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83 章

书名: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龙柒 更新时间:2019-09-12 11:25:09

  按理说这种家庭的孩子, 照片都被藏得很死,未成年前基本不会在公众面前露面,毕竟要考虑很多安全问题。
贺深眼前的这张照片拍得很清楚,是张非常标准的证件照,他滑动了一下鼠标将照片放大, 占了半张屏幕的是个养尊处优的小男孩。
男孩穿着一身精致的校服,白色衬衣,深蓝马甲, 领带?#21069;桌?#30456;间的条纹,左胸处镶着金色的校徽。
这是国内知名的一所贵族名校,里面的孩子非富即贵, 贺深也是从那毕业的,只不过他用一年上完?#25628;?#24120;学生六年的课程。

  照片里小男孩生得很好看:肤色白,发色淡,一双眼睛很灵动,写满了天真烂漫;他鼻梁不高, 鼻尖微翘,嘴唇红润,脸蛋也圆圆的, 有着未?#35828;?#23156;儿肥, 一笑还露出个浅浅的梨?#23567;?br>这张照片刚发布出来的时候, 很多人都说乔家这位小少爷很可爱, 像个小天使。

  贺深眼睛不眨地盯着,像是透过电脑屏幕看到了那个真实的人。
他见过乔逸, 在七岁那年,远远地看见过他一次。
当时乔逸穿了一身笔挺的定制小西装,被一位身着同色系晚礼服的?#35272;?#22899;性牵着,他们站在璀璨的宴会厅,如同?#20998;?#19978;层社会中的贵族,优雅矜持,满溢着闲适与亲昵。

  谢深的母亲连出席这个宴会的资格都没?#23567;?br>七岁的谢深独自一个人,站在无数成年人面前,无依无靠。
那时的谢深只看了乔逸一眼就?#37096;?#20102;视线:他不?#19981;?#20182;。
同样的年纪,不同的人生,他们是不会有交集的两类人。

  乔韶?#20052;?#36920;?
贺深脑中浮现出这句话时,最先?#21487;?#26469;的就是荒谬二字。
怎么可能?
截然不同的两个人,?#21592;?#29031;片和记忆,找不到丝?#26009;?#20284;之处。一个是含着金汤勺出生,受尽万千宠爱的小少爷。
一个是家境贫寒,坚强努力生活着的小孩。
怎么会是一个人。

  贺深手机里有乔韶的照片,可是他完全不需要拿出来?#21592;取?br>他清楚地将两个人放在了脑海里,他可以很确定,这两人不像,气质上给?#35828;母?#35273;差太大了。
气质……
贺深怔了下,重新看向屏幕里的照片――
不要去想这种感官上的感受,只去客观的评价两?#35828;?#20116;官。

  他们肤色都很白,发色都?#34892;?#28129;,五官轮廓细看之下也有相似之处。
如果乔逸瘦下来……
贺深心猛地一跳。

  不可能。
乔韶就?#20052;?#38902;。
贺深站起来,从书架后面摸出一根烟,走向阳台。
自从决定和谢家决裂,贺深就不再抽烟。
这东西只能暂时缓解心头的烦闷,不能根除。他不需要短暂的麻痹,他需要彻彻底?#35013;?#33073;囹圄。

  贺深没点烟,只是用手指摩擦这细长的烟身,拧眉思索着。
三年前,乔家那位小少爷整整失踪了一年,乔家几乎把国内掀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这个孩子。
后来乔逸?#37259;?#24049;回来了,出现在乔氏总部深海大厦。
整件事只能用匪夷所思来形容,谁都不知道乔逸在这一年间去了哪,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甚至不知道是谁绑走了他。

  乔家自从孩子回来就开始疯狂打压消息,但贺深还是听说了一些。
这孩子回家后成了个废人,完全丧失了自理能力,并且惧怕所有人,唯一能够靠近他的只有他的父亲。
乔宗民为了这个孩子,几乎丢下了所有事,全心全意地照顾他。

  后?#26149;?#28145;知道的就不多了,那时贺深已经和家里闹崩,也无?#31455;思?#20854;他。
只在偶尔的只言片语中得知,那孩子在治疗了一年后才能开口说话,可随即他的母亲去世,又给了他更加深重的打击。
这孩子废了,这是大多数知情?#35828;?#24819;法。

  乔韶会?#20052;?#36920;吗?
乔韶的母亲也去世了,他惧怕提起母亲……
乔韶有?#29616;?#30340;心理?#20064;?#21313;分害怕安静……
一个遭遇这样巨大变故的人,气质上的确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贺深用力掐住烟,薄唇绷成了一条线。
不能。
贺深心拧成了一团,他无法想象乔逸都经历了什么,也无法想象这些事发生在乔韶身上。
他由衷地希望乔韶不?#20052;?#36920;,因为他不想乔韶遭遇过那样痛苦的事。

  已经六点钟了,又是假期,按理说不该打这通电话,但贺深连一分?#24187;?#37117;等不了了。
他一定要确认,一定要知道乔韶不?#20052;?#36920;。
贺深拿出手机,拨通了学校监控室孙老师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沙哑的烟嗓:“小贺?#31354;?#20040;晚了有什么事?”

