这样拉低全班平均分的破成绩,老师得气炸,劈头盖脸骂一通都?#20052;?#30340;,哪还会这样温声细语地开解他?

  乔少爷如今对东高滤镜两万里,想着等毕业了给母校盖个新的教学楼、实验楼、操场、宿舍、食堂……哦,还可以弄个室内篮球场、排球场、羽毛球场还有乒乓球……
对了,母校还没有游?#22659;兀拖?#23460;内一个室外一个吧!

  畅想了一路,乔韶回到教室时,嘴角是扬着的。
宋一栩一眼看到,惊呼:“韶哥霸气啊,不愧是和深哥齐名的男人!”
乔韶:?#29677;牛俊?br>宋一栩见他并未因成绩而沮丧,又飘起来了:“深哥全校第一,韶哥全校倒一,我?#21069;?#40657;白双煞……哎哟!”
话没说完,他被一瓶饮料给砸了个正着。

  乔韶手里没东西,砸他的另有其人。
贺深面无表情道:“会说就说,不会闭嘴。”
宋一栩见他心情不好,立马老实,还?#35328;?#24471;自己胸口疼的饮料还回去。

  贺深道:“不要了。”
宋一栩:“诶?”
贺深冷笑:“已经扔到垃圾桶了。”
宋二哈茫然:“没啊,这饮料不是?#28216;疑?#19978;了吗……”
他同桌毫无同学爱,噗地一声笑出来。
宋一栩反应过来了:感情垃圾桶是他啊,emmm……惹不起打不起得罪不起……

  宋垃圾桶抱着饮料去找解凯嘤嘤嘤。
解凯正在篡改分数,赶?#26434;?#19968;眼赶他:“别烦老子,老子今天非要把这个7改成9!”

  其实乔韶一点没被宋一栩打击到,反而被贺深的维护给暖到了,他道:“我没事,再说宋一栩说得也很有?#35272;懟!?br>第一和第一,可不齐名吗。
别管是正数还是倒数。

  贺深看?#25628;?#20182;的手机道:“你手机刚一直在震,我怕有人急着找你,想帮你接下电话。”
乔韶心里紧了紧,但旋即他又松了口气,应该没事,他存的都?#21069;?#29240;爷爷姥爷这种称谓,没存人名……
他一边拿手机一边问:?#20843;?#25171;来的?”
贺深道:“不是电话,是短信。”

  “短信啊……”乔韶更是放松了,然后他就看到了屏幕上那三条格式一致,霸气侧漏的消息。
乔韶:“!!!!”
这瞬间他?#36335;?#22352;过山车时缓慢爬到了最顶端,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心脏都快爆炸了好嘛!
完了完了,这消息贺深看到了?
他的身份要暴?#35835;耍?br>他才跟贺深好了四天,就要因为家庭的差距,进而疏远然后分手了吗!
他再也不笑话赵璞玉了,自己比他惨多了啊!

  乔韶僵硬着脖子抬头,贺深正在撑着下巴看他。
乔韶嘴?#25237;?#20102;动。
贺深眼睛都没眨。

  静了半晌,贺深先开口:“你家里人还挺有意思。”
乔韶受不住了,他要和盘托出了!
谁知贺深竟揉了揉他头发,温声道:“别不好意思,这挺好的,至少他们都?#21069;?#20320;的。”
乔韶眨眨眼,心里全是大问号。
什么情况?!

  贺深说起自己道:“我从会说话起,我爷爷就没再把我当成过小孩,他从来不和我开玩笑,每次见我都是在考校我。”
开玩笑?
乔韶明白了一点点,他可怜的小心脏可算是离开?#35828;?#23445;起伏的过山车!
贺深继续道:“我姥爷在我两岁时就去世了,我只隐约记得他的模样。”
也就是贺深这?#19988;?#21147;才能做到这点,寻常两岁小孩哪能记住。

  乔韶刚?#20843;?#37324;逃生”,又忙着心疼贺深。
贺深不愿乔韶跟着自己糟心,笑了下:“你看你家人,为了哄你又是跑车又是游艇又是几十亿的。”
“那个,”乔韶的这波尴尬不用装,他干声道:?#21834;?#20182;们就随口说说。”

  还真是随口说的……
反正买?#20061;?#36710;游艇什么的,也不是什么大事。
至?#35830;?#29239;那句,他从记事起都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哦,也不一样,十年前是几亿,现在是几十亿了。

  贺深弯唇道:“那我是不是也该表示表示?”
乔韶?#35835;?#19979;:“表示什么?”
贺深拿出手机,编辑了一会儿……
乔韶的手机又震动了。

  贺深催促他:“看手机。”
乔韶低头看向自个儿充话费送的手机――
贺深深:“韶韶别难过,考不好没事,老公的所?#20449;?#36710;游艇和几百亿身家都是你的。”

  乔韶:?#21834;?br>您可真是随口说说了!
等等!
老公是什么鬼!
乔韶脸红了,别扭道:“什么乱七八糟的!”

  贺深挺正经道:“我可不是随口说说。”
乔韶抬头瞪他:“请问贺先生,您有多少?#20061;?#36710;多少艘游艇?#32771;?#30334;亿身家又在哪儿?”
贺深?#24515;?#26377;样道:“目前只有八辆三艘,几百亿的话还在路上。”
乔韶给他一个白眼:“我竟不知道那小小出租屋里有这么多宝藏。”

  贺深也不多做解释,只道:“反正我不会骗你。”
乔韶笑了:“也对,再过个几十年,没准你真有这些东西。”

  哪个少年不轻狂?
以贺深的能力,以后肯定会出人头地。
跑车、游艇、几百亿又算什么?
乔韶相信此时此刻的贺深。
相信他全心全意想把一切给他。

  乔韶胸口热乎极了。
他第一次发现原?#27425;?#36136;真的能让人感觉到幸福。

  后来他把爷爷姥爷爸爸的短息都给删了,唯独贺深的这条一直留着。
留到连手机都开不了机也一直留着。

  经过这次事件,他给手机上了锁,绝不能再出幺蛾子了!
冷静下?#26149;?#20052;韶也知道这事是有惊无险。
一来是他穷得深入人心,二来是他这三条信息太夸张。
也就他情况特殊,但凡正常点的,像赵璞玉他爹妈绝不会这样惯着他。
不?#20052;?#19981;钱的事,而是长辈的威严。
说到底――乔韶心里一阵酸涩――他的家人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领了成绩,暑假也就正式拉开帷幕。
乔韶还没回家就开始愁着没法天天见贺深。
贺深以为他是不想回家:“去我那儿?”
乔韶摇头道:“刚出成绩就不回家,我爸的跑车岂不是很委屈。”

  见他还能开玩笑,贺深笑道:?#24052;?#28857;我给你发微信。”乔韶应道:?#29677;牛 ?br>贺深道:“那我?#28982;?#21435;了。”
乔韶舍不得他:“好。”

  贺深一眼看穿,把他拉到了角落里。
乔韶猛地睁大眼:“这、这是在学校。”“没人看得到。”说完贺深飞快地在他额间亲了一下。
乔韶心砰砰直跳,想推他又使不上劲。

  贺深到底是没忍住,又垂首在他微颤的嘴唇上碰了下。
这下乔韶更是呼吸凝滞了!
?#30333;?#21543;,”贺深握住他手道,?#38712;?#19981;走我都舍不得放你回家了。”
乔韶挣开他的手,小声低喝:“不许在学校里乱来!”

  贺深也知道问题严重性,道:“以后不了。”
乔韶瞪他:“要是被人发现该怎么办!”
他还好说,反正没人?#20197;?#26679;他,可贺深呢!
同性恋这个帽子是能毁了人一生的。

  贺深想得和他差不多。
他也觉得自?#22909;?#20107;,可是担心乔韶。
他从不在乎其他?#25628;?#20809;,但?#20052;?#38902;不行。
所以他得更谨慎才行。

  “是我莽撞了。”贺深跟他道歉。
乔韶又怕他难过,小声哄他:“?#28982;丶夜?#19978;门,你想怎样就怎样。”
贺深心一跳。
说完乔韶才意识到自己说得太有歧义,他红着脸解释:“那个,我是说在家里你想怎么亲就怎么?#20303;?br>好像更不对了!

  贺深低笑一声,道:“你再勾引我,就别怪我干坏事了。”
乔韶:他没有,他真没有!
然而就冲他那两句话,小少爷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啦!

  当天晚上,乔韶看到了新跑车:“我驾照都没有,你给我买这么多车干嘛?”
乔宗民:“这都是限?#38752;睿?#20808;买了屯着,等你成年你就可以随便开。”
乔韶一眼看穿他:“行,您先帮我磨合磨合,回头别给放生锈了。”
乔宗民理直气壮道:“我真是给你买的,我这么个年纪了哪能开这种小年轻的车?”

  乔韶:?#29677;?#21999;嗯,您不是给自己开,?#21069;?#25105;开。”
乔宗民勉为其难:“哎,当爹是这样的,总得辛苦点。”
乔韶心想:难怪贺深把您当戏精,您就是戏精?#25578;?#20102;好嘛!

  乔韶这边热热闹闹,贺深那儿冷冷清清。
不过他早就习惯了。
贺深向后靠在椅子里,打开?#35828;?#33041;。
他单手?#27809;?#38190;盘,键入了乔宗民三个字。

  一些?#36824;室?#21387;到后排的搜索信息全被贺深翻了出来。
乔宗民独子――乔逸。
贺深点开了那张五六年前的照片。

  

10345 3604117 MjAxOS8wNy8wMi8jIyMxMDM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2/10345_360411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上证指数000001新浪财经网查询 欢乐围棋下载 微信捕鱼达人怎么赚钱 福建快3走势图电脑版 安徽25选5最新开奖结果 最火的炸金花棋牌 中国山东时时彩 捕鱼游戏机赢钱技巧 快乐十分任选四万能码 福建36选7复式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