  贺深道:“老师,我想查一下学校的监控,方便吗。”
孙泉怔了下道:“这个点?”
贺深道:“是的。”
孙群顿了顿道:“行,?#39029;?#20102;这口饭就去学校。”
他从没把这学生当成过孩子,再说监控室的整套系统都是贺深设计的,他不给他钥匙,这小子也有办法看到想看的,给他打电话说一声,是出于尊敬。

  贺深凭借着精准的记忆找到了日期。
乔韶的父?#26700;?#36807;学校,就是那次红包事件发生后,他来向班主任道过谦。
贺深没多久就调到了那段监控,他紧盯着屏幕不放,一眨都不眨地?#37259;?#36825;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他看起?#26149;?#24180;轻,气质里带了些文雅,但是脸面通红,一看就是喝过酒。

  这?#20052;?#38902;的父亲吗?
贺深试图在他们的眉眼间寻找相似之处。
这个男?#35828;?#32932;色?#34892;?#30333;,发色也挺浅的,但是眉眼不像,乔韶的眼睛更圆一些,这个男?#35828;?#30520;子更加?#33080;ぁ?br>不过话说回来,乔宗民和乔韶更加不像。

  贺深稍微安?#35828;?#24515;,他继续看下去,直到看到了乔韶。
乔韶看到爸爸很高兴,他凑上去说话,他爸爸摸摸他头,也说了句什么。
两人看起?#26149;?#20146;?#29301;?#19981;像是陌生人。

  贺深将这段监控来回看了很多遍,一直提着的心慢慢落了回去。
怎么可能呢。
乔韶怎么可能会?#20052;?#23478;的小少爷。
乔家的少爷又怎么会到这么个偏僻的高?#24515;?#20070;?
出过那样的事,乔宗民怎么还敢把孩子放出来?
不可能的,怎么想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贺深一直紧绷的嘴角可算是放松了――
自己真是魔怔了才会有这样荒唐的想法。

  贺深离了学校,回了出租屋。
他去冰箱里拿了?#21051;?#27713;,甜得让人发腻的饮料进入口腔后也舒缓了神经。
其实他不在乎乔韶是谁,他只是不愿他遭遇任何不幸与痛苦。
他想?#33108;?#20182;的未来,也由衷地希望他的过去没那么苦难。

  乔韶陪着?#20064;?#20828;了一圈风。
大乔同志兴致勃勃道:“怎样,这车不错吧!”
乔韶超敷衍:“好好好,棒棒棒,我可?#19981;读?#21602;。”
大乔来劲了:“?#21069;?#20877;带你去兜一圈。”
乔韶手?#25386;?#29992;,麻利下车:“您自己去吧!想兜几圈就几圈,想兜多久?#25237;?#20037;!”

  乔宗民也下了车:“急着回家干吗,又不用?#37259;?#19994;。”
乔韶心里有鬼,?#38476;?#20102;一声道:“谁说不用?#37259;?#19994;?暑假作业很多的好嘛!”
乔宗民这?#20064;?#20063;是有够不?#31185;?#30340;:“这才暑假第一天,你爸我都是最后一天才考虑写不写。”
乔韶:?#21834;?br>难怪您考双零蛋!

  乔韶要离?#20064;?#36828;点,他虽然全校倒一,但他每科平均都有个五六十分呢!

  乔韶?#19979;?#22238;屋,迫不?#25353;?#22320;去?#37259;?#24049;的手机。
他跟着?#20064;?#20828;风自然不能带手机,不?#20052;亲?#27665;不让,而是他不敢。
万一贺深发来那样那样的话,?#32654;习?#30475;见了怎么办!

  乔韶刚解锁手机,就看到了一条微信――
贺深:“想你。”
乔韶心一热,嘴角止不住扬起来:看吧,这样的信息被大乔看到了,岂不是要出大事!

  乔韶努力稳住嘴角给贺深回:“能别这么肉麻吗。”
贺深直接给他拨了语音通话。
乔韶立刻接了,贺深的声音响在他耳?#24076;骸耙幻?#19981;见如隔三秋,这就没见乔韶同学你不想我吗?”
乔韶怎么能不想,他一晚上都在惦记着他,吃饭也好兜风也?#30504;?#22914;今更是连?#20064;?#37117;扔了,只想着看看他有没有给他发微信。

  当然这?#29100;?#19981;能说,乔韶?#39318;?#23244;弃道:“说人话。”
贺深低声道:“想你。”
乔韶脸一红:“不正经说话,我就挂了。”
贺深又冒出一句:“想去你家。”
乔韶被他吓一跳。

  贺深听到他的倒吸气声,幽幽问:“我有这么见不得人吗?”
乔韶压低声音道:“万一被我爸知道咱们的事怎么办!”
贺深道:“不会知道的。”
乔韶红着脸道:“可是?#20063;?#19981;住的!”

  贺深本来一肚子?#23631;浚?#20840;因为他这软绵绵的话烟消云散了。
他心里像被塞了团棉花?#29301;?#21448;甜又软,声音也轻了些:“怎么个藏不住法?”
乔韶:?#21834;?br>贺深弯唇道:“难道你会当着你爸的面亲我?”
嘟地一声,乔韶挂?#35828;?#35805;!

  贺深忍着笑,又给他打了回来。
乔韶还是接了,恼羞成怒道:“你再胡说?#35828;?#25105;就睡觉了。”
贺深怕他真不理他,不敢逗他了,正色道:“有个事想和你商量下。”
乔韶一点都不想睡,只想捧着手机和他说话:“怎么?”

  贺深先问他:“暑假你有什么安排吗?”
乔韶心里盘算了一下,道:“没吧……”
其实爷爷叫他去大溪地放松,姥爷要带他去夏威夷见朋友,大乔也想带他去浮潜,不过这些都可以放一放。

  贺深继续道:“我带你去打工吧。”
乔韶一愣:“打工?”
贺深道:?#29677;牛?#19968;个暑假能赚不少钱呢,够你下半年的生活费了。”
乔韶想的是:?#21834;?#25105;们就可以天天见面了?”

  贺深一怔,低笑道:“当然。”
乔韶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把心声给说出来了,?#21414;Ω目冢骸?#25105;是说……嗯,我是说……”啊啊啊编不出理由了!
贺深心里蜜一样的甜:“我也想天天和你见面。”

  乔韶搓脸让自己冷静下:“可是……”他?#33510;?#21322;天可算是想起来了,“你不是都在家里工作吗。”
?#21069;。?#36154;深都是在家里干活,哪里还用出去打工?
果然这?#19968;?#26159;在逗他玩的吧。
乔韶一下子失落了。

  贺深说:“我也不是天天有单可做。”
乔韶道:“那就好好休息。”
贺深叹口气:“三年攒一千万,哪有时间休息?”
乔韶想起了他的“负债累累?#34180;?/p>

  贺深又问他:“去不去嘛,我自己很无聊。”
乔韶当然想去,他问:“去哪儿打工?”
他记起来了,上次五一假期,贺深就在商场里打工,还卖他一件女装!
这次他们也去商场卖衣服吗?乔韶没试过,挺好奇的。

  谁知贺深来了句:“我带你去个大公?#22659;?#38271;见识。”
乔韶不以为然:大公司?能有大乔的深海集团大吗?
贺深下一句就道:“我弄到了深海集团的暑期岗位,一起去吧。”
乔韶差点把手机给扔了!

  “深、深海集团?”乔韶震惊?#27425;省?br>贺深笑眯眯道:“对,你爸的公?#23613;!?br>乔韶:?#21834;?br>对不起,这还真是他爸!

  乔韶冷?#25830;说悖骸?#20320;也太厉害了吧,连深海的都弄得到……”
贺深道:“没办法,谁让你?#20449;?#21451;成绩又好人又穷。”
乔韶耳朵一痒,不和他贫:“真的能去深海打工?”
贺深道:?#29100;?#30475;你想不想去了。”
乔韶他一点都不想去!可是又想和贺深一起打工……

  不过……贺深去深海的话,他没准能?#20302;?#32473;他补贴下。
虽?#24187;?#27861;给一千万,但给个十万八万也能让他少熬点夜。乔韶道:“这?#26149;?#30340;机会,当然想去。”

  打工的事就这么定下了,两人又不知道?#35835;?#20123;什么,等乔韶手都?#32654;?#20102;,挂断电话时发现通话时长一小时五十六分。
乔韶?#29616;?#24576;疑手机的计时系统有问题,他们哪有聊这么久!

  放下电话乔韶去洗了个澡,躺到床上后他看到了枕边的木签。
大吉二字直往他心窝上戳。
乔韶嘴角扬着:真准。

  对了!
乔韶忽然想起来了,他得去?#20054;福?br>说起?#27425;?#22025;宇这是在哪个庙里请的签筒?
乔韶?#21414;?#25343;起手机,给卫嘉宇发了条信息:“睡了吗?”

  卫嘉宇哪里会睡,他好奇?#27425;剩骸?#27809;啊,有什么事?”
乔韶把自己想问的打了出来。
卫嘉宇一愣:“你问这个干吗?”
这签筒是深哥给他的,他哪知道是哪个庙?
乔韶道:“我得去?#20054;浮!?/p>

  卫嘉宇不疑有他,道:“哦,这是……是我爸给我求的,我去问问他。”
敲完字他后知后觉地?#20174;?#36807;来了――乔韶考了个全校倒一,还的到底是?#25343;?#23376;愿??

10345 3604397 MjAxOS8wNy8wMi8jIyMxMDM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02/10345_3604397.html
吉林快3号码预测推荐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辽宁快乐12开奖直播 九号彩票平台客户端 赛马会官方网app M5彩票是黑平台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直走势 中长线股票推荐2014 山东群英会玩法 福彩广东好彩1生肖走势图 广东11选5历史数据